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哀求与准备

第一百五十二章 哀求与准备


                在追过的人们把芙兰拉住之时,正如她无数次祈祷的那样,那扇门终于打开了。()在里面服侍阿德莱德女士的女官一脸不悦地走了出,看着众人。

“你们吵到女士了!”

人们连忙想要芙兰拉走。

已经是最后的机会了。

仍旧伏在地上的芙兰,高声喊叫了起,惶急里带着哭腔的嚎叫早已经让礼节和仪态荡然无存。

“女士,救救我,求求您,救救我吧!我就要死了!”

她的喊叫,终于起到了效果。

门内传一声细若游丝的询问声。

“怎么了?特雷维尔小姐……又发生什么事了吗?”声音既困倦又软绵无力,显然阿德莱德女士才刚刚被惊醒。

芙兰却只是在哭,旁边的人们看见这位娇滴滴的小姐哭得这么伤心,也慢慢都松了手。

“到底怎么了啊?”阿德莱德女士连忙追问,“怎么说要死了?快进吧,快点跟我说说……”

得到了女士的允可之后,芙兰终于被女官带了进去。

阿德莱德女士仍旧躺在床上,无力地看着芙兰,脸色苍白如纸,显然刚刚经受的那一场大惊吓仍旧还让她心有余悸。

“好孩子,你哭什么呢?”似乎是打算安慰芙兰,她脸上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但是这个笑容说实话看上去有些凄惨,“怎么了?好好的说什么死的……”

芙兰的脸上仍旧满布泪痕,她一进就不管不顾地扑到女士的床边。然后跪在地毯上看着女士,泪水再度夺眶而出。

“女士,救救我吧!求求您了!”

一开始这种泪水还有刻意吸引女士同情的成分。但是芙兰一想到哥哥可能遭遇的可怕境况,惊恐就让眼泪加倍地流了出,直到最后,再也分不清到底是刻意还是无意了。

看着一直在流泪的少女,阿德莱德女士忍不住有些心疼起,她艰难地伸出手,抚摸了一下芙兰的额头。

“到底出什么事了啊?您不说我怎么帮助您呢?”

在女士发问之后。芙兰终于慢慢止住了哭泣。

“我的哥哥,被他们带走了……”

“他们?带走了?”毕竟脑子还有些昏沉,女士一下子没有反应过。片刻后。她才惊讶地看着芙兰,“您的哥哥被那些人带走了?为什么?”

芙兰的眼睛里又重新滚起了泪花。

“您的哥哥跟这件事有关吗?”阿德莱德女士一贯温和的表情瞬间变得有些罕见的严厉。因为这事关她哥哥的安危,她再怎么样也不会原谅那些试图杀死自己哥哥的人。

芙兰慌忙用力摇头。

“不会的!我的哥哥不会做这种事的,我可以保证!他平日里虽然有些喜欢开玩笑。但怎么会去做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呢!您刚刚不是见过他吗?您相信他会干出这种事吗?一个特雷维尔家族的成员怎么会想到要去行刺陛下呢?”

虽然少女的话显然有不少漏洞。但是她的恳切和激动却让人不忍心驳斥她。阿德莱德女士轻轻叹了口气。

“既然您这样对我保证,我当然相信您。不过,既然这样的话,那么您的哥哥也只是被带去被问问话而已,您不用太过担心……”

“可是……可是我好害怕啊!您知道,我的爷爷是……是一向喜欢批评政府的,难免会让他们有些偏见,如果等下询问我哥哥的时候……如果他们带着这种偏见。很有可能就会冤枉他啊!”一说到这个担心时,泪珠再度从芙兰脸上滚滚落下。“求求您了,救救我吧!我哥哥这样的年轻人怎么会去关心这种事呢?!”

少女绝望地看着女士,眼中满是恳切与哀求。阿德莱德女士心中顿时有些恻隐。

“特雷维尔侯爵虽然平素有些桀骜不驯,但是总归是姓特雷维尔的,说些话又有什么过错呢?现在全法国谁不对我们一家口出怨言啊?没关系的,那些人就算有什么不满,也不至于做得太过分了吧?”她小声宽慰芙兰。

“可是……可是我就是害怕啊!女士……救救他吧,救救我吧……”芙兰仍旧在哭,“求求您了,如果哥哥遭遇到了不幸,我也活不成了啊!”

如果哥哥遭遇到了不幸,我也活不成了啊!这句话顿时让女士哑然。她静静地看着少女那湛蓝的双眸,心中思绪万千。

自己当年是不是也这么想的呢?在和哥哥跑到瑞士相依为命的时候,在被哥哥送到了巴伐利亚的时候,自己是不是也同样为他的安危祈祷?

女士曾经暗暗感叹过,在好不容易夺回了法国之后,贵族之中一代代新人越越沉溺于享乐当中,越越缺乏老一代人的曾拥有的坚毅和执着,也越越缺乏对家人的爱。

他们哪里吃过那些苦头,怎么懂得亲情和感情之宝贵呢?

但是面前的这个少女不一样,她在自己的哥哥遇险的时候会不顾一切地跑过向自己求助,哪怕会因此招自己的厌恶也在所不惜。

她是从小和自己兄长一起相依为命长大的,难怪感情这么深厚呢。难怪……难怪这么招自己的喜欢。

“别哭了,可怜的孩子……”良久之后,阿德莱德女士轻轻叹了口气,“我可以为您去说说话,让他们尽量秉公处理,不要因为想要赶时间而冤枉了好人,在审问您哥哥的时候也不能带有那种偏见。但是,我必须跟您说一点,我不能僭越法律,我不想宽恕那些想要行刺国王的人。如果特雷维尔先生真的参与了如此卑劣的刺杀,那么我是绝不会去宽恕他的,您明白了吗?”

接着,女士抬头看了看侍立在一旁的一位女官,然后轻轻做了个手势。那位女官心领神会,轻轻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听着她的话,芙兰不断地点头,不断流淌的泪水慢慢也停下了。

“这就太好了,谢谢您,女士!”她感激地看着女士。

但是,这个结果,并不完全是她想要的。

女士的意思是,“我可以让他们不为了交差而冤枉您的哥哥”,但是……如果没有冤枉呢?那显然是得不到宽恕的。

也就是说,如果哥哥真的如自己担心和猜测的那样参与了行刺,那么是没有办法指望国王的妹妹说好话了。

那……那到底应该怎么办?

短短一瞬间,芙兰的脑子转过了许多念头,但是阿德莱德女士却完全没有察觉得到。

看着女士那苍白而纤瘦的脖颈,芙兰心中突然暗自想到了另一件事。

“再等等看吧,等下,如果一切都无法挽回的话,我就把她打晕,然后挟持她,让那些人把我们都放走!”

这个危险而恐怖的念头,被极好地掩饰在了满布泪痕的脸颊之下,连少女自己都不敢相信这是自己的想法。然而,她很快就认同了这个想法,

无疑,直至此刻她仍旧对这位女士充满了尊敬和感激的,如果是在别的情况下她永远也不会兴起伤害这位女士的念头,更别说挟持她了。

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此时此刻,这种尊敬和感激无法胜过对兄长的担忧和拯救他的狂热**。她再也想不到别的办法了,因而哪怕这个图谋看起再疯狂她也准备去做,并且她也没有去考虑其他后果。

会前途尽毁,会声名尽丧,也许甚至还会丢掉生命,但是,都没有没关系。

她一边轻轻擦拭自己脸上的眼泪,一边仔细在心中估算这种做法的可行性。

最贴身的那位女官已经出去了,别的女官现在站得很靠外,如果自己突然动手的话,她们应该不及帮上忙。虽然自己力气不大,但是打晕并且挟持阿德莱德女士应该没有问题。

唯一的问题只是,就算自己挟持了国王的妹妹,那些人真的就会放跑图谋刺杀国王陛下的逆党吗?

虽然看上去应该十分可行,但是她没有完全的把握。

如果真的那样的话……如果真的那样的话,我就放跑女士,跟她说一声对不起。然后和哥哥一起去坐牢,或者就一起去死吧。袭击并且挟持国王的妹妹,毫无疑问也是明目张胆、十恶不赦的谋逆行为吧?这样的话就能和哥哥犯下一样的罪了,不是吗?

没有经过多少犹豫,少女就下定了最后的决心。

然后,她抬起头,看着阿德莱德女士,勉强地笑了笑。

“谢谢您,女士,真的太谢谢您了!我会永远永远感激您的!”

少女仍然挂着泪痕的笑容,一瞬间让女士都有些看呆了。确实长得好像爱丽丝啊!

“没关系。”她欣慰地笑了笑,“我只是在做我应该做的事情而已。”

“女士,我现在很害怕……您能够……您能够让我呆在您的身边吗?”芙兰一边哽咽着一边问,眼神十分无助,又带有十足的企盼,“只有您才能帮我,才能救我了……”

女士忍不住又笑了笑,又抚摸了一下芙兰的额头。

“当然可以了,可怜的孩子。”

“谢谢您,女士。”芙兰闭上了眼睛,扑在女士的身上,抱住了她的手。

那就先再等等吧。(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