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七十五章 革命(二)

第一百七十五章 革命(二)


                平地而起的风雷,很快就传遍了整座城市。

在位于博沃广场的内务部,此刻已经陷入了一种疯狂的迷乱当中。里面的职员急促地大楼中四处奔走,到处都有人在大声呼喊着,命令着,以往那种森严的气氛和严格的等级差别,此刻都已经烟消散。纸屑四处纷飞,恐慌已经无可抑制。

在大臣下的办公室里,虽然还勉强维持着表面上的镇定,但是几乎人人都满头大汗。

透过面向着广场方向的玻璃窗,远处的呐喊声和枪击声不住地往所有人脑子里钻,像是在给这个会议配上舞台的背景音乐一般,这声音越越急促,越越响亮,也越越让与会者们心惊胆战。

天气仍旧阴沉沉的,因此房间里都点满了烛台,闪烁不定的烛光让每个人的表情都变得晦暗不定,愈发狰狞起。

“该死的!该死的!”似乎是被这种压抑的气氛给折腾光了气氛似的,大臣下突然怒吼了一声,他光秃秃的脑门儿上已经流满了汗,在烛光下闪闪发亮,他看着自己的一个官员,近乎于咒骂一般的喊了一句。“现在怎么怎么样了?马上给我说清楚!”

“乱了,乱了!全城都乱了一半了!”原本就已经十分惶急了的官员,在被大臣这样一吼之后变得更加慌乱了,好不容易才稍微定下精神,声音颤抖着回答他,“到处都是暴民。到处都有街垒!绝对好几万人,哦不,不止。十几万人!”

“混蛋!”大臣被手下的这种回答给彻底激怒了,他再也顾不得平日里的涵养,直接走到了官员的面前,然后抄了官员的衣领,几乎将他整个人都抬了起,“你特么的就给我这样的回答?废物!废物!!我要的是有用的信息!懂吗?你告诉我们这些有什么用!这些暴民到底有多少人多少武器?他们占据了多大的地盘?接下的动向是哪里?”

大臣的暴怒让官员彻底崩溃了,好像是要哭出了一般。嘴在微微颤动着,却吐不出完整的句子。

看着近乎于已经失控了大臣下,其他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声。这种死寂恰恰将不断传的轰鸣声给衬托得更加激烈,更加令人胆寒。

总算,大臣下还是保有一丝最后的理智,他一把推开了部下。无视了这个撞在椅子上然后摔倒了的可怜人。他恶狠狠地扫视了一圈部下们,这似乎是要择人而噬的眼神让每个人都不禁暗地里打了个寒噤。

“你们都呆了吗?没人想要说什么吗?”他冷冷地问,“你们都是在等着他们冲进,把我们一个个都撕成碎片吗?”

看了阴森之极的大臣,又看了一圈周围不敢出一声大气的同僚们,犹豫了一会儿了之后,孔泽最终还是站了出。

“大臣下,我之前派人打探到了一些情况……”

大臣马上盯住了孔泽。

看到压力已经被集中到了一个地方。几乎每个人都在心里暗暗松了口气。

“那么,现在您有什么可以告诉我的?请不要说废话。我们没有时间!”

轻轻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之后,孔泽马上开了口。“情况已经十分危机了,到处都是反叛分子还有被煽动起的暴民,他们已经占领了好几个街区……这绝对是预谋已久的暴乱……而且是规模前所未见的暴乱。”

接着他急速走到一边墙壁上悬挂的巴黎城区地图前,用旁边的笔随手画了几个圈,示意目前的形势。

“目前,叛乱分子已经在……和这里……都已经占据了绝对优势……有一些街区,到处都已经摆好了街垒。先生,他们绝对有备而!”

地图上,黑色的圈越越多,大臣下的脸色也越越晦暗,之前的激动和暴怒都已经消失不见了,只剩下了让人更加畏惧的沉静。

“看上去他们就要吞没整座城市了?”他冷冷地问,“还有我们?”

越越近的枪声和喊声似乎是在给他的这句话做注解,现在几乎每一个人都能听到一些口号了。

“打倒国王!法兰西共和国万岁!”

“杀光刽子手!”

“消灭暴君!”

……

“如果这些暴民们没有能够被阻止的话,那么就肯定会如此。”孔泽直接点了点头,“而我们显然已经阻止不了他们了。这已经不是我们能够解决的事态了,必须由军队出马。”

他尽量维持着表面上的平静,但是内心中的恐惧还是被隐隐约约地透了出。

我也是他们口中的“刽子手”的一员吧……到时候会不会……?

大臣看着这张已经被画坏了的地图沉吟不语,最宝贵的时间,一分一秒地被浪费了。

直到孔泽打算大起胆子催促大臣的时候,大臣终于开口了。

“孔泽先生,我要交给您一项任务。”

孔泽马上直起了腰板听令。

“您马上带着您的人去首相的官邸,尽量保护下的安全,那里肯定是暴民们的首要攻击目标。”大臣简短地下了命令,然后,他抬头看向了其他人,伸手指了指其中的几位官员,“他们的人也归您全权指挥,我任命您为临时总督查,您暂时负责保卫首相官邸的安全……”

即使是在这种情势之下,被人重用的狂喜仍旧笼罩了孔泽的大脑。

但是,片刻之后,冷静重新占据住了这颗头脑。他明白目前形势的危急,就算出人头地,也得躲过扑面而的暴风雨再说。

“是!”他双腿并拢,大声应答。

“那你们就快去。时间宝贵!”大臣又催促了一句,然后似乎想到了什么,又补充了一个命令。“如果……如果……在那里你们和卫兵都挡不住暴民了的话,那就保护首相下去王宫,在那里和王宫的卫兵一起守卫国王陛下,明白了吗?”

孔泽马上的明白了大臣的意思,护送首相下到王宫去,一起坚守在那里等待军队进平叛,确实是目前能想到的最稳妥的办法了。

“是!明白!”

“那就快去!”

…………

博沃广场离首相的官邸并不远。但是这一段路孔泽和他的部下们走得超乎异常地久。

街道上已经空无一人,而临着街道,几乎每一间窗户下都悬挂着红旗。红得刺眼,仿佛整个街道都已经用血染了一遍一样,天知道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从哪儿搞的这么多的红布的。

这倒并不是说每家每户都是暴民,也许有许多人家是为了避祸吧。

倒是没有人直接站出阻挡这一大群人的行进。但是从各处街巷的角落里。从各处楼上,总是冷不防地会发射出一些冷枪流弹,一不小心就会带走人的性命,因而他们的行进速度被拖延到了令人难以忍受的地步。一颗流弹甚至擦着孔泽的肩膀飞过,差点就让这支队伍失去了指挥官。

总算,在丢下了几个倒霉中弹的可怜人之后,孔泽一行人到了首相官邸。

卫兵们早已经严阵以待,而他们的指挥官马上迎了过。

“你们得正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好像全城都疯了……”

“你说的没错。”孔泽阴郁地点了点头,“全城都疯了。”

“上帝啊!”确认了他没在开玩笑之后。指挥官惊骇地喊了出,然后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您是说发生了暴乱?”

孔泽没有回答,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上帝啊!”他又感叹了一声,近乎于有些不知所措,然后他有些迟疑地看着孔泽,“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这些卫兵平时都是干着近乎于礼仪性质的工作,因此在恐怖面前惊慌失措也可以理解了。

“我们还能怎么办?”孔泽苦笑了一声,“我们只能忠于职守。大臣下给我的命令是协助您守卫这里,保护首相下……如果……如果一切都无可挽回的话,就协助您保护首相下前去王宫避难。”

“这样吗?真得这样吗?”指挥官茫然重复了一遍,但是最后还是恢复了理智,“好吧,那就这么办吧……我们的敌人有多少人?”

孔泽沉默了片刻。

“几万人吧,也许十几万人……”他轻声回答,然后又小声加了一句,“也许有三千万。”

“上帝啊!上帝啊!”听到了他的回答之后,指挥官喃喃自语,似乎陷入了惊恐当中。

看没法指望他太多了。

“我们真的……真的能顶住吗?”指挥官突然又问了一句,仿佛是相叫孔泽给他一些信心似的。

孔泽刚想回答,却发现视线的尽头出现了一些黑点。

十个,一百个,一千个……数不清多少个了。

数不清的人,带着或狰狞或平静的表情,近乎于毫无遮挡地向官邸快步走了过。

他们有老有少,几乎每一个人都拿着武器,但毫无队列可言。他们口中在不断呐喊着什么,但是没有统一的口号,衣衫也大多不整。

然而,由数量所带气势,足以骇人。

而这恐怕也只是暴民的百分之一而已啊!

势不可挡的熔岩滚滚而,零星的抵抗被尽数吞没。无数道视线聚焦在他们身上,仿佛能将人整个烤焦。

“我们能挡住吗?”指挥官,他的声音在发颤,似乎带了哭腔。

见鬼,我怎么知道!孔泽心里怒骂了一句。

“军队呢?军队在哪里?!”恐惧之下,孔泽一直在心里问这个问题,“都已经过了半天了,怎么也应该得到了消息了吧?怎么还不进?”

…………

“军队呢?军队在哪里?”

杜伊勒里宫中的某间书房内,发出了一声同样的咆哮。

“快让他们进!杀光暴民!”(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放假玩得太过头了……我忏悔…………o(n_n)o~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