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三十六章 请求

第三十六章 请求


                当夏尔乘坐自己的马车回到家中时,在和安德烈-别祖霍夫这位浪荡子弟在聚餐中所喝下的酒,其酒劲已经完全挥发出了。

在酒劲的催逼之下,他的头晕晕乎乎的,整个人几乎是摸着墙跌跌撞撞地才得以走回到自己的房间中,尽管费劲心思地想要尽力避免,但他还是弄出了几声轻响,他心里苦笑了一下,只得祈愿不要惊醒任何人。

回到房间之后,因为实在有些疲累,所以他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打算就这样先睡一觉,明天起再料理一下自己。

正当他已经迷迷糊糊、即将陷入到沉眠当中的时候,突然门口传了一声轻响。

是什么?

最后一丝清明,让他心里闪过一道疑问,是老鼠吗?

然而,精神上的疲惫让他没有兴趣再起身看看。

算了,不管它了,先睡一觉吧。

他最后还是对自己说了一声,打算继续被中断的睡眠。

然而,接下发生的事情让他的打算化为了泡影。

一阵悉悉索索的脚步声,在他的耳畔响起,虽然当事人显然有意识地在控制自己的脚步,但是这声音越越清晰,也逐渐地唤起了夏尔原本已经将要沉入到谷底当中的意识。

“谁?”闷声喝问了一句之后,他勉力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问出口之后,久已迟钝的大脑突然闪过了一道闪光。

除了那个人之外,还有谁会在这个时候偷偷跑进自己的房间?

然后,借着月光,他很快看清了者。

果然如同他所预料的那样,他的妹妹芙兰正站在床头边,静静地看着自己。

她穿着薄薄的开司米睡衣,显然刚刚已经是在就寝中了,在听到了自己回家的声音后才从房间里走过的。

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劲……她深更半夜走到我的房间干什么?

“芙兰……?”夏尔低声问了一句,他的脑子仍旧还有些残留的醉意。所以脑子也不如平常那样灵活了。

而芙兰仍旧站在床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清冷的月光透过窗户洒落在房间当中,让一切都好像变得如同清晨般明晰,却又什么都无法看个通透。在月光的掩映下,芙兰的目光既澄澈,又带着一股说不出的意味,让他完全捉摸不定。她的头发。瀑布一般披散在脑后,在月光下微微泛着金色的微光。此刻的少女,在夏尔眼中犹如一幅静止的肖像画一般,一时间竟然让他看呆了。

然而,在这副看似静止的画面下,这头金发在月光下的投影却正在微微颤动着。告诉夏尔显然他的妹妹此刻的心境又并不像表面上那么平静。

在这种奇妙而又绮丽旖旎的场景之下,夏尔好久说不出话,兄妹两个只是静静地对着视线,一切都重归于之前的寂静。

过了一会儿之后,夏尔终于让自己从沉醉当中清醒了过。

“芙兰,怎么了?”虽然语气中仍旧有一丝责备,但是他其实并没有恼怒的情绪——因为看到了这样难得的美景。所以他的心情反而变得有些舒畅,并不因为妹妹突然闯入自己房间而生气。

说到底,他实际上也已经习惯了妹妹的不告自。

多年,这是第几次了?

他正在思索这个问题时,突然隐隐发痛的后脑让他明智地放弃了深究的念头。

听到了夏尔重复了的问题之后,芙兰仍旧没有回答,而是轻轻伸出了手。

在夏尔惊愕的视线下,这双手慢慢地伸了过。直到最后,贴上了他的肌肤。接着,微凉的触感从额头渐渐滑动到脸颊。

这到底是怎么了?

在妹妹难得的亲昵下,夏尔的内心里反而充满了疑惑,甚至还有一丝丝的惊异。因为,芙兰这样的举动是他之前几乎从未见到过的。

他连忙打起了精神,抬起身体想要勉强自己坐起。同时一边连忙发问。

“芙兰,你到底是怎么了?碰到什么麻烦了吗?别着急,都告诉我,我会帮你解决的!”

然而。接下所发生的事情愈发出乎他的预料。

顺着他想要抬起身体的势头,他的妹妹突然双手一扯,然后将他揽入到了她的怀中。

就这样,夏尔在莫名其妙之间,就被妹妹搂在了怀里。

芙兰身上薄薄的开司米睡衣,显然无法阻隔他脸上的触感,正是这股突然传的触感,让夏尔不得不遗憾地承认自己的妹妹又在发育道路上前进了一大步。

然而,现在根本不是追究这种事情的时候了!

因为他突然感觉到,一滴湿热的液体低落到了自己的脸上,然后又是一滴,又是一滴……

她在哭?该死的谁干的!

夏尔在一瞬间的迷茫之后,终于在这种强烈的刺激之下恢复了完全的清醒,他不顾脑中的疼痛,鼓起残留的力气,挣出了妹妹的怀抱,然后重重地坐了起,靠在了床背上。

“发生什么事了吗?谁欺负你了吗?告诉我!”看着脸上犹有泪痕的芙兰,夏尔厉声喝问。

“我原以为您不回了呢,先生……”在兄长严厉的目光注视下,芙兰微微闭下了眼睛,终于开口说出了第一句话。

这是什么意思?夏尔不禁微微皱了皱眉。

“我今天有些事要办,还要去见见朋友,所以回晚了,抱歉。”他随口回答了一句,然后勉强自己微笑了起,“不过您放心吧,现在您的哥哥清醒得很,准备为您去赴汤蹈火,只要您一声令下!说吧,特雷维尔小姐,到底发生了什么,值得您这么晚了还走到我房间说?”

在这种刻意的调侃之下,芙兰却仍旧没有缓和下,还是刚才那副泫然欲泣的样子。

“您现在总有那么多事要忙了吗?”带着一些哭腔,她反问了一句。“总是早出晚归的……想要见您一面都难……您难道忘记自己的家了吗?我今天可是等了您好久。如果现在不过找您,您明天一大早就又要跑了!”

“我总得有自己的事情要办嘛!”在妹妹的抱怨之下,夏尔只得笑着接受,然后借机转移话题,“不过您放心吧,为您我总是能够抽出时间的。现在您可以提出您的要求了……说吧,只要我办得到。我都会去做的。”

“您会认真听吗?一定不会敷衍吗?”芙兰抬头看着夏尔。

“肯定!”夏尔笃定地回答。

“好吧……”芙兰微微垂下了视线,然后终于说出了自己的要求,“您之前不是叫我去学管理家计吗?我最近一直在去学,虽然您肯定不知道……”

“这不明明是你自己之前要求要去学的吗?”夏尔刚想这么反问一句,立马就就觉察到了不对劲,马上收住了口。任由妹妹继续说下去。

“……那些账簿和文件都太难了,我一下子看不懂,又没有人肯教我……直到现在我还是没有弄清收支状况,玛丽也有心无力帮不上忙……”芙兰的眼睛又重新泛出了泪水,“这样下去,我完全帮不上忙啊,先生!”

“为什么一定要帮上忙呢?当个只管花钱的大小姐不挺好的?”——这种话夏尔现在是完全说不出口的。

他只能回答——“好吧。这种事也不是说能学会就能学会的,你也不用太着急……”

“可是,我年纪也不小了,这种事也该学了吧?先生,难道您就这么希望我什么都不懂吗?这可不是为我好吧!”芙兰有些嗔怪地扫了他一眼,然后她的语气里增加了一些意味不明的东西“连夏洛特都会的东西,没道理我不能去学会啊!”

“好吧,好吧……”在妹妹的注视之下。夏尔终于败下了阵,他轻轻叹了口气。“所以,你今天找我,就是因为在接手这些事务时犯了难,想要我帮忙?”

那个名字芙兰可以说,但是他可不敢再复述一遍。

不过,他也暗暗松了口气。还好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白白让他紧张了一番。

芙兰轻轻点了点头,一直注视着夏尔,眼中有些莫名的紧张。

“先生。我知道您很忙,现在整天要忙着各种事务和应酬……但是您能不能抽出空,在这段时间里教一教您可怜的妹妹,让她好好学一学以后应付生活的本领?”

夏尔故意沉默了一下,吊了吊她的胃口,然后眼见她有些焦急之后,才慢悠悠地开口。

“当然可以了,这是我应该做的,之前是我疏忽了,抱歉!”他又笑了笑,“明天我就有空,到时候我好好教一下你吧!让你早点学会管家也是件好事……”

“不过,那时候就不许再哭了,”夏尔故意装出了一副严厉的样子,“伸出手捏了捏妹妹的鼻子,老是哭鼻子就会变丑了!”

“好的,一定!谢谢您,先生!”一丝喜色闪过芙兰的面庞,然后她突然又走上前,将头埋入到夏尔的怀中。

诶?有必要这么紧张吗?夏尔有些惊讶,不过,最后他还是笑了笑,伸出手,轻轻抚摸着芙兰的头发。

“哥哥,所以,您是不会丢下我一个人的吧?”在他怀中的那个人,突然低声问。

“不,绝不会的,你放心吧。”

ps:敬告那位被我删帖了的仁兄

如果您看了本书觉得身体不适,请为了自己好,尽早放弃吧。

是的,主角是个大坏蛋,作者三观不正,写书一团糟……就算是这样,也不用您跑过特意开骂吧?

头一次删读者评论,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抱歉,酒可能还没醒,头疼死了……

★百 度 搜 索 ,免 费 阅 读 万 本 小 说 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