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三十九章 教诲与决定

第三十九章 教诲与决定


                夏洛特今天的意,完全出乎了夏尔的预料。

加入国民自卫军?成为里面的军官?真是让他大吃了一惊,一直处于政治上受打压状态的他,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居然还有这样的机会。

在夏洛特热切的注视之下,他陷入了沉思。

由夏洛特的这番话他也可以看出,在七月王朝崩塌后的如今,法国内部各个阶层之间的矛盾,已经尖锐到了何种地步。君主派为了扑灭这场令他们憎恶的革命,已经打算联合站在一起。恐怕,很快就要如同历史上那样刀兵相见了吧。

问题又回了,他需不需要参与到这种杀戮当中呢?

他当然是不想的。

尽管确实已经犯下了不少罪行,但是他仍旧不希望自己去毫无理由地参与到这样一场大型的屠杀当中——他没有兴趣去对那些和自己毫无利益纠葛的人大加杀戮。

况且,就算不考虑道德障碍,他也要考虑一下政治后果。

别忘了,老奸巨猾的迪利埃翁伯爵就曾直接对路易-波拿巴明言过,不要参与到必将到的惨烈的阶级杀戮当中,给自己留一个好名声,到时候以救世主的姿态出笼络万民的人心!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波拿巴党人的某位干将真的参与到这场杀戮里面,那会给他的战略带多少麻烦?又会怎样惹怒到这位未的皇帝?

更重要的还不在这里。

从穿越之前的历史当中,夏尔还知道这位未的皇帝。在可怜的路易-菲利普的教训之下,其实很讨厌国民自卫军这样一支脱离于君主掌控的武装。在夺下政权成立帝国之后,他第一时间就用各种手段限制国民自卫军的组织。最后还变相地废除了它——这是这位老是被人嘲笑的君王又一英明之举!

既然这样,我干嘛还要搀和进去呢?

一念至此,夏尔就最终打定了主意。

然后,正当他想开口回绝掉夏洛特带的建议时,他脑中电光一闪,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为什么特雷维尔公爵是派夏洛特提出这个建议的?他难道不知道他这个宝贝孙女儿的秉性吗?他为什么没有事前通知一下自己?这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他希望自己听从这个建议吗?他到底在想什么?难道他看不出什么对特雷维尔家族最有利吗?还是说他有别的什么打算?

各种各样的问题涌上了他的心头,又让他重新陷入到思索当中。

“怎么样。夏尔?”夏洛特在旁边催促了一句,“还没有想好吗?”

夏尔想了一会儿,还是觉得自己没有完全摸透那位莫测高深的堂爷爷的想法。

这时。他突然想到——我看不懂他,难道我不能去问问他的弟弟吗?

然后,他马上打定了主意。

“夏洛特,你知道这个问题对我说有多重大。不是说说就可以的”他表情严肃地看着对方。“所以,我想去咨询一下我的爷爷,等下再给你答复,好吗?”

“你还真是不干脆呢!”夏洛特轻轻叹了口气,“好吧,那你就去问问你爷爷吧,他一定能让你打定主意的。我就不信,拿破仑手下的骑兵将军。还会害怕让自己的孙子去承担必须承担的神圣义务?”

顾不得再和她说什么,夏尔马上转身走出了房间。接着他沿着楼梯走上了二楼,然后一步步走到了爷爷的房间门口。

按照一直以的作息习惯,特雷维尔侯爵现在应该正在休息,如果是在平常夏尔是绝对不愿意去打搅他的,不过现在他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他抬起手敲了敲门。

在敲了几声之后,里面终于传了回应。

“谁?”老侯爵的声音还是如往常那样平稳,却又带有一丝老年人的困倦,“有什么事呢?”

“是我。”夏尔马上恭敬地回答了,“爷爷,我现在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征求一下您的意见。”

“重要的事情?”侯爵有些惊奇,“进吧,我当然愿意给你一些老年人的教益。”

夏尔又在门口站了片刻,给老年人一些收拾自己的时间,然后他轻轻推开了门。

穿着一身睡袍的特雷维尔侯爵,已经坐在了床上,靠着椅背,面带笑容地看着夏尔。

“我的孙儿,你现在还会犯难吗?这可真是稀奇事啊,,说给我听听吧。”

夏尔小心关上了门,然后走到了床头。

“爷爷,很抱歉在这种时候过打搅您的休息……但是,这件事我真的是弄不明白了……”

然后,他将夏洛特的突然到访,和她带的提议都跟老侯爵说了个清楚。

老侯爵静静地听着,初时有些惊愕,但是脸上马上恢复了平静。

“他们果然已经开始在准备动手了吗?”当夏尔说完了之后,他突然长长地叹了口气。“倒真是迫不及待啊!”

“所以,我希望能从您这里得到一些建议——在这个邀请面前,我到底应该怎么做?”夏尔恭敬地问。

“夏尔,其实你已经有了自己的看法了吧?”老侯爵突然反问了一句。

“是的。”夏尔点了点头,“我不想参与到这样不名誉的事情当中。”

他不想说出“自己懂得后历史的发展”这一真正理由,只好用名誉前搪塞了。

“名誉?皇帝当年也用榴弹炮轰过平民,结果他最后不也成了整个民族的大救星?夏尔,你一定要记住,想要成大事就不能只顾着名誉,只要成功登顶,名誉自然会随之而。”特雷维尔侯爵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不过,在这件事上,你的想法恐怕是对的——你不能参与一场对你没有任何好处的内乱当中。那位先生不是已经说过了吗?不要去弄脏自己的手,让那些人替你办完,然后站出去收拾残局!”

他自然也是知道路易-波拿巴对迪利埃翁伯爵的那次拜访,和他提供的建议的。

【指1795年时,效忠于督政府的拿破仑率领军队镇压巴黎市民的暴乱。】

听到了他的断言之后,夏尔同样也松了一口气。

“不过,既然你已经有了自己的意见了,为什么还要过找我呢?”侯爵又问了一句,然后他马上给出了答案,“恐怕你是闹不准我那位兄弟的意思吧?”

“是的。”夏尔马上回答,“我想,既然他这样安排,他恐怕确实是有些深意吧……”

“你说得没错。”侯爵突然笑了出,表情略微有些怪异,“他的意思很简单,就是叫你跟着夏洛特的意见走……”

“嗯?”夏尔有些惊奇了。

“夏尔,听夏洛特的话吧,加入自卫军。”老侯爵突然伸出了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起我还有些期待呢,真想早点看见我孙子穿军服的模样,一定会比当年的我还要帅气些吧,哈哈哈哈!”

夏尔更加惊奇了。“您……您刚才不是在说,不要参与到这种事当中吗?”

“还没有想明白吗?”侯爵仍旧笑着,“夏尔,是你自己弄混了。加入到自卫军里面,和参与到对暴民们的镇压,是两回事……而我的哥哥,只是打算让你做到前者而已。”

看着侯爵颇为莫测高深的话,夏尔先是呆了片刻,然后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

“也就是说,他是希望我先加入其中捞好处,而到了那时候却不参与动手?”

“对的,就是这样,这也正是他让夏洛特过跟你提这事儿的原因。”侯爵点了点头。“你可以趁这个机会多捞些好处,顺便好好结交一下那些对你有用的人……”

夏尔终于恍然大悟,然后,他又有些迟疑地看着自己的爷爷。

“听上去倒是可行,但是,波拿巴先生那边……他会不会有什么不满呢?”

“不满?不会的,夏尔。”侯爵又摇了摇头,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你当然要去跟他咨询一下意见了,难道还能不声不响地自行其是?但是,不用担心,我可以向你保证,他一定会欣然同意的——有这样难得的好机会,可以让他去渗透和掌握一支武装,难道他会拒绝吗?”

“原如此!”夏尔低声叹了一句。

“所以你肯定能想得到吧?最近的国民自卫军里面有大量的职位空缺,急需人手填补……”他想起了夏洛特刚才的这句话,然后弄清楚了特雷维尔公爵的真实意思。

不管以后会多么希望将国民自卫军铲除一空,路易-波拿巴至少现在是不会介意自己先掌握一部分这样的工具的。而协助他的特雷维尔家族,肯定会让他记功一笔吧?

想到这里之后,他轻轻一拍手,显得有些兴奋。

“原是这样!那位先生真是的,想要这么安排也不跟我说一声!”

“也许是想给你惊喜吧。”侯爵若有深意地回答,然后又拍了拍夏尔肩膀。“好吧,年轻人,现在你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嗯,知道了,谢谢您!”夏尔连忙致谢,然后马上告辞,准备向夏洛特告知自己的决定。

然而,当他走到客厅时,那里已经没有夏洛特的踪影了。

怎么回事?

他连忙转头看向仆人。

“特雷维尔小姐去小会客室了……”仆人一脸的歉意,“抱歉先生,我阻止不了她……”

混蛋!

熊熊怒火,突然在他心头燃起。(未完待续。。)

★百 度 搜 索 ,免 费 阅 读 万 本 小 说 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