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十六章 最后通牒

第十六章 最后通牒


                随着天色逐渐放明,朝日的晨曦透过窗户,沁入到房间当中,也慢慢唤醒了床上躺着的年轻人。

在刚刚睁开眼的那一刻,夏尔被阳光刺得下意识用手挡住了眼睛,脑中一片虚无。直到片刻之后,他才慢慢地想起了自己正身处何方。

渐渐地,他逐渐回忆起了昨晚发生的一切,然而就好像只是一场春梦一般,他心中陡然升起了一种“这不是真的!”的荒谬感。

然而,事与愿违,很快他就发现自己的愿望实在过于天真了,因为,身旁不断传的触感,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的——夏洛特也已经醒了,然后轻轻抱住了夏尔。

“早上好,夏尔。”她有些促狭地看着夏尔,“你好像精神不错啊?”

夏尔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所以只好继续看着窗外的朝阳,一言不发。

他的这种态度,让夏洛特有些不满了,她将脸贴得更近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怎么?不高兴?”

这种话当然他是不敢说出口的。

“不不不,怎么会呢?”夏尔连声回答,“我只是在想,我们不是这里干正事的吗?怎么突然就……”

“可是,昨天晚上你可不是这么说的啊……”夏洛特横了夏尔一眼,“好像折腾了很久呢?半夜的时候我明明说过睡觉算了,可是你却……”

这句话,让夏尔瞬间语塞。喉咙有些发干,只觉得尴尬得不行。

什么时候夏洛特这么厉害了?这种话也能说得出?

然而,他用眼角的余光扫过去之后。却发现夏洛特脸上也有些红晕——显然她也是十分害羞的。

为了斗嘴上赢下一局,她倒是真能豁得出去啊……夏尔忍不住在心里苦笑。

出于一种少年人般的恶意,夏尔决定打击一下夏洛特。

“我还想到了一个问题,亲爱的特雷维尔小姐。”

“什么事?”

“从昨天中午起,我们好像都没有吃饭。”夏尔有意一本正经地说,“只喝了一瓶酒。”

“也对啊!”夏洛特皱了皱眉,“你这样一说。我也有些饿了,我们去吃饭吧?”

“不,不是这个问题。”夏尔轻轻摇了摇头,然后用略带打趣的眼神看着夏洛特。

“我的意思是,昨天晚上肯定会有人叫我们去吃晚餐的,对吧?那么……”他不再说下去了。

不用他说。夏洛特也能猜得到——恐怕在此时。两位年轻人的绯闻已经传遍了整座别墅了……

果然如他所料,想到了这一点之后,在那一瞬间夏洛特的脸一下子红得透亮了,和天边的朝霞相映成趣。

但是,很快,红霞就完全散开了。

夏洛特的眼睛里饱含怒意,又恨恨地看着夏尔。这凌厉的眼神,令他再也笑不出了。

糟糕。玩得太过头了!

还没等夏尔出言道歉,夏洛特骤然又伸出手。然后在他的耳朵上重重一拧。

“你……你真是恶心,恶心!”

夏尔没有反抗,只是忍着疼痛小声抗议了一句,“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夏洛特没有理会他的辩解,而是再次重重推了他一把,令得他差点跌下了床去。

“赶紧去给我拿衣服啊!”夏洛特大声命令了一句,然后她又不甘心似的又加了一句,“去死吧,你这个混蛋!”

我也是受害者好不好!夏尔把这句话吞到了心里,再也不敢多说一句。

他小心地从床下翻捡出自己的衣裤,然后慢慢穿上,走了出去。

很快,他就顺着楼梯走到了一楼的大厅里,然后在那里碰到了庄园的管家。

这个中年人看到了夏尔之后,马上行了个礼,不过虽然他表情十分严肃恭谨,但是总能感受到那种隐隐约约的笑意……看真如他所料,几乎每个人都知道了。

“把小姐卧室的钥匙给我,另外……准备一些饭菜,我等下要拿到自己的房间里去。”夏尔忍住了心里的尴尬,以强装出的平静语气下了命令。

“是。”对方躬身应了下。

然后,夏尔拿着钥匙走进了夏洛特的卧室里,从她带过的一大堆行李里面随手翻捡出了一套衣裙,然后又重新回到一楼,准备从那里拿走已经准备好了的膳食。

“先生……”突然,这位管家又躬下了身,以也不知道是真是假的平静语气开口询问夏尔,“我还需不需要再给您准备一下酒?就是昨晚小姐在酒窖里挑的那种……?”

听到了这句问话之后,夏尔的手像触电一般猝然抖动了一下,差点让食盒都跌倒在了地上。

“不用了,不用了!谢谢……”他勉强地笑着,婉拒了管家的提议。

然后他立马拿着这些东西,灰溜溜地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夏洛特此时仍旧躺在床上,看见夏尔进之后,她仍旧忿忿地看着夏尔,接过了他递过的衣服。

夏尔体贴地转过了身去,然后将那些膳食都放在了书桌上,听着后面不断传的悉悉索索的声音,他心中也不由得突然有些激荡,连忙坐了下,小心地平复了自己的心情。

好一会儿之后,夏洛特终于重新穿好了衣服,然后坐到了夏尔的旁边,打开了他带过的食盒,两个人都已经饥肠辘辘,因而直接就开始吃了起。

“时间已经不早了,等下我们就该过去了……”吃着吃着,夏洛特突然说了一句。

“去哪儿?”夏尔一时有些迷糊,反问了一句。然后马上就反应了过,“你是说要去那边清场?”

“是的,”夏洛特点了点头。“昨天我已经给那边的人们下了最后通牒,限定他们今天就答复我们,到底搬不搬走。如果还不肯搬走的话,那我们就只有去清场了……”

………………

时钟倒转回昨天下午。

在和夏尔骑马回,并且吃了午餐之后,夏洛特就带着管家还有一大群人,骑着马浩浩荡荡地到了那一片谷地的农舍前。然后。就有人通知几位这里的户主赶紧出,接受庄园主人的召见。

几位忐忑不安的农夫,过之后却发现原所谓的“庄园主人”。竟然是一位看上去娇娇怯怯的贵族小姐。一阵惊愕之下,他们才知道,原这位小姐真的是特雷维尔公爵家的大小姐。

在最初的惊愕之下,农夫们慌忙对公爵小姐脱帽行起礼——对于“公爵小姐”这种平日里只能在乡村生活中完全见不到。只有在传说和想象中才能有所耳闻的人物。农夫们总是会不由自主地肃然起敬的。

而且,这位公爵小姐确实真的犹如各种传说中那样美丽。

夏洛特有些不耐烦地让他们行了礼,然后做了个手势,让管家告诉他们自己的意。

而早已经对这些农户恨之入骨的管家,对主人的意思心领神会,他看着这群农夫,厉声大喝。

“听着,你们这些贼!我们老爷现在不想让你们再呆在这里了!赶紧收拾东西滚蛋!”

听到了这些话之后。惊慌和愤怒瞬间爬上了农夫们的脸上。

他们面面相视了好一会儿之后,一个年纪看上去比较大、看上去似乎在农夫们当中很有威望的中年农夫终于开口了。他看着管家。“您的意思是,特雷维尔家现在想要把我们赶跑吗?”

他的脸上,带着过去时代的领民们对领主那种常见的讨好的笑,而其深底里却带着一丝近几十年所培养起的桀骜和不屈。

“是的。”管家傲慢地点了点头,“我们已经让你们在这里呆得够久了,你们应该感谢公爵的仁慈,然后早点打理好行装离开这里!”

中年人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他看着旁边一言不发的夏洛特,眼中好像带了一些哀求。“小姐,这真的是特雷维尔公爵的决定吗?

夏洛特仍然不说话,对他根本不屑一顾。

咽了口唾沫,农夫再度开口了,“小姐,难道您的家庭还会缺我们这点土地吗?没有我们这里,你们仍旧是天潢贵胄,可要是你们拿走我们的地,就是要我们的命!”他脸上的哀求更加浓厚了,“我相信您肯定有无损于您美貌的仁慈,一定不会希望我们……”

“你们有什么不满吗?”

夏洛特终于开口了,声音还是如同往日一样轻柔婉转。

而她脸上的微笑,给了农夫们太多侥幸的妄想。

“您肯定不会希望我们背井离乡吧,小姐……”中年人马上继续哀求,脸上的皱纹也变得更深了,“这绝对会有损于您和您家族的仁慈……”

“仁慈?我们从不对盗贼仁慈。”夏洛特微笑着回答,“这里本就是属于我们的土地,我只是要收回而已,您为什么要用您和家人的生命安危奉劝我呢?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她笑语盈盈中说出的话,让这几位农夫都呆住了。

在这一片鸟语花香当中,这位长得如此美丽、犹如是从画中走出一般的贵族小姐,说出的话却能够将他们整个人都冻结起。

“这些土地是属于在它上面劳作的人们的!”眼见哀求已经毫无效果之后,这位农夫收回了脸上讨好的笑,愤然反驳夏洛特的话。“我们伺候这边土地,我们精心照料我们的麦子,我们凭什么要眼睁睁地被你们赶走!”

“您有什么资格,跟一位贵族这样说话?”怒气慢慢涌上了夏洛特的心头。

“在亚当耕种,夏娃纺织的时候,那时谁是贵族?”另外一个农夫大声喊道。

听到了这句话之后,夏洛特微微皱了皱眉。

就是这种邪恶的妖言,给法兰西带了无数的灾难,让这个国家变得面目全非,让上帝所规定的秩序差点荡然无存,让区区几个农夫居然敢这样在她面前大声讲话!

她的笑容已经完全凝固了,扫视着这群农夫,眼中的凌厉让这群人顿时失语。

“我不想再跟你们浪费口舌了,”她一字一顿地说,“我们早就料到你们这群贼怙恶不悛,肯定不会乖乖就范!告诉你们把,我已经带了人过,随时能够把你们的窝给烧个精光!你们要么现在就答应我,然后马上滚出我的农庄去,这样我还可以慈悲为怀让你们带点家当走;要么,你们就等着让人把你们统统赶走,除了灰烬什么也得不到!你们自己选吧!”

“现在已经是共和国了,我们是平等的!我们现在也有选票了!”中年农夫大声回敬她,“如果敢你们就吧!我们会让你们好看!”

“选票?你以为有了那东西你们就有护身符了吗?告诉你们,现在没人救得了你们!”听到这个词之后,夏洛特嗤笑了出,然后扬起马鞭,指了指面前的农夫们,“你们这些暴民,你们这群盗贼,都给我听着!法兰西任由你们这群恶徒肆意妄为的时代,已经结束了!明天我如果还在这儿看到你们,你们就等着好看吧!”

…………

就这样,在发布了最后通牒之后,夏洛特心情舒畅地回到了别墅,然后满怀爱意地继续遐想自己和爱人未的乡间生活。(未完待续。。)

ps:似乎很多人都对夏尔和夏姐已经不是第一次很不满啊,那要不要我以后写个番外,就写他们少年时代的青涩往事,穿越者伪少年夏尔和贵族真少女夏洛特的第一次什么的……

★百 度 搜 索 ,免 费 阅 读 万 本 小 说 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