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二十四章 拿汉三(1)

第二十四章 拿汉三(1)


                在人类历史上,恐怕没有多少地理区隔,能够如英吉利海峡那样深深地影响到了世界历史。隔着这片窄窄的海峡,大陆与那片岛屿守望了不知道多少个世纪,阅尽无数物是人非。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个世纪之后,海峡两面出现了两个国家,也慢慢地出现了两个民族。接着,这对姐妹在接下几个世纪的纠缠之下,不知道演绎了多少故事,多少恩怨。

今天,这道海峡也已经准备好了,准备再次为世界翻下新的一页篇章。

在海面上,一艘帆船正在向海峡的对面驶去。

顺着微微的海风,它已全速前进。而它翻起的白色航迹,也在这片灰色的洋面上划下了自己的刻痕,正对着它行驶的方向,清晨的薄雾,正在被金色的阳光渐渐撕开,太阳正准备去唤醒它身后的那个岛国。

在帆船的桅杆上,悬挂着一面鹰旗,如果是四十年前,又有谁不认识这一面旗帜?

在舰艏的甲板上,有一个人,在风与浪涛的交响当中岿然不动,正一动不动地看着前方。

在清晨那带有寒意的薄雾着,他穿着黑色的外套,唇的上方蓄着胡须,下巴上也留着一撮胡须,看上去沉静而且冷漠。

望着远方,他浮想联翩。一望无际的海面,毫无遮拦地铺陈到所有人面前。巨大的弧线的,那团赤红色的火球在其中闪烁着光辉,也将远处的海水染得通红。

而在他目光所能及的最远之处。欧洲大陆那巨大的轮廓已经在雾中若隐若现。

就是在这片大陆上,他的伯父曾经带着一个民族纵横驰骋如入无人之境。他的家族曾经在这里依靠几十年的奋斗和战火,最后戴上了几乎每一顶最沉重的王冠;然而,也曾经从顶峰跌落到凡尘当中,流离失所数十年。

他的父辈们曾经夺到了一切,也曾经失去了一切,但是这个家族的血液里,曾有的勃勃雄心却仍旧没有丝毫减退,仍旧在提醒着他。激励着他,烧灼着他……

仿佛是被内心中的激动和渴盼烧灼得无法忍受了一般,中年人张开了口,以颤抖得不成样子的语气嘶声喊了出。

“法兰西啊!我回了!”

………………

此时,在栈道的后边,正有一大群人肃然矗立着,面无表情地看着远方的海洋。

他们都身穿着黑色的正装和外套。头上也戴着礼帽,打扮得一丝不苟,态度端敬地宛如去朝觐主君的朝臣一般。

在他们面前,微褐色的海水在轻轻地涌动着,翻滚着,拍击海岸。发出一阵阵轻响,仿佛在响应着其中每一个人的心潮似的。

在这群人当中,有两个人站得更加远,他们两个挨个站着,一个是中年人。一个面目上看起则十分年轻。

这个年轻人正是夏尔。此时的他,正拿着单筒望远镜。不停地看着远处的海面。

似乎是已经等了不短的时间了,他的神情间略微出现了一点不耐烦,拿望远镜看海面的频率也越越快。

“不要着急,年轻人。”他旁边的中年人卡里昂微笑着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多少年都等了,还怕这点时间?还是说,在巴黎有哪位姑娘还在等着您快点回家吗?”

看着对方的调侃,夏尔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然后收起了望远镜。

“我只是担心,怕中途再出现一些预料不到的状况而已……毕竟,办事还是越快越好嘛……”

“您放心吧,出不了什么问题了,现在波拿巴家族的回归,没人能阻止得住。”中年人的语气里带着十足的笃定,“我们现在已经把该做的都做完了,接下剩下的只是等待而已。心急也改变不了什么。”

他说得没错,在波拿巴党人们集体的努力之下,他们成功地掀起了一股针对临时政府高层驱逐路易-波拿巴这个想法的声势,并且保王党人们也群起而攻,希望阻止临时政府颁布禁止一切旧王室返回法国的法令。

短短几天内,这股风潮就让临时政府的高层们焦头烂额。而眼见各方面的反弹如此之大,原本就意志力并不坚定的德-拉马丁也不得不暂时打消了他之前的打算,默许了路易-波拿巴的回归,也不再坚持一定要禁止所有旧王室回国——从而也为路易-波拿巴(在保王党人眼里还有尚博尔伯爵亨利,也许甚至不少奥尔良党人也同样在暗地里指望巴黎伯爵)实现多年夙愿,为家族夺回法国最高权力,打开了方便之门。

法国政坛当中君主派的实力之大,在此事中也展现得淋漓尽致。

几乎就是从这一刻起,共和国就实际上已经成了各个旧王室角逐的疆场,人们发现共和派的力量比想象中还要衰微。

就这样,在共和国新宪法的庇护之下,旧时代的王孙子弟们,同时都在竞争一个终结共和国的机会。

他们会得到的。

“您说得对。”夏尔点了点头,仍旧看着远方的海洋,又像是对自己说一样,“没人挡得住我们了!不管怎么样,历经了那么多的艰险和困苦,我们已经走到了今天,谁挡在我们面前我们就得把谁碾碎,谁也挡不住我们!”

“是的,我们曾差点一文不名,但那又怎么样?!”老练的文物诈骗犯,如今的波拿巴党首领之一卡里昂撇了撇嘴,同样看着远方,露出了冷淡的笑容。“只要我们登了顶,就没人会问我们是怎么爬上去的,人人都只会对我们交口称颂!会羡慕我们的地位,仰慕我们的权力!”

接着,他重新将视线投到了夏尔身上,目光中带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特雷维尔先生,您很年轻,您不会仅仅止步于此的,任谁都说您将前途无量。而且……并不止我一个人这么想的,那位先生亲自指名叫您过和我接他,可见您已经得到了他极大的看重。所以,我想您应该明白,什么是对您最有利的。”

接着,他眨了眨眼睛。

他的暗示夏尔当然明白。他也笑了笑,算是回答了他的问题。

然后,中年人伸出了手,和夏尔紧紧地握了握。

“了!”

正当夏尔还想再和卡里昂聊几句以打发无聊的时候,几声突起的惊呼打断了他们的对话,然后就是一片欢呼声响起。

两个人连忙同时拿出望远镜,打望起原本一成不变的海面起。

然后,那艘悬挂着鹰旗的帆船出现在了望远镜的镜面上,这艘帆船,仿佛以漠视一切的气概,正排风破浪,无惧无畏地向他们脚下的这片大陆直冲而。

在镜筒中越越清晰、越越大的鹰旗,以无声的回答,告诉他们一切终于都顺利完结。

“太好了!”两个人几乎同时都喊了一声,然后又不由得相视一笑。

在这淡然的一笑当中,不知道蕴含着多激烈的情绪?又不知道包含着多复杂的感叹?

在他们身后,突然响起了一阵高亢而整齐的欢呼。

“皇帝万岁!”

“帝国万岁!”

“波拿巴家族万岁!”

在一阵阵欢呼声当中,波拿巴党人三十年的悲愿终于于此刻完结,波拿巴家族的首领以堂皇昂然的态度,重新走出了1815年的阴影,慨然回到了法国的土地上。

在这种莫大的激动之下,人人脸上悲喜交加,口中不断欢呼着口号,甚至还有人将帽子抛上了天空。

在这一边欢呼声当中,夏尔倒还保持着冷静,他仍旧抬眼看着海面,凝视着越越抵近栈道的帆船。

蓦地,他发现了站在舰艏的那位中年人。

而那位中年人也看见了他。

两人的视线在刹那间交汇,然后几乎同时认出了对方——尽管他们之前从未见过面。

接着,中年人凝重的面孔上,露出了一点点矜持的笑容,首先朝前排的两个人点了点头。

在夏尔的目光尽头,沐浴在朝日的阳光之下的那个人,在金色的辉光之下,仿佛带上了一丝他伯父的气息。

但是!

他不是那位伯父!他是路易波拿巴!

一声巨吼在他心头响起,让他的脑子变得从未有过的清醒。

他同样回以一个微笑,只是态度上要恭敬了许多。

然后,他和旁边的卡里昂先生一起,以朝臣的礼节,脱帽躬身朝远处的那艘帆船行了行礼——尽管实际上那个人现在还是平民。

“特雷维尔先生,趁着那位先生还没,有件事我得跟您提醒一下。”正当夏尔躬下身,还在遐思的时候,卡里昂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很重要的事。”

“请说。”夏尔低声回答。

“您也知道,见到人第一面的时候,第一印象有多么重要。所以我希望您能够把握好一件事。那位先生到现在为止,也没在法国呆过几年,所以……”卡里昂突然把声音压得更低了,“他的法语里面,带着很重的意大利语和德语口音。见了他之后,万一如果有听不懂的情况,您一定不要露出为难的表情,也千万不要叫他重复,您只需要含含糊糊装作听懂了就行,好吗?”

“明白了。”他镇定地回答,“谢谢您的提醒。”

ps:在写的时候,脑补了拿三突然大吼一句“我拿汉三又回了!”

顿时笑抽了……

★百 度 搜 索 ,免 费 阅 读 万 本 小 说 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