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二十八章 识破与质问

第二十八章 识破与质问


                不得不说,迪利埃翁伯爵不愧是积年的政客和官僚,很多其他人看得懵懵懂懂只能猜出个轮廓的现象,被他几句话一点,就完全通透了,甚至简单直白到让人感觉可怕。

而且,似乎是为了刻意讨几位访客的欢心似的,这位年迈的前掌玺大臣打起了十足的精神,说得十分详细也十分诚恳——至少能够让人感觉到他是真正为自己考虑过的。

正如大家常说的那样,任何人都可以鄙视这家人的人品,但是没有任何人可以小看这家人的智力。

在和老伯爵交谈了一阵子之后,路易-波拿巴的态度明显比之前刚时热络了许多,看上去应该是非常满意于此次拜访的收获——而这也正是这家人的目的。

在宾主两方的热切交流之下,天色渐渐暗了下,于是迪利埃翁家族顺理成章地就邀请它的客人们留下吃顿晚宴,而路易-波拿巴和夏尔等人自然满口答应了。

早有准备的主人家,很快就让客人们享受起了精致的晚宴,而老伯爵因为身体原因,就留在自己的书房中休息,不再参加晚宴。

在餐桌上,盛装打扮的迪利埃翁子爵夫人不停地和路易-波拿巴攀谈着,一边聊着他早年在意大利的经历。

而显然路易-波拿巴心情也非常好,在席间他甚至还讲了几个年轻时在当地听到的笑话。

诚然,路易-波拿巴的口音十分重。甚至于讲的笑话也一点都不好笑——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又有谁会不识趣地不笑出呢?

正当夏尔也在凑趣给路易-波拿巴捧场的时候,他突然感到有些异样。不动声色之间,他轻轻移动了视线,然后就发现了异样感的源。

原,迪利埃翁府上的二小姐玛蒂尔达,正看着他。在黄白色的烛光下,她隐藏镜片后的眼神闪烁不定。

发现夏尔已经注意到自己的视线之后,玛蒂尔达轻轻移动餐刀。手上做出了一个手势,好像是在说“我有话想跟您谈谈,您现在方便吗?”。

夏尔连忙轻轻点了点头。

看到夏尔答应了之后,玛蒂尔达脸上闪过了一道喜色,然后马上移开了视线。

接着,再又用了一会儿餐之后,玛蒂尔达跟旁边的母亲小声说了句话。然后就悄然离席。

为什么她要这么做呢?夏尔心头闪过了一丝疑惑,不过很快他就抛下了这些疑惑,打算等会自己去找她问个清楚。

夏尔继续待了一会儿,然后乘着下一道菜上菜的空档对旁边告了一声歉。

在听到了夏尔小声的告歉之后,路易-波拿巴轻轻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而卡里昂则递过了一个意味复杂的眼神。脸上也似笑非笑的。

顾不得思考他们在想什么,带着一丝尴尬的夏尔,悄然离开了餐桌。

在夏尔走出餐厅时,餐桌边的对话仍在继续,主人夫妇和夏尔的两位同党仍旧在谈笑风生。仿佛没有人注意到这一对年轻人的突然离开一样。真是上流社会的好礼仪。

………………

“特雷维尔先生,您终于出了。”在夏尔走出了餐厅之后。玛蒂尔达马上跟他打了个招呼,这还是夏尔今天第一次听她开口说话。

看上去,她的情绪似乎是松下了不少。

“迪利埃翁小姐,您怎么了?”在好奇之下,夏尔低声问了一句。“找我有什么事吗?”

玛蒂尔达的表情有些古怪,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然后,在扶了扶眼镜之后,她似乎重新定下了精神,恢复到平常那种近乎于冷漠的镇定。

“特雷维尔先生,不介意和我出去散散步吧?”她微笑着问了一句。

“我的荣幸。”夏尔马上回答。

然后,两个人就这样并排着走出了宅邸。

就这样,沿着青草环绕的小道,他们走到了种满了白杨树和大枫树的前庭。浓荫遮蔽了宅邸之内传过的喧嚣,四周只剩下了风吹过期间的沙沙声。

夏尔自酌这里应该是地方了——如果对方真的要跟自己讲什么隐秘的话。

“啊……”还没等他再开口询问,玛蒂尔达突然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长叹了出,“每次一这里,我就感到轻松好多啊!刚才可真是憋闷死我了,特雷维尔先生!”

“我也感到轻松了不少。”夏尔忍不住笑了出,低声回答。

“真佩服你们,整天那样也不觉得累……”玛蒂尔达又叹了一口气,然后小声咕哝了一句,“我还是喜欢像原那样,呆在画室里。”

“您可以继续这样做的啊,难道还有人会拦着您吗?”夏尔有些奇怪。

“不,不行。”玛蒂尔达轻轻摇了摇头,眼中闪过了一丝失落,“在迪利埃翁家族如今的危急关头,我不能置身事外。爸爸不能让人放心,乔治也还小……特雷维尔先生,我想您应该是能够理解我,我怎么能够背弃我的家族呢?”

听到对方的反问之后,夏尔沉默了。因为他确实很能够理解对方的想法。

“哦,真是抱歉……”玛蒂尔达带着歉意笑了笑,很快就收敛回了自己之前有些低落的情绪,重新恢复了平静。“特雷维尔先生,今天我这么唐突地叫您出,是有些重要的事想要问您。”

夏尔仍旧沉默着,等待着对方的下文。

玛蒂尔达略微抬起了头,紧紧地盯着夏尔,她鼻梁上的水晶镜片,忠实地闪烁着远处的灯光,让她的视线更带上了一丝凌厉。

“特雷维尔先生,德-莱奥朗侯爵小姐现在是不是住在您家里,和您的妹妹做女伴?”

“是的,目前确实如此。”夏尔马上回答,语气仍旧十分平静,“德-莱奥朗小姐想要做芙兰的女伴,我答应了,就是这样。您对这件事不能接受吗?”

“原如此……”玛蒂尔达轻轻点了点头,小声说了句,好像对情况有了些了然。

然后,她又重新抬头看着夏尔,“特雷维尔先生,您不要误解我了,我对玛丽的这个决定没有任何意见,只要是她自己做出的决定,我就无权干涉她……”

“那您为什么……”夏尔更加疑惑了。

“我之所以今天这么唐突地问您,是因为……”玛蒂尔达停顿了一下,仿佛是在思考措辞,“是因为我最近听到了一些传言,一些有关于玛丽的传言……”

夏尔马上明白了,但是他表明上仍旧不动声色。

“什么传言呢?”

“我听说,玛丽最近经常到我们其他同学那里去拜访,”玛蒂尔达说出了自己听到的传言,果然如夏尔所料。“她在拜访的时候,好像经常暗示自己认识人,可以大量收购那些债券……”

说到这里,玛蒂尔达停下了。

空气重新流动起,四周似乎开始变得有些冷意。

两个人的视线交汇了,一个冷静,一个冷峻。

“所以呢?”夏尔开口询问,不过他的声音里,已经没有了刚开始时的轻松随意,而多了几分凝重。“她有跟您说过这事儿吗?”

“她倒是没有跟我说……”玛蒂尔达摇了摇头,“我是从没人那里听说的,后我写信给她,她也只是含糊其辞地回了信,而且最近很忙也没办法直接去问……”

她倒是没跑到玛蒂尔达家里也表演一番,脑子真是够灵光的!一眼就能掂量出每个人的分量!夏尔在心里又忍不住赞了那位侯爵小姐一句。

“好吧,也许她确实是在干这事儿,那又怎么了?”夏尔继续试探了一句。

“那么,综合以上情况,特雷维尔先生,我可不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不知不觉中,她凑得离夏尔更近了,“她的行动,是受您指使的?在大量收购那些存款券的,是不是您本人?”

夏尔微微皱了皱眉头,但是玛蒂尔达仍旧没有移开视线。

“特雷维尔先生,虽然我十分期待您能直接跟我说实话,但是您也可以否认,或者用其他理由搪塞我……”玛蒂尔达即使说了下去,“但是,如果您想骗我,我希望您能够给出一个尽量让我信服的借口,否则您就会失去我对您的尊敬了——我并不反感欺骗,但是那必须是高明的欺骗。”

个子比他矮了一个头的少女,毫不畏缩地盯着夏尔。她那镜片上的反光好像在大声说:想要骗过我就尽管试试吧!

此情此景,让夏尔心里蓦地一紧。

这个时候说谎还有什么意义呢?

没有必要了。

“好吧,您赢了。”夏尔轻轻耸了耸肩,干脆地承认了下,“指使她这么做的是我,但是我可以向您保证,我绝对没有强迫她,这一切都是她自愿干得——而且,我也本着合作精神,答应给她应给的报酬。所以,您看,我和她是良好的合作关系,绝对没有任何不道德的因素存在……也许您不相信,但是这是真的。”

说完之后,他摊开了手,坦诚地看着玛蒂尔达。

少女凭借自己的智慧,和一点点直觉,断定对面的青年所说的是真话。

“我相信。所以,我还有一件事想要问您……”

★百 度 搜 索 ,免 费 阅 读 万 本 小 说 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