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五十六章 罗特希尔德与蛋糕

第一百五十六章 罗特希尔德与蛋糕


                夏尔的回答,并没有让特雷维尔侯爵太过于惊讶,虽然明显有些不悦,但他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好吧,你也有你的想法,我并不是想要强迫你什么。”不过,他仍旧是催促了夏尔一句,“不过,这件事你也该抓紧了。”

“我知道。”夏尔随口敷衍了一句。

两个人都默契地避开了“接下我们怎么处理夏洛特”的话题,也许是因为都觉得很棘手,因而两个人同时决定把这个皮球踢给特雷维尔公爵的身边,看他的意思了。在这之前,就这样软禁在家里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夏尔曾经暗自揣测过她回家后会被怎样对待,不过,想不会被责罚吧——特雷维尔公爵应该还是会在她面前装出一副波旁王家忠心臣仆的样子,不会对他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孙女儿暴露自己的本面目。

好吧,也随便他吧,夏尔无所谓地想。至少,短时间内那些王党分子是不至于还能闹出什么事了。

很快,他就将这些事抛到了脑后,因为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我等下要去博旺男爵那里拜访一次。”他突然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听到这个名字,侯爵又皱了皱眉头,但是他仍旧没说什么。

“路上小心。”

…………

就这样,顾不上休息,夏尔就直接乘坐他的马车前去拜访博旺男爵了。他这样做,除了是因为昨晚在皇宫里男爵的要求之外。还有别的打算。

令夏尔感到欣慰的是,在仆人通报之后,博旺男爵并没有让他在会见室候着。直接就叫他前去自己的书房会见了——显然这侧面反应了自己在这位大银行家心目中还是有些重要性的。

在银行家那间精致奢华的书房里面,夏尔再度见到了这位执掌法国经济命脉的金融家之一。

“特雷维尔先生,您得比我预想中的要早。”一见面,银行家轻轻推开了自己面前书桌上堆积如山的文档,然后直截了当地说,一点也没有浪费时间的意思,“难道您不需要休息一下吗?”

“您是一个时间宝贵的人。”夏尔不着痕迹地恭维了一句。

“很好。”银行家微笑着,仿佛真的被这句恭维所打动了一般,但是口吻中却仍旧平淡之极。“那您就抓紧时间跟我说说,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吧?您可以不要告诉我您什么都不知道。今天早上,各种传言都传遍了,交易所里面的人都像疯了一样。”

夏尔当然不打算跟他都说实话。但是也不能完全说假话。

“是的。我知道一些。”他点了点头,“昨晚的事情,我预先听到了一点风声。”

“果真如此啊……”博旺男爵长叹了一声,然后有些不悦地看了看夏尔,“真的是王党分子们干的吗?为什么不事先跟我说一声?”

“第一,真的是王党分子干的。”在银行家的这种冷峻视线下,夏尔完全不为所动,语气一如既往地和缓。“第二,当时我并不确定这个情报到底是不是真的。而且我也认为没必要告诉您。”

“呵,没必要!”博旺男爵不满地复述了一遍,显然有些愤愤不平,“结果您认为我全家人身处险境是可以接受的了?”

当然是可以接受的了!夏尔在心里默默地讥讽了一句。

“我当时并不知道您和您的家人也在场,博旺先生。”夏尔仍旧镇定地解释了一句,然后直视着这位银行家,“说到底您不是也没有跟我透露这件事吗?”

在他毫不退让的目光面前,博旺男爵最后还是偏开了视线。

“那您为什么要自己过去呢?明知道有危险要发生?”

“能够近距离见证一位国王的死,不也是很有趣的事情吗?”夏尔微笑着回答,“如果国王陛下真的不幸遇难,总得有人第一时间了解内情吧?”

银行家皱了皱眉,最后还是转开了话题。

“好吧,这个先不提了。现在那些王党分子这么一闹,全国恐怕都会震动了。”

“这是一件好事,每个人都会从中看出奥尔良家族的王朝已经摇摇欲坠。”

“关键是那一顶王冠坠落在谁的头上!”男爵低声断喝,“还是会永远消失。”

然而,夏尔的回答却让这位银行家大吃一惊。

或者说,喜出望外。

“落在谁的头上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面色如常,“谁在背后扶着戴这顶王冠的人。”

这句话什么也没有回答,但是同时回答了一切。而博旺男爵当然能够听明白夏尔的意思。

他惊奇地发现,这个原本就让他有些欣赏的年轻人,又给了他新的惊喜。不过,也不奇怪,一个姓特雷维尔的人怎么会只懂得愚忠和盲从呢?

“很好,年轻人,我就说过,你有志气,也有头脑。”他脸上的冷峻慢慢被格式化的笑容所覆盖,“在这个年纪就能够明白这一点的人,确实不多。”

“仅仅明白是没用的。”夏尔小声回答。

男爵微微眯了眯眼睛,然后继续微笑着,“你们都是些聪明人,这就是我找你们的原因,至少在目前为止,你们还没有让我失望过。”

“所以您看,现在已经是一个重要时刻了,我认为我们应该开诚布公一点儿。我就是这样想的,于是我了。”夏尔继续看着博旺男爵,同样又岔开了那个有些禁忌的话题,“现在,约瑟夫-波拿巴先生已经回去了,因此,在法国现在实际上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您是站在我这边的人,连总负责人还不知道。如果有什么话您大可以跟我直接跟我坦白说,我保证绝对传不到第三个人那里去。”

只有几乎从不坦诚的人,才会经常讲坦诚挂在嘴边,博旺男爵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不过他当然也不会去点破。他同样微笑着。

“是的,我们应该坦诚。所以,我打算告诉您一件事。”

“请说。”

“罗特希尔德先生决定也加入到我的计划里面,作为一个合作者。”博旺男爵好像是随口地说了一句,他没有解释是哪个人,仿佛说出了姓氏就能够让夏尔明白一样。

实际上夏尔也确实立刻就明白了。

“罗特希尔德男爵?”

“对,就是。”男爵点了点头。

【詹姆斯-德-罗特希尔德,原名雅各布-罗特希尔德,是银行家梅耶-罗特希尔德的第五个儿子,也是最小的一个。这五兄弟散居欧洲各地却又抱成一团,最后都成为了雄踞一方的银行家。詹姆斯后迁到法国巴黎,并且在历次风潮当中如鱼得水成为巨富,因为他的“杰出贡献”,他于1821年被奥地利皇室被任命为奥地利驻法国大使,并于次年被皇室封为男爵。】

明白了,都明白了。

也对,罗特希尔德家族怎么会不在这里掺一手呢?这可是给全国人民砍一刀的机会啊。

被人人传诵人人艳羡的罗特希尔德家,积累起的亿万财富怎么可能不自于千百万人的眼泪呢?

在1868年11月15日,这位大银行家死去的时候,给自己的家族留下了大约4000万法郎的遗产,这仅仅是他的个人财富而已!天晓得他的银行在那一年的大灾劫中挣进了多少!

“是吗,那太好了。”没有人能够从夏尔着简单的评语里面看透他的真实意思,博旺男爵也不能。“感谢您告诉我这个好消息,那么您准备我怎么做呢?需要我配合他吗?”

“不,不需要。”博旺男爵出乎夏尔意料地摇了摇头,“我们现在要忧虑的反而是朋友太多了。”

“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很简单……”男爵的笑容突然变得有些狡诈,“一块蛋糕切得人多了,每个人能够分到的就会少。无疑的,我们需要罗特希尔德先生的帮助;但是,他过于卖力的帮助,对我们说并不是好事……”

“我明白了。”夏尔点了点头,“那您需要我怎么做?”

“我听说您文采不错。”银行家突然说了句似乎不相关的话。

“您过奖了……”

“所以,您能不能写一些小册子?在需要的时候我们可以到处印发,把这些犹太佬的统统骂个一遍,越让他们灰头土脸就越好。一旦人们对他们的愤怒越厉害,他们就越得缩手缩脚,然后就得跑到我这边挨一刀。至于罪证,没关系,我的朋友,这种东西我们到处都有的是……”

【在19世纪中期之后法国确实出现了许多攻击犹太金融巨富的小册子,例如《罗特希尔德王朝》、《犹太人是现代的国王》等等,此为史实。】

银行家奸诈的笑容让夏尔不禁有些发寒,这家伙一开始就打算卖队友了!

不,这仅仅是排除竞争对手而已。

“所以,博旺先生,我认为您现在应该向我寻求帮助?”片刻之后,夏尔低声问。

“寻求帮助?不,是寻求合作。”银行家慢悠悠地回答。

“对,合作,同样的,我极其需要您的帮助,”夏尔用力点了点头,“我现在需要钱。”

“世界上一百个人里面有一百一十个需要钱,但是很少有人说得清自己为什么需要。”男爵慢条斯理地回答。

“我说得清。”夏尔直视着银行家。

“我也相信。”

两人相视一笑。(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