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六十九章 玛蒂尔达的疑惑

第一百六十九章 玛蒂尔达的疑惑


                “您还可以考虑一下我的另外那一项提议……”

老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表情没有任何的异常,好像只是一声普通的询问,而不是在用几句话的功夫决定去自己孙女儿一生幸福。【】

身为贵族,这大概也是注定的命运吧,又有几个人是因为真心相爱而结婚的呢?

不过,夏尔此刻倒也没想着去担负玛蒂尔达的一生幸福。

“我想,现在我们大概还并非处在需要考虑这些事情的时候……”因为现在还用得上他们,所以为了不影响到对方的情绪,夏尔没有直接出言拒绝提议,而是用含蓄的语言先暂时婉拒掉了迪利埃翁伯爵的提议,“我们有太多的大事要做,不及考虑这些问题。”

听到了他的回答之后,朱莉和伯爵祖孙两个对视了一眼,轻轻点了点头。

他们听懂了这句话下面隐藏着的“这种事以后都好商量……”的意思。并且对他的这个答复还算是比较满意,毕竟他们原本也不指望夏尔一下子就会直接答应。

“哦,当然,我们现在有很多事要做……”也许是对今天的成果十分满意的缘故,伯爵的声音变得愈发轻松起,就连用词也换成了我们,“所以我们之后一定要保持密切的联系和合作。以后,您如果碰到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事情,就找玛蒂尔达吧,玛蒂尔达这个孩子又聪明又机灵,还懂得守口如瓶。是完全可以信得过的。”

“很好。”夏尔点了点头。

这时,玛蒂尔达也正好从外面走了回。手里拿着一杯水,于是房间里的三人纷纷停住了口,将视线偏开。

即使碰到了这样的异常情况,玛蒂尔达也并没有任何表示,目不斜视地走到了迪利埃翁伯爵的旁边,然后用汤勺将温水送入了老人口中,动作轻柔舒缓,显然已经是干了很久这种活了。

“对了。夏尔,”片刻的沉默之后,仿佛是为了转移话题似的,朱莉重新开了口,“我听吕西安说,你们已经在军队里发展了不少人?”

“也并不是很多。”夏尔谨慎地回答。

“从吕西安之前给我说过的情况看,已经有不少了吧?你们可真是下了苦功夫的了。”朱莉仍旧微笑着。“不过这也难怪,那些军官的早就对国王陛下不满了,巴不得早点跟人打出去呢……”

“那些小军官们不顶用,关键时刻还得看那些将官。”喝了一口水之后,老伯爵重新打起了精神,然后打断了自己孙女儿的话。“那些当兵的最讲究服从权威,士兵也好军官也好都是听那些将官们的,只要这些高级军官点头,整个军队都会跟着上,比民众好糊弄多了。”

接着。他又抬头看向了夏尔,“特雷维尔先生。您就放心吧,这段时间我们会想办法为波拿巴家族去说服某些人的……尽全力。”

革命形势真真好,不是小好,而是一片大好啊。

也怪不得他突然这么积极主动,波拿巴家族既然打算把一根这么大的胡萝卜交给迪利埃翁家族,迪利埃翁家族当然也要想办法证明自己是能够适任、有这个能力适任的人选了。

“我们对迪利埃翁家族一直是充满了期待的。”夏尔最后回答了一句。

和掌玺大臣的谈话出乎夏尔预料的顺利,而且看样子对方也是这么想的。

……………………

在得到了夏尔带的允诺之后,迪利埃翁伯爵继续和夏尔商谈了一会儿以后的合作事宜,然后就带着十足的满意,在仆人的搀扶之下离开了。

没错,是在仆人的搀扶之下离开了。老年人精力实在不济,不可能一直都投入到这种高强度的脑力活动当中,于是在确定大的框架之后,就直接放手不管了,留下了玛蒂尔达负责剩下的善后事宜。至于还有没有别的意思,那就见仁见智了。

而在老伯爵离开之后,客厅的气氛变得陡然一松,再也没有了刚才的凝重。再怎么说,迪利埃翁姐妹两个和夏尔,都是年轻人,长辈走后自然也就没那么拘谨了。

在朱莉的招呼之下,仆人又给三个人都送上了咖啡。

“夏尔,恭喜你。”朱莉仍旧微笑着,让自己喝了一口咖啡,“看样子您回去之后又要受一次嘉奖了吧?”

“肯定的。”夏尔点了点头,也喝了一口咖啡,然后半是恭维地说了一句,“迪利埃翁家族的帮助,对我们说简直是天降之财,当然,还有您的。”

“噗哈哈哈……”听到他的这句话之后,朱莉几乎毫无形象地大笑了出,“您就是这么会恭维人呢!”

“这是真心话。”夏尔继续恭维着。

“真是可惜……当时我先碰上了吕西安,否则……”朱莉微笑着盯着夏尔,“还真说不定遂了我妹妹的愿望呢。”

“呃……”

这句有些露骨的玩笑,让夏尔一下子有些尴尬起,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已婚女性一旦开起玩笑确实有些吓人啊……

“不过,也不要紧,我总不能去抢我妹妹的东西吧……”朱莉仍旧笑着,只是把视线突然转向给了旁边的玛蒂尔达,“玛蒂尔达,你说是吗?”

一直坐在旁边若有所思的玛蒂尔达,感受到了这种不怀好意的视线,然后不禁小声地惊呼了出,然后不明所以地看着自己的姐姐,镜片后面的眼睛里闪过一丝迷茫。

片刻之后她终于才似乎理解到了姐姐说的是什么,于是略微地皱了皱眉,认真地看着自己的姐姐。

“姐姐,别开这种玩笑了。”

她的反应。让夏尔突然有些忍俊不禁起。

“好,那就先不开玩笑了。”朱莉在点拨了一句之后就点到为止,不再调侃她眼里很般配的两个年轻人了,她勉强地站了起,“我想,你们应该不会拒绝一个即将成为母亲的可怜人去早点休息一下吧?”

“哦,当然了,请好好休息吧。”夏尔连忙答应。

“那么,接下你们好好谈谈吧。先生,还有小姐。”朱莉优雅做了个手势,仿佛是在祝福他们似的。

接着,她慢慢地走出了客厅,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这下,这里就只剩下夏尔和玛蒂尔达两个人了。

然而,和朱莉所期待的不同。在她走后,气氛并没有变得更加暧昧,反而重新变得凝重起。

玛蒂尔达仍旧和刚才一样低着头,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而夏尔也没有主动去搭讪以改善气氛,只是继续喝着咖啡。

正当夏尔觉得时间已经差不多了。打算提出告辞的时候,玛蒂尔达突然慢慢抬起头,颇为严肃地看着夏尔,镜片不期然地闪过了一道反光。

“特雷维尔先生,我有件事想要问您。刚才我一直很好奇的一个问题,请您一定要回答我。”

“请说吧。”夏尔点了点头。

“您刚才说波拿巴家族已经答应了给我父亲那样一个职位。其中是有您的推荐吗?”玛蒂尔达紧紧地盯着夏尔,目光中没有一点儿让人暧昧的痕迹。

“我确实对波拿巴先生说过我认为他是合适人选,”夏尔点了点头,“但是请您放心,他们既然肯点头,那么肯定不会只是因为我的推荐,而是真的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

“那就更让人困惑了……”玛蒂尔达的表情仍旧十分严肃,“听上去这个职位好到不行,那么为什么波拿巴家族会同意将其给一个……”她停了下,似乎想要斟酌用词,但是最后还是狠了狠心,直接说了实话,“给一个几次背叛,毫无忠诚可言的迪利埃翁家族的成员手里呢?我想,应该不是出于对我们的关系和爱护吧……?”

说到这里,她停了下,等待夏尔的回答。

果然是玛蒂尔达啊,这么冷静,又这么棘手!恐怕,这也是她爷爷留下她的原因之一吧,这么尖锐的问题确实不方便自己问。

玛蒂尔达任由夏尔沉吟着,也不催促他回答,她的目光仍旧聚焦在他身上,仿佛能看出任何谎言的痕迹。

该不该说实话呢?

不,是只能说实话。

“的确,我们是有别的打算。”他低声回答,“玛蒂尔达,我想您应该能够明白,这样一个部门一旦成立之后,手中将握有多大的资源,脚底下将会流淌着多少金钱吧?”

“我明白。”玛蒂尔达点点头,“所以才会这么疑惑于波拿巴家族的慷慨。”

“这并不是慷慨。”夏尔摇了摇头,“这是一种需要。这种部门不是轻易就能够成立的,我们想要达到这个目的,就必须让它能够为各方势力所接受——而迪利埃翁家族有足够的政治资源让别人接受他们当部长,我们相信如此。”

“接受了之后呢?”玛蒂尔达敏锐地问。

夏尔停顿了片刻,然后笑了笑。

“如果您的父亲有用,就留着,大家一起发财;如果没用,就一脚踢开,无能之辈当然只能滚蛋,不是吗?只要这个部门一旦成立,就不会被轻易废弃,到时候谁当部长都行,没准哪一天我都能当呢……”他微笑地看着玛蒂尔达,“我想,您应该不至于会觉得我们这样太绝情吧?”

玛蒂尔达面无表情地听完了夏尔的话,没有任何愤恨或者不甘。

这才是她想要听到的回答。

“谢谢您的坦诚。”然后她又补充了一句,“我替爷爷和父亲谢谢您。”

“不用谢。”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