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七十六章 革命(三)

第一百七十六章 革命(三)


                正如孔泽所知所见的那样,首相官邸已经成了暴乱分子的首要攻击目标。在各自领袖不停的鼓动之下,各处的人潮手持着武器,挥舞着枪支欢呼着向官邸狂奔而去,沿途一片混乱。

而在一片狂乱当中,仍有一群人保持着冷静。他们混杂在这汹涌的狂潮当中,以有节奏步伐向人潮的目的地行进着。

…………

人群越越近了,曾经宽阔的街道,已经被密密麻麻的人所充塞,看得让人心里发憷。

“赶快鸣枪示警!”孔泽大吼了一声。

守卫们如梦初醒,纷纷朝天鸣枪。

他们努力总算收到了一点效果,在枪声的威胁之下,人潮暂时停下了。最前列的一些人在寻找掩蔽物,有些人卧倒了。

但是这种停滞只是片刻之间而已,还没有等守卫们松一口气,在后面持续不断接上的人潮的挤压下,人潮仍旧不由自主地继续向前行进着,卧倒的人不幸被后者不停地踩踏着,但是没有人理会他们发出的惨叫。

“你们是要做人民的朋友,还是做人民的敌人!”一个工人领袖模样的人朝这边大吼了一句,“你们是要站在我们这边,还是要下地狱?!”

他的问话被身边的人所重复,然后又被更远一些的人人重复,最后,几乎汇成了一声惊雷般的质问。

“你们是要做人民的朋友,还是做人民的敌人!”

“你们是要站在我们这边,还是要下地狱?!”

“天哪!”看着越越近的暴民们,面如土色的守卫们发出各种惊吼,士气显然已经到了冰点。

即使表面上仍旧装出一副镇定样子的孔泽。心脏也在狂跳着,口干舌燥地看着面前的对峙者。面前的人,一张张或平静或狰狞的面孔都印在他的脑海中,似乎有些人还有些似曾相识,但是又想不出到底认识不认识。大脑仿佛已经停滞了思考一般。

几万人,十几万人,平日里忍受着加诸于他们身上的种种不幸,挨饿受冻,不发一言。他们身家单薄,他们看似没有力量。任人宰割。他们必须为上层阶级的荣华富贵而劳作一生。

可是,当他们爆发起的时候,竟然看上去是如此势不可挡!

随着距离的接近,卫兵指挥官的精神压力越越大,最终,他的精神崩溃了。

“开火!开火!”

他大声下令。试图用吼叫声掩饰自己的惶急。

“砰”“砰”“砰”

零星而又不整齐的枪击声次第响起。

卫兵们没有怎么瞄准,也不需要瞄准。人群的密集程度和距离之近,已经到了只要枪管指向前方就必定能够命中的地步了。

“啊!”一群人中弹,惨叫着倒下,有些人瞬间受了致命伤,连惨叫声都没有就死去了。

但是那又怎么样!这一点的小浪花连稍微阻止人潮都办不到。

这枪声非但没有吓退人潮,反而像是一道发令枪似的。让所有人都打了激灵。

“哇啊!”有些人发出了骇人的怪叫,快步朝前冲去。

…………

夏尔一行人,仍旧以刚才速度继续行进着。

他无视中弹倒地人们,径直地向前走着。

不同于那些暴民,他所带的人,都是受过基本的军事训练的。而且爷爷指派给他的贴身仆人,也曾是在战场上跟了爷爷多年的军官,所以在他的协助之下,夏尔带领自己的这群人并没有什么问题。

万般思绪都已经完全消散了,他只是带着自己的人向前前进着。夷然无惧。

前方就是首相的官邸,就是前进道路上必须克服的一个障碍。

近了,近了,越越近了!

他已经能够看清挡在自己面前的那些守卫者们了,他们穿着各式各样的制服。其中有一个似乎还有些眼熟,但是夏尔已经无暇分辨那人是谁了,肾上腺素所带的激情已经让他几乎忘却了自我。

那边的枪声还在不时响起,旁边有人倒下了。

“停下!停下了!”饱含绝望的喊声也从那边传了过。

你们挡不住我的,你们不堪一击!

他拿着一根细藤木手杖,权充作军官的指挥刀,面无表情,凝视前方,继续前进着。

旁边的喧闹声好像都已经停下了一样,再也无法传入他的耳中。

够近了,已经够近了。

每一张刻印着惊慌和恐惧的脸,都已经映在了他的眼帘中,纤毫毕现。

“瞄准!”

夏尔停下了脚步,手杖一点一点地抬高,抬高,最后与地面平行,指向前方,指向正惊恐万状的卫兵们。

我一挥下去,就会有人死去,和我一样,他们也有理想,他们也有家人,会有人为他们的死去而悲伤。

但是……那又怎么样?那又怎么样!

夏尔微微闭上了眼睛,手杖重重挥下。

“开火!”

………………

“砰!”

“砰!”

“砰!”

并不是一次完美的齐射,子弹飞出枪管的怒吼声音是次第传入他耳中的,滑膛枪枪管口所冒出的白雾笼罩住了他的前方,模糊了他的视线,一瞬间竟然给他带了一种如在梦境般的空幻感。

片刻之后,烟雾消散了,消失于虚空当中,仿佛枪管所带走的灵魂一般。

没有时间去想别的,他死死地盯着面前的官邸。

战果不错。

他嘴角微微上撇,满足地笑了笑,然后大喊。

“冲啊!”

………………

“完了!”卫兵们惊恐地互相喊叫着,“我们顶不住了!”

暴民的还击已经让他们的抵抗心理彻底崩溃了。

孔泽呆呆地看着呐喊着冲过的暴民们,像是没有注意到旁边的几具尸体似的。他的衣服上不知道沾着谁的血迹,原本黑色的制服此刻竟然变得有些像深紫色。

“啊!”一身惨叫声又从他旁边响了起。将他从这种痴呆般的迷怔中又惊醒了过。

挡不住了,已经挡不住了。

不,从一开始就挡不住的。

看着已经在失魂落魄的卫队指挥官,他大吼了一声。“我们挡不住了!快带我去见首相下,我们快跑!护送下去王宫!”

眼见对方好像还没有清醒的样子。一激动之下,孔泽使劲给了对方肩膀一拳。看到对方好像终于清醒过了之后,他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

“对!对!”卫队长大声回答,声音里竟然带着一丝轻松,也许是为自己可以合理合法地临阵脱逃逃出一片生天而感到庆幸,“我们快去护送首相下!”

在卫队长的带领之下。无视已经混乱了的守卫们,他们两个带着几个人重新跑进了官邸内,然后直奔首相下的办公室。

顾不上礼节的他们,直冲冲地踢开了办公室的门,然后发现他们的首相下正定定地坐在椅子上出神,脸上有着不可思议的平静。

他定定地看着窗外。似乎正在聆听着什么,好像根本没有注意到已经闯进的几个人一样。

也许是在听那句声声不绝的“打倒国王,法兰西共和国万岁!”?

“首相下!”卫队长喊了一句,“不要担心!我们现在护送您去王宫!”

首相下这才将视线从窗外转了过,他仍旧平静地看着两个人,然后友好地笑了笑。

这笑容是如此瘆人,以至于孔泽和卫队长都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

这时候还笑得出。他疯了吗?他们两个同时在心里想。

“不,我没有疯,”仿佛是从他们的表情中看出了他们心中所想,首相下终于开口说话了,“只是……完了,我们完了。”

他仍旧在笑着,只是这惨苦的笑容让两个人心里都不寒而栗。

“不!这只是一时的暴动而已,您只是暂时避险,王宫还是安全的!”孔泽向他大喊着劝说,“只要您去王宫里。再等一会儿军队就该入城了!到时候这些暴民都会被军队全部碾碎!快走吧,这里已经撑不了多久了!马车之前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从后面溜走,趁着现在官邸还没有被暴民们全部包围赶快走吧,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军队?”首相看着孔泽。笑容里突然带上了一些嘲讽,“不会有什么军队了,就算是有,也是负责绞杀我们的……他不听我的,活该,活该有这个报应啊,哈哈哈哈……!”

他真的疯了吗?这是什么意思?孔泽在心里问了一句。

已经没有时间了,暴民们就快冲过了,而没有了指挥官的卫兵们,能够再造成多少阻碍可想而知。

他心里一横,然后给卫队长打了个眼色,径直走上前去架起了首相下,然后拖着他离开了椅子。这个老人并没有反抗,因此他的行动十分顺利。

“还愣着干什么!快带着下走啊!”他又朝卫队长喊了一句。

接着,这群人簇拥着首相下朝外逃去,然后他们上了一辆四轮马车。一上车,车夫就死命催赶着马,无视四处乱窜的流弹和暴民,夺路狂奔。

一路上,首相下仍旧在笑着,饶有兴致地看着不远处的暴民们。

“我们完了,先生。”突然,他看着孔泽,又重复了一句,“但不是完在这些人手里的。我们再也没有希望了!可怜的王朝!”

ps:今天要双更,就算是星期天也要努力!o(n_n)o~

继续求推荐求订阅求打赏!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