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四十五章 迷茫与解惑

第四十五章 迷茫与解惑


                从报社里出之后,夏尔马上朝自己的马车走去。

天空突然下起了细雨,他连忙加快了脚步。

远处的口号声还在此起彼伏地传过,其声势竟然没有因为阴雨天气而稍减半分。

夏尔刚刚走到街道上,突然旁边冲过了一群穿着制服的人,他们正拥挤着向广场冲去。

“打倒暴民!”

“打倒布朗基!”

“保卫国家!”

他们同样喊着口号,看上去是国民自卫军的士兵。

夏尔马上让开了身子。然后,在夏尔视线的追击下,一大群人冲入了这个小广场,与之前的示威者们对峙了起。

很快,冲突就不仅仅限于口头上了。两方人剑拔弩张地对峙者,然后情况很快就近乎于失控了,他们互相喝骂着,推搡着,击打着……

这还只是巴黎的一个角落而已,在巴黎市政厅的附近,更大更火爆的冲突现在正在上演。得到了抗议者大规模聚集的警告之后,临时政府立即就发出了警报,然后,他们在市政厅结集大批别动队、国民自卫军或者其他的人员与示威者们对抗。

虽然现在还没有兵戎相见,但是……一切的结局,都似乎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轮廓。

“真的无可挽回了。”重新戴好了帽子之后,夏尔抬头看了看远处的广场,又看了看阴沉的天空。“这个共和国。”

接着,他走到了自己的马车上。

按照预定地安排,他吩咐仆人将马车各处拥塞的街道,朝狩猎街和勃艮第大街之间的那片街区驶去。

没错,他接下是想要拜访一下吕西安-勒弗莱尔夫妇。

由于事前得到了通知,因而他很快就直接走进了勒弗莱尔一家的宅子里面。

出乎他意料的是,此间的女主人竟然在门口迎接了他。

“夏尔,您可算了!”看到夏尔之后,她笑着打了个招呼。

“朱莉。你没事吧?”夏尔慌忙点头致意,然后问候了一句,“您不用这么客气,小心孩子啊!”

朱莉的肚子已经十分大了,显而易见,预产期已经十分临近。在这个时间,一位孕妇可不能随意乱走动。

“没关系呢!”朱莉笑得更深了。“放心吧,我们比你们愿意想象的还要坚强许多……”

虽然面上带着笑容,但是夏尔却感觉底下隐隐约约地好像有几丝阴。

“朱莉,怎么了?”夏尔不由得又问了一句。“和吕西安吵架了吗?”

朱莉的笑容微微一僵,然后重新笑了起。

“怎么会呢?”她的笑容有些勉强,“。快进去吧,吕西安在等你呢!”

看到她这幅样子,夏尔心里越发有些不安了,不过也不好再问,只好随着她的手势进了门,向客厅走去,而朱莉却没有跟进。

在进去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了一声背后传过的隐隐约约的叹息。

…………

很快,夏尔就看到了正闷坐在沙发上发呆的吕西安,原本方正刚毅的脸上,表情却比刚才的朱莉还要更加差劲。

看到夏尔进了之后,吕西安才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可惜这笑容实在太过于难看,倒是让人看得心里更加发堵——这家伙真不是干政治的材料。

“我的朋友,不用勉强自己高兴起了。”夏尔微笑着朝他打了个招呼。“怎么了?和朱莉吵架了吗?”

吕西安面色又是一僵,然后低下了头。

“吕西安,朱莉现在正怀着孩子,脾气当然会大一点,如果有什么冲突的话……”看到此情此景,夏尔不由得劝解了一句,“你尽量忍一忍吧。”

“谢谢你。夏尔。”吕西安听到这句话后,苦笑了起,“我会这样做的。”

借着,他似乎是为了转换心情似的。直接问起了夏尔的意。“夏尔,今天你这个大忙人跑到我这儿,到底有什么事呢?”

“我的朋友,我加入国民自卫军了。”夏尔也不打算兜圈子了。

“什么?”吕西安的脸上掠过一丝惊奇。

“最近国民自卫军正在清洗和扩编,现在空缺了一大批人,我的堂伯父,小特雷维尔公爵是自卫军里的上校,因为很缺人手,他就打算把我弄进去补个缺儿……”夏尔对吕西安据实以告。“我答应了他。”

听到了夏尔的解释之后,吕西安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惊异。

“国民自卫军也在清洗了吗?”他小小地惊呼了一声。

“怎么了,吕西安?”夏尔连忙问。

一阵沉默之后,吕西安轻轻叹了口气。

“我们部队那里,现在也在搞清洗,根据上面的命令,一大批人被清退了,要么就直接被调走。”

果然……连军队都已经开始在准备了吗!

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夏尔心里也是一惊。

不过,这倒不是很意外。

“吕西安,那有没有牵涉到你?”

吕西安轻轻摇了摇头。

“倒是没有。可能迪利埃翁家族的名声,保住了我吧。”

说到这里时,他脸上却没有任何的喜色,反倒变得更加压抑了。

联想到刚才这对夫妇的表现,夏尔稍稍有些头绪了。

“夏尔,你专程跑到我这里,不会只是想跟我说一下这个消息吧?”吕西安突然又问。

“当然不会。”夏尔笑了笑,然后看着吕西安,“我的朋友,我今天是想请你帮忙的。”

“帮忙?”吕西安有些疑惑。

“我想,你应该认识一些人可靠、而且素质过关的退伍老兵吧?”夏尔放低了声音,说出了自己的要求,“吕西安,你也知道,想要带队伍不是说说就行的,哪怕临时去自卫军里当个军官,我也没法儿一个人就这么过去不是?所以,我就想从你这里找点人帮我撑撑场面……至于待遇。你可以放心,我可以出高价。”

诚如夏尔所言,一个人想要让一群不认识自己的人服从自己的命令,不是说说那么简单的事情,更何况是国民自卫军这种半军事化的民兵组织了,都是临时征召起的,到时候谁服谁啊?更何况自己还那么年轻!

夏尔绝不认为自己有什么王霸之气。也不相信自己有什么天生就能让人忠诚的主角光环,更不会傻到去一群有枪的人面前逞什么英雄——于是,他就想到要从吕西安这边弄几个有过行伍经验的老兵给自己撑撑场面了。

另外,还有一个好处——这些人如果是他自己出钱雇佣的,那么到时候使用起,肯定会比波拿巴分子要得心应手得多。

听完了夏尔的叙述之后。同样是行伍多年的吕西安,马上就明白了他的意思,然后,他很爽快地答应了夏尔的请求。

“没问题,夏尔。我认识一些退了伍的老兵,好些人都是好汉,品格都没得说!我正愁他们没出路、帮不上他们的忙呢!只要你肯花钱。其他的包在我身上,我过几天就能给你拉上几个!”

“那就太感谢你了!”听到了他的话后,夏尔自然也大喜过望,“你放心吧!我不是个吝啬的人。”

“不过……夏尔……”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吕西安的表情突然又重归于阴郁,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你难道……”

“怎么了?”

“你难道真的想去镇压暴民?”犹豫了一会儿之后,吕西安突然问了出。

夏尔吃了一惊,表情也重归于严肃。

“你为什么这么问?”

吕西安又呆了片刻。

“夏尔。今天有几个团被调到了城内,说是要防备暴民进攻政府。虽然还没有调动我这边的部队,不过我恐怕……恐怕这样的命令很快就会了。夏尔,你是个聪明人,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在吕西安认真的视线下,夏尔也沉默了。

“我知道。”

听到了夏尔的回答之后,吕西安长长地叹了口气。

“夏尔。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要和朱莉吵架吗?是因为……因为我想从军队里辞职。”

“辞职?!”夏尔大惊。

这个背靠着迪利埃翁家族,专业又很过硬的军人,想要辞职?

“为什么?”他不由得脱口而出。

“为什么?”吕西安苦笑了起,“你还不明白吗?我不想去和自己的国民作战!你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吗?那意味着我变成了刽子手。而不是法兰西的保卫者!”

夏尔明白了。

似乎是打开了话匣子一般,平常一直不善言辞的吕西安,滔滔不绝地说了下去,“我是为了什么加入军队的?是为了保卫这个国家!是为了追逐光荣!可是……可是现在呢?他们却要我去准备镇压人民!我的枪口只想着对外国的军人开火,或者去推翻不得人心的暴君,可是……现在他们却想叫我向自己的国民开枪!这一切都糟透了!夏尔,真的,这一切都糟透了。这两个月,我已经完全失望了……一切都糟透了!什么都没有变好!人们甚至比之前还要困顿……如果我们的努力只是为了迎这样的结局,那么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到底有什么意义!”

说到这里时,吕西安突然用手扶住了额头,声音激烈地颤抖着。

“我不想去接受这样的任务,所以我想要从军队里辞职,离开这发疯了的一切。可是……可是朱莉却不同意,她说为了我的前途她已经打算了那么多,还为我们的孩子考虑了那么多,她不允许我放弃……她要求我继续留在军队里……夏尔,她要求我留在这个发疯了的地方!”

夏尔没有说话,而是任由吕西安自己发泄。

“朱莉……我爱她,我知道她也爱我。但是你也知道,她是个名门的大小姐,她……她怎么可能理解我的这种想法呢?她的付出我十分感激,我愿意付出一切回报她的爱,可是……可是……上帝啊!”

慢慢地,吕西安拿开了自己的手,脸上满是阴郁。

“夏尔,你说我应该怎么做?我们是朋友吧?那么,请再给我一个建议吧!”

夏尔仍旧沉默着,两个人就这样对视了好几分钟。

良久之后,夏尔终于开了口。

“我的朋友,你是真心希望我给你建议吗?”

“是的,怎么样都好!”

“那么,我建议……”夏尔冷静地看着吕西安,“你继续留在军队。”

一丝痛苦闪过吕西安的面庞。

“果然……连你也这么说吗?”他喃喃自语。

“但是,你也可以选择拒绝那道命令——如果真的有的话。”夏尔继续说了下去,“我的朋友,我支持你的想法,而且我也打算不去干这种不名誉的事。虽然我姓特雷维尔,但是我对贫民并无成见,这一点恐怕你也看得出……”

听到了这句话之后,吕西安大吃了一惊,然后难以置信地看着夏尔。

“可是……你的意思是叫我抗命?”

“是的,抗命。你可以拒绝去弄脏自己的手,哪怕抗命也没关系。”夏尔仍旧微笑着。

“可是,如果抗命的话,我照样无法留在军队,到时候还会蒙受怯懦者的耻辱。”吕西安又说出了自己的顾虑。

“不,不会,我可以担保。”夏尔突然伸出了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吕西安,你绝不会因为拒绝去对国民开枪而蒙受耻辱的。别忘了,我也是属于政治团体的人,到时候我们会一起为你作保,没人能够将你逐出军队!”

接着,夏尔继续说了下去。

“吕西安,请记得我的忠告。不管在未你因为抗命蒙受了什么侮辱,你决不能放弃,因为你什么都没有做错,不是吗?!为什么要因为这个而再度离开军队,那里不是你一直视为家庭的吗?你放心吧,其他的都交给我们,没人能把你怎么样!”

听完了夏尔的话后,吕西安不禁微微动容,他紧紧地握住了夏尔的手。

“夏尔,谢谢你!”

“不用谢。”夏尔轻轻摇了摇头,仍旧微笑着,“快去跟朱莉和好吧,我该告辞了,请记住我的请求!”

……………………

在后院的小小花园里,此间的女主人正漫步于盛开的月季花当中。

然而,明明是一片盎然春色,她的心情却十分糟糕。

她仍旧在回想着刚才和丈夫的吵架。

“妈妈说得对,男人都是这样,你越为他考虑,他越是不将你当回事……”她略带忧郁地想,一时间竟然呆住了。

突然,她感觉自己后背一紧。

“别碰我!”她愤然呵斥了一句,但却没有摆脱对方。

“亲爱的,我爱你……”

那个人,突然说出了这句话。

“对不起……”

原本的诸多抱怨,还有那糟糕的心情,突然都消失了。

她微微闭上了眼睛,细细感受着这个紧紧的拥抱。

“亲爱的,我也爱你……”

★百 度 搜 索 ,免 费 阅 读 万 本 小 说 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