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二十章 父亲的残迹

第二十章 父亲的残迹


                【首先,特此致谢书友白河愁博士,本书的第一位盟主……】

“特雷维尔先生,您的父亲现在还好吗?”

听到这句话之后,夏尔还没说什么,夏洛特的脸色就微不可查地变了一变。她有些着急地瞟了夏尔一眼,似乎是在担心这个问题惹他不高兴。

是的,正因为知道夏尔一家人的事情,所以为了不刺伤夏尔,她自小以就从不在夏尔面前提到他父母的事情——哪怕多年他们老是动不动就拌嘴吵架,她也从没有和他吵过这个问题。

而如今,这位王妃当着他的面就直接问了出,会不会让他很不开心呢?夏洛特在心中有些不安,顺便也对王妃有些暗自不满起。

不过,她这种担心其实是有些多余,夏尔本身并不觉得有什么尴尬的地方。

作为一个穿越者,他很难对这一世的父母产生真正视为父母的观感——在这一世的父母生下他的时候,年纪甚至还不如前世的他穿越时大。

当然,如果有了多年的相处,那自然可以培养出亲情,正如老侯爵和他的妹妹一样,他们都已经被他认同为了至亲。但是,这对夫妇一位早亡一位早早离家出走,根本没有给他留下什么印象——那么很自然的,他也就对所谓的父母没什么感觉了。之所以总是缄口不提,那也只是因为实在想不起多少印象,而且需要顾忌妹妹的观感而已。

“他很久之前就离开了家了,说是想要去散散心,结果后就再也没有听到他的消息了……直到今天。”夏尔以平静的语气回答,“如果您希望我给出他的近况的话。很抱歉我不知道。”

听到了他这句话之后,王妃眼睛骤然睁大了一些,好像听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一样。接着,她快速地眨了几下眼睛,以便遮断掉自己的视线。好像陷入到了某种思考当中。

过了一会儿之后,贵族们从小养成的掩饰内心情绪的习惯,让她重新恢复了原本的理智和平静。“啊,竟然是这样吗?”她略带歉意地笑了笑,“我在乡间幽居太久了,所以连这个消息也不知道。真是抱歉,太抱歉了……”

“没关系。”夏尔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并不介意。

接着,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王妃就陷入到了沉思当中。而原本就十分幽静的宅邸,这下更加变得沉寂起。

看到这种气氛。有些不太开心的夏洛特,就打算提出告辞了。

反正既然前拜访了一次,自己就已经尽到了礼仪,接下也没什么可以和这个已经过时了的外省老太太(虽然才五十多岁)谈的了。

“现在外面一定够乱的吧?”王妃突然开口问了一句,然后笑看着两个人,“虽然已经很久不问世事了,但是我儿子偶尔还会寄信给我……所以我倒也不是对外面全然无知。只是这倒好像是隔了一层纱窗。却总是看不太真切……我倒知道如今是个共和国啦,只是这个国家还没有恢复宁静吗?”

“没有,它还要再乱上一阵呢……”夏洛特连忙回答,然后隐蔽地横了夏尔一眼,“只有等它注定的君主回到国内,才有可能为这个国家恢复上帝所注定的秩序。”

“德-奥尔良先生倒是遭了报应了啊,只可怜了他的妹妹,那么好心的女士差点也得跟着他遭殃!好在就在那一天过世了,不用亲眼看见哥哥遭殃,也不用被驱逐出国!”王妃若有所思地感叹了一句。“当年她对我们这些年轻人可关照了!如果不是因为篡位的事,恐怕我们也会去参加她的葬礼吧……”

说完了之后,王妃轻轻叹了口气,好像是在感叹着什么。

“那位女士倒是见不到这一天了。”夏洛特冷淡地回答,她对奥尔良家族的任何一个人都没有好印象。“也算是她的运气吧!”

“您太过于在意旧怨了,特雷维尔小姐。对于已逝的人、对于已经失败的敌人,我们都应该留下一些尊重,哪怕是我们生死大敌。”王妃微微抬起了她戴着黑色丝绸的手套,优雅地交叠着放到了推上,这位贵妇曾有的魅力,也再次给了两人一些超越时空的投影,“没错,德-奥尔良先生曾经给我们和这个国家带了灾劫,但只有那些深知自己本身一钱不值的人,在垮台后才会怨天尤人,在德-奥尔良先生上台的时候,我们尽可以默然承受损失,承受着孤独和隐居。我们就算暂时离场,曾有的辉煌也将永远追随着我们。那场二十六年的大灾祸是如此,十八年的灾祸也是如此。您看,我们现在不是又已经在恢复公道了吗?”

1830年的七月革命和随之而的七月王朝,摧毁了许多受到王室扶持的贵族产业,也让许多贵族慢慢陷入到了濒临破产的境地——贵族们在有产业的情况之下,尚且经常入不敷出,那么在失去了一部分产业之后,其结局自然也不难想象。

不过,王妃当然不至于沦落到那种境地。虽然确实遭受了损失,但是她的离开更多的只是一种无声的抗议而已——在路易-菲利普当政之时,就是有这么多赫赫有名的旧贵族选择了以离开公众视线的方式选择了隐居。相比隐世十几年的王妃等人说,特雷维尔公爵的那种以赋闲在家作为抗议的贵族,还算是比较温和的了。

这种含而不露的批评让夏洛特更加不悦了,但是对长辈又必须要有必要的尊重,因而又无法还口。

“这样说,您是打算要结束隐居生活了吗?”出于一种礼貌,她转换了话题,“如果您到时到巴黎,请一定要赏光驾临我们家一趟……”

“虽然一切已经如我所愿了,但我倒已经习惯了现在的生活。恐怕没什么动力再跑出去了……说到底对一个将老的人说,这世上还有多少新鲜可瞧呢?”王妃仍旧微笑着,轻轻摇了摇头,使她的发卷也随之微微摆动起“不过您放心吧,如果我哪天到了巴黎。我自然会登门过拜访的。”

“那是我们的荣幸。”夏洛特随口应付了一句。

然后,王妃突然转头看向了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夏尔。

“年轻人,您一直默不作声的,是因为我们太过招待不周了吗?”

“哦,绝没有。”夏尔连忙笑着回答,“我只是不忍心打断两位女士的谈话而已。况且我也有很多事务要考虑……”

“难道在您眼里,特雷维尔小姐的魅力还不足以让您忘掉那些俗事吗?”王妃的笑容里突然带上了一些不符合年龄的狡黠和打趣,多年的阅历,让她一下子就看出了两个人真正的关系,甚至看出了哪一边更加主动。“那您可就太过于无情了啊……”

“您真是太爱开玩笑了!”夏洛特忍不住出言抱怨王妃了一句,然后暗地里掐了夏尔一把。

而夏尔只能苦笑了起。

看到这一对年轻人的这番互动。王妃忍不住笑出声了,是那种宛如恶作剧成功后的那种孩子气的爽朗微笑。

“思考问题一向是件辛苦事儿,很少有人会乐此不疲地去做。”笑了一会儿之后,她颔首看着夏尔,重新开了口,“这一点上看,您倒是挺像您父亲的——他当年倒也是挺喜欢默默沉思呢……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您看上去好像真的很了解他?”夏尔忍不住问了一句。

听到了这个问题之后。王妃先是微微一怔,然后忍不住笑得更加欢畅了。“当然很了解了……我们曾经是好朋友。”

“好朋友?”夏尔吃了一惊。

“他从不在我们面前讲政治,我们也不在他面前讲,他只管画画,而且画得很好——那就够了,先生,如果您不开口讲这些,我也会继续留您在我的会客室的。”王妃当然知道他到底为什么吃惊,然后含蓄地警告了一句,“如果不是因为这个。我们才不会对一位波拿巴的死硬支持者如此上心呢。”

看有一门艺术专长确实对人际交往很有帮助啊……

“哦,对了!”王妃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然后朝两位青年人笑了笑,“请等一等我。”

接着她起身,然后离开了会客室。好像是去了卧室。

夏尔和夏洛特面面相觑了一会儿之后,王妃回了,手里还拿着一本小册子。

等到王妃放到桌上之后,两人才发现,原这是一本肖像画册,镶金的边框里还嵌着宝石,闪耀着金色光辉。

没等两人再说话,王妃就自顾自地翻开了画册,两人这才发现,这是一幅幅肖像画,而且画中人是同一个美艳妇人,身穿各种华丽服装,在不同场景中各展仪态——从娴熟的色彩和构图技巧看,倒是画得很不错,对得起画册本身的身价。

“这就是您的父亲在当年给我画的……”王妃笑眯眯地看着夏尔。“不知道您现在的绘画技巧怎么样了呢?”

“夏尔不太喜欢画画,我们只是小时候随便学了些,后就都放弃了。”夏洛特帮助夏尔回答了,“不过他的妹妹倒是天赋很不错,人人都说她是未的大画家……”

夏尔没有说话,他现在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芙兰收到这幅画册应该会很喜欢吧……?

“哦?”还没等夏尔开口,王妃突然提议了一句,“那你们就帮我转送给那位特雷维尔小姐吧……顺便转一句我的祝福,祝她能够达到父亲的成就。”

夏尔先是一惊,然后很快就真诚地对对方致谢了。

“没关系,就当是一位长辈对孩子的赠礼吧。”王妃笑着回答。

而夏洛特则另外想到了一个问题——

这样说……当年他的父亲,也是这位艳名远播的王妃的一位入幕之宾了?

好吧,其实这也没什么。夏洛特倒也不在意这种陈年往事。

也许是因为疲倦,王妃做出了接待结束的暗示,而两个年轻人也顺势告了辞。

………………

在两个人都离开了之后,王妃仍旧看着窗外的树林,久久不语。

“原您上次拜访我的时候,已经离家出走很久了么……”她轻轻叹了口气。

ps:真没想到本书写到现在,竟然能有书友肯打赏到盟主……谢谢书友白河愁博士。

真的很开心,不仅仅是因为得到了钱,更是因为感受到了读者对我作品的认可,你们的这种认可,给了我一直努力写下去的动力,更是给了我忍受着各种嘲骂坚持下的勇气……真的谢谢了!

感谢大家一直以对我的支持和帮助,我会继续努力下去的,以最大的诚意为大家奉献出自己心里的故事……【哭

未的路还很长,大家一起走下去吧……

因为有点忙,熬夜比较晚才写出这一章。

但是,今天,也就是6月6日,我要三更以示致谢,还请大家继续关照……

★百 度 搜 索 ,免 费 阅 读 万 本 小 说 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