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二十二章 失落与合作

第二十二章 失落与合作


                【继续致谢书友白河愁博士……】

在莱奥朗侯爵小姐暗地里的帮助之下,满面黑线的夏尔总算勉强将芙兰给糊弄了下去,让她重新恢复了平静,也接受了夏尔的解释——至少看起是如此。

“我现在还有不少事要办,那你先看看画册吧,希望父亲的作品能够对你之后的练习有所帮助……”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夏尔,连忙提出了告辞。

而出乎于他意料的是,芙兰庄重地向兄长行了一礼,口吻也无比的郑重。

“先生,谢谢您的礼物,我会一定会报偿您一直以对我的照顾的……”

“对我就不用说什么报答了。”夏尔的神情倒和一直以一样轻松,还是用那种开玩笑似的语气回答,“好好开心就行了……”

“不,”芙兰摇了摇头,手里仍然紧紧地握着那本画册,“哥哥,我已经长大了,我不能再将您对我的照顾看作是理所当然……我必须作出一些力所能及的报答……”

从她的语气看,这次是十分认真的。

嗯?这妞今天是怎么了?

夏尔有些不解,然后他瞟了一眼旁边的莱奥朗侯爵小姐,试图从她那里得到一些情报。

而侯爵小姐却也是莫名其妙的样子,眨了眨眼睛示意自己也闹不清楚。

芙兰不再说话,一直仰着头看着夏尔。

“好吧……我等着您的报答。”在妹妹的眼光之下,夏尔最终还是笑着点点头,认可了她的提议,“那您打算怎么报答我呢?。”

“我……我想要自己学会处理家计,到时候为您处理家计事务。”芙兰迟疑着回答。好像生怕夏尔不答应似的,“我还可以为您写写信,处理一下文件……这么多年我不是一直在为您回信吗?您现在好像越越忙,可是我完全不知道您到底在干什么,再这样下去……我感觉我越越疏远您了!难道您希望这种事发生吗?”

听到这个要求之后。夏尔不禁微微皱了皱眉。

他完全不想答应。

倒不是因为担心保密,而是因为担心把最真实的自己暴露在妹妹面前。

一直以他都是这样,完全不敢让芙兰知道她的哥哥到底都干了些什么。他从不怕任何人骂他坏蛋,因为他本就是个坏蛋,但是他却绝不愿意妹妹知道这一点——也许这看上去有些可笑,然而却真的是他的内心想法。

“您不肯吗?”芙兰看出了夏尔的迟疑。有些担心地看着夏尔。

“哦,这种事以后再说吧……你先跟爷爷和管家他们问问,学会怎么处理家计事务再说。没准儿以后我们每天的花销就要靠你掌管了呢!”夏尔勉强地笑着,用力揉了揉她的头发,“你有这份儿心,就很让我感动了。谢谢你。”

接着,不等芙兰回答,夏尔直接跟侯爵小姐使了个眼色,示意她跟自己一起出去一下。

“不说了,你先看看画册吧,我们晚餐再聊!”

接着,他转身。走出了房间。而玛丽也心领神会,捏了捏芙兰的手表示安慰之后,就快步离开了她的房间。

就这样,房间里只剩下芙兰一个人拿着画册,呆呆地站在原的地方。似乎是生平第一次,她感受到了和哥哥的疏远。

她低垂着头,脸上看不出喜和怒。

………………

对妹妹的情绪毫无所觉的夏尔,带着莱奥朗侯爵小姐到了侯爵府邸的会客室当中。一路上,随着不紧不慢的脚步声,他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胸中的温情也逐渐被惯常的冷静和漠然所取代——他再一次成为了往常的他。

夏尔走到棋盘边坐了下,然后示意对方坐到自己的对面,宛如过去有空时教对方下棋的场景一样。

然而,此时的侯爵小姐已经与过去的样子大不相同。她在得到了夏尔的示意之后,从容地落座了下。神态镇定自若,再也没有了以前那种一贯在他面前摆出那种刻意为之的迷茫和哀愁。

“看样子您似乎真的成绩不错?”感受到了对方的镇定和信心满满之后,夏尔不由得问了一句。怀着刚才对这位侯爵小姐的感激,他的态度比上次两人独处时要和缓了许多。

“是的,特雷维尔先生,我想应该能够让您满意。”侯爵小姐轻轻点了点头,然后直接回答。她的语气沉着而且镇定,目光也十分坚定,一直在看着夏尔,“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您当时的意思是,您希望大量而且低价地收购别人手中的债券,对吗?”

“是的,您可以这样理解。”夏尔温声回答。

“先生,这代表着您手上有很多现金?”玛丽又问了一句。

“是的,也没错。”

“大概有多少?”

夏尔被她的这个问题弄得皱了皱眉,不过他还是冷静地回答。“我想应该是足够了。”

“如果总数大概有一两百万呢?都已经说好了,只等您去最后敲定和付款了,您看这个数目您能够吃进吗?”玛丽小心地看着夏尔,低声问。

“会有这么多吗?”夏尔吃了一惊,对对方的业绩感到有些难以置信,“那他们打算接受多少折扣?”

“因为现在局势动荡的关系,现在那些存款债券的价格一再下跌,而且抛售的人也越越多了,因为很多人家都面临着资金周转的困难……所以现在,这些债券在交易所的价格还在一天天降,想大卖一笔现在都没人肯接下呢。”玛丽低声回答。“我见到的那些人当中,有些人肯以六七折的价格出售,有些人甚至看上去现在的心理价位更低,还有更进一步压价的空间……”

“很好。”听到了她的汇报之后,夏尔点了点头以示赞许。“如果您所说的都是真的,我对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能达成如此的业绩,表示由衷的赞赏和钦佩。”

“当然是真的,我怎么会欺骗您呢?”玛丽笑了笑,又补充了一句。“我怎么骗得过您呢!”

“这个我当然知道。”夏尔理所当然地回答,“但是就算如此,以您的情况去完成这些工作,仍旧十分不容易,毕竟您是……”

“就算是女孩子那又怎么样?我还不是办到了。”玛丽突然打断了他的话,“特雷维尔先生。您不要小看我们,我们比您想象中聪明得多。”

“我已经感受到了。”在事实面前,夏尔同意了她的说法,然后他又有些狐疑地看着对方一眼,“如果您不介意的话,能否告诉一下我您是怎么办到这些的呢?德-莱奥朗小姐。我真的有些好奇。”

“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是去问了熟人而已……”玛丽的表情有些困窘,好像有些不好意思似的,“您也知道,我又不方便抛头露面整天在大街上乱跑,所以只好去找我的那些同学去一一登门拜访,问一问平安……”

“就像那天我们一家?”夏尔插了一句话。语气里略微有些嘲弄。

“您当时不是说好了以后不提这件事的吗?”侯爵小姐略微抗议地看了夏尔一眼。

“好吧,好吧,我只是随口开个玩笑而已,请您不要介意。继续说下去吧,我等着听呢。”夏尔笑了笑,摆了摆手。

“其实也没说什么啊……就是和那些同学一个个问了好,然后说起了目前的近况。倒是不出我所料,她们各家现在都麻烦缠身呢……”侯爵小姐微微叹了口气,“所以我也告诉她们,我最近也遭了灾。好不容易才找到肯收购这些债券的人……然后水到渠成的,很快就有人问我那人是谁,甚至还有家长问我呢!都不用我再多说什么了,他们很快就想跟我问个一五一十……”

“您至少知道怎样去找目标客户群,这一点非常好。而且也有足够的聪明,知道该怎么让人上钩。”夏尔突然恭维了侯爵小姐一句,虽然对方并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不过,我想您当然不至于直接说我的名字吧?”

“那当然不会。”侯爵小姐连忙回答,“我跟他们说收购人因为安全的关系,并没有跟我透露自己的身份,我只能勉强去传传消息而已……”

“很好,非常好。”夏尔又赞许了一句。“那我们还等什么呢?接下继续干吧。”

“我们?”侯爵小姐听到了这个词,“您的意思是您已经认可我了?”

“我当然希望有才能的人为自己工作。”夏尔点了点头,然后伸出了自己的手。

侯爵小姐连忙也伸出了自己的手,任由夏尔握住了。

在夏尔的端详之下,她似乎看上去有些娇羞,然而夏尔却好像毫无所觉。

片刻之后,夏尔才重新开口。

“如果方便的话,您能再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请说吧。”

“您为什么要这样热心地帮助我们呢?仅仅是为了报恩吗?”夏尔仍旧十分冷静地看着对方,“还是为了别的什么。请如实回答我好吗?”

“如果我回答说是为了报恩呢?”侯爵小姐笑着回答。

“抱歉,我不信。”

“那好吧……”玛丽叹了口气,然后将视线转移到了窗外,“在被父母扔进修道远的时候我就明白了,在这个世上我孤立无援,只有金钱才能救我出去——后不正是如此吗?这社会道德和舆论不值一提,财产才是金科玉律。所以出以后我考虑了很久,现在如果想要保住甚至扩大财产,我只能依靠您了……”

“这句话我爱听。”夏尔笑了笑,“您看两个点怎么样?”

ps:总算赶上了时间,本日三更完成……

再次感谢大家……

★百 度 搜 索 ,免 费 阅 读 万 本 小 说 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