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四十章 和谐交锋

第四十章 和谐交锋


                当夏尔还在和自己的爷爷为自己的未道路进行谋划的时候,夏洛特这边也没有静坐着等待他的回归,而是百无聊赖地在客厅当中回踱步着,以便舒缓略有紧张的心情。

虽然她心里认为自己的那位堂爷爷应该是会深明大义,让夏尔作出正确的决定,但是内心也不免有些忐忑,害怕出现万一。

说到底夏尔也是他的独孙,哪怕最英勇无畏的战士,也会害怕独孙去冒生命风险吧?

她心里又有了一句疑问。

不过,如果老人真的这样考虑的话,她倒也说不出什么责备的话。

想了一会儿之后,她得出了结论。

“也好,那就让这位长辈决定安排吧,怎样都行!”

做出了决定之后,她就不再为这件事烦心,转而想要为自己找点其他的事情。

就在这时,她突然想起了一句话——一句夏尔刚才不经意间跟她透露出的话。

“您别忘了,我刚才还在耐心教导我妹妹呢,您可是无礼地打搅了此间的主人……”

然后,她的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了一个嘲讽的冷笑。

教导?

你有什么可以教给那只小狐狸的,蠢货?就凭你这个天天被人玩得团团转还不自知的蠢货,也想教别人!

她在心里重重地嘲讽了一句。

然而,仅仅嘲讽的话,仍旧无法纾解那些突然在她心里升腾起的那股说不出的厌恶。

她微微皱了皱眉,然后很快就重新摆出了一个明媚的笑容,转头看向门口的仆人。

“你们小姐现在在哪里?”

娇艳明媚的笑容让仆人不禁都呆了一呆,然后,犹豫了一会儿之后,他决定还是如实跟这位从小就和本家关系极好的大小姐禀告。

他恭敬地回答了夏洛特。“小姐正在小会客室里……”

“我刚才听夏尔说,他现在正在给特雷维尔小姐上课?”夏洛特的笑容仍旧不变,但就是不愿意说出芙兰的名字。“那是指什么呢?”

“呃……”仆人不知道该如何作答。一脸的为难。

“您现在想要讨未的女主人欢心,还得及,先生。”夏洛特轻轻挑了挑眉毛。“还是说,您打算先触怒她?”

在特雷维尔公爵小姐的威视之下,仆人终究还是选择了据实回答。

“先生……先生是在……是在教小姐家计事务……”一边说,他头上还冒出了些冷汗。

“哦,原是这样啊。”夏洛特微笑着朝对方点了点头。“谢谢您。”

接着她微微转身,头也不回地朝门外走去。

“等下夏尔回,告诉他去小会客室找我!”

她倒是一点也没有把自己当成是客人啊……

………………

此时的芙兰,仍在和自己的好友德-莱奥朗侯爵小姐一起,认真地检视着摆在棋盘上面的那些账簿,并且按照夏尔之前的讲解。慢慢让自己去理解那些隐藏在文字和数字之间的奥妙。

她们的努力,让她们都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出现在门口的夏洛特。

“早上好,两位小姐。”

直到听到了这句招呼声之后,她们才猝然惊觉,然后看见了华服盛装的夏洛特,两个人一时间都没有说出话。

“倒是没人告诉我这里还多了一个人呢……”夏洛特轻轻地走了进,她先是看着芙兰旁边的侯爵小姐。然后笑得更加明媚欢畅了,“想必您就是德-莱奥朗小姐吧?您好……”

玛丽当然能够看得出那深藏于笑容下的冷峻,“德-特雷维尔小姐,早上好。”她连忙也同对方打了个招呼,并且仍旧维持着表面上的镇定。

能够,而且喜欢在初次见面之后几乎瞬间就判定出对方和自己的等级高下,却从不将这种等级格差宣诸于口,这是古今中外的女性们之间特有的一种爱好。

这两位。也就是在这一瞬间的对视当中,完成了初遇,也互相将对方掂量了一番。

果然不是好惹的角色!

面带着笑容的她们,几乎同时在心中得出了这个结论。

接着,夏洛特暂时没有管她,而是将视线放在了仍旧冷然坐着,毫无表示的芙兰身上。

就这样。这对堂姐妹在时隔几个月之后,又重新见上了面——虽然从芙兰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愉快的表示。

“特雷维尔小姐,您好像还没有同我打声招呼呢?”在对视了几秒钟之后,夏洛特笑眯眯地问了一句。

“很抱歉。不是每个客人都会得到主人的欢迎的,”芙兰毫不退缩地看着她,眼中不时闪过憎恶的视线,“尤其是那些不请自的。”

她的话并没有激怒夏洛特——也许反而可以说是已经激怒了,反正,听完她的话后,夏洛特笑得更加浓了。

“但是,无论欢迎不欢迎,一位有教养的淑女不都应该热情招待每一位客人吗?”夏洛特走到了棋盘边,站到了夏尔刚才坐过的空椅子旁边,“我觉得这种起码的规矩,一位有幸姓特雷维尔的女孩子是应该知道要遵守的吧?更何况,这位客人还是您的堂姐呢……”

在夏洛特有意无意的嘲讽之下,芙兰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胸口微微起伏了起。

“早上好。”直到最后,芙兰终于艰难地打了个招呼——天晓得她是怎么样努力地压下了内心中的厌恶感!

这倒是充分地说明了上流社会的所谓礼节,到底有多么空洞,又有多么虚假。

听到了这一声毫无问好意味的招呼,夏洛特笑着点了点头。似乎显得对芙兰这种强压抑着内心的样子十分满足。

接着,她轻轻拿起了书桌上的一本账薄,然后慢慢地翻阅了起。

“看夏尔真的在教您这些呢!”粗粗看了一下之后,她轻轻感叹了一声,然后又看了看芙兰。“那么,学得怎么样了?特雷维尔小姐?”

“这与您无关!”

芙兰伸出手想要夺回这本小小的册子,然而夏洛特却极快地将册子抽走了,让她抢了个空。

“不肯回答我吗?那还真是遗憾呢。”夏洛特的笑容仍旧不变。“那我就随便猜猜吧,您的学习进度应该是跟教您的人息息相关的,大家现在不都是说要因材施教不是吗?如果是夏尔那种蠢货,那您肯定就学得很慢了,搞不好要学个一年半载都学不会;如果是我或者其他人,吓!那这对我们聪慧、美丽、睿智的特雷维尔小姐说还能算是个问题吗……我想,只需要……”

“够了!这跟你有什么关系!”芙兰大声喊了出。完全失去了平常的仪态和风度,把旁边的侯爵小姐也吓了一跳。这一刻,她旁边的人,根本就不是她所认识芙兰。

她竟然有这么恨自己的堂姐!哦,不,她们两个居然互相憎厌到了这种程度!玛丽在心中感叹了一句。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

“您的这种小伎俩,六年前我就看了个通透了,那时候您还不满十岁吧?”夏洛特丝毫不在意芙兰的呵斥,继续淡风轻地往下说着。“真是个有前途的孩子啊,这么早就会耍心机!但是,您骗得过任何人,却绝对骗不过我……对啊。对啊,就用这幅表情吧,满是厌恶,甚至能喷出火,太美了,太美了,特雷维尔小姐果然是人尽皆知的小美人儿!这不就是您最真实的感情吗?何必隐藏呢?”

在她一句又一句的讥嘲之下,芙兰先是没有回答。只是她的表情越越苍白,最终……好像是到了一个临界点似的,她突然睁大了眼睛,怒视着自己的姐姐。

然后,她冷笑了出。

“隐藏?您是指什么呢?也许在您眼里我是在表演,是在隐藏,但是您有什么资格指责我呢?一切不是您自己弄糟的吗?没错。我讨厌您,我不想看见您,我希望您永远不要纠缠我可怜的兄长,但是。难道我这么想这有什么不对的吗?哥哥已经够可怜了,一个人要背负那么多东西,还有那么高远的理想,一直以他就这样蹒跚着走了多远的路,我看着都心疼!为什么您还要去麻烦他呢?别忘了,他的世界和您想要的那个根本不同!既然这样为什么您还要强求呢?老老实实地离开,不要给我们造成太多麻烦,不是很好吗?他从未搂着你哭吧?一次也没有吧?因为在他心里,你永远只是外人而已,可怜的人!”

打开了话匣的少女,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一口气将这一席话统统说了出,居然让夏洛特都呆了一呆。

“很好,很好!这才是我们聪明睿智的特雷维尔小姐啊!”片刻之后,夏洛特又笑了出,“‘不要给我们造成太多麻烦’,终于说出心里话了吗?”

芙兰脸色骤然一僵,然后她转开头看向窗外,似乎是不想再和她说任何话了。

“不敢回答?没关系……”夏洛特仍旧冷笑着,“虽然您胜利了一阵,但是您欠我的,终究是要还的。您想要阻拦的,终究是阻拦不住的,您放心吧!终有一天我会让您知道您犯下了多大的错误……”

“特雷维尔小姐!”一声招呼打断了夏洛特的话。

是玛丽,她再也听不下去了。

夏洛特有些不悦地暂且转开了视线。

“莱奥朗小姐,难道您所学会的礼节就是打断别人的谈话吗?”她的话里带着一丝冷意。

这冰冷的视线,让玛丽忍不住僵硬了一下。

在出身名门、享受万千宠爱中长大的夏洛特面前,生平颇多不顺的玛丽,总免不了心里有些自惭形秽,但是这种自惭非但没有让她,反而在她心中激发出了那种常见伴随着嫉妒的好胜心。

才不会输给你呢!

“很抱歉打断您的话,但是……我认为您对待芙兰比我对待您更加过分。”她冷静地看着夏洛特,同时,她放在桌子底下的右手,紧紧地握住了芙兰的手,似乎是希望用这种方式渡给她支持和力量。“您是客人,难道您能够一就别人家就对着主人冷嘲热讽吗,这是何等的失态啊?而且,据我所知,您不是她的堂姐吗?您的年纪比她大,不是应该照顾一下她吗?就算你们之前有什么冲突,您不也应该宽宏大量地原谅吗?我相信她肯定是无心之失……”

“呵,无心之失!你们这些旁观者倒是总有话讲!”夏洛特冷笑了一下,“你们啊,你们总是这样,往往喜欢被无助的脸和泪水所骗,然后过责怪我,好像一切都是因为我在作恶一样……”

虽然如此说,但是夏洛特的语气也终于放缓了不少,好像她自己也知道,特雷维尔家族的两位小姐,如此在旁人面前争吵斗气,确实有些说不过去似的。

“就我目前看,确实是您在欺凌芙兰。”侯爵小姐仍旧凛然无惧。

“随您怎么看吧。”夏洛特无所谓地摇了摇头,“谁会在乎呢?”

在她的这句嘲讽面前,玛丽不再回答。

两个人的第一次交锋,就这样迅疾地开始,又迅疾地结束了,不分上下,倒是印证了各自的第一印象。

小会客室就这样陷入到了暂时的平静当中。

芙兰渡过了一个感激的眼神,而玛丽仍旧握着她的手,并且笑着回视了她一眼,给她鼓劲。

“哎,人们总是会对羊羔兴起保护欲,殊不知羊也吃过人,杀死人的究竟是羊呢?还是人的愚蠢呢?”夏洛特突然意味不明地感叹了一句。

然后,她重新拿起了桌子上的账簿,细细审阅着。

“应付得很紧啊,也真亏得夏尔了……”她又感叹了一句,“缺钱了也不肯跟我说一声,难道我会不给吗?”

“我们家尚还有一些骨气,不会跑去跟外人借钱,您放心吧。”芙兰回答。

“安然享用着别人挣的钱的人,有资格谈论什么叫做骨气吗?”夏洛特反嘲了一句。

然后不等芙兰再发作,她又继续说了下去,“算了吧,我不想再吵了。特雷维尔小姐,这些年我跟着我的爷爷当秘书,学会了不少东西,包括这些。如果您有需要的话,我倒是不介意教一教您……”

“我不需要,谢谢……”

“……这样,在以后嫁出去之后,您也能好好地当个让人人都称赞的女主人了,”无视着芙兰的拒绝,夏洛特继续说了下去。“也省得您的哥哥和我担心……”

就在这一瞬间。

芙兰的脸色瞬间变得通红,湛蓝的双眸里几乎闪现出了幽火。

“夏洛特?你怎么跑到这里了!”夏尔终于到了会客室。

“你们……这是怎么了?”

★百 度 搜 索 ,免 费 阅 读 万 本 小 说 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