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十七章 阶级之争

第十七章 阶级之争


                夏洛特建设新家园的决心,看上去确实十分坚定,吃完饭后,仅仅稍微休息了一会儿,她就带着夏尔和其他跟着他们一起过的人,再加上庄园里原本就有的仆役,统统拿着武器,浩浩荡荡地那座山谷进发。

没错,跟着夏尔和夏洛特一起过的人不少,都是特雷维尔公爵家的武装护卫,要么是雇佣的佣兵,加起有上百号人。除了统一了制服的几十号雇佣军之外,其他人都穿着日常的便装,行军也毫无队列章法可言。

公爵以及夏洛特,似乎是打算趁着现在天下大乱的大好时机,一劳永逸地解决田庄里这个困扰了他们多年的问题,恢复他们的合法产权。

夏尔和夏洛特骑着马,呆在队伍的后方,跟着大部队一起朝前前进着。

“夏尔,看到了吗?”夏洛特穿着一身猎装,手中还拿着一把手枪,她笑语盈盈地看着旁边的夏尔,“我们很快就能把这些混蛋统统赶出我们的庄园,到时候一切就都清静了!”

“是吗?预祝你一切顺利。”夏尔轻轻耸了耸肩膀,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你这是什么态度啊?”夏洛特对他的心不在焉十分不满,忍不住又斥骂了他一句,“别忘了,这里以后就是我们的啦!赶走这些贼以后,田庄的一年的收入能增加一大半!”

再怎么增加,能够比得上建一座大钢厂吗?那才是拿着金山银海往家里填!

夏尔在心里反驳了一句。

特雷维尔一家公爵的行径,并不是孤立的行为。而是一种阶级取向——夏洛特所代表的旧贵族们,虽然在大革命和七月王朝当中屡屡受挫元气大伤,但是仍旧保持着很大程度的政治和经济权力。而且他们并不会甘心于失败,而是时时刻刻都在想着要反攻倒算,恢复过往在大革命当中不慎丢失的权益。

而在现在这种七月王朝崩塌、波旁王朝复辟有望的情势下,他们当然大受鼓舞,满心欢喜打算大干一场——当然,在他们眼里,这就是恢复旧有的产权和权益。是合理而且正义之举了。

在夏洛特眼里,对这种恢复祖业、兼并土地的壮举心不在焉的夏尔才是一个异类,她根本不会去想如果按照夏尔的建议。她到底能够赚到多少钱,这本质上就违背了贵族的本能。

所以,在这个时代,总是着眼于过去的贵族们。其统治地位才会慢慢被眼界更加开阔、更有雄心、干起坏事也更加狠毒的资产阶级们所取代。

当夏洛特们还在想着用枪驱赶贫民的时候。博旺男爵们就已经想到怎么用革命和政府法令之类的武器洗劫全国的有产者了——这究竟是怎样的差距?

…………

在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行军之后,这群人慢慢到了谷口,小山谷中的农舍已经赫然在望。

而在谷口,由石块垒起的矮墙,也挡住了进入山谷的必经之路,远远望去,矮墙后面有不少人影,还有一些枪管在其中若隐若现。

显然。在收到了夏洛特的最后通牒之后,这些农夫们已经是铁了心打算负隅顽抗了。

“这些人还真是不肯死心啊!”看到这种景象之后。夏洛特不禁冷笑了一声。

然后,她转过头,看向雇佣兵的首领,因为有过从军经历,所以他也被公爵任命为清剿行动的总负责人。

“一切就交给您了,先生。到时候酬金绝不会少的,您放心吧!”

而这位雇佣兵首领马上躬身领命。

“遵命,小姐。我们将很快为您拿回您的土地。”

接着,这位首领转过身去,朝自己的人挥了挥手,带着自己的人往前慢慢行进。在这群人的带领下,其他人跟在他们的后面,小心翼翼地朝前走着。

正当他们走到离谷口还有几十米的地方时,“砰!”十几声杂乱的枪声次第响起。

在火药的的帮助之下,弹丸从急速窜出,奔向试图抢走他们家园的敌人。

很快,几声哀嚎和惨叫响了起,甚至还有人仰天栽倒,再也没有了声息。

在伤者凄厉的惨叫声的恐吓下,庄园和公爵派过的仆役们马上胆寒了,裹足不前,甚至还慢慢往后退。哪怕雇佣兵们破口大骂也无济于事。

在友军后撤的情况之下,雇佣兵们也不得不在匆忙胡乱放了几枪之后,暂且退却,甚至连死者都没有带走。

“真是没用的家伙,一群饭桶!”第一次试探性进军的失败,让后方观战的夏洛特不禁有些气恼,直接破口大骂了出,“给我再上啊!”

在主人的催迫之下,这些人不得不重新再次踏上前往谷口的路。

不过这一次,他们聪明得多,行进速度缓慢了许多,并且一边依靠树木作为掩蔽物一边小心前进。

然而,对方似乎显得很有耐心,总是在进攻者们到了一定距离后、不好掩蔽之后才一齐开枪,因此每轮射击总是会带一些伤亡。这倒也不奇怪,由于大革命的关系,老农民里面有不少人是参过军的,而且平时也经常会去打猎,因而射术都不错。

一二去,进攻者们也学乖了,不再想着直接冲过去,而是在树木的掩蔽下,隔着几十米和那些农夫们对射了起——在这种情况下,双方的命中率自然都十分低下,甚至毫无命中率可言。

就这样,农夫们一方虽然武器简陋而且人数不多,但是是为了保卫家园而战,因而士气高昂,而且早早的构筑了简陋的阵地,拥有防御优势;而进攻方这边虽然人多势众。装备略好,但是人人都惜命怕死,因而局势陷入到了短暂的僵持当中。

不过。夏洛特倒也不着急,只是冷笑着看着谷口后面的那些胆敢反抗的暴民们。

“夏尔,等下我一定要将他们的窝给烧个精光!”带着无穷的怒气和恨意,她一字一顿地对旁边的夏尔说,她的手指紧紧地捏着马鞭,原本白皙的手指现在更加显得苍白了,显然她的内心远不如表面上的镇定。

她说得倒也没有错。这些农民的弹药储备不可能很多,虽然打得很难看,但是只要继续打下去他们的弹药肯定会马上耗尽。最后就只能被夏洛特一方靠着人数优势打垮。

接下他们面临的,将注定是流离失所的命运。

没错,二月革命后的宪法,已经给了他们选举权。他们未可以在议会选举和总统选举中去投下自己的选票。但是这对他们说又有什么用呢?政权崩溃后的无秩序状态所给他们带的危害,比宪法纸面上给予他们的权力要大得多。

选票既制裁不了、也动摇不了不了乡村间的豪族,在政府的管控能力孱弱的情况之下,然后这些土豪们将一个个地区变成独立王国,并且在实质上终结理想中的民主体制——直到21世纪,在诸如菲律宾、墨西哥之类第三世界国家当中,这仍然是一个现实问题。

而在对“革命”、“共和”、“民主”、“选票”等等概念失去了信心之后,在豪族们面前处于弱势状态的农民们。就会启灵于理想中的强人的上台,希望一个强人能够代表他们的利益。保卫他们之不易的土地。

为什么当时路易-波拿巴能够在后的总统选举当中上台?很大一个原因,就是因为这些在大革命当中得到了利益的小农们,害怕旧的统治阶级的反攻倒算,也害怕陷入资产阶级的债务落网,因而希望有强人能够上台,保护他们的利益。

没有什么,比夏洛特们的枪声和“法兰西任由你们这群恶徒肆意妄为的时代,已经结束了!”之类的宣言,更让他们害怕和耿耿于怀的了。

他们想要去寻找守护神,他们很快就会找到——有一个人,乐于扮演出这个角色,以真诚的笑容,布施给他们以希望。

波拿巴这个姓氏,对他们就有这种魔力,他们将路易-波拿巴看成了他伯伯的影子,认为侄子能和伯伯等量齐观,能够和制作了《法典》的拿破仑皇帝一样,保护他们的利益。

也就是这个原因,农民们高喊着“打倒共和,皇帝万岁!”的口号,选举路易-波拿巴当上了总统,也投票拥戴他废除了共和国,登基成为第二帝国的皇帝。

所以,夏洛特闹得越欢,就越是让农民们心惊胆寒,就越是在给路易-波拿巴挣取选票。

而夏洛特们的枪声,既是让小农们心惊胆战的催命咒,也是在敲响波旁王朝的最后丧钟。

夏尔一边这么遐想着,一边在心里准备回去巴黎之后,暗中命人大肆宣扬各地的贵族和农民间的土地矛盾,以便更大范围地制造农民们心中的恐慌——不管现在的产权是否合法,他们的土地终究是从贵族那里夺的,他们终究是会害怕的。

一想到这里,他又悠然注视起了远处的小小战场。

在他视线所及之处,在那段矮墙的后面,有一道人影好像是中了一枪,急速往后仰倒,然后栽倒在了地上。

“哎哟,我们又少了一张选票!”此情此景,让夏尔心中不免稍稍郁闷了一下。(未完待续。。)

ps:希望这种寓私货于情节当中的手法,能够不让童鞋们感到枯燥o(n_n)o~

如果能够让童鞋们在欣赏剧情之余,能够稍微理解一下作者原本想一本正经说出的东西,那这本书也就算是没白写了……虽然老是被人骂作言情,其实作者本身还是有不少话想要说的……

★百 度 搜 索 ,免 费 阅 读 万 本 小 说 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