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七十三章 万事俱备

第一百七十三章 万事俱备


                大银行家德-博旺男爵的客厅里,此时灯火通明。【】

里面笔直地站着一大群人,都是这位大银行家的心腹手下和平日里豢养的武装打手们,他们个个都神情十分严肃,如临大敌,黑色的便服被这些训练有素人穿得竟然有了些制服的气概。

博旺男爵站在自己的客厅当中,不停地四处踱步着,时不时地看向其他人,仿佛是在上战场的最后时刻,检阅士兵状态的将军一般。

直到最后,仿佛是对手下们的士气十分满意一般,他轻轻点了点头,然后才开口。

“先生们,正如你们所知道的那样,我今天晚上就要连夜离开巴黎,所以今晚将是我们的告别仪式了。接下,这里接下所有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我绝对相信你们的才能……也请你们放心,我跟你们允诺过的报酬,是绝不会少一个子儿的!大家就都等着发财的那一天吧!”

接着,他指了指站在他旁边的夏尔。

“这段时间,你们要听从杜-塔艾和这位先生的命令,他们接下会给你们下一步的指示,你们只要照做就好,明白了吗?”

这群人纷纷点头,然后看向一直默然不语的夏尔。

而夏尔也朝他们点了点头。

“好了,你们先都下去吧……”看到已经完成了目的,男爵随意地挥了挥手,然后又做了个手势,示意杜-塔艾和夏尔都留下。

“那些激进分子们真的已经都确定好了吗?”等到客厅里只剩下三个人之后。博旺男爵开门见山,直接问他的助手杜-塔艾。“你确定不会再出别的问题了吗?”

“是的,男爵先生,他们已经准备好了,个个都摩拳擦掌等着推翻王朝,”杜-塔艾的回答也十分简单,“只要时间一到,他们就会带着人开始街垒,到时候就没人挡得住了。”

“很好。”得到了想要的回答之后。博旺男爵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不管以后会怎么样,至少现在是很好的……”

说完这句若有深意的话之后,他又看向了夏尔,“特雷维尔先生,您那边怎么样?我想是不会有任何问题的吧?”

“当然不会有任何问题,”夏尔的回答冷静而且镇定。“我们已经万事俱备,只等那一天的到了。”

“哈哈哈哈哈哈,那就好,那就太好了!”博旺男爵突然大笑而起,然后看着自己的盟友和手下,“你们知道我现在心里在想什么吗?”

还没等两个人回答。他又直接给出了答案,“是激情,是亢奋!这种感觉只有当你明白自己在干一件多么大的事情之后,你才会得到!你们以后就会知道的,这种感觉有多么美妙。多么让人陶醉!这种亢奋,是用多少钱也买不到的!哈哈哈哈哈哈”他宛若痴狂般的大笑着。“这种紧张感,自从我爬到这个地位以,已经好久都没有体验到了啊,实在是太有趣了!”

也怪不得他如此亢奋,一个画家看到一副杰作通过自己的画笔慢慢浮现在画布上的时候,恐怕也会如此亢奋吧?这同样也是艺术家对创作的激情,只不过画布是这个国家,画笔是多少人命!

博旺男爵得意无比的笑,并没有持续多久,然后他又重新变得肃然起。

“你们两个,最好多注意一下安全,不然有那么多钱却没命花,就太可惜了。你们放心吧,外面的事情都有我处理,绝对不会有问题的。”

他倒不是真担心两个人的安危,还是害怕两人真出了什么意外的话,会给自己带不必要的麻烦。

“当然,我知道。”夏尔轻轻耸了耸肩,毫不在意地回了一句。

“瞧瞧!瞧瞧!我们要的就是这风度!不就是推翻个王朝而已吗?才多大个事!”看着青年人的镇定,博旺男爵不禁又赞叹了一句,然后扫了一眼自己的助手,“杜-塔艾先生,瞧见了没有?这才是真正的贵族风度,您可要多学学,您不是想要在日后成为一名贵族吗?现在就有现成的样板可以学……”

杜-塔艾硬板着脸,没有回答,显然对他的这番话不是很接受。

直到这个时候,他也没忘记在两个人之间制造不和,挑拨离间,企图利用两个人的不和分离制衡,最大程度上使得自己在离开巴黎后仍旧能够遥控这边的局势。

又勉励了两人一番之后,眼看已经临近了预备出发的时刻了,博旺男爵伸出了手,拿起了桌子上的一杯酒,然后向两个人示意。

而夏尔和杜-塔艾,也配合地拿起了一杯酒,然后三个人轻轻地碰了碰杯,接着一饮而尽。

“嘭!”

酒杯被重重地掷到了大理石地板上,玻璃杯直接碎裂,闪烁着金光的碎片四处飞舞。

将自己的期许、器重还有鼓励都传达完了之后,博旺男爵大喊了一声。“先生们,那我们就好好地拼上一场吧!”

在离开男爵的客厅时,杜-塔艾朝夏尔递过了一个隐蔽的眼神,而夏尔则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并没有忘记两个人之前的约定。

…………

等到夏尔到自己的秘密窝点的时候,时间已经是深夜时分了。

虽然外表看上去平平无奇空无一人,但是等他到了地下室之后,却发现人们早已经在等着他了。

夏尔冷静地扫视了他们一圈,将一张张或生硬或激动或木然的脸收入眼底。

没有人说话,都等着他开口。

“都已经准备好了吗?”

所有人都沉默着次第点了点头。

“很好。”夏尔也点了点头,“先生们,我不想再多说什么了,波拿巴家族的事业,我们的理想,荣华富贵,你们所想要的一切……都可以在接下的几天里想办法得到,只要你们真的努力过。既然我们都已经走到了这一步,那么最后一步肯定是不会有人想要退缩的,所以……好好干吧!几十年的辛劳没有白费,我们回了!”

在他近乎于炽烈的目光面前,人们眼中慢慢闪过一丝狂热。

几十年的等待所蓄积起的焦躁和仇恨,终于到了即将得到发泄的一天,又怎么能不让人狂热?

接着,他从爷爷派给他、跟随着他的老仆人的手中接过一张纸,然后将这张纸平摊展开到桌子上——这就是他之前想办法在巴黎城区各处勘察后所精心绘制的“最新版”城市地图。

然后,对着这张地图,他仔细地分配了任务,并且和其他几位负责人商定了到时候各个分队的行进路线,和可能撤退路线。

在商定完了之后,他指着草图上面用红点所标注的几个地址。

“这几个地方我事先叫人埋藏了大量的武器,到时候你们把这些武器都拿出去,见人就发一支,发的人越多越好,只要想起闹事的,我们就给他们人手一支!明白了吗?!”

“明白!”旁边几个人同时回应,然后接过了夏尔之前复制的几张草图。

一切都已经部署完毕,万事俱备,剩下的都只能交给命运的裁决了。

“那好,大家先回去吧,今晚睡个好觉,养精蓄锐。”他最后扫视了大家一圈,“祝大家好运!”

………………

大家都离开了之后,他的好友阿尔贝突然叹了口气。

“夏尔,为什么要到处散发武器呢?”

“希望打倒王朝的勇士,总是需要武器的。”夏尔平静地回答。

“可是并非每个人都会是勇士,他们拿着武器也并不一定会去用于起义,”阿尔贝看着夏尔,“小心不要伤及无辜。”

“伤及无辜?”听到这个词之后,夏尔几乎冷笑了起,冷淡地回了一句,“在一片混乱当中,谁能避免伤及无辜呢?”

“至少能够让你的手上少沾上一些血。”阿尔贝也毫不退缩,“你不是这么喜欢自己的理想吗?难道你这么希望用无辜者的献血给自己的理想染色?”

“那又怎么样?难道还有别的选择吗?没有!”夏尔大声回答。

“这座城市有八十万人,这个国家有三千万人,他们也都是清白无辜的!但是那又怎么样?几天之后,这八十万人人、这三千万人就要未知的命运,面临时代的激流,甚至面临死亡!难道清白无辜就能让自己免于灾祸吗?

不,在暴风雨降临之时,没人能够独善其身,只有扼住了命运咽喉的人才有资格屹立于舞台之上。站在我们一边的,有坏人有好人,有聪明人也有愚者,站在我们对面的也是一样。几天后,也许就会有未的一个伟大的工程师,一个思想家,一个天才在自己成名之前死去。也许我还要眼睁睁地看着我最好的朋友死去!我会埋怨谁吗?我害怕什么吗?不,我的朋友,我一声不吭。如果连这样一点觉悟都没有,我根本就没有资格站在历史面前。正因为我有,所以,我能够变得比谁都强大。

一个王朝的崩塌不是终点,只是一个小小的而已,没有人能阻止我走向命定的道路,哪怕上帝也不行。比起我未要完成的事业,三千万人已有的历史不值一提!你就看着吧!你们就看着吧!”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