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六十一章 “揭露”与“祝福”

第一百六十一章 “揭露”与“祝福”


                祖孙两个前前后后地忙活了好几天之后,夏尔终于给自己找到了一点儿空闲。于是,按照平常习惯,他用完早餐后,就早早地跑到小会客室,准备赏析一下自己最近得到的一本棋谱。

只是没想到,早有人占据了那里,并且开始摆弄棋子儿好一会儿了。

夏尔不由得大感好奇,于是放轻了脚步,轻轻地走了过去。

然后他发现,正在对弈的,赫然正是夏洛特和芙兰两姐妹。

此刻,她们是如此的全神贯注,以至于都没有发现夏尔的到。同时,虽然她们的表情都十分镇定,走子时也没有碰出什么声音,但是棋盘上的战争却十分激烈,各自的后相车马纵横捭阖,斗得好不厉害。

这阵子以,夏洛特一直都呆在特雷维尔侯爵家里,虽然不允许出门,但是经常也有书看还有夏尔偶尔陪着玩玩,所以倒也不觉得气闷。尤其是一想到她原本是“被主人明确吩咐过上门时不得通传”的状态,现在却能在里面随处游荡,那就更加欣慰了。

不过,前两天,在无聊顺手研究夏尔留下的棋谱时,她很快就找到了一个新的打发时间的方式——那就是和自己的堂妹对弈。

当时,她正全神贯注研究棋谱,而芙兰直接走了进,然后对她好一番冷嘲热讽,夏洛特怒而决定好好教训这个野丫头一次,于是就同样冷嘲热讽回敬了几句。

最后,两个同样怒火万丈的人就坐到了棋盘的两边开始了黑白世界中的决战。一开始夏洛特对芙兰还存有一点轻视之心,认为和夏尔较量了多年的自己再怎么也不可能输给这个野丫头,但是很快芙兰就让她见识到了现实的残酷,无奈之下只能拿出全部精力应付。

哪知道芙兰看上去傻傻呆呆的样子,但是棋艺实在是厉害得很,就算夏洛特全力迎战,但是胜率还是有些惨淡。

如果仅仅是在棋盘上输了倒还不要紧。输棋之外还要承受对方的冷嘲热讽这就实在让人有些难以接受了,每次自己输掉的时候,芙兰总是要嘲弄夏洛特一番。不过,夏洛特似乎也是被激发出了狠劲,于是就屡败屡战,一直跟着芙兰要求再战,而因为冬天了的关系。芙兰的课业也已经完全停下了,因此她也很有时间和夏洛特过招。

现在的这一盘,已经是多天她们不知道第几次交手了。

看夏洛特紧皱眉头而芙兰气定神闲的样子,就算不用看棋盘也能知道形势的发展了吧。

“怎么?不知道怎么走了?知道自己要输了吧?”在无比的愉悦之下,芙兰笑得都眯起了眼睛,语气里充满了嘲讽。“一开始不是嘴上很硬吗?现在不知道怎么办了吧?乖乖给我认输的话,可以不用输得那么惨哦……”

如此嘲讽面前,夏洛特忍不住皱紧了眉头,手也紧紧地握住了自己的棋子,却久久没有放下。可恨……太可恨了……

虽然内心中充满了不甘和恨意,夏洛特总归还是个意志坚定、讲究棋品的人,因此即使到了如此恼怒的时候。她也没有撒泼,而是准备认输。然后,正当她准备认输的时候,一只手却从她的手里抢过棋子,然后放在棋盘上走了一步。

两个人同时将视线转了过。

“夏尔?”

“哥哥?”

她们同时惊呼了一声。

“不用在意我,”夏尔笑了笑,然后伸手示意芙兰继续走下一步。“芙兰,下得很不错。超乎我预想的好。”

“我……”出乎夏尔意料的是,芙兰有些忸怩地别开了眼睛,刚才那种得意洋洋的笑容也完全不见了,只剩下了些许惊慌和尴尬。

“我是真心这么说的。夏洛特的棋力我知道,已经很不错了。你能够让她输得这么没话说,真的很难得……”夏尔认真地看着自己的妹妹,“现在这个形势。我想要试试。,不要留手,认真和我下。”

在夏尔温和的注视之下,芙兰慢慢地从最初的惊慌当中恢复了过。

“真的要认真下吗?还是从头再吧……这盘您已经没有机会了……”

“我就是想要试试。”夏尔随口回答。然后又叮嘱了一次,“一定不要留手啊!”

“好吧……如果您非要坚持的话……”芙兰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几步之后,夏尔毫无悬念地被将死了。

“我就说过,还是从头开始算了……”芙兰有些抱歉似的看着哥哥,“这盘已经被夏洛特给下坏了,她的水平太低了……”

“哼!”夏洛特在旁边恨恨地哼了一声。

“原你这么厉害!”夏尔被深深地震惊了,片刻之后他又有了一点疑惑,“那为什么你以前跟我下棋的时候总要装作不会下呢?”

芙兰有些脸红,她刚想回答的时候,夏洛特就抢过了话头。

“这还用说吗?当然是为了哄您开心,顺便让您以为自己的妹妹很柔弱很需要您照顾啊,特雷维尔先生。您的妹妹在这种事情上面,总是不缺乏些心计的,从过去以就一直都是如此……”

夏洛特的语气里带着不少揶揄和嘲讽,显然是想借故打击芙兰,吐一口心中的恶气。奇怪的是她似乎不止是在说下棋这一件事。

“才不是……才不是这样呢!”芙兰的脸瞬间红了个通透,大声朝夏洛特吼了一句。“只是,只是因为……因为我不喜欢下棋而已!”

“哦?”夏洛特继续笑着,“那么为什么前几天您要想方设法地设圈套,骗着我陪您下棋呢?为什么还乐此不疲地陪我下了这么久,时不时地故意输给我几盘,让我有动力陪您继续玩下去呢?您以为我看不出您的心思吗吗?不要怕,就跟您的哥哥和姐姐明说吧,您平日里就是太喜欢伪装自己,这一点太不好了,我们可都是最喜欢诚实的孩子的哦。”

最后一句她尤其加重了音调,似乎在暗指着什么。

“你……你胡说!”芙兰的脸色更加红了。她大声回敬了一句,眉宇间有些惊慌。回敬的时候连称呼上都忘记了用敬语,似乎十分慌乱。

“我真的在胡说吗?要么问问夏尔,看他怎么看?我们聪明而又机智的特雷维尔小姐,比所有人想象得还要聪明不少呢……”

夏洛特输棋时的郁气此时被一扫而空,她笑眯眯地看着芙兰,仿佛抓住了老鼠的猫。

夏尔此时也不由得有些尴尬了。他心里隐隐约约觉得夏洛特说的话很有道理,但嘴上当然不敢说出认同的话。

“好吧,我们别提这种事了,芙兰,继续和哥哥下棋吧,这一次要使出全力啊!”他最后还是转移了话题。也让兄妹两个避免了尴尬。

“哼。”也许他的选择让夏洛特有些不高兴了,夏洛特又轻轻地冷哼了一声,但是最终也没再说出什么。

芙兰的脸上,红晕还没有完全消退,但是似乎又有些庆幸,庆幸自己终于拜托了夏洛特的紧逼。她和她的哥哥慢慢地将各自棋子摆回原位,准备开始新的一轮对战。夏尔也暗自决定这次绝不和以前一样留手了。

然而。就在兄妹两个打算第一次真实水平的对决时,意外发生了。

一位仆人轻轻敲了敲门,好像有什么重要事情要禀报似的,夏尔连忙将他叫了进。

“天哪!”在仆人讲述完阿德莱德女士突然病危的消息之后,芙兰惊惶地喊了出,“上帝啊!”

在亲身经历了针对国王陛下遇刺事件所带的大惊吓之后,原本就身体十分虚弱的阿德莱德女士终于再度病倒了,而这次的病情似乎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得猛烈。发病没多久,阿德莱德女士就完全无法走动,只能呆在自己的卧室里接受御医的诊治了。

而阿德莱德女士今天居然派了自己的侍从女官到特雷维尔侯爵府上,想要叫芙兰进宫去再陪她一会儿。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芙兰十分惊慌,对这位女士,她是充满了尊敬和热爱的。因而没有经过什么考虑。她就同意了女士的邀请,然后直接跟着仆人去找那位宫廷女官去了,兄妹两个的第一次本心决战也只好就这样无疾而终了。

夏尔只好望着棋盘,略微有些遗憾轻轻地叹了口气。

夏洛特坐到了棋盘对面的位置。平淡地笑着。

“您一定是很不适应吧?自己的妹妹原这么厉害。”

夏尔呆愣了片刻,最后缓缓地点了点头。

“确实有些心情复杂啊……”

“如果这样一点您都接受不了的话,那以后恐怕还会更加难受呢……”

“什么意思?”夏尔微微皱了皱眉头。

“没什么意思,您总是会明白的。”夏洛特仍旧笑着,然后她转开了话题,“顺便,我想告诉您一声,我要回去了。”

“嗯?”

“我爷爷那边应该已经处理好善后事宜了,所以我现在回去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了。我总不能老是在您的家里玩吗?正事一大堆呢。”夏洛特挑了挑眉毛,“谢谢您了,夏尔,以后有空可以多到我家玩玩。”

“您已经决定好了吗?”夏尔无视她的邀请,直接问。

“是的。”夏洛特点了点头,看似轻快,实际郑重。

“那好吧。”夏尔叹了口气,“祝您好运。”

“也祝您好运。”

ps:今天实在有些忙碌,所以第二更就没有办法了……抱歉,大家……

%>_<%

明天一定二更!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