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四十一章 宽纵?

第四十一章 宽纵?


                从得知夏洛特跑去小会客室时,夏尔心里就惊觉不妙了。

虽然不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但是内心中的忧惧却骤然升腾起,他顾不得再多想,马上拔腿就朝那边冲了过去。

果然,他一冲到门口,就听见了里面传出的激烈的争吵声。夏洛特这家伙!

“夏洛特,你怎么跑到了这里?”为了阻止这对姐妹的争吵,他先声夺人,连忙大喊了一句。

然后,他走进了房间里,严肃地看着棋盘边的三位女性。

因为快步跑动的关系,他微微有些气喘,不过还是很好地掩饰了下去。

“你们……这是怎么了?”

在他跑进的一瞬间,两方原本明显的对峙骤然消失了,转而变成了被掩饰之后的带着恨意的冷漠。

芙兰原本已经涨红了的脸蛋很快就回归成为原样,神态自若,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

而夏洛特将一道凌厉的视线投射过去,传递了“你给我等着!”的信息之后,也别开了视线,脸上重新出现了平日里的笑容。

而德-莱奥朗侯爵小姐对着戛然而止的争吵也同样感到有些不知所措,她偷偷瞟了两姐妹几眼,然后又看了看夏尔,好像明白了什么。接着,她欲言又止,最后只是微微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也垂下了视线,不再说话。

“夏尔,你总算出了……?”夏洛特笑眯眯地看着夏尔,好像刚才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嗯。出了。”夏尔点了点头,他的视线仍旧放在这三个女孩身上,“刚才发生了什么?你们吵架了吗?”

“没有呢。”夏洛特微笑着否认了夏尔的问题。“我们只是在聊天而已……”

“聊天而已?”夏尔有些狐疑地反问了一句。“真的吗?”

聊天需要弄出这么大动静吗?

夏洛特仍旧笑而不答,而芙兰也沉默不语,夏尔知道她们肯定是在敷衍自己了。

于是,他将视线放到了玛丽的身上。

感受到夏尔的视线之后,玛丽一下子有些如坐针毡,怔忡了一会儿之后,她暗叹一下自己的倒霉。一不小心卷入到了这种事情当中,然后她不得不开了口。

“特雷维尔小姐刚才进,说要帮助芙兰学一学这些东西……”她指了指桌面上的账簿。然后朝夏尔轻轻眨了眨眼睛。

“哦,是这样吗?”夏尔马上领会了她的意思,于是马上含糊地应了下。

虽然他知道事情肯定不会是如此简单,但是他不想去深究了。直觉让他明白。如果再追究的话肯定会让每个人都十分不愉快的。

然后他马上看向了夏洛特,打了一个手势。

“我们去那边说吧……?”

“用得着吗?”夏洛特朝夏尔这边走了过,一直看着他,然后跟着他走出了门外,走到了走廊上。“答案很简单啊,要么答应要么不答应,一句话就行了,还用得着特意去哪里说吗?夏尔。到底去不去国民自卫军任职?”

夏尔忍不住皱了皱眉,然后。他低声回答。

“啊,好的,我去。我问过爷爷了,他也同意我的想法。就这样。”

“毕竟是个老战士啊!我就知道他不会抛下我们的祖国不管的!”夏洛特喜上眉梢地赞叹了一句老侯爵,然后突然扑到了夏尔的怀里,双手绕过了夏尔的脖子,拥住了他。“夏尔,我真想早点看到你穿上那身制服的样子!一定会英俊极了!”

她的喜悦和兴奋,似乎不仅仅是因为特雷维尔侯爵祖孙两个选对了应有的立场,还有一大半似乎是自于那种“他终于肯听我的啦,感谢上帝!”的心情。

对夏洛特说,还有什么比爱人顺着她的意更让她开心的呢?

猝不及防之下,夏尔被她抱住了。片刻之后他马上反应了过,然后试图推开夏洛特,但是夏洛特抱得非常紧。

“你肯定能在里面当个军官,我看至少得是个连长,那才对得起我们的姓氏!我们的先祖当年进军队的时候不也是那样?那时候多好啊,还可以直接给将军们当副官!路易十五陛下还给我们的先祖颁过勋章呢!只可惜暴民毁灭了那个好时代!……哦,抱歉,夏尔,我不是说你的爷爷,他是个好军人,最勇敢最优先的军官……说到这里我就想要咒骂一下路易-菲利普那个混蛋了,这个十恶不赦的篡位者,不仅把国家搅坏了,还把军队也搞得一团糟,居然还让法兰西的保卫者们穿上了恶心透了的红裤子,活像一只只花里胡哨的红蟾蜍!居然还有些笨蛋胆敢穿着这样的衣服在姑娘面前搔首弄姿,简直恬不知耻!不过,夏尔……你放心吧,这也只是暂时而已,等到亨利五世陛下回,英明的陛下一定会重新把军服变回原圣洁的白色的……”

莫大的兴奋,让夏洛特几乎语无伦次起,一直抱着夏尔喃喃自语。

对不起,夏洛特,事实证明这个国家后辜负了你,最后将它的军服变成了淡黄色,活像只土拨鼠……夏尔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了一句。

但是很快,他就从吐槽中清醒了过,然后他看到了夏洛特背后的人们。

有仆人在捂着嘴笑——好吧这么什么,爱笑就让他们笑吧。

可是……另外两个人也出现在了门口。

他的妹妹,仿佛幽灵一般,也出现在了门口,正静静地看着相拥起的两个人。她脸色苍白,毫无表情,但是眼睛里似乎已经冒出了些黑色的雾气。

被这道视线一扫,夏尔顿时就感到浑身一僵。后背冰凉。

然后,他连忙将双手放在了夏洛特的肩膀上,然后终于推开了夏洛特。

“好吧。好吧,我明白了。”他低声对夏洛特说,“现在你已经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了是吧?那就回去跟你的爷爷说一声吧,然后叫他早点给我安排,行了,就这样吧!”

“好的,夏尔。”夏洛特虽然对夏尔的冷淡有些不满。但还是点了点头,“我马上就回去告诉他们。”

然后她一回头,也发现了芙兰。

然后。带着那种令人不快的微笑,她“友好”地朝面前的少女点了点头,然后轻轻地挥了挥手,好像真的是在鼓励似的。

“特雷维尔小姐。数月不见。很高兴能够再见到您。祝您的学习一切顺利,我和您的哥哥同样期盼着您的成长……”

她的话虽然表面上无懈可击,但是隐含的意思芙兰肯定都听得懂。

芙兰仍旧看着夏尔,好像没听到夏洛特的话似的。

被芙兰盯得有些不自在的夏尔,不敢再对上对方的视线。

“好了,夏洛特,回去吧,我还等和你们的准信儿呢!”他又说了一句。

“好吧。夏尔。”大获全胜了的夏洛特显然心情很好,将视线从芙兰身上重新收了回。然后再也不看她一眼,“那你不送送我吗?”

夏尔微微皱了皱眉。

“还记得我们的春游吗?难道,你希望……”夏洛特仍旧微笑着,声音突然压得很低。只是,她的脸上蓦地也飘起了一道红,也让别人明白了,显然她的内心也不像表面上那么镇定。

“你……你这家伙!”夏尔只感觉喉咙一哽,他轻轻地咒骂了一声,然后不得不伸出了手。

他不敢再看妹妹的样子了,急速转过了身去。

“我也爱你!”夏洛特突然大声喊了一句,然后带着满意的笑容,伸出手揽住了夏尔的手。

接着,她就这样揽着夏尔的手,一步步地向宅邸的门口走去。

直到走出了客厅之后,夏尔才稍稍松了口气,那种如山般的压力终于消退了下。

“夏洛特,我警告你!”他面孔重归于严肃,沉声对夏洛特说,“不管发生了什么,你绝对不能在我妹妹面前说起之前的事!”

“之前的事?什么呢?”夏洛特故意装傻,“你是指我们小时候一起玩的趣事呢?还是指那时候我们的恋爱时的事呢?这些我可都记得清清楚楚哦?”

“不要装傻!”夏尔的声音又严厉了几分,“你知道我是指什么!如果你胆敢跟我妹妹提起那几天我们一起去吉维尼的事,我会让你知道后果的!”

“为什么?”夏洛特反问。

“不为什么。”夏尔耸了耸肩,“你照办就好。”

夏尔知道这么多年,自己以这样的语气对夏洛特说过的事情,夏洛特是从没有违反过一件的——除了放弃自己的王党立场的那一桩外。

“夏尔,别说得我们好像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我们做错了什么吗?”夏洛特不满地看着夏尔,“难道你和我这样的单身男女,没有爱去哪里就去哪里,爱和谁往就和谁往的权力吗?不,我们爱干什么就能干什么!她是你妹妹而已,不是你妻子,没有权力管束你!”

“这跟你没关系。”夏尔冷静地回答,“反正你不能跟她说,最好不跟任何人说。”

在夏尔冷峻的视线之下,夏洛特不再多说什么了,她气鼓鼓地看着夏尔,然后狠狠地甩开了夏尔的手。

“再见。”夏尔目送着夏洛特登上马车,然后离开。

………………

当兄长正在送客人离开时,芙兰仍旧呆呆地站在门口,刚才所见的一幕幕不停地在她脑海中回放着。

玛丽担心地走了过,轻轻扯了扯她的衣角。“芙兰,怎么了?”

“我是不是对他太宽纵了?”芙兰既像是问她,又像是自问。(未完待续。。)

ps:今天惊闻好像有人想写本书的同人?

没关系……作者当然同意开放授权,话说这么冷僻的书有人肯写同人很开心呢……唔,很有兴趣看一看呢。

不过有一点要求。

作者虽然看上去有些喜欢黑,但本质上还是纯爱派,所以千万不要出现很虐的情节,夏姐和芙兰更是决不能和夏尔以外的人交往……

作者是个玻璃心,所以求不要伤害……

★百 度 搜 索 ,免 费 阅 读 万 本 小 说 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