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四章 巧取豪夺

第四章 巧取豪夺


                晴朗的阳光下,城区一片春意盎然,一切的喧嚣,都仿佛被时间所冲淡了。

马车上下车后,芙兰和她的好友莱奥朗侯爵小姐,一起到了她们去年常常上绘画课的画室的大门前。而后,夏尔也跟着她们一起下车了。

听到了老仆的通传之后,老画家马上就叫他们一起上去,然后在自己的小画室里等着他们一行人。

一见到老画家时,夏尔就发现和之前在画廊中见面时的样子相比,老画家已经几乎变了个模样。

他头发白了不少,脸上的皱纹突然增加了一倍有余,仿佛几个月里就又老了十岁一般。而且。他现在顾盼之间也没有了过去的那种生气,显得十分颓丧的样子。看,最近在生活中遇到的麻烦已经给了他不少的打击。

看到芙兰和侯爵小姐两个人之后,他略显得颓丧的脸上终于闪过一些喜色,几乎没有注意到跟在她们后的夏尔。

“好孩子,你们倒是舍得看看我啦!”他笑着‘责备’了两个学生一句。虽然很开心,但是声音里还是透着一股难以消弭的虚弱,“我还怕到死都见不到你们了呢!”

他这番话,说得两个学生都是一惊。

“老师,您还好吧?千万别说这种话啊!”芙兰连忙安慰起老人,“我们都还等着您重新开课呢!”

“开课?已经不会再开了……”老画家摇头叹息了一声,脸上浮现出苦笑,“自从阿德莱德女士去世了之后,我的运气就没有好过,现在连作画都没什么精神了。现在我只想休息休息。”

他这话倒也是没错,对一位艺术家说,要是失去了重要的保护人,确实是一种难以承受的重大打击。

听到老师的这句话之后,芙兰和玛丽面面相觑。想要安慰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不过,特雷维尔小姐,您不用伤心。”老画家安慰了有些惊慌的芙兰一句,“我现在已经没有多少东西好教给您的了,您接下只是需要持之以恒地坚持努力下去就可以了……”

意味索然的老画家,让三个年轻人心里都生出了极其不祥的预感。

在急切的紧张感之下。芙兰也顾不得兜圈子了,她直接开门见山地问。“老师,您不要这样!是不是最近碰到了什么困难呢?”

“困难?太多了。”老画家随口回答。

“我听说最近因为政府法令的关系,大家都遇到了点麻烦……您是不是也碰到了这些麻烦?”芙兰小声提问,然后指了指自己的兄长,“我哥哥也一起了。我们能够帮助您。”

夏尔友好地朝画家点了点头,仍然没有说话。

“老师,想必您最近也是在为那些存款券烦扰吧?”玛丽开口帮忙解释了,“特雷维尔先生听说到您有困难之后,决定帮您解决一些困难。”

想要维持这么大的宅院还有必要的仆役,都是巨大的开支,以正常情况推断看。除了少量现金之外,老画家其他资产大部分应该是此时正饱受打击的债券和存款,另外也许还有一些年金,不过因为现在的糟糕局势,年金的偿付也十分不稳定,天晓得什么时候才能恢复正常。

所以,推己及人,老画家现在应该也处在比较窘迫的境地当中。

果然,听到了学生们的话之后,老画家总算打起了一点精神。

“帮助我?”

“是的。”玛丽点了点头。“您也知道,那些存款券,如果您现在拿到交易所里去卖掉的话可能要被人压到八折甚至七折,而且从现在这个样子看,以后能够卖出去的价格恐怕会更低……到处都有人在疯了似的卖。所以我想,您干脆就卖一些给特雷维尔先生吧?他可以用优惠的价格买下您的一部分存款券,这样您就可以先渡过难关……”

听到了侯爵小姐说的话之后,老画家转过头看着夏尔,好像刚刚才注意到他似的。

“正如她们所说,我打算用现金收购您的一部分债券。”夏尔又点了点头,冷静地继续说了下去,“不过,您也知道的,我这边也只能去尽力而为。所以我只能以九折的价格收购您的一部分债券……而且数量只能到几万,您看您能接受吗?”

他现在手头里有的是现钱。

他刚刚从博旺男爵的银行那里,拿到了男爵私人借给他三百万,而这位大银行家另外准备给这些代理人的活动资金更是不计其数,所需要的,仅仅是大笔大笔地以低价吃进人们手里的债券而已——对侯爵小姐和老画家的这种收购折扣,当然是友情价了,绝对可一不可再的。连对身边的亲朋好友都是如此,那么对那些不认识的人们,夏尔自然更加不会手下留情了——他和交易所的那些大亨一般,唯恐杀价杀得不够狠,唯恐金融恐慌还不够深,最好是一直压到折半甚至更低才能让这些不知餍足的人满意。

顿了一顿,仿佛是为了保险似的,夏尔又继续提醒了老画家一句。

“不管发生了什么,不管您听到了多少谣传,您千万不要将这些债券卖出去,留着等到它能够使用兑现的那一天,虽然可能时间长了一点,但这一天终究是会的,我坚信如此。最近如果您缺钱了,就找我吧,我会想办法帮助您的,好吗?”

老画家总算明白了夏尔的意思,他静静地考虑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同意了学生的提议。然后,他诚挚地向夏尔道了声谢。

“谢谢您,特雷维尔先生。”

“没关系,您是我妹妹的老师,现在有了麻烦我当然得帮帮您……”夏尔连忙谦让了起。“如果要谢,您就谢谢芙兰吧。”

我和别的人合起伙,抢了他们的一大笔积蓄。想尽办法从他们这里巧取豪夺,结果他们反而要感谢我心地仁慈!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此情此景,让夏尔忍不住在心里感叹了一句。

好吧,世道不一直是如此?片刻之后,仿佛是为了给自己开脱似的。他又在心里说了一句。然后立马让自己转移了注意力。

听到了夏尔这个颇具有诱惑力的提议之后,老画家立马就答应了。然后他回到自己的卧室拿出了一些加起面值数万法郎的存款券过。而夏尔,自然也痛快地将身上带过的现金拿了出,然后两个人就在这里直接进行了交易。

等到交易完成了之后,老画家突然又叹了口气,显得有些惆怅。又有些释然。

“特雷维尔小姐,我有些话想要跟您说说,您方便吗?”

“当然可以了!”芙兰微笑着回答。

接着,老画家带着芙兰走进了大画室内,那里就是学生们平常练习画作的地方。芙兰踱步于其中,心中百感交集。一时间只感觉心头发堵。

“很伤感,是吗?”领在前面的老画家突然转过头,朝芙兰和善地笑着。

芙兰微微闭上了眼睛,轻声回答。

“是的,有些伤感。老师,您真的不想再开课了吗?”

“不想了,我真的累了。是该退休的时候了。”老画家轻轻叹了口气,“我现在只想每天都像现在这样在里面漫步,和我的仆人每天打扫这里,把这里一直保持成原的样子,直到我们都不在的那一天……我已经很老了,也没有孩子,这里就是我的一生,这些东西就是我的一生。这段时间里,每当我走在这里时,我就感觉我在重温我的人生……是的。我已经到了重温过去的时候了,特雷维尔小姐。”

老人的这席话里,充满了感伤和告别的色彩,他真的已经累了。芙兰心里蓦地闪过了一丝明悟,这不仅仅是因为最近的财产受损而已。

看。阿德莱德女士的去世,给他带的打击,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大。

他和那位女士,真的只是艺术家和保护者之间的情感而已吗?到底是只有精神上的仰慕,还是另外有别的?会不会……

不,已经没有必要去求证了,什么都不知道最好。

“芙兰,我说过,你是我最喜爱的学生。女士和我都很喜爱你,她一直都跟我说我很有眼光……所以,等我死后,这里就都交给你了,替我继续保管好这里,还有我的那些收藏。可以吗?”老画家突如其的话,打破了她的沉思。

………………

“嗯?”芙兰不禁惊住了。

生平第一次,她所敬爱的老师,越过了老师和学生之间的沟壑,越过了平民与贵族之间的藩篱,对她用名称呼,而且称“你”。

而且,这个提议也让她大为吃惊。

“这样……这样怎么好?”片刻的吃惊之后她连忙推辞起,“您找更加专业一些的人士,可能会比较好……”

“只有你了,我相信你。”老画家打断了她的话,显然这个问题他已经深思熟虑很久了,并非一时兴起,“答应我这个要求,好吗?”

“可是……”芙兰还是十分迟疑。

“难道你希望你的老师连最后的心愿也无法完成吗?”老画家继续看着芙兰,平常严厉的声音突然变得十分温和“如果我有一天离开了,好好替我看着这一切,好吗?”

在老人的注视之下,芙兰脸上的迟疑渐渐消失了。

既然他这么相信我,我就不能让他失望,当然,更加不能让她失望。

“我会替您看好这里的……如果您希望的话。”

终于,芙兰坚定地回答。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