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二十六章 拿汉三(3)

第二十六章 拿汉三(3)


                在和卡里昂与夏尔交代了后续的安排之后,路易-波拿巴总算舒了口气,原本车厢中紧绷的气氛也暂时缓和了下。

卡里昂暗暗给夏尔使了个眼色,暗示他不要再说话,让这位刚刚回到国内的波拿巴家族首领好好休息一下,夏尔心领神会,点了点头然后缄口不言。

然而,也许是因为刚刚回到阔别已久的法国的关系,路易-波拿巴却没有选择趁此时机小憩一下,他仍旧在四下张望,仔细地看着这个他苦心孤诣想要拿到手的国家,身体上的疲惫很明显被精神上的亢奋所掩盖了。

“哪个国家都不如这里美丽啊!”看了许久之后,路易-波拿巴发出了一声感叹。“她值得我们耗费一生去夺取,去保卫!”

“您说得对极了。”夏尔适时地附和了一句。

接着,路易-波拿巴将视线从窗外放回到车厢内,然后定定地看着夏尔,目光既温和,又有掩饰不住的凌厉。

夏尔则微笑着点了点头。

“年轻人,”在夏尔的感染下,路易-波拿巴也笑了出,“我确实很欣赏您。这不仅仅是因为您的爷爷,还因为您本人。”

一阵惊喜掠过夏尔的心头——又有几个人能够得到这种当世枭雄的如此赞扬呢?!

“这是我的荣幸。”他连忙回答。

“您的执行能力我们早已经见识过了,并且十分满意。但是我最欣赏您的地方不在这里。”路易-波拿巴有意停顿了一下,“您知道是在哪里吗?”

“请您告诉我吧。我确实不大清楚……”夏尔笑着回答。

“不用这么拘谨,真的。现在这里还有谁呢?就我们三个人而已,在我们面前您大可以畅所欲言。”看到夏尔有些拘谨,路易-波拿巴又笑了笑,然后鼓励了他一句。

接着,他公布了答案。

“真正让我对您禁不住欣赏的,是您的眼界。”路易-波拿巴做了个手势,“我仔细读过您写给我的那些东西。很有见地。年纪轻轻就有这份见识,实在很难得……”

“这只是我一点粗略的看法而已。”

“就算这样一点粗略的看法,也已经很难得了,尤其是您这样的年纪!”路易-波拿巴轻轻摇了摇头,好像是在感叹什么,“您提出的意见,大多数都很合我的胃口。有些对我还有不少启发……”

没等夏尔反应过,路易-波拿巴就继续说了下去。

“‘政府在经济领域,必须发挥自己应有的职能,在经济不景气的时候更应该发挥主导作用,通过大规模的公共建设和合理的信贷刺激,我们可以让全国经济处于一个上升的轨道。然后恢复工商界对经济状况的信心……一时的财政赤字所造成的的负面影响,将会被后所产生的经济效益所抵消。’你这话说得再对也没有了——如果政府天天喊什么无为而治,那人们还要政府做什么?!”

“我一直在说,我们在如何夺下国家这一方面想得太多了,在夺下国家之后如何治理这一方面却想得太少了。而您能够在这期间沉下心思考。并且提出一些宝贵的意见,这很让我欣慰。”路易-波拿巴轻轻感叹了一声。情绪却似乎变得有些波动,“倘使我们夺下了一个国家,那就意味着我们可以说一声万事大吉而后去睡觉吗?不,我们夺下它是为了按自己的方式治理它!我们应该让这个国家在我们手里发展壮大,不是吗?”

“您说得再对也没有了,我完全同意您的看法。”夏尔马上回答。

这句话他是发自内心的。

如果没有一些自己的理念和想法,仅仅只为篡夺权力而篡夺权力的话,他与那些蠡虫又有何区别?哪怕仅仅是为在时光中留下一些穿越者的刻痕,他也希望在世界上留下自己的印迹。

“在夺下政权之后,我们不仅应该想办法扩大商业的规模,刺激贸易,我们还应该扩大工业的产出,因为只有它才能提供足够的就业岗位。我们可以并且也必须增加人们的收入,这样才不至于引发这个国家的又一次骚动!”夏尔说出了自己的看法,“而且只有它才能真正增强国力,让法国足以和欧洲任何强国抗衡,恢复帝国的荣光。”

路易-波拿巴点头赞许。在这个写过《论消灭贫穷》的人看,夏尔的这些观点与其再投合不过了。“您的兴建铁路网的计划,正是我们这一观点的延伸。不仅如此,我们还要在各地铺开公共工程,既能够吸纳失业的人群,令他们有工可做;也可以彻底让这个国家面貌一新!七十年的沉睡已经太久了,我们要让她抖落身上所有的灰尘,不知道要费多大的劲!”

他当然会欣赏夏尔的这个计划。就是在路易-波拿巴治下,法国的铁路增长了接近十倍,原本不连贯的铁路线变成了一张覆盖全国的铁路网。

他是欧洲第一个认为失业率(而不是上帝)与自己的皇冠息息相关的皇帝。

“您说得太对了。”夏尔再次附和了一句,“您是真正想过怎么治理这个国家的人。这正是我选择跟从您的原因。”

他并不是虚伪的恭维,而是真正的观点相似。

“您会发现自己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的。”在夏尔的恭维之下,路易-波拿巴只是淡然笑了一笑,“我研究这个国家几十年了,为了弄明白该怎样统治它,我耗费了无数的心血。这个国家值得我们这么做。”

“是的,她完全值得。”夏尔也感叹了一句。

“好好干吧,年轻人。以后的路还长着呢。”路易-波拿巴又拍了拍夏尔的肩膀,他目光中透着不少期许。“虽然我们目前还有不少的障碍和敌人。但是终究他们是挡不住我们的,这个国家肯定会是我们的!到时候,您就需要将自己的理念好好地施行一番了,我希望您的才能不仅仅只体现在纸面上!”

“我会与您一道,去让这个国家焕然一新的。”夏尔马上回答。

…………

这种真正的感情流露,在两个人的生涯中都极其少见。

在片刻之后,两个人那种学究式的冲动已经完全消失了,脸上重新摆满了原本的沉静与冷漠。

“这次的议会选举。对我们说至关重要,不能有任何的闪失。”一直沉默着的卡里昂,这时也适时地插话了,“这是我们展示自己力量的最好时机,只有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的影响力,那些中间派才会考虑投靠我们。”

“议会!”提到这个词的时候,路易-波拿巴眉头皱了皱。语气里不期然地带着一点不屑,“这东西除了让法国人神经痉挛外有什么作用?等到我们掌权的那一天,我一定会让它四分五裂,再也不能给任何人制造麻烦!”

作为一个穿越时空的旅者,夏尔很清楚他对议会的感情,也清楚后他所干的事。

在后篡夺权力。成为帝国皇帝之后,他一举将国民议会拆分成了三个机构——参议院、国务会议和立法团。

其中参议院和国务会议都是由他本人任命的显贵组成,负责起草和审议法律。

而握有立法权的立法团,表面上是经由所有年满21岁的男性公民普选所产生的,但是代表的候选人均已经事先由政府指定。实行“官方候选人”制度,因而选民们只有遵命投票的“权利”。

立法团开会由皇帝亲自召集。正副议长也由皇帝任命。立法团只是讨论、表决政府特派员宣读的法案,无权由议员自己提出法案立法,而且他们只能分别表决政府各部预算和决定税收——对现成法案只能被动地表示赞同或反对,无权要求修改。

所以,在第二帝国时代,立法团处于无足轻重的地位,开会时不设讲台,每个议员只能在原座位上发言。参议员年薪高达3万法郎、国务参事为5万法郎,而立法团议员的职位则没有薪水。

由此可见,尽最大努力削减议会的权力和影响力,是路易-波拿巴的政治理念的核心之一。而他的这种对议会的羞辱和蔑视,某种程度上也埋藏着引发第二帝国末年种种祸端的导火索。

路易-波拿巴对议会的深恶痛绝,并不只是因为他作为一个皇位觊觎者而对“代表”民意的议会的天然痛恨。更深层的原因是,他认为在法国这种崇尚参政议政、政治立场和诉求又彼此差别甚大的国情环境下,议会如果掌握大权,就会造成整个国家的精神分裂和行动瘫痪,在几百思想完全背道而驰的人的争吵下,政府和国家将什么事也干不成——而他却是想为这个国家做些事情的。

无论如何,虽然他的政治体制架构的主要目的是揽权,虽然他对议会机构任人唯亲,虽然革命导师和副导师在他在位期间对他有不少的嘲讽和羞辱,但是他确实通过这种政治体制架构,为法国的经济和工业的发展,做出了莫大的成绩,他统治的时代,也是法国经济发展最快的时代。

后八十年中,法兰西第三共和国和第四共和国那种政治瘫痪状态(第三共和国70年换了86次总理,第四共和国11年换了21次),不正是如同他所预见到的吗?

而更后,夏尔-戴高乐(其实应该叫夏尔-德-高勒)发动政变后所建立的第五共和国,其政治体制架构(总统制、削弱议会)又和路易-波拿巴的政治设计有多少不谋而合的地方?

尽管为篡夺权力耍尽了阴谋诡计,尽管后被描述得如同小丑,尽管带领帝国和法兰西民族走向了色当惨败的终局,路易-波拿巴仍旧是一个有自己出色的政治理念、并且有足够办法施行自己理念的政治家,这一点是确定无疑的。

当然,作为一个时代的过渡人物,他的缺点也是十分明显的。他的局限性和他的优点一样突出,然后共同谱写出了也许并不崇高也并不辉煌的二十年第二帝国史。

“您说得对,议会是个大麻烦,但是目前我们却不得不面对这个大麻烦。”卡里昂恭敬地回答,“不管以后我们打算怎么对付它,但是现在我们必须正视它,并且想办法利用它。还是那句老话,没有永恒不变的原则,只有相机而变的原则……”

【这句话是法王亨利二世(1547年—1559年在位)的名言。】

“目前确实是这样。”路易-波拿巴默然同意了卡里昂的意见,然后他重新看向了窗外。

“我们还需要再等一等……”

ps:最近好像稍微有些冷清呢……

继续求推荐求月票求打赏o(n_n)o~~

★百 度 搜 索 ,免 费 阅 读 万 本 小 说 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