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七十八章 革命(五)

第一百七十八章 革命(五)


                王都的中心,此刻已经进入了最高级的戒备状态。卫兵们一个个手持武器,如临大敌地或站或蹲在临时构筑起的阵地后面,小心翼翼地盯着前方。而他们的背后,就是宏伟的王宫,就是王朝的最后屏障。

就在他们的身后,当今法兰西的国王陛下,带着自己的几位亲信侍从到了阳台上,眺望着远处,眺望着他的王都。

满城的喧嚣当然没有逃过这群人的双耳,虽然还维持着表面的镇定,但是国王陛下脸色灰白,嘴角也在微微颤动着,他一动也不动,看着远处。

时间已经到了傍晚时分了,在远处,火光四处升起,使得这座城市比平常时要明亮了许多。

为了将一切看得更加真切,他睁大了眼睛。

暴民,数不清的暴民正向他涌了过,他们有些人擎着火把,更多人拿着武器,呼喊着嘶吼着向王宫冲了过。

从他的位置看过去,这恐怖的狂潮宛如一条条火蛇,正以无可阻挡的气势向自己扑了过。他仿佛能看到它已经张开了嘴,锋利的獠牙正向自己展开……

“打倒国王!法兰西共和国万岁!”

“绞死暴君,消灭刽子手!”

“处死当今的路易十六!”

狂潮的浪涛声已经传进了他的耳中,犹如雷霆,又像是从天庭传下的判决。那些暴民,他一个也看不清,但又好像每个都时曾相识……

“啊!”他下意识地捂住了眼睛,然后猝然向后跌倒,若不是后面的侍从官机灵的话,他恐怕已经摔倒在地了。

毫无疑问。他现在内心中充满了焦急,以及…………恐惧,无边的恐惧。

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其中的恐怖了,这是他无数次在噩梦中所见到的情景,这是六十年让欧洲各国王室们夜不安寝的梦魇。

他是亲身经历过那个恐怖时代的人啊!他是亲眼见过路易十六下场的人之一啊!

【1793年1月21日。路易十六被革命政府处死,当时,年轻的路易菲利普和他身为国民议会议员的父亲菲利普-平等都见证了对国王的处刑。】

“军队!该死!军队!”被人扶着的国王看向旁边的侍从官,声色俱厉地咒骂着呼喊着,听上去却又充满了虚弱,“军队在哪里?怎么还没有?没有人给他们传令吗?!”

“陛下!陛下!”侍从的声音有些惶急。加大了音量,想要让陛下恢复理智,“传令官已经派出去了,现在大军肯定已经在调集,您再等等吧!不要着急!只要再等一阵子,这些暴民就都会被碾成碎末了!”

“不着急?我们怎么能够不着急?”国王陛下脱口而出。“我们就要都成为暴民的牺牲品了!”

“陛下,冷静!冷静!”旁边的侍从在不断地劝说国王保持冷静。

火蛇的尖端已经就要触及到王宫之前的花园了,已经到了!

几个暴民端起了自己的枪,朝远处王宫阳台上的模糊人影开了枪。

“砰!”弹丸夹杂着尖啸飞速向前飞去。

……

这么远的距离,此时的世界还没有一把枪能够命中目标。

但是……它已经足够给国王陛下带足够的惊恐。六十年前的一幕幕,六十年后的一幕幕,在他的脑海中纠缠杂糅。几乎浑然一体。

他的耳边仿佛听见了从天上的那个存在传怒吼。

“你夺下了波旁的王位,那就要面对波旁的下场!”

“啊!”国王陛下又发出了一声惨叫,有如被针扎了一下,吓得旁边的侍从们还以为国王陛下中了流弹。

确认了国王没有事之后,侍从们七手八脚将国王陛下拉回了房间。

所以,躺在床上的国王陛下还保留着算是清醒的意识。

“我没事,快去把首相下叫过!”他下了命令。

首相下是下午仓惶逃进王宫的,首相官邸在他们逃出后已经陷落于暴民之手,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国王陛下气得七窍生烟。大发雷霆,所以他一直被安置在候见室当中而没有见到国王。现在,他终于得到机会了。

但是,当首相依从吩咐前觐见的时候,房间却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当中。首相下只是站在他的床前,低头不语,看是不打算先开口了。两个面色晦暗的人面面相觑,一时竟然都相对无言。这间房间处于王宫之中,而且墙壁和门都十分厚实,隔绝了外面震耳欲聋的呼喝声,在此刻居然给两个人带了超脱于现实之外的虚幻感。

直到最后,国王陛下才颓然开口。

“先生,您觉得我们还能撑过去吗?”

“不能了,陛下。”首相刚想这么直言不讳地回答,但是出于一种怜悯,话刚到嘴边的时候,最后被替换成了,“我不知道,陛下……”

“您不知道?”听到这个回答之后,国王陛下苦涩地笑了,“那您知道什么?您知道我们如今在面临多大的危机吗?在这么大的动乱面前,您又知道了什么?”

首相没有回答他的话,他已经没有心情再和这个老人较劲置气了,他现在只觉得兴味索然,一心只想快点休息。

王朝已经完了,彻底完了。他十分清楚这个事实,而且觉得国王陛下很快也将弄个清楚。

“那……”国王陛下的眼睛里突然闪过了一丝希冀,“您觉得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首相沉吟了片刻,最后只能给出一个回答。

“寄希望于军队吧,陛下。如果军队仍旧还拥护您,您就还能暂时挺过去……”

“暂时?”国王陛下听清了这个词。

“是的,只是暂时而已。”首相轻轻地点了点头,“就算军队进城然后强行把今天的暴乱统统都镇压下去,一切也无法恢复如初。我们所有人能给您做的,也只是再拖延些时间而已,而且也拖不了多久……我们的问题,不是杀几个暴民就能够解决掉的,陛下。”

更何况,军队也不会镇压了。他在心里又补充了一句。

听到这个回答之后,国王陛下的脸又抽搐了一下,然后紧紧地盯着首相。

又是一阵沉默。

“您仍旧在责怪我不听您的意见吗?”国王好一会儿之后才重新开口。

“不,我没有权利责怪您,陛下。”首相低声回答,“而且,您也有您的考虑。”

“也就是说,您觉得已经没有希望了?”国王陛下继续问。

首相下头垂得更加低了,不再说话,但是他的沉默已经回答得十分明显了。

一丝怒意闪过国王的眼睛。

“怎么?您觉得我完了吗?不!绝不!”他朝首相大喊了起,“我是不会就这样俯首认输的,至少现在,我还是国王,是这个国家的合法君主!我不能就这样抛弃我辛苦得到的一切,您明白吗!”

他继续喊叫着,既像是在怒斥首相,也像是在给自己打气,“我的先祖也是亨利大帝!他得到这个王位时比我艰难得多,但是他从没有气馁过!即使是死,他也死在了王座之上!难道先祖做得到的,我就做不到吗?暴民,逆贼?有多少就多少吧!我不怕!我的军队会将他们一个个都碾成齑粉!”

在他发怒的时候,首相下以异乎寻常的冷静,安然听着国王的发泄,他太了解这个人了。对这个人说,这种勇气永远只是一时的迸发而已,如果真的能够有这种气魄的话,早就不会落到如今的这副田地了。过得不久,他就会自己明白所发生的一切的。

“您只是个半吊子的人物,您和您的父亲都是。想要扮演革命者却拿不出气魄,想要扮演独裁者却没那份残忍!你是个平庸之辈,喜欢倾谈却才能寥寥,好高骛远却没有胆量!丹东赞扬了你,你转身就逃离法国;波旁容忍了你,你转身就带人毁灭了它!就是这样一个人,却竭力想要在我面前扮演一个了不起的大人物,装得像个拿破仑似的……”

他又想起了这段话,然后忍不住真的笑了出。

说得太准了。

………………

吕西安-勒弗莱尔站在自己的连队前排,看着自己的那些连队里已经整装待发的士兵们。

在迪利埃翁家族的运作之下,他之前已经谋到了一个缺,正式升任为营长,手中几百号士兵都曾被他操练得够呛,当然也就会服从他的任何命令。

他拄着指挥刀,默然不语,勋章被他别在胸前,闪闪发亮。士兵们个个都昂首挺胸,站成整齐的队列,以殷切的目光看着他,等待他的命令。

宫廷的使者已经在下午到了军营当中,巴黎城中所发生的一切都已经传到了他们耳里。

团里已经紧急动员了,所有士兵都已经集结了起,武器和辎重很快就从仓库中调拨到位,在短短的一两个个小时内,整个团已经按照过去的训练,做好了开拔入城的准备。

然而……几个小时过去了,这支军队还是没有动,团里的军官们还是没有下达入城清剿暴民的命令。

“我们要去镇压人民吗?”图莱中尉的叫喊声仍旧回荡在他的耳边,“我们忘了自己的誓言了吗?”

“不,我们没有忘记!”当时所有人都同时回答。

他的等待没有白费,片刻之后,马蹄声在耳边响起。他尚未公开的岳父,迪利埃翁子爵终于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