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五章 铁公爵

第五章 铁公爵


                由法兰西的民众与银行家们所共同创造的革命,绝没有将影响仅仅局限于一国之境内。它在不期然间,已经震动了整个欧洲。巴黎三日的烽烟和炮火,在整片大陆上都扇动起了狂风暴雨,很快,一切都将证明这一年将是多么令人难以忘怀的一年。

以或为热切、或为忧虑的目光注视着这场暴风雨的人们,并不仅仅只是在大陆上而已。在与法兰西仅仅隔了一条狭窄的海峡的对面,无数道目光也正注视着她所正经历的一切。

在这个与她已经恩怨纠缠了十个世纪的姐妹那里,她时而得到诅咒,时而得到祝福,却永远也不会被忘却。

而这一次,她得到的是祝福——也许如此。

至少在联合王国的首相罗素先生眼中看,事情就是如此。

【自从1800年与爱尔兰合并法案被通过之后,英国的正式国名一直都是“大不列颠与爱尔兰联合王国”,大英帝国(b日tish-empire)并不是其正式称谓。

而这位罗素首相(john-乳s色ll,1792-1878),是英国辉格党(自由党)政治家,后在1861年被维多利亚女王封为伯爵。就是第一代罗素伯爵,而后那个大名鼎鼎的英国大哲学家博特兰-罗素,就是他的孙子,第三代罗素伯爵。】

而这也正是他今天专程到肯特郡的这座沃尔默城堡的原因。这种国家大事,他有必要去咨询一下这位至今仍在上议院和军队中拥有莫大影响力的退休人士。尽管他是托利党(保守党),尽管他曾是个爱尔兰人。

在不苟言笑的仆人的引领之下,他很快就到了城堡内主人的书房之前。接着仆人敲响了书房的门。在短短的等候期间,世界最强大国家的政府首脑,心里居然不期然地生出了一丝忐忑。

很快,门就开了,压下了心里头的不自然之后,首相轻轻地走进了主人所在的书房。

然后,他就见到了这座城堡的主人。

他正坐在躺椅上。看着窗外的草坪和蓝天。

虽然是在休憩,主人看上去仍旧精神满满,棱角分明的脸上满是专注的神情。浓密的卷发虽然大多已然花白,但是却仍旧被梳理地整整齐齐,好像是为了不让心胸中的任何一点刚毅被这老气所毁损。

听到者已经走近之后,老人转过了头。将视线投射到首相的身上。而这视线。硬得简直能把人磕出血。

单看这幅样子,谁又能相信他已经年届八旬!

铁公爵,名副其实。

他轻轻抬起手,示意首相坐到他对面,而首相也欣然听从了威灵顿公爵的指示。

躺椅轻轻摇晃着,发出了若有若无的嗡嗡声。

“首相下,您今天的拜会让我十分意外。”在首相坐好了之后,公爵轻声开口。语调平实,用于简略。正是公爵本人一贯的风格。“希望别耽误我等下去修剪我的花园。”

“公爵下,您放心吧,我只是咨询您的一些看法而已,不会耽误您太多时间。”首相的微笑中,竟然隐藏着一丝讨好的神情,“您等下大可以照管您的花园。”

“哦?那就请说吧”公爵淡然回答。

既然如此,首相也不打算浪费时间了。

“想必您知道现在欧洲大陆上所发生的那些不幸事件吧?”

“确实知道一些。”公爵点了点头,然而他神情还是那么平淡随意,“不过,顶多不过又是哪里发生动乱,哪个王朝垮台了吧?对我而言,这些消息还比不上我花园里的紫罗兰得重要,它们最近可让我担心坏了……”

“这些事情对我们的国家并非毫无关联,下。”眼见对方似乎意兴索然,首相连忙进言。

“但是现在政府不是在您的管理之下吗?难道您对这个国家的实力没有了信心?”那种能刺人的视线又转移到了首相先生身上,让他好生不自在,“还是说,女王陛下的政府,又需要我们去碾碎哪个国家吗?”

“恐怕,不需要我们出场,已经有很多国家被碾碎了。”首相颇为阴郁地回答,“至少已经被碾得不成模样了……”

2月22日在法国爆发的暴乱,成功地推翻了七月王朝,法国首相基佐黯然去职、法国国王路易菲利普黯然退位流亡英国的消息轰然震动了整个欧洲。

而这股浪潮很快就从边境线向欧洲各国蔓延而去,激起了一股又一股新的浪潮,被久久积蓄的矛盾终于以最激烈的方式爆发了。

在3月13日,奥地利帝国首相梅特涅在被暴乱的平民和学生的围攻下,化装成了女人逃出了维也纳的事迹,已经传遍了整个欧洲,几乎成了各国一致的笑柄。纵横欧洲各国数十年的大外交家,就这样以一种颇为滑稽的方式,永远地告别了历史舞台。

而在欧洲的其他地方,在德意志,在意大利,这一股浪潮也同样风起涌方兴未艾,让人人都心惊胆战。

“既然您不打算干涉,那么我们就旁观好了。”公爵淡然回答,好像对那些骇人听闻的事件根本就不为所动似的。“欧洲总是需要一些变化的。”

虽然他的语气很平淡,而且很含蓄,但是首相明白他的意思——以俄国为首的神圣同盟,以及神圣同盟覆盖下的欧洲秩序,确实需要一些变化。

“但是我们总应该确保那些变化有利于我们。”首相同样含蓄地回答,“这正是我咨询您的原因。”

公爵将视线投向了窗外,等待首相的下文。

“我已经收到了从波拿巴先生传递过的消息。他正打算尽快动身重回法国,目的当然不言自明。他倒是心急,连关了他六年的前法国国王都不想见面叙叙旧……”为了冲淡房间内的这种严肃的气氛。首相还故意开了个小玩笑,“我今天拜会您,就是想问一下,他波拿巴先生的这种申请之下,我应该怎么做最好?”

“您是首相,怎么做都可以,只要以这个国家的利益为优先考虑就行。”公爵回复了一句颇为让首相宽慰的话。

“可是。您知道的,我是在两年前才担任这个职位的,在外交上我并不熟练。而且我对之前历届政府所持有的立场和考虑仍旧不是特别清楚。尤其是考虑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我觉得我应该慎重行事,下。”首相字斟句酌地回答,“作为我们德高望重的前辈。我觉得我应该听取一下您的意见。”

【威灵顿公爵在1834年短暂地出任过英国首相。】

公爵垂下了目光。

“也就是说。路易-波拿巴希望现在就回法国?”

“是的。”首相点了点头,“我不是不明白我之前的同事们的考虑,但是……如果拿破仑的侄子,真的和那位妖魔一样,那么我们让他上台将是一个巨大的错误……所以这个问题我必须慎重行事。”

“如果您想问我的意见,那就随他去吧。”公爵直接回答。

他的回答让首相眉头一紧,然后聚精会神地听着公爵接下的话。

“路易-波拿巴先生有些能力,但是也不过如此。和那位伯父相提并论的话,只是对拿破仑的一种羞辱。四十年前我们击垮他的伯父的时候。他是个小家伙;四十年后,他仍旧是个小家伙。没有必要太过于担心他。”公爵说出了自己的意见,“况且,就算又出了一个拿破仑,那又怎么样?我们能击垮一个就能再击垮一个。先生,您对这个帝国的力量太过于轻视了,这对您的工作很不利。”

“也就是说,您认为波拿巴先生即使达成了他的目标,也损害不了英国的利益,反而会如我们所愿的那样,抛弃理应抛弃的旧有成见,转而协同我们遏制斯拉夫人?”

“是的。”公爵点点头。

“您有把握吗?”首相还是有些犹豫。

“世界上能够绝对确定的未。”公爵有些不悦地回答,“但是我可以向您保证,无论发生什么,我,以及这个国家的军队,不管是陆军和海军,能够为这个帝国击败所有敌人。拿破仑的元帅们我一个个都击败过,就连他本人也曾在我面前低头。这个国家,几十年前不畏任何艰险地打败了那个人,而过了几十年,这个国家居然还要害怕一个幻影?简直可笑。”

然后,他转头看向旁边的座钟,“您还有别的问题吗?我得去花园了。”

首相明白他今天的访问时间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不过,他的目的达到了,他已经得到了足够的回答,足以使他下定决心的回答。

“谢谢您抽出了宝贵的时间,公爵下。”首相站了起,诚挚地表达了敬意。

…………

在首相匆匆告辞之后,威灵顿公爵也结束了休憩,按照预定的时间表到了花园里,准备照料他的那些花。即使已经到了八十高龄,他的作息仍旧极有时间规律。

他与那位震撼了整个世界的那个人在同一年出生,他击败了那个人的部下,并且导演了那个人在历史舞台上的最后演出。

他花了几十年,让这个岛国所居住着的高傲的贵人们,忘记了他的爱尔兰出身,忘记了他是莫宁顿男爵的孙子,而把他记成了日不落帝国的铁公爵,首相面临难题的时候,会想到咨询他的意见。

而完成了这足以煊赫几个世纪的业绩之后,他现在最为在意的,是花园里的那些正在害着病的紫罗兰。

蓦地,当他站在花园的庭院时,老年人的习惯,使他回想起了那炮火纷飞的时光,以及那些璀璨的群星们,最后,他们都已经永远地消散在了时光的尘埃当中,只留下了寥寥几人。

如今的欧洲还剩下什么呢?

尼古拉-罗曼诺夫,约翰-罗素,路易菲利普,腓特烈-威廉,路易-波拿巴……这都是什么啊?

“一群小家伙。”

他突然喃喃自语了一句。

然后,公爵重新集中起了精神,休整起了自己的紫罗兰。(未完待续。。)

ps:真想现在就开写一段主角和铁公爵的对位戏码……可惜现在主角地位还是太低,没资格拜会到铁公爵……

没错,我喜欢拿皇,可是也不反感铁公爵。

顺便,今天又和人战了滑铁卢。我必须再强调一次,拿破仑在滑铁卢战役的失败,主要责任是在他自己身上的,是他自己在击败了普军之后耽误了半天什么都没干,使得普军有机会重新集结;也是他自己给格鲁希元帅指了一个错误的方向,使得格鲁希绕了一个超级大圈子……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