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七十一章 时穷计竭

第一百七十一章 时穷计竭


                在和财政大臣进行了一番颇为让人有些灰心丧气商谈之后,首相下还是强打起了精神,准备按他们商谈的加税办法去稍微缓解一下当今王朝的统治危机。

然而,让他愈发失望的是,这个提议还仅仅是在放风试探的时候,就遭遇到了各方的强烈反对,在议会几乎完全无法得到支持。舆论界也在大加抨击,痛斥这种在国家处于困境的时刻还要加重对人民盘剥的恶行。

这段时间他虽然想方设法进行了多方协调,但是首相的加税提议仍旧阻力重重,看不到成功的希望。而国内形势也与他的希望相反,仍旧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于是,他的心情也就更加糟糕了。

但是,既然被国王陛下任命为政府的最显赫要职,那么他自然也还是不会甘心于黯然退场的,于是他打算再度觐见国王陛下,想要再度劝说他采取一些也许不得不施行的断然措施。

在侍从官的带领之下,他缓步走进了国王陛下的那间小书房。

一进,首相就小心翼翼地扫了国王陛下一眼。

他现在脸色很苍白,眼圈有些重,显然最近的作息没有什么规律,头发也明显比之前更加花白了不少,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好像流失了很多,显然阿德莱德女士的离世给他造成了巨大的打击。

他仍旧还没有从之前失去至亲的巨大悲痛中完全恢复过,却必须尽快去面对一个更加让人心惊胆战的危机。

“陛下。”一进之后,首相就恭敬地行了行礼,然后貌似诚恳地告诫了他一句。“请您不要过多地沉溺于悲痛当中,法兰西人民仍旧需要您的智慧的引领……”

“谢谢您,先生。”陛下的回答冷淡而又礼貌,却明显有些没精打采,“我会注意的。那么,您今天又准备给我带什么坏消息了?你们这些人,每次找我都没有什么好事……”

“这正好说明我们对您是忠诚的。陛下。”在国王暗含呵责的话面前,首相丝毫不为所动,“如果我们只对您说好听的。您的麻烦就了。”

“可是,我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即使你们不跟我说好听的,我面前的麻烦还是一大堆。”国王陛下又讥讽了一句。

他现在很明显心情十分糟糕。

“难道不是这样吗?难道您以为王朝现在的统治十分稳固?难道不就是你们的努力。使得这一切变得这么糟糕吗?我居然在家里也差点被人杀掉!”

首相面色一沉。但是也只好继续躬下身子,任由国王陛下继续发泄自己的糟糕情绪。

“好吧好吧,告诉我吧,您到底想要做什么,”好在国王陛下终究还是明白对自己的重臣发脾气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因此很快地就收回了情绪,“我今天还有很多事要办,所以您尽快跟我说一声吧。”

“陛下。我前几天和杜蒙先生见过面了,并且一起对王朝如今的财政状况探讨了一番。”首相仍旧垂着头。好像不敢去看国王似的,“结论是十分糟糕,如果您想听实话的话,我可以告诉您,我认为我们已经陷入到了一个十分危急的境地,陛下。”

“什么?”一听到如此尖锐的直言之后,国王陛下不由得马上抛弃了刚才的那些情绪。

“‘认为十分糟糕’是我的个人意见,而杜蒙先生的意见是‘我们的财政已经濒临崩溃’,陛下。”首相仍旧用那种惊人的直言不讳继续刺伤国王陛下,“照他的说法,继续这样下去,用不了三个月我们就得破产。”

“怎么会这样?!”国王大喊了一声。

“我们背负了一笔难以为继的债务,而现在再也借不到新的款子了,交易所上对我们新准备发型的公债兴致缺缺,所以他认为我们的财政缺口将很难再顶过去。”即使在说这么惊心动魄的事情,首相的口吻仍旧惊人的平稳,“杜蒙先生是这样跟我说的。”

“怎么?借不到新钱了?怎么回事?”国王陛下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简单说,就是他们暂时不打算再继续购买公债了,而由于这些举足轻重的人都在观望,因此市场上已经对公债产生了恐慌,不仅认购意愿在降低,已有的公债还在跌价。一句话,我们借不到钱了。”首相平静地看着国王陛下,将坏消息一句一句地说给他听,“这段时间我和杜蒙先生都与博旺男爵、罗特希尔德男爵等人商谈过,但是他们都说自己最近银根非常紧张,婉拒了购买国债的要求,甚至对承销新的国债都没有什么意愿……”

“他们同时银根紧张?这怎么可能?全法兰西最有钱的人们居然都在紧张!”听到首相的回禀之后,国王陛下不由得勃然大怒,“他们这是在找借口!是想要观望!枉我们那么优待他们,给了他们那么多好处!这个时候他们居然都想着观望!”

“他们当然是在找借口,也许……他们是想吊我们的胃口,让政府答应他们更多的条件。”首相点了点头,同意了国王的说法,“但是,我们面临的危机却是切切实实的,必须想办法渡过难关,陛下。”

平心而论,他们两个都误会了这些大金融家,他们此时说“银根紧张”倒不是什么虚口托辞,而是真的银根紧张——这些大银行家们,最近都在想尽办法去筹集大笔大笔的资金,预备用于在王朝倒塌之后,利用必然而的全国性的混乱大捞一笔,此时哪有那个闲钱去买政府的国债呢?

“这些混蛋!以后有他们好看的!”怒极攻心之下,国王陛下不禁咬牙骂了一句,接着他略加以思索之后,再度开了口,“那加税怎么样?有办法吗?”

“很难。”首相摇了摇头,“我最近打算在这边动动脑筋,结果刚刚放出风去,就惹了四面八方的攻击,议会也并不支持我的想法,我估计是办不成的。而且,如果一旦加税,很有可能让民怨更加沸反盈天……”

“这些混蛋!”国王陛下又怒骂了一句,不知道到底是针对谁。然后,他又严厉地看着首相,“所以说,您打算告诉我的是,您已经毫无办法了?”

首相的头更加低了,沉默了片刻之后他才重新开口。

“办法倒也不是没有……”

“那就说听听!”

“陛下,您还记得我之前跟您说过的建议吧?”首相蓦地抬起头,直直地盯着国王,“强制那些银行家认购新的特别国债。”

听到了这句话之后,国王陛下眼睛骤然睁大了。

“这不是我的个人建议,杜蒙先生也是这样想的,只有这样才能在一定程度上长期地解决我们所面临的最大难题。”似乎是触动到了什么,首相的语气不禁有了一些激动,“我国所面临的最大难题是什么?正是因为国家窘迫的财政状况被某些人当成了勒索的工具,这些银行家们利用手里的资本和代理人挟持了政府,使得政府不得不屈从于他们提出的条件,把政府当成了予取予求的奴仆。就好像丛林中的蟒蛇一般,他们死死地缠住了我们,然后毫不留情地一点一点将国家的精气挤了个干净……陛下,这种状况不予以断然制止的话,未只会变得更加让人难以忍受。”

“可是……”听到了首相的建言之后,国王陷入了迟疑,“可是这样做面临的风险……而且议会那里……?”

“别管什么议会了,您直接解散议会,宣布到年底重选,这段期间由我们看守政府实行临时治理。十个月的时间足够办到一切了。”首相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您的意思是军事政变?”

“您是国王,不存在什么政变,这是武装平叛!”

“可是……可是……军队会完全听从我们吗?”国王陛下仍旧在迟疑着,“如果……如果变成了内战怎么办?”

“内战也比完蛋好!您是国王,终究外界还是承认您的!”首相几乎是吼了出。

“您疯了吗?!”国王陛下下意识地呵斥了他一句。

这句呵斥,让书房顿时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首相重新垂下了头,没有再说话。

过了一会儿之后,国王陛下不仅用手扶住了额头,显得被这些问题折磨得不行了。

“先去跟那些人谈一下,让他们先把新一轮的国债承销完吧。”过了半晌之后,国王重新开了口,“就算条件苛刻一点也没有关系,先度过最近的危机再说!”

“这是您最后的决定了吗?”首相慢慢问。

“是的,这就是我的决定了,我们先度过现在的难关再说。”国王陛下无力地点了点头,突然叹息了一声,然后兴味索然地结束了对话。“在我死了之后,自然会有后面的人去头疼这些问题的。”

听到了他的话之后,首相也忍不住在心里重重感叹了一声。

“哎,完了!还有什么能救他呢!他自己都不想!”

他心里模模糊糊而又似有预感地认识到,以后需要为这些问题头疼的人,恐怕将再也不是奥尔良家族的人了。(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