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二十五章 拿汉三(2)

第二十五章 拿汉三(2)


                当夏尔和卡里昂等人登上船的时候,之前和他对视了一眼的路易-波拿巴仍旧在眺望着远方的天空和大陆。

等到他们一一都登上了加班之后,这位未的帝国皇帝才收回了自己的视线,慢慢转身过,看着这些追随了波拿巴家族多年的人们。

甲板中间的,是那些簇拥而的支持者;站在舰艏的,是这些人多年矢志效忠的主君。

仿佛是得到了什么命令似的,在走到甲板的中间后,这些支持者们在路易-波拿巴的身前停下了脚步。

然后,隔着短短的距离,他们互相对视着,一切都是那样的凝重,仿佛时光都已经被凝固在其中。

在这令人万分感慨的气氛下,人人都心绪万端,

大家就这样互相凝视着,长久的沉默让气氛变得更加凝重和肃穆。尽管这很明显有些失礼,但是一时间竟然没有人能说出话。

路易-波拿巴同样也在看着对面的这群人,他的心头间同样百感交集。

是的,就是这样一群人,多少年不畏艰险不计代价,孜孜不倦地为波拿巴家族帝国的复兴而奋斗着;就是这样一群人,多少年赴汤蹈火,只因为他的名字便对他付诸以忠诚。

尽管他们肯定都有各自其他的盘算和诉求,但是能够将这种奋斗坚持几十年,在帝国崩塌,波拿巴家族全部被放逐,一切为黑暗所吞噬的时光中。他们没有背叛;在路易-波拿巴几次发动兵变,却因为各种原因而宣告失败之后。他们仍旧没有背弃波拿巴家族。在最艰难最黑暗的时候都不离不弃,那还有什么可苛求的呢?!

是的,这就是我要夺回帝国所必须依赖的人们,这就是我需要回报的人们。他在心里默默念了一句。

然后,在十几道目光的注视下,在他背后的朝阳已经漂浮到海面之上,给天边带道道霞光的时候,他终于开口了。

这一生开始以。夏尔第一次听到了这位未的法兰西帝国皇帝的声音。

“太阳重新出了,一切顺利。我回了。”他的语气虽然刻意想要显得平静,却仍旧掩饰不住心头间的那一丝激动。“先生们,我回带领你们夺回整个帝国了!”

他的声音,果然如同卡里昂所说的那样,有着极大的口音。但是其中饱含的感慨的深情,又有谁能够感受不到?

他的话。最终打碎了甲板上凝重之极的气氛。

每个人都忍不住心潮澎湃——不只是因为这个人,不只是因为这句话,更是因为多年的夙愿和期盼。天晓得这群人这些年到底等这个时刻等了多久?

“帝国万岁!帝国万岁!”这群过迎接的人,几乎同时将这个口号又高喊了出。欢呼声几乎直冲霄。此情此景,就连夏尔本人,心中都有些感慨万分。

在夏尔等人再次打算行礼的时候。路易-波拿巴突然轻轻挥了挥手,示意他们不要太过于拘泥于繁文缛节。

然后,他慢慢地朝夏尔等人过。即使在随着波浪而摇晃的船上面,他的脚步也没有任何蹒跚。

很快,他走到了众人的面前。

接着。他伸出手,同卡里昂握住了手。

“雅克。这么多年真是辛苦你了。”他温声勉励了一句,“我们知道你的才干多年给我们带了多少帮助,我们也绝对信任你!”

卡里昂的嘴哆哆嗦嗦着,几乎说不出话了。他只是一个劲地握着路易-波拿巴的手,脸上热泪盈眶——虽然其中定有夸张的表现,但是倒也不乏货真价实的激动。

然后,路易波拿巴走到了夏尔面前,然后同样伸出了自己的手,夏尔也伸出了自己的双手握住,他的脸上充满了年轻人见到偶像的时候所特有的那种激动,这种对情绪和表情的控制,是每一个有志于政治家道路的青年人所应必需的,夏尔自然也精学了许久。

“你就是夏尔吧?”他先是问了一句,然后又马上微笑着自己回答,“肯定是的。这么年轻,又这么聪明,除了特雷维尔侯爵的孙子还会有谁呢?”

他的手在微微颤抖着,口中说出的话也断断续续,在他的刻意压抑下甚至还带上了一点点和卡里昂差不多的哭腔。

“先生……先生……您总算……总算回了啊!我们都……我们都等了太久了!”

不管是不是真心,一个年轻人在面见自己表现出如此的激动,总是会让任何人都免不了心里有些开心的。

“年轻人……很好,干得很不错,我们都知道。”他又笑了笑,眼中满是长辈对青年人的期许,然后,似乎在勉励似的,握住夏尔的手又加重了一些力道。“很好。不愧是皇帝忠诚的老战士特雷维尔侯爵的孙子!对得起这个姓氏!”

“谢谢!”在这种程度的夸赞之下,夏尔连忙低头致谢。

“不用谢,这是你应得的夸奖。”路易-波拿巴轻轻摇了摇头,然后突然用左手重重拍了拍了夏尔的肩膀一下。

“继续努力吧,年轻人,我们未还有得是机会,还有的是地方需要你大展身手!未终究是你们的,好好干吧!”

接着,他暂时抛下了夏尔,继续和其他人一一握手勉励起。

这一句话,又有多少人知道,在未,在第二帝国和欧洲当中,它能够成为怎样的谶语呢?!

………………

在令人感慨的初次见面结束之后,一辆辆马车沿着大路从港口向巴黎疾驰而去。

在这一支小小的车队里,最大、最华丽的一辆四驾马车处于最当中的位置。上面还刻着波拿巴家族的家纹。不用说,波拿巴派的主君、波拿巴家族的王位觊觎者路易-波拿巴。未的共和国总统和帝国皇帝,此刻正身处其中。

按照原本的预定,卡里昂也坐在里面,准备和他呈报最近的形势和计划。而出乎许多人意料的是,在他的特意要求下,夏尔也得以坐到了他的对面。

此时,似乎是因为旅途劳累的关系,路易-波拿巴看上去有些疲劳。面色也有些苍白。

“先生,要不您先休息一下吧?”坐在他旁边的卡里昂有些担心地建议了一句。

“不,时间可不等人,直接说吧。”路易-波拿巴直接回绝了他的提议,然后勉强打起了精神,做了个手势表示自己的无妨。

刚才在船上的肃穆和沉稳,此时已经被冷静所取代。他时而看向窗外,好像想要看看这个他一直想要揽在怀里的国家究竟长什么样;时而又看向车厢内,精明犀利的目光不时从两人身边闪过。

“好的。”卡里昂连忙点了点头,遵从了对方的吩咐。

接着他将最近的形势汇报了一通,其中的重点,自然是各方派别最新的动向。和波拿巴党人对抗德-拉马丁驱逐路易-波拿巴图谋的努力和结果。

路易-波拿巴静静地听着卡里昂的汇报,偶尔才插言询问细节;而夏尔自然明白自己此刻的位置,于是同样不发一言,同样静静地听着。一时间车厢里只回荡着卡里昂沉静沙哑的汇报声。

在卡里昂简短的汇报结束后,路易-波拿巴这才重新开口。

“也就是说。德-拉马丁先生所造成的风险,已经被排除了?”

在这个私密的空间当中。他的话言简意赅,语气也十分冷静,再也没有刚才在甲板上的高昂和虚夸。

“应该是这样的,”卡里昂点了点头,“据我们在政府内部的关系透露说,德-拉马丁先生已经放弃了他的这个愚蠢的想法。”

“很好。”听到他的这个回答之后,路易-波拿巴似乎放松了不少。“这样就让人放心多了。”

接着,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将视线转到了对面的夏尔身上,目光里有些感激。

“夏尔,谢谢你,你的报告让我们排除了一个大麻烦。”

“这是我应该做的。”夏尔这才说出了自己的第一句话。

“虽然现在我已经回了,但是,很多地方我还需要花时间弄明白,而且仍旧需要你们的协助。”他的视线再次从两个人身上扫过,“所以,我希望你们尽可以在我面前畅所欲言,我们必须依靠你们才能实现自己的目标,你们不用忌讳什么。”

两个人连忙同时应了下,大表忠心。

“对于选举的事,我已经有了筹划。”在又谈了一会儿之后,路易-波拿巴重新开了口。“这次选举我不想亲身参与,我希望先在台下静静观察一段时间……”

“那由谁?”卡里昂连忙问。“我认为必须在这段时间里打出波拿巴家族的旗号才好。”

“是的,所以我的堂弟和表兄们将会出马,去参与选举。”路易-波拿巴低声回答,接着,他继续解释,“约瑟夫、皮埃尔和吕西安他们,之后会跟过,我打算让他们去竞选议员。你们要尽力去协助他们,明白了吗?”

【指除了约瑟夫以外,其他两个人分别是指皮埃尔-波拿巴(1815-1881),是拿破仑皇帝的弟弟吕西安和他第二任妻子所生的儿子,和吕西安的直系子孙不同,他选择继续追随波拿巴家族的事业。第二帝国时代被封亲王。

吕西安-缪拉(1803-1878),是拿破仑皇帝的妹妹卡洛琳娜和法国元帅、那不勒斯王缪拉的儿子,第二帝国时代被封亲王。】

卡里昂和夏尔静静地听着,然后点头表示自己已经听明白了。

“时间宝贵,我们一步也不能踏错,否则我们就会白白浪费这最好的机会。你们都是自己人,所以我大可以开诚布公。对我们说,错误比罪行更加可怕,不是吗?大家继续努力吧!”

★百 度 搜 索 ,免 费 阅 读 万 本 小 说 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