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图穷匕见

第一百五十七章 图穷匕见


                笑完了之后,博旺男爵的表情重归严肃。()

“您这次打算要多少?”

“越多越好。”夏尔低声回答,“您上次不是说过要给我一大笔吗?”

“那一笔现在还不是时候。”博旺男爵摇了摇头,“而且,那是我给您的借款,不是我给你们的赞助款,这也必须分清楚。”

这种明显的示好夏尔当然分得清楚。

“谢谢。”他又笑了笑,“那您现在打算赞助我们多少?”

银行家没有立刻回答,然后把视线放回了自己的办公桌上,似乎是在盘算着什么,最后他才说话。

“八十万,怎么样?”

已经比预想中要好很多了,看对方是真的打算在这边下重注了。

“可以。”夏尔连忙点头应下。

“不过,您要等上两天。”博旺男爵继续说自己的盘算,“我要在银行内自己设置几个账户回倒腾一下,把这几十万资金尽量没有痕迹地从金库里弄出,虽然风险应该不大,但是我们应该每时每刻都小心谨慎……”

“很好,我们就应该这样。”夏尔没有任何纠缠。

“……另外,在刚才那件事上,我请您也花点心思,”博旺男爵将视线重新投回到夏尔身上,“时间可不等人,这关系到我们能多切多少块蛋糕,可千万不能敷衍了事,特雷维尔先生。”

“当然,我明白。”

夏尔心里清楚得很。这位大银行家想要让夏尔帮忙,并不仅仅是因为“他觉得夏尔有些文采”而已,如果只是想找会写的人。十万个他也找得到。他是想把夏尔拉为自己的同盟者,让这位日后定有前途(不出意外的话)的年轻人成为自己的臂助。

而夏尔答应帮忙,当然也不会是因为对方称赞了自己,而是有自己另外的考虑。

如果犹太人多担当一分事后的必然会降临的恶名和憎恨,那么他——以及博旺男爵等人——就会少承担一分,国民越是痛骂犹太人,就越不会注意到同样干了坏事(也许干得更坏)的自己。

想必。博旺男爵也是这样想的吧。

夏尔此刻心中也有一些感叹。

在原本的历史上,法国的历次金融动荡中大发横财的犹太金融家们,确实引起了法国人的特别憎恨。反犹主义不仅仅是出于天主教意识形态而已。第三共和国时代的德雷福斯案件正是这种心理的一种延续。

【1894年,法国情报机构将一位犹太军官阿尔弗雷德-德雷福斯指认为德国间谍,并且在证据完全不充足的情况之下强行判他服终身苦役,在知识界和舆论界的抵触之下。1906年此案才得到了最终平反。】

而这种仇恨心理发展到最登峰造极的时候。莫过于1940年代的维希法国主动配合纳粹搜捕境内的犹太人,积极参与了纳粹对犹太民族的大屠杀。

但是,犹太人当真那么有罪吗?

虽然这年代确实有不少犹太金融家,并且有不少犹太金融家在对人民趁火打劫时大发横财,但是人们越觉得犹太人很坏,就越会模糊“对人民敲骨吸髓的金融家很坏”这一事实,在无意或者某种刻意的引导之下,阶级仇恨最终会被引导成为种族仇恨。最后酿成了纳粹大屠杀的惨剧——然而,那些犹太金融家在纳粹掌权之后早就都逃离了欧洲。被送进集中营和焚尸炉的犹太人,大多数只是中产阶级或者穷困的平民而已,并没有犯下多少罪行。

而现在,为了一己之私,夏尔和大银行家博旺男爵决定煽动反犹情绪,以便尽最大努力转移民众们的视线。,从这一点看,两人还正是狼狈为奸一拍即合。

这种思绪,在夏尔脑中盘桓了一会儿之后,又如同青烟一般挥散而去,再没有留下什么痕迹。

也许确实是坏事,但是坏事干多了,就再也不会有多少负罪感了。

在夏尔点头之后,博旺男爵直接就摇了摇桌上的铃线,招呼自己的一位秘书走了进,他冲那位秘书小声耳语了几句,又指着夏尔说了几句,显然是在跟他谈赞助款的事情。

秘书很快就退开了。

“特雷维尔先生,后天您就到我们位于布雷迪廊街的支行去领取这笔资金,到时候那个人会把这笔钱交给您,”博旺男爵微笑地夏尔,“注意,一定要小心。至于怎么花销掉,这就看您了,我相信您能够物尽其用的。”

“谢谢。”

两个人握了握手,算是庆祝这次共识的达成。

正当夏尔打算告辞的时候,博旺男爵突然好像想起什么似的,又重新开了口。

“您还记得杜-塔艾先生吗?”

夏尔听到这个名字之后,不禁心中紧了一紧。

“当然记得,怎么了?他现在还好吧。”

“当然很好,”男爵又笑了笑,不过目光里多了一些诡诈,显然里面透着一些不祥的气息。

“他怎么样了?您想告诉我什么?”夏尔不动声色地再次追问了一句。

博旺男爵下意识地又扫了房间一眼,显然他想要说的话是真正的机密。

“他是我的助手和合伙人,在之前,除了接触你们、并且转送我给你们的赞助之外他,负责另一项重要使命。”他声音放得很低。

“什么使命?”

“他-同时-负责-将我的赞助款转送给那些共和派激进组织。”男爵一字一顿地说出了这句话。

夏尔眼眶骤然睁大,然后眉头也微微皱了一下,但是他忍住了没有问话,而是等着男爵继续说下去。

“总体看,他的这项工作也做得十分让我满意。现在,他已经初步帮助那些人建立了一个网络,而且也让他们囤积了大批的武器……”

“为什么?”许久之后,夏尔才问出,但是口吻仍旧十分镇定。“您如此卖力气地支持他们,有什么打算呢?”

“有什么打算呢?您难道想不明白吗?”博旺男爵颇有兴味地反问。

夏尔很快就想明白了。

无非是借刀杀人而已,他肯对自己透露这件事,那说明他还是主要把宝压到自己这边的,也不用太过担心。

“先生,您这是在玩火。”他简短地评论了一句。

“是的,我确实是在玩火,危险性不用您说我也知道。”博旺男爵以一种惊人坦率回答道,“但有时候我们就得胆子放大一点儿。”

夏尔低下了头,仔细思考他突然透露出的重大消息。

“您还可以跟我透露更多吗?”思考了一会儿之后,他提出了要求。

“当然可以,这不正是我的盘算吗?”银行家又笑了笑,平淡的笑容里面蕴含了无限的狡诈,“您让我好好跟您说一说吧。”

“请。”

“无疑的,我支持那些暴民确实是在玩火,但是您也要承认,越是火大才越是能把可怜的王朝政府烧个精光,仅靠您这边一家人就一定能够办到吗?我看不一定。但是,同样毫无疑问地是,我必须小心让自己不被这把火给点着了,所以在点起这把火的时候,我就得想好怎么去扑灭它……”

停顿了一会儿之后,银行家继续说了下去,“所以,我在帮助他们之余,也对这些激进组织也进行了严密的监视,里面还有些头头就是我们的人。而杜-塔艾先生他正是这一事业的主要负责人,您可别小看他,他现在对几个共和派组织的资金流向和政治动向可是门儿清得很呢!”

“那您要我怎么做?”夏尔镇定地问。

“我认为,您应该和杜-塔艾先生要抛弃前嫌,让那一点小小的不愉快赶紧成为历史,难道一座金山还不能让你们忘掉这些不愉快吗?”银行家又笑了笑,“接下,我会让他和您密切接触,把那边的动向统统告诉您,总有一天,我们得让那些暴民讨不了好。”

说到后面之后,他的声调越越低,也越越带有肃杀的意味。

夏尔压抑住了心中的寒意和不快,以不变的镇定回答道。

“修复关系并不仅仅取决于我,我当然愿意和杜-塔艾先生合作。”

“只要有您的这个意见,那就没有问题了。”他的回答让博旺男爵显然松了口气,“我会让他毫无保留地和您合作的,说到底,你们之前不就差不多是这个关系吗,呵呵……”他假笑了一声。

“您不止还有这些安排吧,还有什么话干脆也一次都对我说完吧。”夏尔看着男爵,低声反诘。

“我就说嘛,您确实是个聪明人!”博旺男爵又感叹了一句,仿佛真的很欣赏夏尔的灵敏似的,“我让您和杜-塔艾先生修复好关系,确实还有另外一个用意……”

“您也知道,我是在玩儿火,所以为了安全起见我不能用自己的手去玩儿火,在预定的那些日子到之时,我将要离开巴黎到斯特拉斯堡去,巴黎的事情当然得让那些信得过又有头脑的人帮忙料理……很显然,您和杜-塔艾先生都是这种人,只要你们两个能够精诚合作,那么就不会有多少问题。特雷维尔先生,正好,今晚留下吃个晚饭吧,杜-塔艾先生也会。”

“好的……”夏尔冷冷地应允下了男爵的邀请。(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