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十五章 余款与福利与粽子

第十五章 余款与福利与粽子


                也许是因为这次煞风景的行为实在是特别过火了,所以好一会儿过去之后,夏洛特仍旧气鼓鼓地将视线偏在一边,不肯看夏尔。

这种沉默,让夏尔不禁有些不好意思起。

虽然被夏洛特狠狠地拧了一把之后,他的耳朵仍旧有些发痛,但是这次的责任确实是在他身上……

“夏洛特,好了,别生气了,我只是随口说一说而已……”夏尔走到夏洛特身旁,讨好地笑着。

然而,夏洛特仍旧眺望着远方,理也不理他,显然刚才确实被气得够呛。

不得已之下,夏尔只好赔着笑脸,继续温声地安慰她。

然而,虽然口中在不断道歉,但是在内心里夏尔却并不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

从19世纪开始,钢铁工业对国家的重要性不管怎么夸张都不过分。尤其是在近代,一国的钢铁产量几乎可以被当做国力的对比指标。不管怎么说,在夺下了国家政权之后,大力发展和扶植钢铁工业是势在必行的。

况且,夏尔日后按照预定的计划当上了铁道部的国务秘书之后,完全有办法让自家开办的工厂挤进供应商名单当中——那就是拿金山银海往家里填啊!于公于私,他这个主意都是很不错的。

这个地方也很好,不仅资源丰富,而且位置也很不错。

钢铁需要什么?需要焦炭。

而要炼制焦炭,有需要优质的烟煤。这正是法国的软肋所在。

法国煤炭储量不多,产量不大,根本无法和英德相比。而且煤矿开采条件比较差。质量也不好,缺乏竞争能力。所以,在19世纪中后期新一轮工业革命的时代,当时的法国钢铁企业本就是靠进口煤(焦炭)进行钢铁生产的……西北部靠德意志,东北部靠英国。

而吉维尼正处于诺曼底附近,和港口与巴黎都很接近。可以从英国进口优质烟煤,通过铁路运到这里。然后在这里炼制钢铁,再把钢铁制品通过铁路运往全国各地……虽然生产成本比起英国和德国的企业要高了些,但是只要想办法动用国家政策进行保护和扶植。那么前景肯定会相当看好,至少扩张国内市场是没有多大问题的。

而在这个时代,钢铁等等重工业产业确实是十分有利可图的生意,再加上对培植国力有益。而且夏尔又有办法在一段时间内确保销路和市场——种种因素叠加起。夏尔看不出有什么理由不去这么做。

而且,等到这一轮风潮过去之后,夏尔自酌自己也能大发一笔横财,足以应付高昂的前期投资。

于是,这个发财计划,现在看上去唯一的障碍就只是夏洛特脑海里的田园牧歌和诗情画意了……

哼,微不足道的障碍,一定能够轻松解决的。

想到这里之后。夏尔将这些念头都留在了心底里,预备到时候再跟夏洛特好好提一提。反正现在还有时间。

而现在,主要的任务就是……哄哄夏洛特。

“好了,别生气啦,”夏尔抓住了夏洛特的手,“我不是已经和你道歉了吗?”

夏洛特想要抽回自己的手,但是无奈气力不足,只好任由夏尔揽着。在夏尔的努力之下,她总算转过了视线,恨恨地看着夏尔,脸上一贯的笑容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难得地完全失态了。

“我没有生气!”

那就是说“我很生气”,夏尔当然明白这个意思。

“好的,您没有生气,只是我头昏脑热说了不少胡话而已。”夏尔一本正经地回答,“那么,我能否有幸可以和您继续一睹这份乡野春色?”

夏洛特继续严厉地盯着夏尔,而夏尔仍旧微笑以对,仿佛在很真诚地向她道歉一样。

一瞬之间,夏洛特突然脑子里闪过一幅幅过去和这家伙相处时的画面。在过去,他们就是经常这样的,每次为了不知道什么莫名其妙的小事吵架了之后,这家伙总是会用这样的笑容安慰自己,期待着自己的原谅,直到最后一次,她再也没有等到对方的道歉。

“你从小就是这样……每次都是……总爱说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故意气我……”她涩涩地数落着夏尔,却没有发现自己的口吻已经软化了许多,“我怎么会瞎了眼看上你这种家伙?难道是因为那时太傻了?”

“我也没想通这个问题。”夏尔仍旧在笑着,丝毫不为她的话生气。“不过,难道我们真的需要答案吗?”

夏洛特被他的插科打诨弄得哭笑不得,但是她仍旧在脸上保持着那种气鼓鼓的样子。

“好吧好吧,事到如今我也不想再说什么了,反正你一直是这个样子……谁叫我瞎了眼呢?可是,别忘了,在交际场上你如果老是这样,会得罪多少人?会给自己带多少麻烦?”她轻轻叹了口气,然后重新将视线投到了远方的田野当中,“你只要稍微学着收敛一点,我就谢天谢地了。”

“在别人面前,我也不会老说心里话啊。”夏尔笑着回答,“世界上只有一位夏洛特-德-特雷维尔小姐,能够听到我这么多心里话。”

如同夏尔所料,听到这句话之后,夏洛特的手骤然一僵,然后又重新松软了下。

在与女性的交往当中,讨好的体己话哪怕再不值钱女孩子们也总是爱听,这确实是夏尔在多年的交际场经历中所学到的真理,如今活学活用起倒也算是得心应手。

为什么几千年,全世界的女孩子们在此类已经沦为陈词滥调的甜言蜜语之前总是毫无抵抗力?这确实是一个未解之谜。

也许,这就是爱的作用吧?

爱这东西。真是可怕!

“好吧,好吧,真拿你没办法。”夏洛特皱了皱眉头。轻轻抽出了自己的手,然后挥了一挥,好像已经不耐烦了的样子。

然而她微皱的眉头里,却掩藏不住她心头的欢喜,夏尔知道,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们回去吧?”夏尔抬头看了看天空。然后回答。

夏洛特没有回答,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然后,两个人重新走到马的跟前。这两匹马都被缰绳拴在不远处的树上,看到两个人过之后,不停地打着响鼻,似乎已经等得很不耐烦了。

夏尔伸出了右手。然后躬身行礼。

夏洛特伸出了手。放到了他的手上,然后她别开了脸,一副“这可是你求我的”的表情。

搭住了夏洛特的这只手,然而夏尔以舞步时的动作,将另一只手搂住了夏洛特的腰,然后将她抱了起,放到了马鞍上,接着。他自己也上了马鞍。两个人就这样并乘着一匹马,从时的路上一路返回。

一路上。夏尔十分小心地操纵着马,深怕影响到平衡。然而,直到最后,他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您能否先不要再拧我的腿了?我想这会极大地影响到我们的安全……”

“怎么?不是很会逞能吗?不是很自负自己与众不同吗?”靠在夏尔怀中的夏洛特,冷笑着回答。

………………

回到别墅之后,夏尔也没有闲着,吃了午餐之后就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小睡了一会儿之后就继续处理着自己的一些事务,还写一些信件,准备在之后差人送到巴黎去。

而夏洛特就跟着管家出了别墅,似乎去处理自己的农庄事务去了。

不知道花了多少时间之后,夏尔终于写完了最后一封信,然后他抬头看了看窗外,发现已经接近黄昏了,不由得伸了懒腰打了个哈欠。

哎,即使到了这种地方,也没法儿静下心啊……他内心中苦笑着叹息了一声。

正当他准备再去躺床上休息一下的时候,门突然响了。

“夏尔,在吗?”

夏尔随手收拾了一下桌子上的文件,然后回了一声。

“在的,进吧。”

门马上被打开了,夏洛特慢慢地走了进,然后她用脚后跟关上了门。出乎夏尔意料的是,她手里还拿着只酒瓶,和两只杯子。

“难得出玩一趟,你倒是一点都没有忘记本业啊……”夏洛特看着桌上的一堆文件,小声地抱怨了一句,然后将酒瓶和酒杯放在了书桌上。

“反正也没什么别的事吧……”

“怎么没有?你可以看看这座别墅,觉得那里不满意的话我们好趁早改啊!别忘了,以后我们还要经常呢……难道那时候你也老窝在房间里?”夏洛特有些不悦地看了一眼夏尔,“你以为我特意带你过,只是为了看看风景然后打打杀杀吗?”

呃……这该怎么回答呢?夏尔心里突然有些难得一见的尴尬。

好在,夏洛特也没有纠缠这个问题。

她拿起已经被开了瓶的酒瓶,然后往两个杯子里倒上了酒。

“我刚才让人到酒窖里去看了看,没想到这里还有些好东西啊!”她拿起其中一只酒杯,“,干一杯吧!”

夏尔也随手拿起酒杯。“干杯!”

接着,他突然发现夏洛特的穿着已经和早上的猎装不同了,她现在身上穿着薄绸裙子,散发出淡淡清香。

“刚回之后,我洗了个澡……”感受到了夏尔的视线之后,夏洛特低声回答,脸上的红晕仿佛又重了一些。“这里的仆人们给我找了些花,还配上了麦麸……还有这里的浴室也很不错……我越越喜欢这里了啊,夏尔!”

【19世纪中期时,贵族妇女之间流行用麦麸或者冰水洗浴,以保养肌肤。所以“法国人不洗澡”在那个时候已经是历史往事了……这也是本书选择这个年代的一大原因=。=】

也许是因为酒精的缘故,夏洛特原本白皙的脸上此刻突然泛起了一团红晕。蔚蓝色的眼睛也水汪汪的,眼波流转之间仿佛是要滴出水一样。

“这酒确实不错啊……比我想象的还要好不少。”细细品味了一番之后,夏尔也给出了同样的回答。

“那就继续吧……”夏洛特又倒上了一杯酒。然后两个人就这样对饮了起。

两个人一边喝酒,一边还谈起了小时候的趣事,由于早上的不幸事件,夏尔有意地讨好夏洛特,让她笑了个不停。

“哈哈哈哈,夏尔,还记得……还记得我们一起……一起划船的那次吧?我们两个人一人划一边。结果船翻了,还好水不深,最后闹得两个人都湿透了……”似乎是已经有了些醉意了。夏洛特说话时已经有些卷了舌头,吐字也不太清晰了,“那时……那时候你老是怪我划船不使劲儿,跟我絮絮叨叨了半天呢。哈哈哈哈……太好玩了!”

想到那次的事时。夏尔自己也忍不住笑了。

“的确是你的责任啊!是你死命要求去划船玩的,结果自己又不用劲,结果节奏全乱了,一不小心就翻了船……”

“怎么能怪我?我是女孩子力气当然小,谁叫你自己爱使蛮劲的?倒还怨我……”夏洛特不满地横了夏尔一眼,“你还有一点男子汉的担当吗?”

“好吧好吧,我的错我的错……”夏尔不愿意再为这种事也吵一次了,坦然接受了夏洛特的反诘。然后继续喝了一口酒。

就这样,一瓶酒很快就被两个人你一杯我一杯地喝完了。

接着。已经脚步有些虚浮的夏洛特,歪歪扭扭地走到了窗前,又看了看夕阳之下的庄园景色,然后她微微闭上了眼睛,似乎整个人都已经被陶醉在了其中。

“夏尔,这座庄园……以后就都是我们的了……你开心吧?我们一定要努力,我们……我们一定可以把这里变得像童话里一样美!还有,我们的孩子……他们……在这里一定也会玩得很开心……和我们当年一样开心……他们可以自由自在地跑,可以骑马,可以划船……”

在这一瞬间,困扰着两个人已经好多年的政治、立场、党派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情,都在女孩的心头间烟消散了。那里只剩下了女孩的那种对未的憧憬和遐想,以及,爱。

然而,她身旁的那个人却不是如此,或者说,他醉得还没有那么厉害。

听到夏洛特这些话之后,夏尔有心想要反驳,但是想了片刻之后,他最终还是轻轻摇头,放弃了这番打算。说到底,谁能忍心在这种时候还去说什么煞风景的话呢?

所以,他只是选择了沉默,任由夏洛特继续她的遐想。

然而,倚靠在窗台边的夏洛特,似乎真的已经醉了,一个劲儿地继续问着让他尴尬难堪的问题。

“夏尔,如果我们有了孩子,该叫什么好呢?我不想让他叫夏尔……要么叫菲利普怎么样?不,也不好,爷爷和爸爸还有哥哥都叫这个名字,我早就听厌了……夏尔,那你觉得该叫什么好呢?”

可以叫鲁鲁修吗?夏尔在心里吐槽了一句,然后急忙打断了这些让他都有些害臊的话。

“好了,夏洛特,你已经醉了,好好休息一下吧。”

“谁醉了?我好得很……我才……我才没醉呢!”夏洛特像每个已经醉了的人一样,认真地反驳着夏尔的话,然后转过头看着夏尔。

脸已经红得想要烧起了一样,还说自己没醉?

“好吧,你没醉,现在休息一下吧。”

“为什么……为什么要休息……”夏洛特仍然反驳着他的话,然后突然打了个喷嚏。

夏尔心中一凛。

眼下还是早春时节,虽然白天温度还算是十分温暖,但是到了晚上仍旧会让人有些冷意。因为酒精的作用,夏洛特现在浑身发热,也许还感受不到什么,但是如果一直这样下去的话,搞不好夜里就得着凉。

哎,真是让人不省心啊。

他轻轻叹了口气,然后走上前去。轻轻拉住了她的手臂,然后将她往房间里面带。

“别站在窗口了,小心着凉啊!”

因为夏洛特的脚步已经十分虚浮了。所以夏尔是拖着她往里面走的。他打算先让夏洛特躺在床上面休息一会儿恢复精神,自己先出去走走。

然而,出乎于他意料的是,夏洛特刚刚被送上了床之后,突然伸出了手,重重地拉住了夏尔。

“夏尔……不许走,不许走!陪着我!”

不等他反应。她扑到了坐在床边的夏尔的身上,然后吻到了夏尔的唇上。

猝不及防之下,他被夏洛特吻住了。纤细的舌头毫无阻碍地又伸了进。

夏尔突然感觉有些头晕目眩。

这酒的劲儿确实是有点大……

好吧,已经不是一回两回了,吻了就吻了吧。

然而,他太天真了。

收回了嘴唇之后。夏洛特的一只手被放到了他的胸前。白皙细嫩的手指,正轻轻地解着他的领结。

夏洛特的呼吸和说话声,让一阵阵热气吹到了夏尔的脸上,既有些香味,又有些烫人。

“夏尔,今天不要走……”

领结被解下了,然后这只手伸到了衬衣的扣子上。

这!危险啊!

被夏洛特紧紧贴着的夏尔,神智瞬间陷入到了不妙的境地当中。脸。脖子,胸前……各处传的触感。和残留在脑中的酒精一起,让他一贯冷静的思维变得不再清晰起。

“夏洛特…………”鼓起最后的理智,他嘶声喊了一句。

然而,在最后的勇气与坚持,却马上被夏洛特的眼神给打消了。

夏洛特看着夏尔,眼睛里满是迷离的流波。她的脸红得像是要滴出水,原本娇美的容颜更被衬托得美艳绝伦。

这烟波,既是邀请,也是苛责——你还在等什么?我想要……

在这种令人迷乱的浓雾之下,夏尔理智逐渐沦陷。

全身火热的娇美身体,正贴在他的身上,灼烧着他的理智,也点燃了他的**。

这是和我一起长大的人啊,这是我爱过的人啊!

“夏尔,你难道忘了吗?我还欠你一笔账呢,现在是该付余款的时候了……”夏洛特此刻的声音,娇媚得仿佛能把一切都融化在里面。

这是压倒一切的最后一句话。

我……我顶不住了!全身的血液这一刻仿佛都向头上涌了过去,让夏尔丧失了最后的一丝理智。

已经忍不住了,也已经不需要再继续忍下去了。

“你会知道代价的!”他轻轻吼了一声,然后伸出手,放到了夏洛特背后。

裙子被解开了,而夏洛特也解开了他衣服的扣子。

两人的唇重新黏在了一起,然后舌头剧烈地搅拌了起,每一秒钟欲火都被搅得更浓。良久良久之后,两人的唇瓣才重新分开……

然而,这一次的短暂分开,只是更大场景的序幕而已。

两个人已经坦诚相见了。

夏尔静静地端详着夏洛特,那灿烂的金发,那高耸的白色雪山,那片空谷幽兰,尽收眼底。

在这种似乎能够择人而噬的眼光之下,夏洛特的眼里蓦地闪过一道羞怯,然后很快就被迷离所重新填补。

“夏尔,我爱你……”

宛如听见了命令一般,夏尔直接朝夏洛特扑了过去,将她压在了身下。

然后,他进入了那片早已经被雨露所泽润了的幽兰当中,然后在雾之中不断进出着,翻滚着,扑腾着……寻找着人生中最美丽的乐趣……

夏洛特不断承受着心爱的人的侵袭,她微微闭着眼睛,嘴中发出无意识的轻哼,她的手紧紧抱住了自己的爱人,不肯让两颗心有一点距离。

这是爱的终末,这是欲的顶端,这是人类最美的游戏!

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一对儿年轻男女同时轻哼了出,同时走到了散雾收的一刻。

“夏尔,我爱你!”夏洛特忘记了一切,发出了似哭似喜的呢喃。

然后,她又奋起最后的气力,将唇封上了对方的唇。

汹涌澎湃的激情,从两个人心头间喷薄而出。

…………

落日的余晖,悄然走进了这间房间,给一切都铺上了金色的虚华。

夏尔和夏洛特仍旧紧紧地拥在一起,一起享受着最后的余韵。在此时,每一个抛下女孩子自顾自睡去的人,都是罪大恶极!

夏洛特带着满足的笑容,目光不断在爱人和落日之间逡巡。

“夏尔,我爱你……”又是一声濡软的呢喃。(未完待续。。)

ps:大家好~~恭贺大家端午节快乐~~~夏姐给大家发粽子了……

这本书,经历过很多,有让人开心的,也有让人伤心的,曾经在各种打击之下甚至想要干脆弃坑算了,但是……最终还是坚持下了,从阴影中走出了。

能走到今天,是因为大家一直以的支持和鼓励,谢谢大家!

真的,谢谢大家(眼角已经有泪,真的。

我会继续努力下去的,为自己,为大家讲完这个故事~~

最后,不要问为什么夏姐不喊痛,因为设定里他们在少年时代情窦初开之时就做过了(已经是老夫老妻的说~~)……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