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六十八章 成交

第一百六十八章 成交


                无视了大小姐的打趣,夏尔将她的提议以微笑搁置到了一边,而后颇有礼貌地走到了门口,打算去迎接那位掌玺大臣下。()

当他刚刚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看见戴着玳瑁框眼镜的玛蒂尔达正搀扶着一个老人走上台阶。看到他时,玛蒂尔达微笑着点了点头,虽然其中并没有什么别的意味儿,但是刚刚和她的姐姐“畅谈”了一番的夏尔,心中不免微微一动,然后,为了转移这一番思绪,他转向那个老人看去。

这个老人,身上穿着厚重的绒料外套,脸上满布皱纹,几乎快叫人认不出原本的模样了,他的头发也都已经完全花白,看上去苍老无比。就连眼神也十分浑浊,几乎没有焦点似的。不过,他还是微微朝夏尔点了点头。

时间,无情地取走了每一个人的生命,无论那副躯壳里曾装载有多少智慧。

出于一种对老年人的传统尊重,他走下了台阶,然后和玛蒂尔达一左一右,一起搀扶着老人走了上。

而老人——肯定就是那位掌玺大臣下本人了——也没有抗拒夏尔的殷勤,而是感激地朝夏尔笑了笑,接着任由两个年轻人搀扶了自己。

很快,两个人一起将老人迎进了客厅,而老人的长孙女儿则小心地招呼自己的爷爷坐到了离壁炉最近的座位上,而玛蒂尔达则静静地侍立在他旁边。

老人松松垮垮地坐在椅子上,昏花的视线不住地往夏尔身上四处逡巡。似乎是心情很愉快似的。看了一会儿之后,他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感叹了一句。

“转眼间。都这么多年了啊!维克托那个小子到底有个好孙子啊!”

夏尔只是笑了笑,没有答话。

“我小时候和特雷维尔兄弟两个都认识,那时候他们就住在凡尔赛,而我的父亲是国王陛下的侍从官,我们一直都在凡尔赛长大的。后,就发生了那些可怕的事,而这位可怜的国王上了断头台……”这位老人看上去是因为追忆起了往事而打起了精神。吐字比以往要清晰流利许多,“再后,为了保命我们各自都想尽办法逃出了法国。几十年我们见面很少,仔细想想,时间过得还真是快啊!你们这些年轻人哪里明白,当时宫廷里是多么富贵奢华啊……”

听到了这位老人对过往时光的感叹之后。夏尔发自内心的笑了。

波旁王朝复辟的时候。迪利埃翁家族荣华富贵,特雷维尔侯爵萧索落魄;七月王朝代之而起的时候,迪利埃翁家族照样荣华富贵,而特雷维尔侯爵一家连背地里的靠山公爵一家都倒台了,就更加萧索落魄了。这几十年当中,迪利埃翁伯爵从未曾想过自己的“老朋友”,更别说帮过对方任何忙了。

然而,到了这个时候。他却要跑过跟我家攀交情,好像跟我家有多熟一样!

即使是一贯崇尚镇定含蓄的夏尔。也不禁在心中有了一种“你也有今天啊哈哈哈!”的感触。法兰西颠倒数次、反复无常几十年的历史,从这里也可以展现得淋漓尽致。

不过,这种发自内心的得意,夏尔当然不会让它表露出了,而是很快地将其压倒了心底里最深处。

“我爷爷也时常跟我提起他小时候的事情,说起您的时候,他一直说和您玩得十分开心。”他脸上带着标准的微笑,说起了所有人都知道只是客套话的客套话。

“从小我就知道维克托这个人性格十分倔强,喜欢坚持到底,”迪利埃翁伯爵又感叹了一句,,“这么多年,维克托一直能够坚守着向波拿巴家族矢志效忠,真的很让人敬佩。”

“所以我们等了今天。”夏尔含蓄地回答了一句。

“是啊,等了今天。”老人苦笑了一声,然后扫了朱莉一眼。

朱莉轻轻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已经将他的意思如实转达给了夏尔,很快掌玺大臣就收回了目光。

“人一老了精神就会差很多,所以废话我就不多说了,我想您能够明白我今天找您的目的吧?”他的语气变得严肃起,“您应该已经和您的上面说过这件事了吧。”

“是的,已经说过了,”夏尔连忙点点头,“波拿巴家族明白您的重要性,而且明确告诉我为了得到您的支持,我们可以作出相应的调整。”

“毕竟是波拿巴家族啊!”听完夏尔的话后,老人轻轻叹了口气,“不像那些人,想要和他们合作还废话那么多,整天追究一些陈年往事……”

他所说的“那些人”,夏尔暗地里猜测应该是指王党分子,而“陈年往事”,当然是指1830年迪利埃翁家族毫不犹豫地背叛波旁王家,投靠奥尔良家族的事了。

由于有这样的前科,王党对这位伯爵自然会疑虑重重,完全可以理解。难怪最后他们选择了波拿巴家族。

“您一定是以为我们是因为没别处去而只好找您的吧?”哪知道他刚刚想到这里,伯爵突然又有些嘲讽地笑了,“如果您是这么想的,那么您就想错了……”

夏尔有些疑惑地看着他。

“我们当时跟王党接触过,‘儒尔维尔亲王将要在宫里举办宴会、国王陛下届时也将出席’的消息,也是我们告诉他们的。”旁边一直站着的玛蒂尔达,突然插话了。她面无表情地说出了这段话,几乎让人听不出其中的惊心动魄。

然而夏尔却听出了。

难怪迪利埃翁子爵那么急着想要糊弄过去,原如此!夏尔心里恍然大悟。

不过他此刻还是有些疑惑,迪利埃翁一家看上去应该不是那么胆大的人啊?弑君可不是件开玩笑的事。

“我们当时没想过他们会去直接行刺陛下。如果我们知道的话,我们当然不会这么做了。”似乎是看出了夏尔的想法似的,老伯爵直接解释了一句。眼中同时掠过了一丝不满和轻蔑,“不过,现在看倒也不错,这下全国人都知道这个王朝没什么希望了。”

“同时也让您明白,波旁王朝再度复辟也是没有希望的了?”夏尔补充似的问了一句。

“我就说嘛,您是个聪明人!”掌玺大臣又笑了笑,“他们只能想到这种办法谋取政权。实在让人失望透顶,更何况居然还没有成功!我当然没办法把迪利埃翁家族的命运系挂到这群人身上,您肯定是能够理解吧。”

一瞬间。这个老人就不着痕迹地将自己多次改换门庭多头下注的责任全部推了个干净,连弑君嫌疑也推了个干净。

“我当然能够理解。”夏尔仍旧微笑着。

“那好,看我们已经在合作上达成最根本的意向了,我们接下将为波拿巴家族服务。不过……”老人半眯起了眼睛。锐利的眼神掠过夏尔而后一闪而没,“波拿巴家族将打算怎样酬劳他们的新臣仆呢?”

开始要价了。

夏尔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有意沉吟了一会儿。

眼见掌玺大臣变得有些不耐烦的时候,他突然反问了一句。

“您要什么才满意呢?”

老人微微皱了皱眉,他很不习惯与这种略占下风式的谈话。不过,现在形势比人强,因此他也只好容忍了这种略微的无礼。

“我已经是就快要入土的人了,还能有什么不满意的呢?”他很快就用笑容掩盖住了不悦。“年轻人,就不要卖关子了。直接告诉我吧,波拿巴家族打算怎样收买我们的服务?”

老人的语气之直接,用词之露骨让夏尔不仅咂了咂舌。

越是狡诈圆滑的人,越喜欢在讨价还价时直截了当,夏尔总算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

既然说到了这份儿上,他也就不打算再兜圈子了。

“一个部长怎么样?”

“什么部?”伯爵立马反问了一句。他把期待和焦灼都极好地掩藏在了昏花的老眼之下,面无表情地看着夏尔。

看这就是他的心理价位了,夏尔马上明白了。

“一个新的部。”夏尔马上跟进解释,“在波拿巴家族重新掌权之后,将会设立一个新的部门,统管所有铁道建设和运营,而波拿巴家族认为,您的儿子将是部长职位十分合适的人选……”

听到了夏尔的话之后,迪利埃翁伯爵不禁又皱了皱眉。

不是因为出价低,而是因为出价高,高到了他事前都没有想到的地步。

“波拿巴家族真的是已经同意了吗?”他狐疑地问了一句。

“真的,”夏尔点了点头,“约瑟夫-波拿巴先生亲口对我说的。”

其实倒也不算是收买,铁道部长这种炙手可热的职位,部长当然只能选用各个政治派别都能够接受的人选,而素奸猾、八面玲珑的迪利埃翁家族,可能确实是最适任的人选了。

“不过……我们也有一个条件……”还没等伯爵回话,夏尔突然又加了一句。

“什么条件?”

“如果迪利埃翁子爵能够接受这项艰苦的重任的话,我将作为国务秘书辅佐他……”夏尔不再说了,仍旧微笑着。

伯爵又半眯着眼,显然在思考什么。

“玛蒂尔达,去给爷爷倒杯水,”片刻后,他突然说了句不相关的话,“要温的。”

玛蒂尔达疑惑地走了开去,虽然明知道爷爷是想支开她,但是也只能听令。

“我完全同意这个安排,”她走开后,掌玺大臣马上回答,“我儿子虽然圆滑,但是缺乏决断和意志力,也需要您这样的人辅佐。”

“那么,成交。”夏尔笑着点点头。

“您还可以考虑一下我的另外那一项提议……”老人仍旧望着孙女儿离去的地方。(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早慢熊你这坑货居然偷偷摸摸地投了张月票……谢谢!

如果是打赏就更好啦=。=

继续求月票求打赏o(n_n)o~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