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五十五章 灵机一动与挑拨离间

第五十五章 灵机一动与挑拨离间


                “砰!”

杯子的碎裂声,让整间客厅都陷入了寂静。

寂静之中,一群中年人面面相觑。

他们都看着小特雷维尔公爵,仿佛是在问“他是怎么了?”

“夏尔,你没事吧?”他的堂伯父,有些担心地看着夏尔,“是不是喝多了?哎,抱歉,我真该听夏洛特的,让你少喝点儿,,先去休息下吧……”

“不,谢谢,我不需要休息。”夏尔冷淡地摇了摇头,“我也没有喝醉,我现在清醒得很!”

接着,他转过头去,看着德-克尔维先生。

“先生,如果您刚才没有听清,那么我再跟您复述一遍——我无法按照您的建议,参与帮助您的部队之后的行动……”

在片刻之后的惊愕之后,德-克尔维原本在脸上的笑容已经完全消失了,只剩下了冷漠和令人战栗的生硬。

“年轻人,考虑到您是我朋友的儿子,我可以原谅您的无礼,当做您刚才是无意所为。”他冷冷地看着夏尔,一字一顿地说,“向上帝感谢您的幸运吧。如果在普罗旺斯,在我的部队驻地,有人胆敢跟我这样做的话,那么他将不得不为自己的羞辱付出代价,得跟我的部下上决斗场!南方人可没有巴黎人脾气那么好!”

一下子,在夏尔的激烈举动之下,小小的客厅竟然变得有些剑拔弩张起。

然而,夏尔还是一脸的平静,毫无惧色地和面前的德-克尔维上校——未的将军——对视着,仿佛没将他的威胁当做

然而,尽管脸上显得很恼怒,但是他的内心一片平静。

眼看情况不对,小特雷维尔公爵突然笑了起。

“啊哈,我这个侄子还真是个笨蛋啊,喝了这么一点儿就醉醉成了这个样子了!”他一边笑着给夏尔打圆场。一边走到夏尔旁边,然后突然伸出手,狠狠地揪住了他的衣领,然后猛地一拖。“你先去休息一下吧!”他的口吻,貌似十分关心,但是却带着那种不容人质疑的寒意。

原本夏尔还想反抗,但是在他出乎意料的大力之下。已经被酒灌得晕晕乎乎的夏尔,不由得跌跌撞撞地被他慢慢拖出了门。

刚刚拖出了客厅,到走廊上,他的堂伯父就猛力将他推到了墙角边,眼睛里满是不加掩饰的恼怒。

“你刚才干了一件傻事,我的朋友。”小特雷维尔公爵冷冷地看着夏尔。疾言厉色地说,“一个真正的男人,一个自称年轻有为的政治家,就不应该被任何东西冲昏头脑,做下没头脑的蠢行。哪怕这东西是酒精!你这样愚蠢的表现,让大家非常不愉快,也弄糟了我给你准备的晋身机会。这下遂了你的愿了吧?你没看出吗?这些人都是对你未很有用的人,而且也可以帮到你,为什么要惹得他们这样不愉快?我的侄子,难道我对你的评价,是超出了现实吗,难道你不像看上去那么堪当大任吗?那确实倒是我的错。”然后,似乎是又被这番话勾起了怒火,他又是重重一揪夏尔的衣领。“现在,你给我滚回去,好好地给我消一下酒……趁着我还没有发火再给你两巴掌!”

小特雷维尔公爵的愤怒是十分值得理解的:他好不容易把这些旧日的朋友一起约了过,然后隆重地将夏尔推出,让夏尔有一个很好的崭露头角的机会,结果夏尔却玩了这么一出,这算什么?简直是发疯!

眼看之前的苦心孤诣都被化成了流水。他能忍住不对夏尔动手,已经是涵养够深了。

然而,即使在如此疾言厉色的堂伯父面前,夏尔仍旧镇定如恒。

“我亲爱的特雷维尔先生。”他的声音虽然放得很低,但是仍旧吐字清晰,足够对方听了个清楚,“我真的没有喝醉。”

听了夏尔这句话之后,小特雷维尔公爵微微一愣,然后他看着夏尔的眼睛,似乎是想要从这里看出什么蛛丝马迹。但是,很快,一无所获的他就放弃了这个打算,直接对夏尔发问。

“好吧,我很高兴你现在仍旧保持着清醒。那么,请告诉我吧,你刚才是在打什么鬼主意?”

看着伯父那懵懂的表情,夏尔忍不住微笑了起。

“其实很简单……”

…………………………

在两个特雷维尔离开了客厅之后,里面的气氛渐渐由原本的轻松欢快,变得有些凝重和尴尬起,大家都被刚才的这个小插曲给弄得有些不明所以——尤其是对这个年轻人的突然发怒,更是无法理解。

也许真的是喝过头了吧,他们同时在心里得出这个结论。

然而,接下所发生的事情,更加令他们吃了一惊。

小特雷维尔公爵很快就回了,而那个惹是生非的年轻人居然没有回家,而是又跟了回。

似乎是刚刚被长辈狠狠地教训了一顿的缘故,这个年轻人现在看上去已经清醒了很多,脸上也满是尴尬和羞惭。

“真是抱歉,德-克尔维先生。”一进,他就躬身朝那位他刚才无礼相待的军官道了歉,“我刚才实在有些冲动,所以做出了一些不太理智的举动。现在,请您放心吧,我已经恢复了清醒。”

“十分不理智。”德-克尔维耸了耸肩膀,看上去还是有些余怒未消,“考虑到您的年纪,还有您喝下了那么多酒,最重要的是,考虑到您的父亲,我可以原谅您刚才的冒犯。”

“那么,您能不能听一听我的解释?”夏尔的语气放得十分平和,和刚才那个高傲刚硬的年轻人相比起,简直判若两人。

“解释?”德-克尔维皱了皱眉,有些不解地看了夏尔一眼,“难道您刚才这么做,还是有其他的原因?”

“我承认,我刚才的反应是有些粗暴。”夏尔点了点头,“但是我拒绝了您的建议,是有原因的。而且是很重要的原因。”

“哦?”对方更加疑惑了。“看样子您是想告诉我一些能让我感兴趣的事。”

“我希望如此。”夏尔轻轻点了点头,然后略微迟疑了一下,看了周围的人一眼,“同时,我希望,您和您的同仁们在听完我的解释之后,能够为我保守一下秘密。”

他的话。又让这些人面面相觑。

不过片刻之后,他们似乎就达成了共识。

“看真的很重要了。”德-克尔维轻轻皱了皱眉,然后直接做了一个‘请继续说下去吧!’的手势。现在的他,已经被夏尔的郑重其事的样子给吊起了胃口,完全忘却了他之前的冒犯,“好吧。我们当然会为您守密的。”

“既然各位已经做出了这个承诺,我当然会相信诸位的诚意。好吧……”夏尔清了清嗓子,然后说了下去,“想必你们刚才就已经知道了,我是个波拿巴主义者。”

“哦,这对我们说已经不是秘密了。”

“路易-波拿巴已经回了,现在整天想着要夺回他伯伯失去的政权。”夏尔又加了一句。

“这也不是秘密。恐怕连这只杯子都能够知道。”德-克尔维拿起了自己面前的杯子,然后又喝下了一杯酒。“还有别的吗?”

“自从他回国之后,我和路易-波拿巴先生见过很多面,讨论了很多问题。而且,我还有幸听到了他对我的建议……”夏尔冷不防地又说了一句。

“什么意思?”旁边一个人立即问了出,显然十分有兴趣的样子,“他建议您做什么?”

“他建议我,以及我们的其他人。不要去参与到接下的军队的行动当中去。”夏尔低声回答,“他认为,我们不应当这么做,在他的建议之下,我准备到时候选择静观。所以,很抱歉,刚才听到了德-克尔维先生您的建议之后。我只能选择拒绝,作为波拿巴家族的追随者,我不应该拒绝现任波拿巴家族首领的建议……不过,当时喝了不少酒。所以反应有些过激,真是抱歉!”

果不其然,当夏尔说完之后,整个客厅就陷入了寂静,然后马上又陷入了骚动。

德-克尔维的面色变得更加阴沉了,不过,显然不可能是因为夏尔。

“这个家伙!”他冷冷地喊了一句,“他想让自己的人在这个生死关头袖手旁观?他是在想什么?”

“他想什么?”旁边一个人口吻里带了些嘲讽,“肯定是想要浑水摸鱼吧?让我们替他去干他想干的事情,然后自己再装作双手清白!”

其他人也想到了这一点,然后纷纷窃窃私语。

看到这个场面,夏尔“羞愧地”低下了头,不再多发一言。

他利用路易-波拿巴的名字给自己抬高身价,并且为自己未的抗命不遵找好借口,同时又不动声色地将路易-波拿巴的计划给透漏了出去。同时,也让路易-波拿巴和军队之间在一开始就产生了嫌隙。

而他敢肯定,这些人是绝不会完全替自己守密的,那么很快,路易-波拿巴的打算就会被透露到陆军的最上层去——直至那最后一人。

接下,他们肯定会暗地里给路易-波拿巴施加更多压力,让他不得不更加依赖他的手下们。

至于这种泄密,会改变什么吗?夏尔认为不会。该发生的,终究还是会发生的。

这是他灵机一动产生的主意,但是他很快就发现了其中的可行性,并且立即付诸实施。从现在的场面看,这个结果很令他满意。

“夏尔,谢谢您。”在一番骚动之后,德-克尔维轻轻叹了口气,然后重新拍了拍夏尔的肩膀,“我就知道,我没有看错您。”

“谢谢!”夏尔带着诚恳的微笑,悠然回答。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