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四十三章 悲天悯人与语重心长

第四十三章 悲天悯人与语重心长


                路易-波拿巴的回归,让约瑟夫-波拿巴和夏尔赶紧停下了他们之间的对话。夏尔虽然不知道自己这一番表白到底能够起到多大的效果,能否让大老板放心,但是,从约瑟夫-波拿巴的神色看,他应该是相当满意于夏尔的答案的。

很快,夏尔就将这种忐忑抛诸到了脑后,在他看,目前波拿巴家族对自己的倚重应该还是会继续保持下去的,不用太过于担心。

很快,他们就回到了豪宅的餐厅当中,仆人们已经将餐厅内的座位都已经排好了,波拿巴党人的新一次聚会,就这样以晚宴的形势开始。

坐在主位上的路易-波拿巴脸色有些苍白,看上去有些疲倦,但是看见夏尔两人都已经走了进之后,他轻轻朝两人点了点头。而两个人也心领神会,分别坐到了两侧自己的座位上。

在夏尔的正对面坐着的人是皮埃尔-波拿巴,和波拿巴家族的其他人相比,这个今年才33年岁的人要有些特别。他没有他的堂兄弟路易和约瑟夫的那种内敛阴沉,反而显得粗豪健硕,留着一撮络腮胡子,反而有些像个军人。

他很快就感受到了夏尔的视线,然后面无表情地看着夏尔,夏尔连忙笑着朝他点了点头,而他仍旧面无表情,只是微微颔首,算作打招呼。

他的这种明显的不友好态度,让夏尔微微一怔。不过夏尔很快将内心中的不悦压到了心底里,仍旧笑着转开了视线。

果然,如同历史上那样,是个粗暴而又冷漠的人呢,难怪能够给自己的堂兄带那么大的麻烦!

【皮埃尔-波拿巴(1815-1881),出身历在之前已经有过介绍,他在第二帝国时代被封为亲王,但是因为性格粗暴待人冷漠的关系,他并不受人爱戴。甚至也不受皇帝堂兄的喜欢,一直处于被冷落的状态。

在1870年1月,他与一位共和派分子维克托-诺和(victor-noir)发生了冲突,并且在私斗中将他枪击致死,此事在当时引发了轩然大波,并且成了帝国反对派们攻击帝国的又一口实,给当时已经摇摇欲坠的路易-波拿巴又加上了大麻烦。】

不过很快。夏尔就将对面的这位未的亲王放在了脑后,他将自己的全部注意力集中到了路易-波拿巴和约瑟夫-波拿巴这对堂兄弟那里。

他们两个坐得很近,一直在轻声交谈,不过因为都是面无表情,所以夏尔也猜测不出他们现在到底是在谈什么,也许真的是在谈自己?

好吧。随便他们吧。

就在夏尔小心注意着几位波拿巴家族的成员时,路易-波拿巴轻轻做了个手势,晚宴正式开始了。

仆人们先是将虾酱鸽子汤、青豌豆鹅汤、菊苣火鸡汤等几种汤食送了上,毫无疑问,没人能够喝完,也没人会去喝完,大家都只是随便喝几口。

在现在这种国家整个还处于困窘状态、甚至还有不少人面临饿死的时节。老实说这样铺张的宴席实在有些不合时宜,但是在座的每个人,都没有任何的不适应。

由于路易-波拿巴一直没有说话,因而其他人也不敢先发话,大家沉默着喝着汤食,一边各自小心地对着眼色,揣摩大老板此时的心意。

直到汤送完了之后,仆人们将主食端上时。路易-波拿巴这才开口。

“卡里昂先生……”他轻轻地招呼了一下坐在他不远处的卡里昂,语气有些冷漠,“张罗这样的一顿饭,比以往更加花钱了吧?”

听到他这句话之后,卡里昂心里一惊——糟糕,难道这么铺张,反而惹得他不高兴了吗?

他连忙笑着对路易-波拿巴解释起。“是的,先生,最近物价确实上涨得很快……不过您放心,我们一直都是量入为出的。仅仅是因为要招待您,才会特意……”

“没关系,我并不是指责您铺张浪费。”路易-波拿巴轻轻摇了摇头,一边同时用餐刀小心地切着餐盘中的水牛后腿肉——这些后腿肉有些还被戳了孔,盖着蘑菇肉丁,“我们理应尽我们所能地享受一切,否则一切努力还有任何意义吗?”

从头到尾,路易-波拿巴都不是一个喜好节俭的人,哪怕装装与民同简朴的兴趣也没有——而那却是路易-菲利普的爱好。

路易-波拿巴似乎是认为,帝国的国民就是喜欢看皇家的煊赫豪奢,然后他们会从此感受到帝国的耀眼荣光。虽然不知道他这个想法到底对不对,但在第二帝国时代,他确实是这么坚持做的。

“我的意思是……”路易-波拿巴继续说了下去,“最近物价上涨的趋势,一直都还在继续,那么我可以断言,一切就都快到临界点了。也就是说……”他扫视了餐桌上的所有人一眼,“就快要发生我们之前所预料的那种事了……”

“没错,”约瑟夫-波拿巴马上接了口,“现在平民们的生活越越困苦,他们对现有政府的怨气也会越越大,而这正说明我们之前所等待的时刻即将到,诸位,再接再厉吧!”

接着,他举起了酒杯。

其他人连忙同样也举起酒杯干了一杯。

夏尔抽空偷瞟了路易-波拿巴一眼,发现他对如此积极的约瑟夫-波拿巴好像没有任何不悦,只是默默地喝了一口酒。

等到大家又重归寂静之后,路易-波拿巴这才重新开口。

“我今天在拜访之余,还抽空去了东城区转了转……”

“先生!您怎么能够这样!”卡里昂连忙喊了出,“这样太冒险了吧?”

东城区聚集着大量的贫民街区,本治安就不太好,在现在这种乱糟糟的气氛之下,治安就更加可想而知了,因而卡里昂当然会有些紧张。

“没关系,七月王朝的枪炮我都见识过了,逛一逛那里又算什么。”路易-波拿巴淡然回答。然后他又切下了一块刚送上的羊肋排。“那里的生活,比我想象的还要困苦,几乎就快变成我在英格兰所见到的那种贫民窟了……先生们,这个国家受创已深。”

他的声音似乎是在叙述,又似乎是在感叹着什么。

“而我们的任务就是治好它。”约瑟夫-波拿巴插了一句话。“虽然在治好之前,得给它放放血,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夏尔仍旧在吃着自己的晚餐,不发一言。

就是这个波拿巴家族,一边在感叹民生疾苦的时候,一边在利用自己大肆发国难财。

呵呵,这么快就已经开始入戏了嘛……他内心里在冷笑着吐槽了一句。

“夏尔?”

一声问话打断了他繁杂的思绪,他连忙收敛了思绪,小心地朝路易-波拿巴点了点头。

“你加入国民自卫军的事情,怎么样了?”他低声问。

“很顺利,大概再过几天,我就可以堂而皇之地进去了。”夏尔连忙回答。

自从收到了夏尔的报告之后,果然如同夏尔所料,路易-波拿巴马上同意了他的意见,并且决定趁这个机会,尽量往国民自卫军里面塞上自己的人。他的想法和特雷维尔侯爵所说的不谋而合——不需要去弄脏自己的手,但尽可以去浑水摸鱼。

“很好,”路易-波拿巴轻轻点了点头,似乎是很满意夏尔的工作效果,“至少在这一点上,我们是需要感谢特雷维尔公爵的。虽然这些保王党分子们的主要想法,是为了让我们帮忙去扑灭暴民……”

特雷维尔家族的小算盘,夏尔当然不会全盘告诉给路易-波拿巴的。

然后,不等其他人在这个小心面前窃窃私语,路易-波拿巴突然又加大了音量。

“先生们!就我所见,法兰西各个阶层之间的矛盾,如今已经累积到无法缓解的地步了。今天我还得到了一个消息,你们猜猜是什么?过几天,城里的平民就会发动一场大示威,一场十几万人的大示威!抗议上涨的物价,抗议流失的工作机会,抗议糟糕的经济环境,抗议一切!诸位,你们想想吧,足足有十几万人,快赶得上2月22日了!”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整个餐厅都响起了嗡嗡声。

路易-波拿巴轻轻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说了下去,“十几万人的规模,我敢肯定,这这足以吓坏那些戴着白手套的先生们了。所以,国民自卫军现在的行动,绝不是孤立的,而正是一场镇压活动的预演——虽然我还不知道最后是谁负责操刀动手,但是这一天肯定已经为期不远了,这到底意味着什么?你们明白了吗?这座美丽的城市,很快就要发生一场血战了!”

血战!

没有什么比如此更加直白了,而这个词,与这铺张奢侈的晚宴又是多么的格格不入。

在正菜上完了之后,仆人们送上了一道道冷盘,比如配着羊肚菌的羊里脊肉、烤山鹑配西班牙酱等等。

一边继续进餐,路易-波拿巴一边给自己的同党布置着接下的任务,同时他还屡次语重心长地告诫着他的同党们要注意的事项。

他们,正如同历史上的那样,正静静地等待着那必然将会发生的一切,以及这一切所将带的机会。

★百 度 搜 索 ,免 费 阅 读 万 本 小 说 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