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十章 危险与机遇

第十章 危险与机遇


                在收到了特雷维尔侯爵的眼色之后,夏尔心领神会,草草吃完晚餐之后,就直接跟着爷爷到了他的卧室当中。

“到底怎么了?纸条上写了什么?谁送过的?”一进,他就直接开口询问了几个问题。

“夏尔,不要着急,镇定,没什么大事。”特雷维尔侯爵做了个手势,示意他不要激动,然后他将纸条递给了夏尔。

夏尔轻轻接了过,然后拿到烛光下仔细地看了下。

上面只有草草两行字,但是当他看清了之后,却惊得他手都有些发颤。

“德-拉马丁先生准备发起一项法令,以便禁止所有前王室成员返回法国。”

这是第一行字。

【德-拉马丁先生是指阿尔封斯-德-拉马丁(1790-1869),法国家、政治家,在七月王朝建立之后,他反对王朝政府,最后成为了共和派人物。在当时,他担任临时政府的外交部长,是临时政府的实际掌权人物之一。】

看样子,是在说这位德-拉马丁先生准备想办法让临时政府通过法令,禁止任何前王室——也就是波旁、奥尔良还有波拿巴三个家族——成员返回法国,以防止他们扰乱国家。

如果说,第一行字已经让夏尔十分震惊了的话,接下的一行字,则更加令他心神动摇了。

“他现在已经得知了波拿巴先生即将返国的消息,准备派人阻止。将波拿巴先生直接再次驱逐出法国国境。”

他怎么知道的?他们打算干什么?夏尔从这两行字中嗅到了暴风雨临前的气息。

看完第二行字之后,各种念头在夏尔脑中纷至沓,差点让他保持不住冷静了。

还好。他最后还是保持住了镇定,轻轻地将纸条放到蜡烛边点燃,然后看着跃动的火苗在烟灰缸内的摇曳。

“这是特雷维尔公爵那边送过的?”他已经大致猜到了事情的大致梗概——肯定是特雷维尔公爵发现了什么事,然后秘密通知给了这边。

老侯爵轻轻点了点头,算是印证了他的看法。

“重要的不是从哪边递过的,而是如果真的发生了,我们应该怎么应对。”他悠然回答。“如果是真的,那么确实是个大麻烦。”

“确实够让人头疼的。”夏尔也同意了他的看法。

“哼,这些不过是被偶然被推上舞台的小人物。却妄想自己能当个名角儿!”特雷维尔侯爵满怀嘲讽地讥刺了一句,似乎颇有些怒意。

他对德-勒尔和德-拉马丁两个人,言谈之间也颇为不屑。

也无怪乎他这么反应了,这两个人能够登上高位。一个成为临时政府首脑。一个成为外交部长,并不是因为本身的能力和威望有多么高,而是各个政治派别互相斗争妥协的结果,他们的本事也注定了他们肯定干不长。

然而,权力的诱惑有多么大,人人都知道。偶然被推上高位的政治家,会甘心接受自己到时候黯然走人的结果吗?

无论是谁都只有一个回答——肯定不会。

所以,拉马丁想要“禁止任何前王室成员返回法国”。动机也就十分能够让人理解了。

如果真的让他通过临时政府颁布了此种法令的话,那么他们就能够让各个政治派别暂时受挫。然后趁机扩大自己的影响力。

而且,从这张纸条所传递过的信息看,祖孙两人很明显都能看出其中危险的政治意图。

依据新的共和国宪法,在今年的4月份,法国就将举行全国选举;而在5月初,法兰西新的制宪议会将会选举完毕,5月10日左右这些当选的新议员就要重组新政府。也就是说,一个多月之后,法国政坛的新一轮的政治势力站位活动就将开始。

在这种形势之下,波拿巴党人们自然就在酝酿着让首领路易-波拿巴尽快回国,早点亲自负责操盘,而路易-波拿巴本人,当然也不会浪费这种大好的时机。于是,他已经决定以最快速度返回法国。

而且在理论上,这种做法也并没有什么障碍,在二月革命推翻了王朝政府之后,原本七月王朝对波拿巴家族的驱逐令,现在都已经被撤消了,波拿巴家族的人大可以回国。

而临时政府外交部长德-拉马丁等人打的如意算盘也十分明显了——肯定就是想在至少这段时间内让路易-波拿巴等人回不了法国,无法给他们的选举布局和其他政治图谋带任何障碍,然后再通过其他各种方式,谋求让自己成为法国新的长期统治者。

寥寥两行字,竟然就蕴含着这么大的信息量,政治果然是一门玄妙的艺术!

一想到这里,夏尔就恍然大悟。接着祖孙两人又对望了一眼,达成了统一的共识。

“看我们得想办法找对策了。”特雷维尔侯爵冷静地说。

然后,两个人都开始开动脑筋,去思索对策。

至少现在,波拿巴家族的政治利益,和特雷维尔家族的政治利益是紧密结合在一起的,夏尔比任何人都希望他能够一帆风顺地直接篡权,当然不可能坐视他就这样被人整一道,影响到自己所属政治党派的利益。

那么,到底能不能阻止临时政府的这些举措呢?

夏尔在不断地催逼自己的大脑,想让自己尽可能地从前世那些已经逐渐模糊了的法国历史上找出有用的信息。

他的努力没有白费。

突然,好像从脑袋里闪过一道灵光似的,夏尔记起了原本历史上的一段记载:

在1848年3月份,路易-波拿巴回到了法国巴黎,然而临时政府当时强行地又将他驱逐出境,猝不及防的他,不得不黯然返回英国。

然而,在波拿巴党人的极力运作之下,在1848年4月,他又返回了法国,并且和其他的波拿巴家族成员一起,及时赶上了4月底开始的选举,然后当选成为制宪议会议员,然后就此正式以个人的身份登上了法国的政治舞台,从此开始了从野心家到皇帝的荣光之路。

也就是说,即使按照原本的历史走,就算被拉马丁等人再度驱逐出境,路易-波拿巴和他的同党们还是有办法再强行返回法国,并且大模大样地出现在公众面前,谋取公职。

也就是说,从“旧有的”历史看,现在的波拿巴党人是有办法解决这个麻烦的。

一想到这里,夏尔的精神就重新振奋了起,他不想按照原本的历史再走一遍了,因为……如果夏尔等人直接在危机刚刚开始时就解决了此事,让自己的老板平安无事地回到了法国,那么在路易-波拿巴看,夏尔肯定又是立了一次大功,不是吗?

——因为他可不知道他在“未”能够平安无事地再回,赶上这次迫在眉睫的选举!

也就是说——这是一次看上去麻烦,实际上肯定大有成功希望的政治机遇,他所需要冒的风险不大(原本的历史上已经证明了波拿巴党人有这种政治能量克服这次的危机,那么现在的形势下没道理不能再一次),却能够让自己在路易-波拿巴面前又立下一次大功。

何乐而不为?

一想到这里,夏尔心中原本的激动就重新被兴奋所替代了。

知道未的一些历史细节,对他说确实是一个极大的帮助,他再一次感受到了这一点。

“怎么了,夏尔?”老侯爵感受到了孙子的情绪变化,连忙开口询问,“你想到什么主意了吗?”

“您说得对,爷爷,我们没有必要对一群只剩下一个半月时间的可怜虫们感到害怕。”夏尔轻声回答,“虽然我现在没有想到具体应该怎么做,但是我认为我们绝对能够挫败他们的阴谋。”

“你能有这份信心当然很好,但是有时候我们除了信心之外还要有些手段。”特雷维尔侯爵对他的话有些不以为然。

“您相信我吧,我一定能够挫败他们!”夏尔的声音里带着十足的笃定,“波拿巴先生肯定能够平安无事地返回法国,并且夺取政权。现在没有什么能够阻止夺取这个国家了,爷爷。”

老侯爵看着自己的孙子,慢慢也被他的振奋所感染了。

“很好,说得很好!我的孙子就是要有这股豪气!那就干吧。”

…………

“首先,我们先写一封信,告诉波拿巴先生最新的危机。”沉思了片刻之后,夏尔说出了自己刚刚想到的一些对策,“同时我们要告诉他,虽然形势有些危急,但是我们能够坚守到最后一刻,解决掉这些麻烦,绝不会让他们阻碍到我们的谋划。这封信由您本人写吧,爷爷?您渲染得越严重越好,您越是能够让他感受到危机,那么如果成功了我们越是会得到感激,即使失败了……他也不会太过于责怪我们。”

“很好,我等下就写,就按你的方针。”侯爵点了点头,同意了夏尔的意见,“然后呢?”

“我这阵子和其他人一起造起声势,必要的时候可以花大钱去收买现在的临时政府成员,让他们去反对拉马丁先生的意见,反正现在我们不缺钱。”

夏尔看着不断闪烁的烛火,慢慢沉吟着。

“另外,明天我要去特雷维尔公爵府上去拜访……他们估计也着急吧,拉马丁先生的主意又不是只针对我们的。”

“很好。”(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