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十三章 例行争吵与……呃……(自己看吧!)

第十三章 例行争吵与……呃……(自己看吧!)


                “夏尔,爷爷还说了,那片田庄,以后就做我的嫁妆……”

夏洛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本人也和夏尔一样,半躺着倒了下。然后,两个人就这样一起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花园。

“难怪你这么上心急着去解决。”夏尔有些释然了。

“该上心的只有我一个吗?”夏洛特有些不悦地横了夏尔一眼。

个中意味,不言自明。

听到她这句话之后,夏尔皱了皱眉头,想要再说什么,但是又害怕惹得夏洛特生气,所以只好继续凝视着窗外,三缄其口。

“把那样的一大片土地,都送给了我做嫁妆,很难得吧?爷爷终究还是宠爱着我的。”夏洛特继续说了下去,脸上有些掩饰不住的喜色,“夏尔,我们快点把那里都解决了吧……那样我们就有了未的保障了!”

夏尔静静地听着,一言不发。

这么美丽的女孩子,躺在你旁边,认认真真地在考虑着未与你的生活,又怎么能不让人跟着一起沉醉呢?

“等到把这些事情都解决了,我,不,我们就能有一大片地产,每年都会给我们稳定带大笔的进项,让我们不用为了家计发愁。然后,等到王上重新掌管了原本应属于他的国家,我们就可以真正过想过的生活了……”夏洛特的眼睛好像蒙上了一层薄雾,好像已经陷入到了对两人未生活的遐想当中了,“夏尔。我肯定能让你在到时候的宫廷里当个红人,陛下一定会对你的才能另眼相看的,你有才能。我就能让人人都知道这一点!到时候你肯定可以当个大臣,没准还能当首相,我会帮着你名留青史的!”

然而,随着夏洛特的叙述,夏尔反而慢慢地从沉醉中被惊醒了过。

是啊,她和我现在根本是站在对立面呢?!

“对此我不是特别能够赞同。”在静静听了许久之后,夏尔终于镇定地开口了。“我认为,你口中的那位陛下,恐怕再也没办法成为国王了。所以你现在只是在做白日梦而已。”

也许是因为夏尔的这番言辞实在是过于尖锐的缘故,夏洛特的脸色瞬间也垮塌了下。

“你才是在做白日梦!你和你的爷爷都在做白日梦!那个科西嘉岛的食人魔已经死了,他的侄子一文不值,全欧洲的人都知道他一文不值!”

“是吗?”夏尔冷冷地一笑。“就算他一文不值。我们也能把他放到皇座上,你信不信?”

“我不信!”

“那就是你的失误。”

“好吧……很快你就会看到,国王陛下将会回国,统治这个上帝注定由他统治的王国的。”夏洛特恼怒地看着夏尔,目光中既有不服输的倔强,也有些‘你为什么就是不肯听我的?’的无奈和伤感。“到时候,谁也不能阻止我们的幸福,哪怕是你自己也不行!”

“我会让你的白日梦变成一场空的。”夏尔也被她激得有些恼怒了。同样回敬了一句。

两个躺着的年轻人,就这样面对面互相争吵着。视线相对,谁也不肯相退半分。

突然,夏洛特直起身,跪坐到床上,然后仍旧怒视着夏尔。“总是这样,一直是这样……”

然后,令夏尔万万没想到的是,她骤然朝前扑了过去。犹如发现了猎物的母猫一般,扑到了夏尔的身上。

“我讨厌你!我讨厌你!”

伴随着这一声声爱恨纠缠的呢喃,她猛地搂住了夏尔。接着,她闭上了眼睛,将脸颊贴到了夏尔的脸上。

温润的嘴唇贴到了夏尔的嘴唇上,很快,她那滑润的舌苔慢慢地从中伸了出,然后生涩地探到了夏尔口中。

虽然不知道此时她到底是在想什么,而两个人又是怎么突然从争吵变成了接吻,但是夏尔已经不想深究了,或者说——已经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深究了。

还有几个人能在这种情况下保持住理智?反正他是办不到了。

淡淡的月桂花的香气慢慢沁入心头,他同样闭上了眼睛,然后搂住了夏洛特。

两个人就在夏洛特的卧室里,在她平素就寝的床上,翻滚着,激吻着,浑然忘却了一切。

多年的羁绊,多年的龃龉,都被融化在这短短的时间里。有过无数次争吵,甚至还各自分道扬镳,却怎么也忘却不掉,哪怕不去计算其中爱的深度,即使是恨,也足够浓到无法分清彼此。

到底是爱多,还是恨更多呢?

已经有答案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个人才停下了这一番深吻,然后轻轻脱开了拥抱。

带着残留着的红晕,夏洛特走下了床,走到梳妆台边,然后细心地整理着自己的刚才被弄乱了的衣裙。

而夏尔则仍旧躺在床上,继续看着窗外的花园。

在他心里,突然兴起了一种“我特么究竟都干了些什么啊!”的荒谬感,好像对自己刚才就那样毫无反抗地“坦然受袭”十分不满似的。

在稍稍整理好衣裙之后,夏洛特回过头,仍旧恨恨地看着夏尔,她那一头金色的头发在这一回头之间飘散飞扬,更增添了此刻的气势。

“我恨你!我恨你!”她又重复了几遍这句话,仿佛是想把心头的怒气都喊出似的。

“我会赢下的,然后拖着你走上那条路,我真不明白那么好的前程为什么就有人会看不上呢?你简直是愚不可及!只有我们能够在一起!”

可是历史已经证明了你的失败却确定无疑的,你的路也是白日做梦。

夏尔把这句话留在了心头。然后轻声转移了话题。

“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出发?”

“明天,”夏洛特没好气地回答,“所以今晚你就别回去了。就在这里住一晚吧,明天我们再一起过去……”

眼见夏尔的眼神有些不对头,她立马有些脸红地大声加了一句,“当然不是住在这里啊!难道我们家里还会缺了房间吗!”

“就算你这么说,我也得回家去处理下事情吧?况且也得芙兰她们说一声……”

“有什么事,直接写张便条送过去不就行了吗?难道不能缓一缓处理?”夏洛特不以为然,“难道你还担心会出什么事?”

“但是总归还是说一声比较好吧?”

“夏尔。你太宠着她了,这样不好,我都说过这么多次了。难道你就想不明白吗?”夏洛特突然轻轻叹了口气,“再怎么说也是你妹妹,你总不能宠着她一辈子吧?总有一天她是得嫁出去的,你如果把她宠得什么都不懂。什么都受不下。那以后她还怎么生活?”夏洛特趁着这种难得的机会,不停地给夏尔灌输着一些可怕的思想,“夏尔,好好让芙兰长大吧。”

夏尔沉默了,这部分是因为他想不出怎么反驳。

他不得不承认,她说的话每一句话都有道理。

但是,夏洛特的这一番正确的话却无端地惹起了他的怒火。

“芙兰果然没有说错,你好像真的很不喜欢她。”

他的视线让夏洛特一时语塞。

呆了片刻之后。她才回答。

“就算是如此,那又怎么样?我有权利不喜欢任何人!”

“这不行。你可以不喜欢她。但是我不允许你在我面前讲她的坏话。”夏尔的声音变得有些严厉了,“她是我的妹妹,我唯一的妹妹!我就是要宠着她,那又怎么了?”

仿佛是为了加强自己的语气似的,鬼使神差间,他说出了脑海中突然冒出一句话,“如果她因为这个而无法得到幸福,那我就照顾她一辈子,多简单的事!”

说出这一句话之后,夏洛特呆呆地看着夏尔,仿佛已经被惊到怔住了一般。

说实话,就连夏尔也有些惊奇于自己突然冒出的这句话。

沉默了片刻之后,夏洛特摊开了手,做出了一个无可奈何的手势。

“好吧,那你就守着自己家的天使吧,哪怕是人造的……看看能守到什么时候?而且你真的以为你妹妹什么都不懂吗?简直可笑。人们总是喜欢骗自己,我算是见惯了。”

正当夏尔想要继续这番争吵的时候,门口传了一阵清响。

“什么事?”夏洛特低声问了一句。

“小姐,老爷叫您过去吃晚餐。”说话的人是夏洛特的使女,“还有……”

当她刚想说出夏尔的时候,夏洛特连忙大声打断了她的话。“好的,我知道了,我们马上过!”

“是。”使女连忙退下了。

“都已经到了这个时间了啊。”夏尔叹了口气,然后从床上下了,打算走出房间。

“等等!”夏洛特连忙叫住了他。

然后,她走上前去,替夏尔重新整理好之前被弄皱了的领结。

“你就那么想要让人知道吗?”

“我倒以为你原本不会害羞的啊?”夏尔惊奇地看了她一眼。

夏洛特马上用力扯了扯夏尔的领结,然后又横了他一眼。

“快点,难道你想让我爷爷等你吗?!”

………………

在用餐的时候,特雷维尔公爵和他的儿子小菲利普-特雷维尔公爵,以及夏洛特的弟弟欧仁都在,除了她的哥哥以外,特雷维尔公爵一家今天都在餐桌前聚齐了。

然而,出于一种必要的贵族式礼貌,除了开始时的礼节性寒暄之后,没有一个人再多问一句两人刚才的事,倒是体贴地为两个人避开了尴尬。

特雷维尔公爵只是为了一下两人接下的安排,并且预祝他们一切顺利。

“放心吧,爷爷,我们会把那边的一切都料理得好好的!”带着十足成色的微笑,夏洛特轻声回答。(未完待续。。)

ps:端午节就要了,是该给大家一些福利的时候了……

希望到时候大家能吃到好粽子~~~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