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六十七章 联姻提议

第一百六十七章 联姻提议


                玛蒂尔达在夏尔答应了她的要求之后,果然十分欣喜,为了抓紧时间,她跟芙兰打了个招呼之后就走了,从她匆忙的架势看,这段时间迪利埃翁家族可忙活坏了。()

虽然夏尔事先就觉得见面地点当然不可能是迪利埃翁家族的豪宅内,但当玛蒂尔达给出了那个地点的时候,夏尔仍旧有些吃惊。

赫然是在迪利埃翁家的大小姐朱莉的居所里。

这些人还真是的,一点都不在乎颜面和手段啊……夏尔不禁笑着摇了摇头。

………………

虽然夏尔一直习惯于准点赴约,但是为了表示出对老年人的尊重,他这次破例一大早就赶到了朱莉的家里。

而女主人朱莉在得到门房的通报之后,马上让仆人把夏尔迎了进去,然后她走了出,站在房子的门口台阶上迎接了夏尔,脸上笑吟吟的,对夏尔的早到似乎没有半点惊奇。

“特雷维尔先生,早安。”由于肚腹已经明显隆起了,她只是朝夏尔点了点头。

“早安。”夏尔脱帽致敬,然后跟随着她走了进去,出于一种小小的担心,他劝了对方一句,“您不用如此辛苦自己,朱莉,您的身体和孩子的安全最重要……”

对方当然明白夏尔所指的并不只是“出门迎接”这件事。

仪式化的笑容瞬间变得有些僵硬,然后重新被换成了另外一种苦笑。

“有什么办法呢,夏尔。”她轻轻叹了口气,“我们现在还有别的选择吗?”

夏尔没有回答。

也许,从她选择回开始。确实已经没有了吧。

“不要作出这种表情啊,搞得好像我多么可怜似的!”看着夏尔略有些凝重的脸,朱莉忍不住笑了出,然后她轻轻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肚腹,脸上突然带上了一种母性的光辉,“为了他,都是值得的。不是吗?”

夏尔点了点头。

“先进坐吧,我爷爷还得一会儿才能过,吕西安现在也不在。他现在得呆在军营里。”她重新笑了起,不过现在笑容里却多了一些亲昵,“我前阵子已经决定了,如果是他。就叫夏尔;如果是她。就叫玛蒂尔达。最好您和玛蒂尔达能够成为孩子的教父和教母,您不介意吗?”

夏尔先是对她的突然提议感到有些惊奇,但后他连忙点了点头。

“不,当然不介意,实际上这是我的荣幸。”

朱莉突然有些俏皮地眨了眨眼。

“如果上帝肯赐福于我的话,我倒希望同时有了他和她……这样我就不用为了取名而麻烦了……不是吗?”

毕竟也才是个二十岁的青年姑娘啊。夏尔忍不住也笑了笑。

不过,等等,她的话里好像有些别的深意?

夏尔隐隐间感觉有些问题。但是他把这些感觉都压在了心底里的最深处,然后不动声色地跟着朱莉走了进去。到这间屋子的客厅当中。

招呼夏尔坐下了之后,朱莉悠悠然地拿起了一杯咖啡,然后轻轻地抿了一口。

“夏尔,说实话,您那天直接跑过对我说了那么一通,实在是让我吓了一跳。”

“从效果说,这是做对了不是吗?”夏尔笑了笑,然后同样拿起咖啡喝了一口。

“但是我可没想到您会那样直截了当,您平日里给我的印象可不是这样。”朱莉仍旧微微笑着,“我很感谢您对我的信任,还有对吕西安的。”

她是想要暗示什么吗?

夏尔看了看朱莉。

“您放心吧,我和吕西安会好好回报您的这份信任的。”她又喝了一口咖啡。

“我不知道我该做些什么,回报您的这种忠诚。”夏尔马上试探了一句。

“呵呵呵呵……”听到这句话后,朱莉忍不住又轻笑了起,“您还真是有政治家的头脑呢,从不肯吃亏但是也从不喜欢白赚人的便宜……我想要的东西很多很多,比如……让我成为德-勒弗莱尔夫人怎么样?”

还没等夏尔回答,朱莉又接着说了下去,“虽然我是迪利埃翁家族的小姐,但同时我也是吕西安的妻子,更是他孩子的母亲,我需要考虑的不仅仅是迪利埃翁家族……如果我们跑到美洲去了的话,我不介意我们的孩子什么头衔也没有,反正那里也净是一些没品的暴发户土财主——可是,既然我已经留在法国了,我就没法儿接受这个事实,我想您是很能理解这种想法的吧?”

夏尔当然能够理解她的想法,一位贵族女性又怎么可能喜欢自己的孩子只能成为平民呢?她想尽办法要给丈夫和孩子谋一个贵族封号,这并不是什么很恶毒的想法,甚至有些可敬。

“吕西安我很欣赏他,也很佩服他,您放心吧,以后法兰西有的是升迁的机会,只要他好好把握住……”夏尔故意在这里拉了个长音,暗示对方要先识时务,“那么成为贵族又有什么稀奇的呢?我看他没准儿还能当个元帅呢……”说着说着,夏尔忍不住又开了一个小玩笑,“况且,我怎么会不小心照看着自己的教子呢?特雷维尔侯爵的教子当然也应该是个贵族……”

得到了夏尔的保证之后,朱莉虽然面上的笑容没有任何异样,但明显是松了口气。

“谢谢您,夏尔,我就知道您总是能帮上忙。您放心吧,您不会没有回报的……”她意有所指,然后换了个话题,“我父亲也好几次跟我提到您,对您印象很不错呢!说起,我们两家也算是老世交了吧?”

传承了几个世纪的门第,谁跟谁没有一些关系呢?夏尔在心里吐槽了一句。不过他当然不会这么直说了。

“嗯,在太阳王的时代,我的先祖曾与您的先祖共为廷臣。而且关系而不错。”

“那么,想必您也不至于认为,玛蒂尔达配不上您吧……”朱莉又怡然自得地喝了一口咖啡。

“当然……嗯?怎么?”夏尔在片刻之后才理解她说的是什么。

“我说过,您是不会毫无回报的。”在夏尔疑惑的目光之下,朱莉仍旧微笑着,“娶了她,怎么样?可不像我。我父亲和爷爷会给她一大笔嫁妆的——如果是嫁给您的话……”

夏尔没有回答,他还没想好词。

“这件事目前我父亲和妹妹都不知道,我只是和爷爷私下沟通过而已……”朱莉的笑容和煦之极。“您觉得怎么样?如果您点头的话,我有办法去说服他们。”

她想要将德-特雷维尔和德-迪利埃翁两个家庭绑在一起,然后为勒弗莱尔家族——也就是她的丈夫和孩子——保驾护航。

况且,夏尔的门第出身很高。且前程远大。也没有什么不良嗜好,长得也还行。她不觉得这是在坑自己的妹妹。

“没错,我们家的门第并不是十分久远的,身为国王书记官的先祖直到二百多年前才为我们挣到一个爵位……不过,我想您应当不会注重无聊的细节了吧?况且,在这种时代,我们都已经是血统古老的旧贵族了才对……”眼见夏尔没有回答,朱莉开始了进一步的劝说。

在中世纪。法国的富有阶级(比如包税人、商人、法官还有行政官吏等等)为了给自己家族添光加彩,经常会出钱给家族购买贵族头衔。波旁王朝建立之后。因为政府的财政需求,这种行为就愈发普遍。

这种购买而的贵族,在当时被称作“穿袍贵族”,以区别于世代相传的贵族世家(当时被称作“佩剑贵族”)。

国王们大量册封这种贵族,并不是只考虑到钱而已,而是想要利用这一股势力对付一直以尾大不掉的各地封建领主——一般说,这种依靠王权而获得贵族封号的家族,会天然地亲附王权,而老世家们也会天然地有些蔑视这种泥腿子出身的暴发户。

这两派贵族在历史上明争暗斗争执不休,而在最终法国国王慢慢地实现了君主集权。

在波旁王朝崩塌、大革命爆发之后,情况却陡然一变。资产阶级的强势崛起使得之前两派贵族的斗争戛然而止,断头台可不认识什么是家世什么是门第,也不管你是穿袍还是佩剑。

于是波旁王朝之前的贵族们,统统被改称为“旧贵族”,而大革命之后应时而起的军功贵族、资产阶级新贵们,则被称为“新贵族”。

也就是说,在一两百年前,迪利埃翁家族是国王身边的亲信,是穿袍贵族,特雷维尔家族是古老的世家,是佩剑贵族,也许他们上上上上哪代人还有那么一些仇恨或者亲缘。而现在,他们在世人眼中根本也没有多少区别,都是已经接近进入故纸堆的旧贵族。

至少,夏尔肯定是没有那种可笑的门第之见的。

他不禁微微皱了皱眉,思考自己该怎么回答。

“难道您觉得玛蒂尔达配不上您吗?”朱莉微微挑了挑眉,“如果您这样说的话,那可就太让人伤心了。”

“当然不会……”夏尔连忙回答。

“那就好。”朱莉轻轻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微笑着,“您不用现在就答应,可以好好考虑一下,只要您有这个意向,对我说一声就行,我有把握去帮您办成……”

就在这时,一个仆人敲了敲门,总算打破了这种略有尴尬的气氛。

“终于了啊……”朱莉小小地叹了口气,然后她又朝夏尔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特雷维尔先生,好好记着我的话吧。”(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继续求推荐求打赏=。=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