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二十三章 大会

第二十三章 大会


                清晨的阳光,让整个城市重新补满了活力。从夜晚的沉寂当中苏醒的人们,慢慢开始了人生新的一天。他们之中有兢兢业业的生意人和工人,有游手好闲的浪荡子弟,当然也有野心家和政治团体成员,阳光公平地赐予每个人相同的一天。然而,人们在相同的每一天里,活出了不同的人生轨迹。

在圣罗克街的一幢新近租下的大宅中,波拿巴党人按照之前的预定次第赶到了这里,开始最新一次的聚会。

在马车的带引之下,夏尔到了一幢大宅的花园之前,接受了门房的确认之后,他得到了进入的许可,然后昂首阔步的走了进去。而在他身后,一辆辆马车也逐渐赶到,送下了一个个或熟悉或生疏的面孔。

很快,与会者们纷纷在大宅的客厅当中聚齐了,他们对认识的人互相致意寒暄,表情里也透出了一种如释重负般的轻松,过往横亘在他们每个人之间的那种紧张感,如今几乎已经荡然无存。洋溢在这里的,是过去每次例会中不曾有过的喜气和振奋。

看到此情此景,谁又能想得到,仅仅在半年多之前,这群人开始上一次聚会的时候,还得挤在阴暗幽深的小巷里,躲藏在狭小肮脏的陋室当中!

距离上次的大会时隔仅仅半年多,七月王朝就如在场每个人所多年祈愿的那样崩塌了,路易-菲利普灰溜溜地离开了法国,而他们每个人都看到了多年夙愿一举得偿的曙光。

此情此景。又怎么能不让人感叹世事的变幻无常呢?昨天还提心吊胆,今天就欢歌助兴;昨天还是穷街陋巷,今天就到了高堂华屋;昨天还只能躲躲藏藏。今天却满怀振奋等着把这个国家一把揽在怀里!这不就是数十年变幻莫测的法兰西吗?

很快,巴黎地区总负责人卡里昂先生就将此间的气氛推到了最顶峰。这个精明强干的中年人、积年的文物诈骗犯老手,以前所未有的激烈语气大声喊了出。

“先生们,让我们为波拿巴家族干一杯吧!”

“为波拿巴家族干杯!”所有人以同样的神气,大喊了一声,然后同时举起了酒杯。

这群野心家、破落户、流氓无产者、退役军人以及诈骗犯们的大集会,在此时充塞其中的昂扬意气的掩映下。倒颇有了些“胜利的大会、团结的大会”的神韵。

喝下了一杯酒之后,卡里昂重新发言了。

“我很高兴地看到了诸位的斗志,并且也感受到了诸位的乐观情绪。这很好。但是……”他环视了周围一圈,“我希望大家不要这么快就丢掉进取心,未我们需要走的路还长得很,只是弄垮了路易菲利普又算得了什么?我们还没把这个国家弄到手!”

在他的注视之下。每个人都点了点头。

“您说得对。我们还没有把这个国家弄到手。”夏尔冷静地回答,“但是我想这个日子也快了。”

卡里昂轻轻鼓了下掌。

“特雷维尔先生,您说得好,这个日子就快了!我们就是要有这股气势!”然后他又笑着看了看其他人,“,我们再为这个国家干一杯?”

“干杯!”众人又了一杯。

“不过,诸位,虽然有信心是好事。但我们终究还得小心办事。我想诸位都明白,现在我们还是有很多敌人。他们都整天明里暗里想要给我们下绊子……”

然后,他将那条特雷维尔公爵转达给夏尔、而他又转达给波拿巴家族的消息转述给了众人。

不出意料的,他的陈述引起了一声声惊呼。

“这些混蛋!没想到还想玩这一手!真是太无耻了!”还有人咒骂了出。

“如果我们事先不知道,这倒是个大麻烦,嗨,真没想到那些人居然还想玩这些阴招,呸!”会议的组织者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继续说了下去,“但是现在,我们已经知道了,我们有时间处理,那他们就奈何不了我们了!”说到这里,他又赞许地看了看夏尔,“那边也传过了消息,给我们出了不少主意,还着重感谢了特雷维尔先生的报告。这次他可是帮了大忙了……特雷维尔先生,,我们再为您干一杯!”

他又重新举起了酒杯,朝夏尔眨了眨眼睛。

夏尔笑了笑,又和他干了一杯。

毫无疑问,卡里昂这样的高规格当众赞扬,肯定是路易-波拿巴特别授意的。从这种公开表彰的用词,也不难看出路易-波拿巴本人对夏尔的感激之心。

很好,这不就是他想要的吗?

“这只是我应该做的而已。”即使如此,他还是谦逊了一句,“我们当然要想尽办法,排除一切阻碍在我们面前的绊脚石。”

“说得没错,七月王朝已经被排除了,其他的也一样,我们要将绊脚石一个接一个地挪开!”卡里昂接了腔,用力挥了挥手,“就凭那两个想要当摄政大臣的可怜虫,也想挡住我们?休想!”

【在路易-菲利普迫于压力宣布退位之后,奥尔良家族的支持者们曾策划让他的孙子、直系继承人巴黎伯爵路易-菲利普-阿尔伯特即位,并由巴黎伯爵的母亲作为王太后摄政。他们曾计划在波旁宫宣布摄政事宜,临时政府首脑德-勒尔和德-拉马丁等人,也曾有倾向于这个这个政治解决方案,然而因为各方面的强烈反对,最后此项图谋宣告失败。】

接着,他又看了看其他与会者。

“现在我们需要的,就是让临时政府打消这个疯狂的念头,撤回驱逐令。我和特雷维尔先生他们几个都已经商量好了。这个问题不大,只要我们加把劲儿打通里面的路子,然后在外面造造声势,各界的压力就会让临时政府收回成命的……”

接着,他一一指名,给几位与会者分配了任务,谁负责打通关节,谁负责舆论准备都已经安排好了。

而他指名的每一个人,都以严肃的态度接受了任务。人人都明白,路易-波拿巴能不能顺利回国,是他们实现抢班夺权梦想的最大关键,因而也没有任何人想过有所怠慢——在原本的历史线上面,他们也是经过了同样甚至更大的努力,把一度被驱逐了的路易波拿巴给重新迎回法国的。

“先生们,一直以你们的付出,波拿巴家族都看在眼里,现在就差这一步了,难道我们还会允许出一点闪失吗?不,绝不会,我相信我们能够轻松排除掉这点障碍,夺下这一千万人所拥戴出的政权。”在布置好了任务之后,卡里昂微笑着继续给与会者们鼓劲,只是眼中却带了些说不清楚的意味,“我们这么多年的辛劳和守望,终将迎一个圆满的结果。在此,我衷心期望,在未我们能够继续团结一体,守护着波拿巴家族,为法兰西创造更美好的未,大家再干一杯!”

【在1848年3月2日,第二共和国临时政府正式宣布废除原的选举制度里对选民财产的资格限制,实行普选权。规定年满岁的法国成年男子在一地居住满6个月的都有选举权,年满25岁的男子有被选举权,从而使选民人数从之前的24万猛增到930万,故而有“一千万人的政权”之语。当然,在实际上,也只是口号而已。】

“为了法兰西!”

与会者们纷纷又欢呼了起。

卡里昂最后的鼓动,和对未的许诺,让其间的人们精神变得更加振奋,纷纷抬起酒杯继续对饮。

同样的,人们也听懂了他口吻中所暗含的意思——在未,在波拿巴家族重新统治法国的时候,我们这些老人应该团结在一起,拥护波拿巴家族,也拥护自己之不易的地位和利益。

这种暗示,也极其符合其他人的心理,得到了极大的共鸣,大家打生打死、冒了偌大的风险为了波拿巴家族服务了这么多年,为的是什么?还不就是未的权位吗?有权力有油水的位子就那么多,不正应该由这些久经考验的忠诚分子们瓜分吗?

就这样,在打倒七月王朝、取得了阶段性胜利之后,波拿巴党人的团体中越越感觉胜利在望的同时,也自然而然地出现了老成员抱团排斥新人的倾向。每一个政治团体,在走向成功的路上,都会出现这种现象,不足为奇。

…………

这次的会议,在布置好了各自的新任务之后,就成了一次大型的宴会。人人都在一边狂饮一边欢呼,肆意发泄着多年被积压起的情绪,也畅想着自己在未的前途,整间客厅几乎变得像酒馆般嘈杂。

而即使在这个时候,仍然有少数几个人还保持着冷静。

在一片嘈杂当中,还在和人互相干杯的夏尔,突然感觉自己的袖子被人扯了扯。

他回头一看,中年人卡里昂朝他眨了眨眼。

心领神会之后,他跟着卡里昂走出了大厅,到了窗外的走廊。

春风拂面,既带走了厅内的嘈杂,也吹散了他微微的醉意。

卡里昂凑到了夏尔的身边,然后低声说了一句话。

“路易波拿巴先生和其他的波拿巴家族成员,将在后天重新回到法国的土地上。特雷维尔先生,如果您有时间的话,我们一起去迎接他吧……”然后,不等夏尔回答,他又轻轻眨了眨眼睛,“还记得我之前跟您说过的话吗?特雷维尔先生,好好干吧,您绝对前途无量!”(未完待续。。)

★百 度 搜 索 ,免 费 阅 读 万 本 小 说 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