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勘察与盟友

第一百六十四章 勘察与盟友


                特雷维尔一家的欢聚,无法如芙兰所祈愿般的成为永恒,短短几天之后,夏尔就重新走出了家门,开始了新的征程。

新年的喧嚣已经成为了过去,虽然街上到处还有残留的雪,但是人们的生活已经重新归于寂静。只是,这种表面上的寂静之下,却仿佛正潜藏着令人战栗的暗流,只要得到机会,就将喷薄而出,将一切冲个干净。

“特雷维尔先生,新年快乐。”银行家杜-塔艾以毫无感情的声调,说出了这句祝福语,好像他生怕别人看不出自己的言不由衷一样。

“哦,新年好。”夏尔一点也没有被他的态度所激怒,温和地打了个招呼。

他们会见的地点,是第十六区的一处贫困街区,他们好不容易才躲开了各处的泥泞和垃圾才走了进。在他们会面的地方,矮小的平房鳞次栉比,挤出了一条条狭窄的小巷,通向幽暗的未知处。两个人都带着厚厚的圆筒绒帽,穿着厚厚的黑色外套,看上去完全不和这个地方沾边,跟在他们后面有几个人,穿着则要简朴得多。

“真是的,新年第一面就得在这种地方见面……”杜-塔艾皱了皱眉,拍了拍自己的外套大衣,小小地叹了口气,“为人跑腿就是可怜啊!”

“先做正事吧。”夏尔也拍了拍自己外套上的灰尘,然后朝后面的几个人做了个手势。

他们心领神会,马上四散而开。按照原先的预定计划勘察地形,顺便自己还画了一些草图。

说可笑,在这个年代。城市地图基本上是完全不靠谱的——此时的欧洲都市,正在工业化的**阶段,每年、甚至每天都有大量人口涌入。于是他们为了给自己找一些栖身之所,都会挤在贫民窟或者下层街区搭建陋棚,搞得那些街区街道面目全非,一两年就换一个模样;另外,城市建设也达到了高峰期。经常有新房兴建,也经常有旧房被推倒,因此一个街区在被这样折腾了几年之后。即使原本的住民恐怕在走夜路的时候也会迷路,之前的地图(如果有的话)就完全派不上用场。

夏尔等人谋划的既然是如此重要的事,那么当然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完全无用的地图上面,而是要切身实地地去勘察地形。以便给己方到时候的行动提供最有力的支撑。这也是夏尔和杜-塔艾一起到这个地方的原因。

夏尔带的几个人都去勘察地形去了。原地只留下了杜-塔艾和他两个人。夏尔拿着铅笔一直都在写写画画,一直都没有说话。

而杜-塔艾却好像有什么心事似的,小心地往旁边看了看,直到确定了四下无人之后,他脸上突然堆满了笑容,然后凑到了夏尔的旁边。

“特雷维尔先生,新年快乐。”

同样的招呼他打了第二遍。

然而,他这次招呼的口吻里。却充满了殷勤讨好的意味儿,和刚才那个冷若冰霜的样子比起简直判若两人。

夏尔停下了铅笔。抬起头有些疑惑地看着对方。

“什么事呢?杜-塔艾先生。”

“您一定以为我现在还在恨着您把?”杜-塔艾笑得十分诡异。“如果您这样觉得,那就说明我们已经成功了一半了。”

夏尔对他的话微微吃了一惊。

“什么意思?请详细跟我解释一下。”

“之前那次确实是我不对,我跟您道歉,”他干脆地脱帽行了个礼,尽最大努力表达了自己的歉意,“我之所以之前跟您表现得那么生硬,是另有考虑的,请您不要怀疑我的诚意。”

看着突然变了个样子的银行家,夏尔心里生出了无数的疑惑。

“您到底想说什么?”

杜-塔艾又看了看旁边,然后指了指街边一个幽暗的角落。

“我们去那边谈谈吧,我保证您觉不会失望的……”

满腹狐疑的夏尔,小心地跟着他走到了那个角落。

确定没有人能够再看到自己两人之后,杜-塔艾似乎是如释重负般地松了口气,整个人都松垮了下,然后,他朝夏尔微笑着。

“特雷维尔先生,我之所以在我老板面前对您如此生硬,想必您现在是能想得到原因了吧?没错,我的老板喜欢他的手下和其他人不和,所以我必须装出这个样子……”

这个狡猾的银行家是故意在博旺男爵面前和自己搞僵关系的?

“我明白您的意思了。”夏尔镇定地回答,“那您现在为什么又想到要跟我透露这个情况呢?”

“因为,如果我们真的彼此不和互相牵制,那么只会对我们的老板有利,而对我们本身十分不利。”杜-塔艾干脆地回答,“这对我们是完全没好处的。”

“我很高兴您能够如此清醒。”夏尔点了点头,好像是对他的此番说辞十分欣赏似的,“我还以为您会过于计较过去的事,而忘记了那只是历史。”

“我当然能够清醒了,在机会面前谁会不清醒呢?!因为,我知道,您也知道,我们有很大的合作空间,”杜-塔艾一边说,一边夸张地做了个手势,大大地比划了一下,“十分十分巨大的合作空间!”

夏尔没有答话,而是任由对方继续说了下去,似乎是等着他解释什么叫做“十分巨大的合作空间”。

而杜-塔艾也没有让他失望,很快就继续说了下去。

“您和博旺男爵只见过了几次,可能对他还不是特别了解,但是我已经跟随了他十几年,这十几年我每天都在试图去了解他揣摩他!所以,我当然明白我们这次的机会有多好……”

“我想,我有些明白您的意思了。”夏尔紧紧地盯着对面的银行家。

“是的,正如您所想的。”杜-塔艾点了点头,“我太了解博旺先生了,他这个人胆子大得能吞下世界,可又谨慎得像只活了几百年的狐狸,天晓得这两种品质是怎么糅合到他一个人身上的!所以,一旦巴黎和全国陷入混乱的时候,他一定会带着家人离开巴黎,绝不会去冒一点风险,只会舒舒服服地躲在边境遥控指挥我们这些手下人去帮他打生打死……”

“我倒是能够理解他的想法。”夏尔不动声色地说。

“嚯,我也理解,如果我也像他那样有了好几千万的家产,我也不会让自己冒上一点生命风险,”杜-塔艾略带讥讽又略带紧张地笑了笑,“但是,特雷维尔先生,我严肃地跟您说——难道您不觉得这是一个极好的机会吗?在他离开巴黎的那几个月里,这里他会委托给我、还有寥寥几个人负责,如果我能够得到您的支持与配合的话……”

杜-塔艾略微停顿了一下,等到觉得把夏尔的胃口又钓上之后,他才重新开口,“那样的话,我们就能在原本的基础上,又发上一大笔横财!”

“听上去是很不错,但是您打算怎么做呢?”夏尔有些意动,连忙追问对方,“您已经有想法了吗?”

“是的,我已经想好了。”杜-塔艾马上点头,“在他离开之后,虽然肯定会留下一些人监督,但是我有办法从银行里捞出一大笔钱,然后在他呆在外省的几个月里好好在外面转一转,等他要回时,我再神不知鬼不觉地把这笔钱放回去。特雷维尔先生,您想想看,这笔款子在这几个月中间赚下的钱,就都是我们的了!”

“如果我没有理解错误的话,您是打算趁他不在的时候,挪用一大笔钱,然后利用这笔钱去生钱?”夏尔镇定地问,“而且,博旺男爵原本就已经打算在事成之后给您一大笔钱作为奖励了,是吧?”

在肾上腺素的催动之下,杜-塔艾的声音充满了激情,近乎于有些嘶哑。“没错,就是您想的那样。如您所说,博旺先生确实是打算在事成之后给一笔钱给我,但是那点钱就想打发我这几十年的辛苦追随吗?这点钱就想叫我感激涕零地卖命吗?不够,完全不够!您难道觉得我这是忘恩负义吗?就算确实是忘恩负义,那又怎么样?只要发了财做什么都是正义的!不是吗?!”

在资产阶级之间,要求什么忠孝节义,确实十分可笑,在金融家之间就更是如此了。一逮到机会,杜-塔艾就打算咬他的主人一大口,没有任何负罪感,甚至觉得这是天经地义的。

“特雷维尔先生,我看您很久了,您绝对是能够理解我的人……”杜-塔艾目光炯炯地看着沉吟不语的夏尔,满是期盼,“我是在冒着风险和您说这段话的,难道您会将这样的发大财的机会往外推吗?我知道您不是这种人。”

“不,我当然不是。”夏尔很快就作出了决定,然后微笑着伸出了手。

“我就知道!”杜-塔艾长舒了一口气,如释重负。

接着,他也伸出了手,和夏尔紧紧地握了一下。

“那么,我们现在就是盟友了。当然,以后在博旺男爵和旁人的面前,我们的关系必须是十分冷淡和敌意,特雷维尔先生,谢谢您!”

“也谢谢您。”夏尔点了点头,接着拿出怀表看了看时间,“他们也快回了,我们以后有机会再谈。”

“好的。”

“等下,您就带我去见那些激进分子吧,已经约好他们了吗?”

“哦,是的,当然!”杜-塔艾连连点头,笑得极其欢畅。(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