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二十九章 温暖

第二十九章 温暖


                “所以,我还有一件事想要问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玛蒂尔达的声音放得更低了。

晚风吹得树林轻轻摇动,发出了哗哗的轻响,也让其中两个人更加感觉到了凉意。

“您尽管问吧,我知无不答。”夏尔无所谓地点了点头,同意了对方的请求。“谁叫一直以我们合作得那么愉快呢?”

玛蒂尔达迟疑着沉默了片刻,然后才重新开口。

“您……您非这样做不可吗?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您想要收购别人的债券,想要趁着时机大发横财,这都随您自己的喜好去吧,我无权去过问,也不想追究您的资本是从哪里的。但是,您一定要让不相干的人也牵涉进吗?”

“不相干的人?您是指德-莱奥朗侯爵小姐吗?”夏尔反问了一句。

“对,就是她。”玛蒂尔达点头应是,“别忘了,这一切既然我都能够猜出,那么其他人也照样能够猜出——虽然要多费一点劲,但是只要有心总是能够猜出的。况且,您好像也根本没有想过要保密似的……”

“这本就不需要什么保密,难道我收购债券触犯了什么法律了吗?没有。”夏尔对她的话有些不以为然。“如果有人肯花费这么多心思去知道我在大量收购债券,那我反而要感谢她呢……”

他的这个冷笑话没有让玛蒂尔达笑起,反而让她微微蹙眉。

“如果别人也猜出了的话。他们肯定会觉得玛丽和您……嗯,和特雷维尔家……关系十分紧密,而且。别人同样也可以猜出——您手上有大笔的钱款……如果被人得知了这些情况之后,也许您本人会没事,现在您已经今非昔比了。但是玛丽呢?她会怎么样?难道您不觉得她面临着危险吗?要是她哪次出门之后,被什么人劫持了,然后向您勒索一大笔钱怎么办?现在外面的世道那么混乱,早已经无法无天,您能保证这种事不会发生吗?”

“勒索我?”夏尔反问了一句。然后不禁微笑了起。

笑而不答的夏尔,实际上已经给了玛蒂尔达以答案,一个让她最为害怕的答案。

她看着夏尔。呆愣了片刻,目光里闪过一丝沉痛。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如果真的发生这种事,您是绝不会去让自己破费的对吧?别否认了,以我对您的了解看……您一定会这么做的!”玛蒂尔达的语气里的冷峻渐渐被气愤所替代了。“所以。您眼看着她置身于不可测的危险当中,却仍旧心安理得地看着她去冒险!也许风险确实不是很大,但要是真的发生了呢?那会多可怕啊,难道您就没有想过吗?”

似能灼人的视线,仍旧停留在夏尔的脸上。

“不,从您的眼神里我已经看出了,您想到过了,但是您不在乎。您只是把她当做工具使用。并没有担心过她的安危,难道不是这样吗?”

在她这一连串的指责之下。夏尔仍旧神色如常,静静地听完了。

等到她不再说话之后,夏尔这才重新开口。

“也许我需要再跟您强调一次,这是她自愿的。她很愿意通过这种方式挣取佣金,而且……”

“正因为我知道她是自愿的,我现在才会找您谈谈,”玛蒂尔达打断了他的话,“就算她是自愿,就算她不害怕这等风险,难道您就不能拒绝吗?难道您就只有用她不可了吗?我相信以您的能力,会有的是别的办法的!”

也许是感觉自己的口气太过于严厉了,她轻轻叹了口气,然后放缓了语气,“抱歉,特雷维尔先生,我有些着急,所以可能有些失礼……”

“没关系。”夏尔体贴地安慰了对方一句,“我对宝贵的友情一向很宽容。”

“如果这样的话,我能否请您更加宽容一些……不要再让玛丽继续从事如此危险的活动,至少发发善心吧,趁现在一切还得及!”玛蒂尔达有些急切地说了出,胸口也微微起伏着,“一个像您那样,能够写得出那种文章的人,难道不应该在才华之外,还留些善心吗?上帝赐予您天赋,还会赐福于您,难道……”

“你在说什么?!”夏尔的一声厉喝,打断了玛蒂尔达的劝解。

玛蒂尔达被夏尔突然的吼声给吓了一大跳,看着面目有些狰狞的青年人和他那凌厉的视线,她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

这里只有两个人,我触怒了他,会不会……他会不会把我……

一阵恐慌瞬间袭上了她的心头,发自内心的恐惧感瞬间让她全身了僵硬了起,后背沁出了一些冷汗,她甚至想过转身逃跑或者大声呼救。

但是在片刻之后,几乎是与生俱的倔强,驱散了她心中的恐惧。

这里是我的家,不用害怕任何人!

“我在诚恳地请求您,不要再让玛丽-德-莱奥朗小姐牵涉到您的计划当中。”她以不卑不亢的冷静,一字一顿地回答。

对面的人似乎已经撕破了一切假面具,语气十分生硬,甚至连尊称也不再说了,一副随时要对她动手的样子。但是,她毅然无惧,同时已经做好了随时大声呼救的准备。

“不,我问的是你在后面说的是什么?”夏尔又急迫地重复了一句他的问题。

嗯?怎么回事?

带着一丝疑惑,玛蒂尔达又重复了一遍自己刚才的话。

“一个像您那样,能够写得出那种文章的人,难道不应该在才华之外……诶……呃……”

然后,她也发现发现哪里不对劲了。连忙惊恐地止住了嘴,脸上瞬间失色,之前的冷峻完全无影无踪。

“你是怎么知道的?”夏尔又质问了一句。在不知不觉中,他们几乎已经紧挨在了一起。“是谁告诉你的?芙兰吗?你还告诉了谁?”

他很紧张,也很生气,当然,更多的是……尴尬。

一直以,他最不愿意跟别人提起的,就是自己靠写一些迎合市场的通俗小说或者宫廷小说挣些钱补贴家用的事了。如今被人这样当着面给揭穿了。一时间他都忘记了原本的沉稳,几乎是立马就喊了出。

“嗯……呃……”玛蒂尔达想要回答,但是似乎又想不出该怎么说。脸上也现出了一点红晕。“其实……其实……”

那个年轻人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目光十分严厉,让她想要回避也做不到。

最后,她心里一横。然后决定把一切和盘托出。

“特雷维尔先生。您放心吧。不是任何人特意告诉我的,我得知这件事完全是因为一件偶然的小事。是这样的……”

接着,她将当时特雷维尔侯爵府上拜访时,在芙兰的房间发现自己写出的信件,然后通过这封信猜出了一切真相的经过,原原本本地告诉给了夏尔。

“竟然是这样!居然……居然那么早就被你知道了……”夏尔听完之后叹息了一声,用手扶了扶额头。他之前的淡定和从容已经完全不见了,语气中沉痛得近乎有些失魂落魄。“怎么会这样……”

此情此景。让原本还战战兢兢的玛蒂尔达,心里突然产生了一股想要笑出的冲动。

“特雷维尔先生。您放心吧,这件事儿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我没有跟任何人说。”她连连安慰夏尔,“而且,您也不用如此反应吧?就我看,有才华是好事,老实承认,享受应得的赞誉不好吗?为什么偏要在众人之前选择隐藏自己呢?”

夏尔花了一两分钟,才从突如其的打击和挫败感中走了出,重新恢复了镇定。

“这是我的事,我不希望别人知道。既然您现在已经知道了,那么我希望您不要跟任何人再提起。”

“好吧好吧。”玛蒂尔达无奈地叹息了一声,答应了夏尔的要求,然后她又重新记起了自己刚才的请求。“那么,我也希望您能够听取我之前的请求,不要再让玛丽再去冒风险了……”发觉夏尔的神色有些异常,她连忙又加了一句,“您放心吧,我这并不是要挟,只是请求而已。在那件事上既然您希望我守密,那么我会继续守密的……特雷维尔先生,就算是再帮我一个忙,不要再这么做了好吗?”

听完了她的话后,夏尔别开了视线。

“您现在提出这个要求,已经晚了。”

“晚了?什么意思?”

“因为我已经让她暂停了之前的工作了。”夏尔淡然回答。“现在她在我家里,整天陪着我妹妹画画,偶尔我很忙的时候,我会让她去处理一下文书或者证券上面的一些事,但是也就是如此而已了,我想是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这个倒是实话,由于交际面过于狭窄的关系,那位侯爵小姐也只能在人际圈子里转一转了,可能繁重的细节和文书工作反而更加派得上用场。

“原是这样……太好了!”听到这句话之后,玛蒂尔达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那您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您没给我机会让我详细解释啊。”夏尔貌似理直气壮回答了一句,掩藏了自己故意逗弄这个认真的眼镜娘的事实。

然后,不等对方再次抗议,他又开了一句玩笑。“就算我干得出,如果那位小姐真的遭了什么难,我的妹妹也不会原谅我吧?所以您放心吧,她安全得很。”

“幸亏您还有个妹妹啊,否则还有什么干不出的!”玛蒂尔达小声感叹了一句,紧绷的神经也松弛了下。

这时,越越冷的晚风让她禁不住打了个寒噤,然后她咳嗽了几声。

“我们回去吧,这里太凉了,”夏尔马上提议了一句,“况且那边的人也等我们等得够久了。”

“嗯,回去吧!”玛蒂尔达连忙答应了。

突然,她发现旁边的年轻人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然后直接递过给了她。

“为了避免感冒,我想您最好还是穿上这个吧?”青年人微笑地看着她,“您刚才出了不少汗,如果就这样吹着风回去,我想会您的身体很不好。”

这些汗还不是因为你的恶作剧!

玛蒂尔达想要这么抗议一句,但是最终还是忍住了。

“不,不用了……”

夏尔并没有因为她的一句推辞而放弃自己的行为,反而继续将手伸在了她的面前,再度劝解了一句。

“迪利埃翁小姐,不要逞强了,先穿上去吧。到了门边您再还给我,这样就不会让任何人看见的,您放心吧。”

在夏尔近乎于强硬的态度之下,玛蒂尔达想了想,然后接过了他的外套。

尤有余温的外套,在瑟瑟的寒风中给她带了温暖的慰藉,两个人一同沿着草坪和小径往回走去。

“谢谢您,特雷维尔先生。”玛蒂尔达又致谢了一次。

“不用谢。”(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百 度 搜 索 ,免 费 阅 读 万 本 小 说 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