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六十六章 “争吵”与邀约

第一百六十六章 “争吵”与邀约


                离开了这些激进分子的窝藏地之后,直到确定了自己已经身处于安全地带之后,夏尔一行人才松了口气。

之后,夏尔继续按照自己的记忆,默不作声在脑海中勾画着等下的草图,而杜-塔艾则仍旧小心翼翼地看着周围,警惕着角落里传的每一个眼神。

“您真的打算把这些武器都交给他们?”确定没有人再在监视自己之后,杜-塔艾这才在低声开口询问,口吻里带有些掩藏不住的担心,“全都给他们?”

“不用怕,只是一小部分武器而已,”夏尔同样低声回答,“我们既然期待他们掀翻王朝,那么自然也该想办法武装他们。”

“被武装起的他们,既有可能去掀翻王朝,也有可能去掀翻我们。”杜-塔艾再度提醒了一遍,“您还是第一次见到他们,您根本不知道他们到底有多少人……”

“多少都一样。”夏尔的表情十分平静,“不用担心。”

真的不用担心,因为在原本的历史上,1848年6月底,当时的法国政府调集了二十五万军队以及八万国民自卫军,对巴黎城进行了逐个街区逐个街区的清剿,即使再怎么被武装,囤积了再多的武器,这些激进分子们——或者说起义者们——也是不可能抵挡住这股力量的,谁也不行。那时已经被迫流亡到英国的革命导师马克思,也只能在英吉利海峡对面大肆抨击这些残忍的反动派了。却丝毫无济于事。

就算穿越者夏尔-德-特雷维尔站在这些革命群众一边,也只会让1848年巴黎城中的尸堆上多上一具无名尸而已——如果运气好的话,那么就会为法国多出一个被流放出境的流亡者。毫无意义。

在前世研究法国历史时,一直很不解一个问题:为什么1848年二月革命时,政府拿巴黎的暴动群众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乖乖下台,路易-菲利普国王黯然逊位,七月王朝轰然倒塌。

然而,为什么仅仅过了4个月。那时的法国临时政府却能够大肆调集“二十五万军队以及八万国民自卫军”,把巴黎城和巴黎的无产阶级们统统血洗一遍?

看上去逻辑上简直矛盾无比。

直到穿越过并且亲身参与了这一段历史之后,夏尔才明白了过。这时的无产阶级们只是七月王朝在资产阶级和贵族阶级中的各个反对派手中的刀剑而已,他们被用推倒了七月王朝,然后在事成之后被抛到了一边。资产阶级和军队在七月王朝倒台时麻木不仁,坐看这个不得他们人心的政权垮台。然而在之后却绝不会允许无产阶级抢夺“革命”的胜利果实。哪怕为此需要血洗巴黎一次也无所谓,于是法国的1848年革命就此戛然而止。

这么明显的有预谋有步骤有组织的活动,甚至已经谈不上“阴谋”了。

而这种资产阶级,夏尔旁边就有一位。

“特雷维尔先生,您太过于掉以轻心了,这样很不好。”杜-塔艾的表情还是十分冷静,但是眼中却闪过几道厉芒,“对于这些暴民。总有一天,我们得还他们一个圣巴托罗缪之夜……”

【1572年8月24日晚。在圣巴托罗缪节的前夜,法国天主教徒激进分子在巴黎大肆屠杀新教徒,数千新教徒遇难,史称“圣巴托罗缪之夜”

此事当时早有预谋,激进分子之前就已经制定好了行动计划,并且在信奉胡格诺派的新教人家门口用粉笔暗地里用粉笔画下了记号,发难之后少有人幸免。很快,针对胡格诺派教徒的屠杀扩展到了法国各地,几周中有数万人被杀。】

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暴民”的恐惧与痛恨,与天主教徒对异端的憎恨又有多少差别呢?也就只差了一个宗教裁判所罢了。

这种感叹,被夏尔深深地埋在了心底里。

“这一切不是靠嘴上就能说成的,先生,我们缺的是实干!”他貌似讥讽地打断了对方的话,“您的害怕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想要发财的话就得胆大不是吗?如果您需要镇静剂的话,我可以给您一点……”

听到“发财”这个词的时候,夏尔微微朝杜-塔艾眨了眨眼,显然是在提醒对方什么。

而杜-塔艾很快心领神会,他脸色一变,然后不屑地笑了,“我就知道,跟您这样的毛头小子,我还有什么好说的?什么都不懂,只知道打打杀杀的,简直浪费我的时间……”

“您在说什么?请再说一遍?!”夏尔的表情变得十分严峻,好像想找个机会再揍她一次一样。

“好吧,好吧,我跟您没什么好争的,再见!”也许是真的怕夏尔动手,杜-塔艾铁青着脸走开了,嘴里还嘟嘟囔囔地嘀咕着什么,显然是对夏尔没什么好话。

只有夏尔才看得到他轻轻点了点头,显然是对夏尔能够如此清晰地理解他的战略而感到非常开心,他已经看到了两人接下联手发大财的前景,然后很好地用脸上的恼怒掩盖了这种欣喜。

那就让你先好好开心一会儿吧。

看着他离去地背影,夏尔在心中冷冷地说了一句。

………………

等到他回到家中时,还不及换一身外套,爷爷的贴身仆人就直接迎了过,然后低声向他禀报。

“迪利埃翁小姐刚才过拜访了,小姐正在会客室里接待她……”

那位二小姐也了?

短暂的惊异之后,夏尔很快就恢复了正常。自从那天他对吕西安-勒弗莱尔夫妇袒露了自己的身份之后,他心里就在期待着这一天了,虽然比预想中还要快一点。看,政治嗅觉极其灵敏的掌玺大臣一家,果然是很急着改换门庭啊……

小小的感叹了一句之后,夏尔就很快到了小会客室,然后发现玛蒂尔达正在和自己的妹妹对弈着,从她脸上略有些纠结和痛苦的表情看,今天和她作战的,应该是那个火力全开的芙兰。

很明显的,玛蒂尔达并没有把全部的心神都放在下棋上面,只是作为客人和主人敷衍着玩一下而已,因此她直接就发现了刚刚出现在门口的夏尔。

“特雷维尔先生,您终于回了。”她停下了对弈,站起笑吟吟地对夏尔行了个礼。

“玛蒂尔达老早就了,等了您很久了呢,您可要和她好好道个歉啊!”芙兰也凑趣似的说了一句。

“希望没有耽误您的时间。”夏尔也同样对玛蒂尔达行了个礼,“否则我就太内疚了。”

时隔两个多月,再次见到这位迪利埃翁家的二小姐之后,夏尔发现这位眼镜娘虽然风采依旧,眼中依旧极有精神,但是脸上却好像憔悴了一点——显然,最近肯定是非常忙碌的。

至于在忙碌什么呢?那就不言而喻了。

“哪儿的话呢!”对夏尔的玩笑话,玛蒂尔达配合地笑了笑,“谁都知道您是个大忙人,能够这个时间回,已经是算我走运了。”

“哦,谢谢。”

说了几句场面话之后,玛蒂尔达明显有些欲言又止,显然是想说一些比较顾忌芙兰的话。

夏尔会意地拍了拍芙兰的头,而芙兰虽然对这盘棋被突然打断有些不满,但还是顺从地离开了会客室。

“迪利埃翁小姐,您得比我预想中要快。”在芙兰离开了之后,夏尔自己坐到了芙兰刚刚的位置上,然后微笑地看着玛蒂尔达。

“但是也不算很迟,不是吗?”玛蒂尔达同样回给夏尔一个混沌不清的笑容,“新年当中我们总是有很多事可以忙活的。”

“哦,我当然理解。”夏尔轻轻点了点头。

“我的父亲见过您之后,对您的印象非常良好。”玛蒂尔达看着夏尔,镜片后的眼睛有些闪烁,“回去之后,他可是夸了您好几次呢,说您以后肯定会大有前途。”

“能够得到迪利埃翁先生的夸奖这是我的荣幸,事实上,对您我也有同样的感觉。”夏尔同样看着玛蒂尔达,微笑着回答。

两个人都是从小接受长辈言传身教的贵族式教育长大的,因此进行这种含蓄的对话时总有一种棋逢对手的感觉。

似乎是觉得前期的试探已经足够了,玛蒂尔达沉吟了片刻,然后重新开了口,口吻由刚才的轻松而变得十分郑重。

“谢谢您,特雷维尔先生,您对我姐姐能够如此开诚布公,可是帮了我们大忙了。”

“各取所需而已,如果您觉得我帮了你们的忙,那么你们大可不必感到内疚,因为我肯定是需要迪利埃翁家族予以补偿的。”夏尔的回答同样直接,

“当然,当然,我今天就是为了‘补偿’而的。”听到了夏尔的回答之后,玛蒂尔达忍不住笑了出,“特雷维尔先生,我爷爷想跟您见一面,时间越快越好,然后我们可以把‘补偿’之类的东西都谈妥。”

比预想中还快,这家人的嗅觉还真是了不得!夏尔忍不住在心里又感叹了一句。

“当然可以,越快越好。”没有片刻的犹豫,他马上做出了回答。(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终于在周日也完成了两更……外面一片风雨大作,真是孤寂苍凉啊=。=

继续求月票求打赏,抚慰作者的小心灵……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