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十一章 共识与质问

第十一章 共识与质问


                当夏尔前特雷维尔公爵府上拜访的时候,他很快就得到了公爵本人的召见,他的那位堂爷爷宛如早已经在等着他一样,甚至仆人都没有通报就直接放了他进去。

再一次到公爵的书房时,特雷维尔公爵也早坐在那里了。他苍老而僵硬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仿佛一座活着的雕塑一般。

这一幕,和半年多之前的那一幕场景竟然十分相似,所不同的是,夏尔所抱持的心态却已经截然不同,所处的位置也已经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更重要的是,他已经知道了一个事实——他是站在我们这一边的。

更准确地说,应该是——我们是站在一起的。

正因为如此,他抹去了一切无谓的客套,直接对公爵开腔了。

“消息完全属实吗?”

他知道对方当然听得懂他在说什么。

而公爵本人也没有说什么废话,直接微微颔首。

“有很大的可能性。”

“那么,我们就应该挫败他们。”夏尔坐了下,笃定地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没错,确实应该挫败他们。”公爵的语气还是没有任何波动,“那么您打算怎么做呢?别忘了,有一件事我是帮不上太多忙的。”

没错,特雷维尔公爵在这些事情上不能太过于帮忙。

临时政府意图要颁布的法令,是要禁止所有前王室成员返回法国。波旁王族当然被包含在其中,所以作为保王党中坚分子的特雷维尔公爵想要去全力阻止法令的出台,应该也是无可厚非的。

但是在路易-波拿巴被驱逐这一事上面。他就帮不上太多忙了,否则就会惹起别人的怀疑,因为这是对王党很有利的一件事。

“另外,你也不要过于期待我们能够包办一切。”特雷维尔公爵继续补充着,“之前七月王朝不遗余力的打击,使得我们早已经力量大衰,好久都难以恢复起元气。”然后。似乎想到了什么不愉快的事,他的眉头又微微皱了起。“而且这些人都过于平庸,又个个心高气傲谁也不服谁。恐怕起不了太大的用……”

如果不是因为实在已经对这些脑子僵硬能力乏乏的王党分子们完全失望了,恐怕特雷维尔公爵也不会那么决绝地断言保王党的事业已经完蛋了,然后决定把特雷维尔一家的重注都压到波拿巴家族这一边吧?

“只要您能帮到前面一件就够了。”夏尔微微笑着回答,“你们造起的声势。能够重重地打击那些人的气焰。肯定能够对我们有所帮助。”

特雷维尔公爵有些好奇地扫了夏尔一眼。

“听上去您已经有了一些主意?”

“是的。”夏尔又点了点头。

公爵继续看着他,显然是希望他说出自己的想法。

“我想,您还不知道吧?”夏尔自然也不想在他面前装什么故作高深,他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打算,“在那三天的暴乱当中,我带着人去了首相的官邸,然后把那里扫荡了一遍。”

“有意思。”听到这句话之后,特雷维尔公爵突然饶有兴味地扫了夏尔一眼。“我们家的人里,居然还有人肯亲身去冒这种险!”然后。他又继续追问了一句,“那您肯定有些收获了?”

“收获不小。”夏尔回答,“我找到了大量书信,还有不少机密的档案和文件,发现了很多有意思的东西。”顿了一顿,他颇有恶趣味地回视了特雷维尔公爵,“里面还有些东西,好像是自于您那里的……不看我还不知道,原这么多年,您还干了那么多……嗯……不那么合法的勾当。”

即使是以特雷维尔公爵的涵养,听到夏尔的这句话之后仍然忍不住微微皱了皱眉,然后他嘴角微微扯动,好像凑出了一个苦笑。

“还真是个了不得的孩子啊。”他的目光里,既有被摆了一道的无奈,也有长辈看到子侄有所成就时的那种欣慰,“看您找到了不少好东西。”

“至少我们掌握了一些秘密,足以让不少人心惊胆战,他们加上我们一起施压,应该可以限制住德-拉马丁先生的肆意妄为了,如果还不行我就用钱开道,自然会有人肯要帮忙的。”夏尔也毫不客气地抬起了头,接下了公爵对他的赞许,“另外,我最近想了想,决定自己买下一家报社,总得有人说出我们想说的话……”

“哦?波拿巴党人终于要堂而皇之地走上台面了啊……”公爵轻轻感叹了一句。

“不,我的意思是,我一个人的。”夏尔把声音放得更低了。“只属于我一个人的报社,和党派没关系。”

作为政治界的成员,舆论高地当然要想办法占领,夏尔想要去办一份自己的报纸自然是无可厚非,而且现在这种风雨飘摇的时段,买下一家经营状况不好或者老板债务缠身的报社,不是什么麻烦事。

而如果他想这么干,波拿巴党人的组织里有大把原本负责宣传鼓动工作的人可以过替他帮忙,他可以很顺利地就直接接受。但是夏尔最终决定不去找这种方便,他只想给自己找一家报纸,作为未需要的喉舌,不想让别人也进渗透,哪怕是同党也不行。

“这是个好主意。”公爵也明白他这个想法的好处,不过他也还是有一些疑虑,“不过,现在的时势这么骚动不安,有心情有闲钱去看报纸的人恐怕不会那么多啊?”

“大不了先亏一点罢了。”夏尔满不在乎地回答,“正因为现在形势不好,所以才可能低价盘进。以后局势总有稳定下的时候,到时候要买反而麻烦。”

“看样子您最近搂进了不少钱?”公爵的表情和语气愈发平和了。

“都是别人的钱而已。”夏尔仍旧微笑着,说出了一句大实话。

借的是别人的钱。挣的还是别人的钱,这一进一出就有多少钱留在了手上?政治和金融投机就是这样一门无本万利的生意!

“夏尔,不要太自满。今天你所完成的只是一小步而已,你还年轻,今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虽然你已经取得了相较于同龄人所难以企及的成就,但是相较于你的才能。这还不算什么。”特雷维尔公爵的语气突然变得有些冷峻,显然是希望夏尔能够继续保持好稳定的心态,他的眼中透着一股期许。“我说过。我和你的爷爷都老了。我希望在我们之后,能够有人继续挑起这个家族。而现在看,这个人非你莫属。不要辜负我和你爷爷的期待!”

得到了夏尔传递过去的消息,现在的特雷维尔公爵也暗地里干了和他一样的勾当。显然这让他对收益很满意。对夏尔也很满意。正因为如此,他对夏尔也有了更高的期许。

而听了他的这番话后,夏尔也收敛了自己稍微有些得意的心态。

也对啊,现在搞出了这点东西就得意忘形的话,格局未免也太小了吧?他扪心自问了一句。

相比于梦想中所憧憬中的未,现在确实还只是走了一小步而已,以后还要更加努力才行!想到这里,他又重新振奋了起。

“很好。年轻人里面像你这样能听劝的不多。那么,废话我就不多说了。之后我会想办法带着那些王党们给你们造起声势,顺便阻止这条法令的实施。”沉默了片刻之后,公爵重新开口,“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要求?”

“一个很小的要求。”很罕见地,特雷维尔公爵垂下了自己的视线,好像是要避过夏尔一般,“我在吉维尼附近有个田庄,最近那里出了点事,想要派人和我的秘书一起去处理一下,但是最近得力的人都有事,所以……”

【吉维尼giverny是巴黎西北八十公里的一座乡村小镇,在当时就因自然风光而吸引了许多有钱人在此地修建别墅。】

听到他这番话之后,夏尔皱了皱眉。

“可是最近我也很忙啊?”

“那也不至于几天时间都抽不出吧?”公爵反问。

那为什么一定得由我出面呢?听上去就不是大事吧?

疑惑了片刻之后,夏尔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

“您的秘书,不是夏洛特吗?”

特雷维尔公爵继续低垂着视线。

“还不是她一直在我耳边求着。”突然,公爵小声嘀咕了一句。“所以你就答应了吧,不然她得烦透我。”

“呃……”夏尔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良久之后,他点了点头。

“好吧,我应该是能够抽出时间的。”

“夏尔,谢谢。”

听到了他的回答后,公爵抬起了头,竟然微笑着看了看夏尔,然后竖起了食指,做出了一个“祝你好运”的手势。

夏尔从没有想过,自己的堂爷爷,居然还有这么表情丰富的时候,简直……无语。

………………

在走出了特雷维尔公爵的房间之后,没走多远,夏尔就听见了背后的地毯上传一阵脚步声。

声音很沉闷,而且频率越越快,显然是有人正朝他快步小跑了过。

他没有回头。

然后,不出所料,他被人从背后紧紧地抱住了,这个人的脑袋搭到了他的肩膀上,而她的几缕发丝拂动在自己的面颊上,惹得他脸上一阵麻痒——这绝不是害羞所导致的。

他的背部,更传了一阵不妙的触感……

“有仆人看着呢……”夏尔无奈地提醒了一句。

“谁敢多说一句呢?”背后的人,直接反驳了他。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夏洛特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接着,她的清脆的声音,突然变得有些生硬,带上了某种不祥的色彩。

“夏尔,最近我听说你家里住进了一位小姐?”(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ps:算了算日子,夏姐也该动手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