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七十九章 革命(六)

第一百七十九章 革命(六)


                当迪利埃翁子爵到军营的时候,菲尔勒将军还在和手下的高级军官们开会当中,这个会议已经持续好几个小时了,而直至目前仍旧没有结果。听到子爵访的消息,将军中断了会议,然后命人将子爵迎了进。

谁都知道,迪利埃翁家族是宫廷里面的宠臣,位高权重,影响力极大。哪怕是如今这种情势下,这位廷臣也是应该得到一定尊重的。

刚一进,子爵就被弥漫其中的浓烈的烟味和酒味给刺激地微微皱了皱眉。然后,他心里就明白了此刻这群军官们的心情有多么焦躁和无所适从。

他才刚刚落座,胡子焦黄,眼神散乱而且眼中满布血丝的将军,就直接朝他问话了。

“迪利埃翁先生,好久不见。您是从王宫里直接过的吧?宫里有什么最新的消息吗?陛下现在怎么样了?”

虽然表面上装得很镇定,但是将军的心里其实是有些惴惴不安的——因为他接到了宫里传的命令这么久之后仍旧按兵不动,他深怕这位廷臣是奉国王谕令前斥责自己的,因此说话时他心里一直在给自己准备辩解的托辞。

哪知道,迪利埃翁子爵的回答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将军,很快就没有什么国王陛下了,王朝已经完蛋了。”子爵开门见山,好像不知道自己的话有多么大逆不道一般,“而我。我并不是为了延续它那已经短得可怜的生命而的。相反,我,是想给您找到一个从沉船上逃生的方法……”

“什么!”子爵的话让将军和其他军官不禁都倒吸了口凉气。不仅仅是因为这番话,而且也是因为说话的人的身份。

居然连国王陛下的亲近廷臣都这么说了吗?这个王朝真是要完了啊!他突然有些庆幸自己之前所作出的按兵不动观望风色的决定。

他呆然看着子爵,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其他军官们也都哑口无言,呆坐在那里,显然只想让将军一个人拿主意。

“将军,现在我们已经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所以我也不兜圈子。”子爵的语气还是如此平淡。只是面色凝重之极,“我知道,之前已经有宫廷使者到这里。命令您尽快进军巴黎去驱散暴民。我希望您,不要接受这道命令。”

“可是……”将军迟疑地看着子爵,他的眼光有些闪烁,显然完全拿不定主意。

“上万人的前途和性命。都掌握在您的手中。难道您希望将这些好青年的生命,为了一项注定失败的蠢行和某个人非法得的王位而去白白挥霍吗?这是毫无意义的!就算您可以忍心挥霍这些年轻人的生命,难道您就不想想自己了吗?别忘了……”迪利埃翁子爵继续谆谆善诱着,“如果您今天选择去充当国王陛下的屠刀,日后他倒台了,要被追究责任的可不止他一个人啊……”

这家伙倒好意思说是“非法得的王位”!十八年前迪利埃翁家族不是投靠国王最快的人之一吗!子爵的做派不禁让将军在心里大大地鄙视了一番。

不过鄙视归鄙视,他说的话是有道理的,这个王朝眼看就难以撑下去了。我那么积极到底有什么意义呢?将军在心里暗想。

“难道你们要替国王陛下殉葬吗?”迪利埃翁子爵紧紧盯着将军,又逼问了一句。

不过。他心里明白,如果将军真的那么想的话,他肯定早就已经下令进军了吧,他既然已经犹豫迟疑了这么久,那么答案也就可想而知了。

不等将军回答,子爵突然拿起了桌上的一只玻璃杯,然后用力往地上一摔。

“啪!”玻璃酒杯碎裂了,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而随着这声巨响,会议室的们突然被撞开了,然后一大群人涌了进。

玛蒂尔达跟着她的姐夫以及一群军官直接闯了进,门口的卫兵早已经被他们缴械了。

他们一进,就一言不发地簇拥在迪利埃翁子爵的旁边。

“难道你们要替国王陛下殉葬吗?”子爵又问了一遍,而这一次,他的底气似乎更加足了。

看到这群军官的人数和他们的表情之后,将军心里已经明白了——就算他真的打算继续忠于路易菲利普国王,他手下的部队也不可能开拔去拯救那位可怜的国王陛下了,搞不好还要在这里先打一场。

这到底有什么意义呢?为什么要为国王陛下自相残杀呢?

将军回头朝自己这边的军官扫视了一圈,发现这些人仍旧是一脸的颓然,甚至没有人拿出武器,显然已经默认了他们的做法。

此情此景,让将军本人再也没有了犹豫,他长叹了一口气,终于开了口。

“我命令,我们的部队按兵不动,等待最后的结果。我们忠于之后的任何合法的法兰西政府……如果有谁想要去,那就带着自己的兵自己去吧!”顿了顿之后,他又加了一句,好像欲盖弥彰似的为自己辩解了一句,“离开了军营的部队,接下所做的任何事情都与我无关……”

他终究还是没有兴趣为这个看上去已经注定要完蛋的王朝殉葬,但是也没有下定决心去帮忙推上一把,所以也就只好作出这种折衷的决定了。说到底,连深受国王恩遇的掌玺大臣一家都打算背叛他了,自己为什么还要继续对他效忠?

将军的最终表态,让这群青年军官不禁欢呼了一声,激情在他们眼中熊熊燃烧,他们迫不及待地想要投身于这狂潮当中了。

迪利埃翁子爵也露出了笑容。虽然并非是最理想的结果,但是能够争取到现在的这个结果。也已经很不错了。

“您做出了一个极为明智的决定。”他躬身朝将军行了一礼,神态和礼节仍旧一丝不苟。

接下他还有很多地方要去,很多工作要做。

………………

当吕西安等人从会议室中离开时。天色已经接近全黑了。

他的部队仍旧集合在那里,等待着进一步的命令。由于已经在这里集结很久了,因此,从军士到士兵,都很明显有些不耐烦。

但是,平素严苛的训练,和对长官的服从。让他们没有发出任何怨言。

“全体立正!”

在军官们的呼喝之下,士兵们纷纷从休息的地方赶紧站起,然后按长久以的训练。熟极而流地重新站好了队列。

吕西安走到前面,定定地看着这群士兵。这是他的部队,他的士兵,他为之负有义务的人。

他一直站着。看着这群人。没有说话,旁边有几个他手下的军官擎着火把,不停跃动的火苗,让吕西安的表情在阴影之下不断变幻。他制服齐整,态度庄严,铜纽扣闪耀着灼人的光线,使人看了不禁肃然起敬。

士兵们面面相觑,各自惊疑不定。还有些人小声嘀咕着什么。

够了,必须开始了。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

开始吧!

他凝视着士兵们。

“弟兄们。想必你们已经知道,现在巴黎到底已经发生了什么。”

“有人会称之为暴乱,但是我不会这么做……”他继续说着,眼光从每个士兵身上扫过,“在我看,这是人民怒火的宣泄,是人民对路易-菲利普的统治所作出的裁决!”

“此时此刻,已经有不少军队开进入城,打算为这位国王去镇压人民了。”一道道惊讶甚至惊恐的视线,聚焦到吕西安的身上,但是他好像毫无所觉。“但是,我们决心不对人民开枪,不仅如此,我们还决心要参加到人民一边,协助他们打倒这个可鄙的国王。”

吕西安无视那些压抑不住的惊呼声,继续大声呼喊着。

“是的,我们。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作出了这个决定,我有很多志同道合的同伴,对祖国的热爱使得我们作出了这个决定。你们都知道,如今的法国人民过得是什么样的日子。一个国王如果无法使自己的国民过上好日子,那么他的存在有什么意义?他就应该被推翻!

我不认为这是犯罪,也不是反乱,我们只是在为国效忠而已。如果谁要说这是在犯罪的话,那么我们唯一的罪行就是太爱这个祖国了,以至于无法看着她含垢忍辱!

看看吧,我们可怜的祖国,她如今已经变成了什么样子?她必须屈膝于外国刺刀之前,小心地乞讨一些残羹冷炙;她所珍视的一切、所建成的一切全被人所践踏;她连自己的子民都已经无力再去保卫!

如今,我们有了机会,我们可以将她身上所不幸蒙上的灰尘洗个干净,我们能够让她重新成为那个胸怀理想、利剑在握的法兰西!这个国家的命运掌握在我们手中,我请求你们不要抛弃你的祖国!”

他重新看向士兵们,眼中无比的坚定。

“我不是政治家,我说不出太多漂亮话,在此我只是请求你们,请求你们跟着我们,打倒国王!”

接着,他不再说话,而是继续凝视着自己的每一个士兵们。

骚动渐渐响起,又渐渐平息,对国王和王朝积蓄已久的怨愤、严格训练在士兵心中所培养起的那种对军官的盲从,最终还是占了上风。

“你们有谁有不同意见的?”

即使有人有异议,在这种情况下也肯定不敢说出了。

“很好……我替她谢谢你们!”吕西安躬下身,向自己的士兵们行了一礼。

然后,他从鞘中抽出了自己指挥刀,然后骤然抬起重重一挥,指向前方。

“为了祖国,前进!”

…………

“为了祖国,前进!”

此起彼伏的呼喊声响彻了整座军营,其他几位和他志同道合的军官们也纷纷完成了自己的动员,数支部队慨然踏出了这座军营,义无反顾地向巴黎城奔去。

前路畅通无阻。(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