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六十五章 赞助

第一百六十五章 赞助


                天色阴沉之极,即使时间还只是下午,就已经模糊不清了,隐藏在那些街角和小巷的幽暗仿佛能够吞没一切。【】

明明街道上没有多少人,但是夏尔却仿佛感觉四面八方都有视线投射到自己身上似的,浑身都有些不自在。

“还有多远?”他不禁有些不耐烦地问了一句。

“没多远了,再等等!”杜-塔艾随口回答,沿着自己记忆中的街道路线,他带着夏尔等着在街道中四处逡巡,七折八拐地赶向他和那些激进派约定好的地点,接着好像想起什么似的,他特意又叮嘱了夏尔一句,“这里到处都是他们的人,小心不要乱说话,否则到时候谁也救不了您!”

“我当然知道。”夏尔没好气的回答了一句。

在有人在场的情况下,他们两个继续表现得面和心不合,态度十分生硬。

在夏尔的不逊面前,杜-塔艾也嘿嘿一笑,也没有再答话。

而跟在夏尔后面的人,都没有说话,而是在静静地默记着这片街区的地形和行进路线。

除了为了方便举事之外,这些人勘察地形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并不宣诸于口的目的——方便日后政府对“暴民”的镇压。自己点起的火,当然要事前想到怎么再扑灭。不过,在这种近乎于无法无天的地方,夏尔一干人等当然也只能把这点心思都好好藏着了。

终于,在走了老一段路之后。杜-塔艾在一幢破破烂烂的小平房门口停了下。

“就是这里?”夏尔问了一句。

他点了点头。

“那我们不进去吗?”

“等等。”杜-塔艾的声音压得更低了,“他们已经知道我们了!”

正当夏尔还想说话的时候,旁边突然闪现出了几个年轻人。身材矮小但很结实,衣衫不整头发乱糟糟的,而且表情都满怀戒备,他们朝杜-塔艾点了点头,似乎认识他。

而杜-塔艾也朝他们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低声对夏尔等人吩咐了一句,“把身上的武器都交给他们!”

夏尔听从了他的意见。然后比了一个手势,接着和跟在他后面的人一起将身上带的武器都交了上去。

“很好,先生们。这些武器我们等会儿就还给你们。”见夏尔等人这么配合,一个领头的人冲他们点了点头,他的声音十分嘶哑,听上去有些不自然。“现在。跟我进去吧。”

由于对方的要求,因此夏尔只得只身跟着杜-塔艾走了进去。

他一进门之后,就发现几个人已经等在那里了。

而坐在最中间的,是一个看上去四十几岁的中年人。他面孔方正,线条平直而有些粗粝,脸上布满了皱纹,显然饱经风霜。虽然衣着平凡,但他平直的、深灰色的头发都被梳理得整整齐齐。仿佛此刻自己不是身处陋室而是某处华居一样。他的面部表情十分严肃,甚至有些冷峻。看上去象是用青铜铸成似的。

他看见杜-塔艾,然后礼貌地点了点头。

“康特莱先生,您好。”他的声音出乎夏尔意料的柔和,不过里面当然也不乏坚定,接着他转头看向夏尔,“这位就是您说的那位先生?”

“是的。”杜-塔艾满脸堆着笑,连声点头,“这位就是我的那位朋友,但维尔先生。”

听到了对方的介绍之后,这位中年人朝夏尔点了点头。

“您好,但维尔先生。”

“您好。”夏尔镇定地也朝对方打了个招呼。

“康特莱先生是我们的重要赞助人,也是我们的好朋友,一直以帮了我们不少忙,”沉默了片刻之后,这位首领模样的中年人又开口了,“所以即使您穿得像个上流社会人士,我们姑且也能把您当成是我们的朋友。请坐吧。”

他不可能知道,这两位热心的“朋友”,都在使用化名去接触他们,并时时刻刻准备着要扑杀他们。

夏尔顺从地跟着杜-塔艾一起坐了下。

“如您所见,这里就是一二一同志会的据点之一,”那位首领摊了开手,友好地看着夏尔,“几天前,我接到了康特莱先生的讯息,他说有位但维尔先生——也就是您——打算要赞助我们,是吧?”

“是的,”夏尔又点了点头,“我确实有这个意思。”

“您打算赞助我们什么呢?”首领有些好奇地看着夏尔。

“我有一批武器,打算都给您。”夏尔马上回答。

在杀掉了帕尔东那个蠢货之后,夏尔想尽办法对他的那些遗留物品进行了回收和再利用,除了他的那本行贿账本之外,他原本枪店里囤积的武器也成了重中之重。在挑拣了一批准备留给自己人用之后,夏尔打算把剩下的武器也都统统扔到市面上去,以便造成更大的混乱。而在和博旺男爵商议了之后,他就想到了把这批武器干脆赞助给这些激进分子的主意,也算是物尽其用吧。

接着,夏尔从怀里拿出了一张纸。“这上面是武器的样式和数量清单,各个储藏地点也都已经注明好了,您到时候派人去接收就行了。”

旁边正有人打算接过去,那位首领突然抬起了手制止了,然后盯着夏尔,目光里有些狐疑。

“先生,我可以问您几个问题吗?”

“当然可以。”夏尔点点头。

“首先,我非常感谢您的赞助,您在我们非常窘迫的时候给我们送过了宝贵的援助。但是……我想知道,您的目的是什么呢?您为什么要想着帮助我们呢?”对方传递过的目光又增添了几分严厉,“我像您这样大的时候,一无所有,生活毫无着落,东游西荡到处吃苦最后还得跑到印度去为哈斯汀勋爵的雇佣军卖命,即使跑回法国也还是一文不名。这几十年我吃过无数苦头,所以我想要让祖国变个模样,而您,您是为什么呢?就我看,您的生活应该很不错,至少没有窘迫到足以想到要去造反的地步。”

【指第十四代哈斯汀男爵弗朗西斯-兰道-哈斯汀(1754-1826),在1813-1823年间曾任英国驻印度总督,因为在南亚殖民拓殖和发展对中国鸦片贸易有功,于1816年被英王晋封为第一代哈斯汀侯爵。】

“这个问题很重要吗?”在这种目光的逼视之下,夏尔仍旧十分镇定。

“当然很重要,这将决定我们怎样对待您的赞助……”首领仍旧十分平静,但是话里话外已经透着点不妙的意思了,“以及您本人。就算是康特莱先生介绍过的人,我们也不能随便掉以轻心。考虑到我们的处境,想必您是能够理解的吧?”

又沉默了片刻之后,夏尔最终还是叹了口气。

“我当然能够理解您的意思,好吧,请听我解释吧。”

“那就请说吧,如果合情合理,我会为您鼓掌的。”虽然口吻中看似是在开玩笑,但是对方的表情告诉夏尔,他绝对没有在开玩笑。

“我之所以赞助你们,并非是出自于对王朝的痛恨。”夏尔的表情仍旧若无其事,“我只是想要为自己谋个职位,现在坐在台上的全是一些脑子已经满是浆糊的糟老头子,而且里面没有谁肯为我腾个位置,所以我想要自己动手抢一个。”

“很好,抢一个!这就是我们要做的事情!”首领点了点头,像是接受了他的解释似的,“您给出了一个很合情合理的理由。那么,您到底是想要什么职位呢?还有,您为什么认为我们能够办到这件事呢?”

“随便什么职位都可以,只要位子高而且油水多就好,我现在没法指定什么,你们挑剩下的给我一个就行,但是必须要油水多的。”夏尔满不在乎地回视对方,“至于为什么认为您能办到?答案很简单,我并不是只挑了您一家,还有很多地方我同样也打算赞助,只要他们能够答应我的条件就行……”

“所以就为了这个原因,您就打算去花上一大笔钱四处活动,冒各种风险?”首领的话里仍旧有些迟疑,“您想必知道自己是在冒大险吧?”

“当然了,我知道,但是想要成事又怎么能不冒险呢?如果我肯花大钱去买个职位,也许能在现在就从政府手里买到,但是这对我说又有什么意义呢?这个王朝不久就得完蛋了,谁都看得出,我干嘛要花上一大笔钱和它殉葬?”夏尔耸了耸肩膀,“依我看,与其纠结我的理由,您倒不如把心思留在检查和保养那些武器上面,这对您有意义多了……不是吗?”

夏尔的回答有些无礼,但是对方并不在乎这个。在夏尔坦然的回视之下,首领终于收回了视线。

“先生,我很欣赏您的坦率,也并不反对您的野心。虽然我无法给您保证什么,但是如果我们真的成功了,虽然您并不只是把希望寄托在我们的身上,但我们是绝对不会忘记别人给我们的帮助的——只要您给我们的那些武器质量还可以的话。”

他的话里,虽然没有直接明说,但是已经暗含着“我们已经接受了您的理由和条件”的意思了。

“那么,很好,交易达成。”(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