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二十一章 蒙混过关?

第二十一章 蒙混过关?


                【再度向书友白河愁博士致谢。】

在拜访了几户当地人家的庄园、完成了礼节所需之后,特雷维尔家的两个年轻人就踏上了回家的旅途。

“夏尔,这儿的人挺热情好客啊,外省人就是这点比较好。要不是还有别的事,我还真想再在这边多玩玩呢!”在车厢当中,饱览着道路四周的春日景色,夏洛特脸上一直带着笑容,依偎在夏尔身旁。

夏洛特是十分尽兴的,因为她既一偿多年夙愿、对那些占了她家地的暴民狠狠出了一口恶气,收复了自己庄园的全部土地;又和自己喜欢的人好好在乡间玩了一番。

“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做,当然不能老是呆在这里了。”夏尔低声随口回答了一句,视线还是没有从他手中的画册离开。

在各处拜访的过程当中,如同夏尔所预料甚至所期待的那样,“特雷维尔公爵一家将暴民统统赶跑了”的消息,已经传遍了附近的十里八乡。虽然他们所见的那些贵族们是以赞赏和敬佩的语气讲起这件事的,但是夏尔可以想象得到,夏洛特的这番“壮举”,已经在多大程度上造成了当地农民们的恐慌。

如果农民们和过去一样毫无政治权力,这倒也没什么。可是现在,托革命和共和国宪法的福,他们都有了选票——于是这种恐慌能够带多大后果,在几个月后将会被展现得淋漓尽致。

他在期待着。

而他手中的这本画册,则是这趟远门的另一个小收获了——虽然不知道卡迪央王妃是出于什么目的将这么贵重的画册送给自己,但是一想到之后转送给芙兰的话她肯定会喜欢,夏尔也就没有任何犹豫地答应了下。

好几个小时的路上,因为闲得没事做。他就随手拿出了这本画册出翻阅了起。

不仅是在欣赏着画中的美妇人,他同时也在思索着一些事。

从画中人——也就是王妃——的年纪,和画上面的落款题词看,这应该是自己这一世的父亲,埃德加-德-特雷维尔在年轻时的作品。而且是在结婚之前。

从王妃的语气和画中的神态看,他当年应该是和王妃有过超出一般的关系。

一下子,脑海中原本简单的“此世的父亲”这一符号,就被“才华横溢的画家、也许还风流不羁,有过不少浪漫史”这一新印象所覆盖掉了,夏尔这时才惊觉。自己对父辈的事情的了解有多么少,不管是父母还是其他人。

他究竟是怎么样的人呢?夏尔在心底里不禁产生了一丝好奇。

就在他陷入沉思的时候,他胳膊突然传了一阵剧痛,让他脑子重新变得清醒了起。

“夏尔,这些画好看吗?”夏洛特的手还放在他的手臂上,语气倒是十分平淡。但是其中的怒意任谁都感觉都到,“你好像看得很入神呢?”

好吧,在一个女孩子依偎在你身上的时候,聚精会神地看一本画册(还是别的女性的肖像画!),确实是一件非常无礼的事情……

“啊,抱歉!”夏尔忍住了手臂上的痛,讨好地朝夏洛特笑了笑。“我只是想到了一些别的事而已,我父亲的事。”

“是这样吗?”夏洛特略带嘲讽地笑了笑,“那么你就把这本画册送给我吧,我也觉得这些画很不错呢,而且还是你父亲原本的作品。”

“那不行,”夏尔马上拒绝了她的要求,“这可是王妃指明了要送给芙兰的,我没有权利转送。”

听到这句话之后,夏洛特的眼睛瞬时变得有些昏暗起,仿佛蒙上了一层灰雾。

“又是妹妹……”她小声嘀咕了一句。

不过。她还记得夏尔说起那句“我不许你在我面前说她的坏话!”时的严肃样子,因而也不敢在这个话题上继续纠缠下去。

恼恨之下,她伸出双手,不管不顾地拧了起。“你真是讨厌!”

“喂!你这是在干什么!”夏尔一边低声喝止,一边连忙挣扎起。但是又不敢太用力,于是两个人就这样纠缠了起。

他们的打闹声,很快就达到了连前面的车夫都能听到的程度。但是良好的职业素养,让车夫对一切都好似浑然不觉。

就这样,两个年轻人,在不停的打闹当中继续着返家的归途。

………………

等到夏尔回到家中的时候,时间已经是傍晚时分了。一回到家之后,他拿着画册,径直地走向了芙兰的房间。

而他的妹妹,此刻正在和她的女伴莱奥朗侯爵小姐聊着天,一听到夏尔的声音之后,她惊喜地跳了起,然后跑过去给兄长开了门,将他带了进。

“先生,您可终于回了啊?”她表面上冷淡的神情的深处带着一丝喜色,“玛丽可等了您很久了呢……”

“等我很久了?什么事?”夏尔狐疑地看了看正坐在芙兰床上的侯爵小姐一眼,然后先不管她,微笑着将藏在背后的画册拿了出,脸上也故意摆出一副严肃的样子。“特雷维尔小姐,我正好也有事找您……”

“什么啊?”芙兰有些惊奇地看着兄长,然后伸手接过了他递过的画册。

“哇!真不错啊!”她惊呼了一声,然后一张张翻了下去,然后抬起头看着夏尔,“这是谁画的?”

“您肯定想不到……”夏尔有意顿了顿,卖了个关子,“这是我们的父亲,这是他年轻时的作品。”

芙兰惊呼了一声,然后将画册骤然合上,一把攥入了怀中。

“这是……这真的是……是爸爸的作品吗?”在震惊和喜悦之下,她的声音都有些变调了,只是她自己没有感觉到。

“是的。”夏尔点了点头,然后解释了起,“嗯。就是父亲的作品。我这次出去,顺便还是父亲的一位老朋友那里去拜访而一次——嗯,就是画中的这位女士,当然她现在已经老多了——她听说你很有绘画天赋之后,就提出要将这幅画册送给你以示鼓励……”

“替我谢谢那位女士。哥哥……”芙兰笑了起,眼睛里却含着泪花,“也谢谢你……”

她拿着画册,扑到了夏尔怀中,以这种方式表达着对兄长的谢意。

“没什么,这只是顺便拿过的礼物而已。”夏尔微笑着。抚摸着芙兰的滑润的金色头发,“我就知道你会开心的。”

“嗯,我很开心,谢谢你!”芙兰仍旧将头埋在夏尔怀中,声音因此也变得有些闷起,“确实画得很好……我的才能。果然是和爸爸一脉相承的……”

只有夏尔能够理解芙兰为什么这么激动——从小到大,她心中最大的心结,就是母亲因自己的出生而死,和父亲因此离家出走一事。而从小就没有父母的芙兰,其实比谁都渴望得到一些父母的讯息。在这种情况下,得到了这本画册之后她又怎么可能不开心呢?

看到妹妹如此开心,夏尔也不禁在心里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真的谢谢你了。哥哥,这个礼物很好。好香啊……”芙兰又无意识地呢喃了一句,然后,她又重复了几遍,“好香啊……”

随着一遍遍的重复,声音变得越越低,也越越有些寒意,显然,她察觉到了什么特别情况。

还没等夏尔反应过,芙兰骤然抬起头。冷静地注视着自己的兄长,片刻之前的兴奋和激动此刻已经一扫而空。“哥哥,您今天身上好香啊!这是怎么回事?”

夏尔顿时僵住了,背后突然凭空冒出了冷汗。

香味儿?我的衣服上怎么会有香味儿?怎么回事?哪里的?我没用香水啊?

片刻之后,他灵光一闪。

他突然想起了。自己在回的途中,在马车车厢里和夏洛特的那一番打闹。衣服上的香味,如果有的话,肯定是在那时候沾上去的。

糟了糕!这下麻烦了!

夏洛特,你果然是故意的吗?不,你肯定故意的……!他不禁在心里哀叹了一句。

可是,如今已经不是追究夏洛特是否故意的时机了,现在最要紧的是跟芙兰解释一下,或者说蒙混一下这香味儿的源——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兄长的事情要跟妹妹解释,但是他总有一种如果乱说一气的话今天就要倒大霉的不祥预感。

“哦?你是说这个啊……这没什么……”他勉强自己继续笑着,不让自己露出半点的不自然,“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我跑到那位女士家里去拜访,后得到了这本画册。你猜怎么着?那位女士在接待我们的时候,还在自己调制花露!结果沾得我们一身的香气……哎,这些长辈们的脾气还真是古怪啊!不过虽然麻烦了点儿,总算还是拿到了画册。”

“真的吗?有这种事吗?”芙兰仍旧微微皱着眉头,显然还是有些不信。“哥哥,您不会骗我吧?”

“当然了,当然是真的!我怎么会骗你呢?”夏尔一脸的严肃正直。

抱歉,我这只是善意的欺骗而已,原谅哥哥吧!同时,他在心里暗暗说了一句。

芙兰仍旧在看着夏尔。

…………

“芙兰,怎么,你哥哥回了就把我给扔下啦?”也许是因为看出了情况有些不对,侯爵小姐适时地走了过,轻笑着看着两兄妹,不动声色地拉开了话题。“刚刚你们说到画册,能给我看看吗?”

然后,她又将视线集中在了夏尔身上。

“特雷维尔先生,我今天正想找您呢!您交代的债券的事,我已经为您办妥很多了!”

好样的!夏尔回给了她一道赞许的眼神。

就凭这份察言观色的本事,我也该收了你这个助手!

ps:第二更完成,今晚全速向三更挺进!o(n_n)o~

谢谢大家一直以的支持!

★百 度 搜 索 ,免 费 阅 读 万 本 小 说 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