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四十八章 负疚与生日礼物

第四十八章 负疚与生日礼物


                果然不出小菲利普-德-特雷维尔公爵的预料,在夏尔刚刚走出会客室准备去一楼大厅的时候,夏洛特直接就从走廊上迎了上,脸上满是担心地看着夏尔。

“夏尔,你没事吧?”

“我没事。”夏尔连忙微笑着回答,“你放心吧,你父亲也不是蛮不讲理的人,他只是说了我几句,并没有动手……”

另外他还和我喝了下酒聊了会儿……夏尔把后面的这句吞了下去。

“没事就好……”夏洛特轻轻舒了口气,好像放心了下,“我早就跟你说过了,我爸爸不太正常,他要是说什么疯话,你千万不要当真,更不要和他吵,等他自己说完就好了……”

看着眼前如释重负的夏洛特,夏尔心里突然有些触动。

她为我担心了这么半天,一出就安慰我,结果我还在和她父亲一起骗她!这可怜的姑娘!

老天,她父亲说得一点没错,我还真是个混蛋!在突然升腾起的一点负罪感的作用下,夏尔忍不住在心里自责了一句。他真的觉得,至少在这一点上,自己实在太过于对不起夏洛特了。

“夏尔,怎么了?”看见夏尔不自然的表现,夏洛特有些奇怪,“难道是刚才我爸爸,骂你骂得很难听吗?哎,不要管他了……那个糟老头子老是不正经,现在我和我的兄弟们早就没人还把他当回事了,他说话你就全当没听见就好……唔……你……?”

她还没说话,夏尔突然揽上了她的肩膀,然后轻轻一拉。

猝不及防之下,夏洛特保持不住平衡,然后就往前扑到,摔入了夏尔怀里。

“对不起,夏洛特。”

“夏尔,你……你怎么了?”夏洛特看着夏尔。有些不知所措。

“让我抱一抱你吧,特雷维尔小姐,恕我直言,您今天实在是美极了!”夏尔抱住了夏洛特,在她耳边轻轻说。

夏洛特抬起头,疑惑不解地看着夏尔的脸,虽然她弄不明白到底夏尔这下是在发什么疯。但是……这种感觉确实很不错,耳边传的微微的麻痒感,还有身上靠着夏尔的触感,都让她感觉很舒服。

虽然心里充满了欣喜,但是她仍旧红着脸抗议了一句。

“你在干什么啊!仆人们都看着呢!”

夏尔蓦然想起了他上次公爵府上碰到夏洛特时,两个人之间好像也是有这样的一句话……不过那天这么说的是自己。

此情此景。哪怕互相置换了立场,他也只能给出与那天同样的回答。

“没关系的,谁管得着我们呢?”

接着,他一只手揽着夏洛特的腰,一只手隔着薄薄的丝绸纱巾,轻轻地抚摸着夏洛特梳在两边的发辫,拨弄着这细细的金色头发。“就算是德-拉-瓦里埃尔女士过。恐怕也得对您的头发甘拜下风吧?”

【指露易丝-德-拉-瓦里埃尔(louise-de-l-vllière1644-1710),是一小贵族的女儿,后入凡尔赛宫当宫廷侍女,后被路易十四看重,成为了国王的"qing ren",生下了数个私生子,被封蒙特斯潘侯爵夫人,有人传说她有一头完美的秀发。

说句题外话。后某岛国人士将此名化用,成为了漫画《零之使魔》女主角的名字……】

“夏尔,别弄乱我头发了!早上使女们花了好多时间才弄好的呢!”听到了夏尔的恭维话之后,夏洛特脸色变得更红了,然后带着羞意又嗔怪了一句,只是却没有去试图挣脱夏尔的手。“真是不知道你刚才到底吃错了什么药,怎么突然变成了这样子!”

“这都是您的错。您的魅力让人无法自持。”夏尔笑着回答。“所以我当时沉醉了。”

这样抱着夏洛特一会儿之后,他的心里好受多了。

夏洛特其实已经知道夏尔刚才吃的到底是什么“药”了——靠在夏尔怀里的她,早已经闻出了夏尔身上的酒味儿,自然也知道刚才夏尔喝了酒。

但是。在得到了夏尔久违的主动拥抱之后,她并不觉得那些酒气难受,也不想追究其他的了。

她没有再问夏尔刚才和父亲到底在说什么,为什么又一起喝了酒,如果喝了点酒夏尔就能一反常态地对她这么温柔的话,那么就算天天让他喝酒又何妨?

一想到这里,她又微笑着闭上了眼睛。

“夏尔,你就快过生日了吧?”过了一会儿之后,她轻声问。

“还早吧?”夏尔有些疑惑。

夏尔是七月份出生的,夏洛特当然知道这个日子。

“没关系,我可以提前送你礼物嘛……”夏洛特仍旧微微闭着眼睛,声音变得更低了,“再说了,去年你过生日的时候,我没得及送你礼物。”

夏尔总算明白了她的意思。

“好吧,那我先谢谢你了,你想送什么呢?不用弄得太贵重,没必要……”

“我叫人给你定制一套军服吧,全套的!难得这次你进了国民自卫军,总不能就这样跑进去吧?再说了,那里可是有钱人扎堆儿的地方,你要是穿得寒酸了,肯定被他们笑话死了,到时候谁还服从你呢!爸爸都说过了,你的鞋穿了那么久,都快磨坏了,这也不换换!就算平时不注意,那也该有个限度吧?节省和吝啬是两回事……”在夏尔怀中的夏洛特,语气温软得肯定能让认识她的人难以置信,“我会找最好的裁缝给你定制的,一定要做的最贴身,让人家一看就觉得了不起!就花个几百法郎吧,这才多少钱……”

她突然睁开了眼睛,仍旧看着夏尔,“大衣要用最好的衣料,靴子也是,还有……扣子要用镀金的,一看就闪亮……夏尔,到时候你一定是里面最好看的军官!人人都会对你称羡的!”

突然,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夏洛特的眼睛里又闪现出了一丝严厉。

“夏尔,对了,你给我记着!到时候,你可不能跟着那些泡久了欢场的废物点心们天天跑去沾花惹草!不然,我可叫你好看!”

几百法郎已经是不少钱了,接近普通人半年的工资了!

另外,军服好看,跟在别人面前竖立威信有什么关系!这又不是孔雀,哪个开屏开得更漂亮哪个就赢!一个蠢货穿得再好看也是蠢货,谁会服你!

再说了,军服太招眼很容易就会被人当成第一目标,挨枪子儿的几率就大了不少,你难道不知道吗?

还有,我进不进自卫军,不都有的是沾花惹草的机会吗?你特意叮嘱又有什么用……

夏尔突然有了一种要吐槽的地方太多以至于不知道从哪里开始的感觉,于是只好哭笑不得地转移了话题。

“好吧,夏洛特,谢谢你的礼物,我等着呢。”

“嗯,很快对你的正式征召和任命就会发下了,所以现在我们就得加紧了……”夏洛特沉吟着,出乎意料地认真,“我今天就让人去把裁缝叫过吧……”

“喂!你们两个!”

这时,突然从远处传的声音,打乱了夏洛特的遐思。

两个人回头一看,原夏洛特的父亲小菲利普公爵也从会客室里走了出,然后怒视着正抱在一起的两个年轻人。他的脸上满是怒色,然而夏尔却分明能够看出,这个中年人的眼睛里全是戏谑的笑意。

“大庭广众之下,你们两个小家伙在干什么呢?!你们是嫌丢特雷维尔家的脸还丢得不够吗?啊?还不赶紧给我端正点!”他厉声断喝,一边快速地向这边走了过。

夏尔轻轻地将夏洛特让开了,然后看向自己的堂伯。

“没什么,我只是在跟您的女儿问好而已。”他轻轻朝对方点了点头,“夏洛特今天艳光照人。”

“混小子,刚才还没有被我骂够吗!”听到夏尔的话之后,小特雷维尔公爵似乎变得更加生气了,“你是在哪里学的礼节?哪有在别人家里对着别人的女儿这么问好的!”

被夏尔轻轻推开的夏洛特,用满是不屑的眼神看了自己的父亲一眼之后,重新将视线放到了夏尔身上,“夏尔,别管他!他一直都是这样不正经,哪里还有资格在我们面前说什么照顾形象?呸!”

听到了女儿的嘲讽之后,小菲利普似乎遭受到了莫大的打击,痛苦地用手扶了扶额头,“这就是我的女儿吗?她还没嫁出去就已经不把我们当回事了……哎,我们生出女儿到底有什么用啊……净是惹你烦心,以后还要花一大笔钱才送得出去!上帝啊,我到底是犯了什么罪孽,你要送我一个女儿?!”

然而,在夏洛特视线不及的地方,这位堂伯父却隐蔽地朝夏尔打了个手势,还轻轻挤了挤眼睛,仿佛是在说,“年轻人,干得太漂亮了!不枉我刚才教你一招!以后继续跟我学吧,你还有好多课要去补呢!”

夏尔没有答话,只是微笑着,看着互相吵架的父女。

确实很温馨。

而且,他刚才的负疚感也确实是不掺假的。

“我的事不用你管!”在痛斥了几句父亲之后,夏洛特伸出手,揽住了夏尔的手,“夏尔,在这里先玩玩吧,等下在这里吃晚饭,然后让裁缝给你好好量一量……”

“好吧。”夏尔看着夏洛特,“谢谢你。”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