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八十章 革命(七)

第一百八十章 革命(七)


                惊天的暴乱,还在刚刚兴起的时候,就已经触电般地惊醒了这座城市的另一半。巴黎的无产者们站了起要为自己的生存而战,而它富裕的有产者阶级们,也以差不多的气魄,打算武装起保卫自己的财富和生存。

这时的法国,有产阶级们并非是完全无组织无纪律的,实际上他们有着自己的军事力量——国民自卫军。

【国民自卫军是于1789年在革命政府的命令之下建立的军事组织,在此时已经演变成了一种资产阶级为成员的军事力量。法国各地的有产者(比如商人、公证人、律师还有贵族等等)会被编入其中,并且授予军衔,时常进行军事训练,以便在有“暴乱”的时候协助镇压。

正因为其中的阶级成分,所以,当时的法国政府十分注重笼络扶植这支准军事力量。路易菲利普国王就经常穿一身国民自卫军制服当做礼服,以向国民表示自己是有产者们的保护者。

那时的巴黎国民自卫军,集结地一般是在离富人聚居区很近的圣米迦勒广场。这个广场离法兰西贵族院(卢森堡宫,现在的参议院)、巴黎圣母院和先贤祠都很近。

顺便一提,此时正在英格兰的路易-波拿巴本人,也在加入了一个类似于国民自卫军的组织,协助英国政府和警察镇压英国正猝然兴起的宪章运动。】

在不绝于耳的嘶吼声的催促之下,居住于塞纳河左岸、其他富人区附近的人们。按照过去演练时的步调行动,纷纷在家换上了自己的自卫军制服,拿起了枪。然后准备到自己街区的指定地点集合,在初步集合完全后,按照预定的步骤,他们会在各自的军官的带领下,前往圣米迦勒广场完成最后的集结。

银行家杜-塔艾穿着一身自国民卫军上尉的蓝色制服,身后带着那些博旺男爵指定给他带的那些人,早有准备的他们已经完成了集结和准备。快速地向最后的集结地奔去。

在这一路上,他再也看不到这里平常的悠闲舒适了,素惯于逛舞会上剧院的太太小姐们。都已经躲进了家中,忐忑不安地为自己的父兄们祈祷着;而那些整天游乐饮宴不休的阔佬和花花公子们,此刻都已经换上了那套代表着立场的制服,也换上了一副惶急混乱的表情。平素豪华马车四下奔走的街上。此时只剩下了拿着武器不停穿行而过的国民自卫军军官和士兵。

好一派宛如末日降临的景象!

看着这一副光景。杜-塔艾忍不住笑了出。他明白这种混乱对博旺男爵的计划多么有利——对他的发财大业也将是多么有利。

尽管杜-塔艾和他的人同其他人一样步履匆忙,但他胸有成竹。他比谁都明白,这个王朝已经完蛋了——而且很少有谁会觉得这是一个不幸。

………………

在圣日耳曼区国民自卫军的集结地的会议室当中,从宫廷的特使一直在催促这里的指挥官赶紧带着他的人前去王宫帮忙镇压暴民。

“您的意思是,国王陛下需要我们前去保护他……”一个金色头发、留着短胡子形象俊朗的中年人,以一种从容不迫的神气看着对面的人,面孔露出了让人捉摸不定的微笑,“可是我的人都没有全部准备好啊?如果贸然直接出发的话。恐怕……”

“特雷维尔先生,我已经等待很久了。就算因为事起仓猝,这么长时间也该集结完了吧?”似乎得十分匆忙,特使的神态显然十分焦急,而且明显有些惊魂未定,因而说话也很不客气,“我已经等了很久了,国王陛下没有那么多的耐心!如果您觉得这项工作对您说太过艰难的话,我替您完成吧!”

一看到这个廷臣如此表态,中年人总算变了下脸色。

“哎……您真是太心急了……”

“我怎么能不急……国王陛下……”特使刚刚才没好气的回答,突然他住了口。

面前的人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把手枪,而黑洞洞的枪口正好对着自己。

“您…………您……”他这才明白了发生了什么,脸色因而骤然发白,连话都说不全了。

他想要站起逃跑,但是恐惧又让他全身无力,仿佛身体都已经不受控制了似的。

“砰!”

巨大的声响响起。

“居然认为我们会去为国王陛下而战,您这到底是狂妄呢,还是愚蠢呢?”看着栽倒在地的尸体,中年人仍旧镇定地微笑着,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也好,总得有人给这个王朝殉葬嘛……”

门开了。

他的女儿夏洛特快步走了进,看也没有看一眼地上的尸体。

“父亲,已经准备就绪了。”

“很好。”小菲利普-特雷维尔公爵朝自己的女儿点了点头,又赞许地笑了笑,“干得不坏,夏洛特。”

他的女儿,现在穿着一身灰色的紧身马裤,脚上穿着鹿皮靴子,宛如是在参加一次打猎一般,一头金发也被盘在了脑后盘起了高高的发髻,显得英气逼人。

因为祖父在贵族圈地位的关系,她的父亲小菲利普-特雷维尔是国民自卫军的上校,算是国民自卫军当中的重要人物之一。

当起义骤然发动时,虽然不知道原本发生了什么,但是夏洛特却很快就明白了应该做些什么,她马上鼓动自己的爷爷和父亲也要参与到推翻国王陛下的大业中去,而经过了慎重的审时度势之后,特雷维尔公爵终于首肯了她的提议。

不过,不同于她的是。特雷维尔公爵和夏洛特的父亲早就知道这件事,但是公爵一直装作茫然不知,直到现在也装得十分像。连他的孙子孙女们也没有看出。

得到了女儿的报告之后,小菲利普整理了一下身上的制服,然后拿着自己的手枪,悠然走出了会议室。

按照之前的安排,他走向不远处的集结地,然后看了看自己的手下们——这些人有中年也有青年,都是贵族。他们个个神情紧张。一言不发。

这倒不奇怪,这些人都是有家有业的人,当然学不暴民们的那种大无畏精神了。

“先生们。我们都知道,今天发生的一切,是出人意料的。”无视着从天际传过的喊杀声,小特雷维尔公爵还是保持着平常一贯的风度。竟然还带着一丝戏谑。“但是,会不会是某种机会呢?某种让法兰西摆脱某个篡位者的机会?”

他的话有些惊人,所以毫不意外地引发了骚动。这些贵族们很快就明白了,特雷维尔家族这句话到底意味着什么。

然而,贵族们当中绝不缺少正统主义者,尤其是夏洛特已经关照过的那些。

“您说得对!我们不用去管那个篡位者的死活!”

“这是上帝的公道!”

“这是迟的正义!”

他们纷纷大肆鼓噪着,压下了其他的声音,慢慢地。似乎是掂量出了目前的局势,那些原本有异样的贵族们。也渐渐地给自己换上了一张漠然的面孔。

“就我看,我们不用去为了一个篡位者的王位去死,他不值得我们冒任何生命风险。”见火候差不多后,小特雷维尔公爵做了个手势,“我们今天集结起,只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园不受侵害,不是吗?”

“对!”

“没错!”

又是一片鼓噪。

平心而论,这些贵族当中,也还是有人想要去为国王帮点忙的。但是……就连领头人都只打算明哲保身,他们也就不想再自己去送命了。而且,天晓得这里有多少人是死硬的保王党,又有多少人准备逃离七月王朝这艘破船?他们很快就将自己的心思藏在了心底里,正如贵族常做的那样。

“如果有人硬是想要去为国王陛下尽忠的话,我个人将十分钦佩于他的忠诚,绝对不会有所阻拦。”小特雷维尔公爵仍旧心平气和地说着,“有人想去吗?现在可以站出!”

如他所料,有人动了动膝盖,但是发现别人完全没动之后就收住了腿,最后,没有人站出。

“那好!我们去做好防御,保卫家园!”公爵大喝了一声,“篡位者,就将他交给上帝去裁决吧!”

公爵非常明白这些人,要让他们为保卫自己的财产而战、或者在王朝垮台时冷眼旁观当然容易,要让他们去为了某个口号或者某个理念去出生入死那就不太可能了,一句话——这些人都精乖着呢!

所以,也只能这样安排了。

而在杜-塔艾这边,国民自卫军也仍旧做出了固守本区的决定。

在第五区、第七区……情况也同样如此。

那些赫赫有名的大金融家所作出的决定,此刻已经被传开了。博旺、罗特希尔德等等这些大名鼎鼎的姓氏,这些资产阶级如雷贯耳,他们的表态,也不由得成为了资产阶级们效仿的方向。

到最后,整个国民自卫军没有人接受国王的命令,前去保卫国王。

…………

到了晚上,宫廷已经明白自己指望不上自卫军了。

仅仅一河之隔,仅仅只隔了一座桥而已,身处王宫的人们,即使是用肉眼也能看到这些穿着国民自卫军制服的官兵,他们就在眼前!

然而,他们也只是在眼前而已。这些国民自卫军就在协和桥的这边布防,用砖石堆砌了工事,偶尔还鸣枪警告任何想要走过桥梁的“暴民”。然后,他们就呆在他们临时构建的工事后面,冷眼旁观着对岸几百米外已经喊声震天的王宫,没有一个人想要走过去拯救他们的国王陛下。

就这样,在汹涌喷薄的狂潮面前,法国有产者中的两大支柱——贵族和资产阶级——因为各自的盘算和目的,以一种超然于物外的态度,几乎同时抛弃了七月王朝,心安理得地准备坐视这个王朝坠入最后的深渊。

他们很快就将要得逞了。(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