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四十九章 权衡

第一百四十九章 权衡


                当内政大臣下得知此事的时候,时间已经接近深夜了,他当时已经在自己的宅邸安眠许久,当他被仆人和宫里的使者叫醒之后,甚至脑子一时还没转过弯。()

“什么!怎么会发生这种事!”他下意识地惊呼了一声。

但是,毕竟是一个职业政客,他很快就从一开始的震惊中恢复过了,他连忙从床上走了下,赶紧穿衣。

“陛下现在怎么样了?”刚刚穿好衣服,他直接就对那位宫里的使者问起了最关键的问题,“您刚才说是受了伤,那伤势严重吗?”

“情况十分严重,”使者的表情非常严肃,但并未显得很惊慌,“陛下被刺客刺伤了几处伤口,有一处甚至离心脏十分近,这些丧心病狂的刺客甚至还在兵器上涂了毒……”

“什么!”大臣又是一声惊呼,然后就直接斥骂了出“你们怎么能让人把兵器带进了皇宫?这是极其严重的失职!你们到底怎么搞的!”

“我们和您一样生气,先生,但是生气于事无补。”使者耸了耸肩,似乎是对大臣的口吻有些不满,“参与刺杀行动的还有宫里的人,所以武器应该是由内应准备的。也幸亏如此,仓促找到机会的他们,才没得及在兵器上涂上更致命的毒药……”

虽然使者耸肩的动作在这种危急时刻显得有些轻佻,但是大臣也没空去关注对方的态度问题了,他敏锐地感觉到了对方暗示的意思。

“您是说陛下目前已经脱离了危险?”

“是的。”使者又点了点头,“在行刺发生了之后,我们第一时间就把御医叫了过去。在他们的小心治疗下,陛下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

“感谢上帝!”大臣总算松了口气,动作也没那么急促了,“那现在那边的情况怎么样?有没有发生其他的事?”

“没有什么其他的了,如果没有这件事的话,我们本该有一个愉快的周末。”使者又发挥了他那不合时宜的俏皮话,“刺客已经死了一个。还有一个重伤,这就是我目前所知道的一切了,先生。”

“还有一个活口?”大臣皱了皱眉。

“目前还算活着。但是我恐怕已经活不了多久了,因为抵抗十分激烈,所以我们是费了老大的劲才制服了他的。”说完这些话后,使者又颇不雅观地耸了耸肩膀。然后直视着这位重臣。“大臣下,接下就看您的了,国王陛下期待您能给他一个好的解释。顺便再说一句,他现在心情十分糟糕,而那些宾客现在都被留在宫里,您一定能够理解吧?”

显然,这位宫内人士暗示他要尽快了结此事,不仅给国王。而且要给国人一个交代,以免造成更大、更恶劣的后果。

“当然能够理解。”大臣听明白了对方的暗示。忙不迭地点头应下,“我这就跟您进宫去面见陛下。”

在准备走上跟着使者过的宫内马车之前,大臣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叫了一个仆人,特意嘱咐他去一个地址。

………………

没过多久,大臣下就跟着使者一行到了宫廷。顾不得休息,他直接就在使者的带领下往王上的寝宫赶去。

当他到门口时,寝室的门突然打开了,然后从里面走出一个人。大臣仔细一看,赫然竟是首相下。

他慌忙地朝对方躬身行了一礼,并趁机偷瞟了对方一眼,发现对方面色阴沉冷漠,并没有多少惊慌,因而大臣的心又放下了一些。

看到大臣之后,首相只是轻轻点头致意,然后就打算离开,在两人擦身而过的时候,大臣听到了一句耳语。“国王陛下一切安好,找他的指示去做。”

大臣连忙再次点头,然后大踏步走进了陛下的寝室。

一进去,他立刻就往中间那张大床看去,然后立刻倒吸了一口凉气。

“陛下!”

也不怪他如此动容,此刻陛下的境况确实有些凄惨,他现在头发散乱,半靠在床头,上半身竟然还是**着的,身上几个地方缠着绷带。而在他的脸上,平素那份国王的威仪竟然已经被消磨殆尽,只剩下了一个老人的颓唐。

“很抱歉,先生,让您受惊了,”看到大臣进之后,国王陛下苦笑了一下,“医生嘱咐我要早点休息,所以很抱歉我无法留给您太多时间。”

他的声音,尽管努力装作平稳,但听上去还是十分虚弱。不过,在这种情况下情绪还能放得如此轻松,也算是有些定力吧。

“陛下,对不起,让您受惊了!”大臣连忙大声呼喊起,语气里竟然还带有一丝哭腔,“这些丧心病狂的逆贼,我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听到大臣的呼喊之后,国王陛下又笑了一下。“别叫得那么大声,吵到人就不好了。”

听到了国王这句似有似无的批评,大臣赶紧住了口,不再大表忠心。

“很抱歉,我现在的心情不是特别好,先生。”国王继续说了下去,语气里还是有不少的嘲讽,“我只是对现状有些难以接受——我在自己儿子为自己的孙子举办的宴会上,居然被人行刺了,在皇宫里!而且此刻居然就有我身边的人,还把我捅了几下!没想到我居然享受到了凯撒的待遇,在自己的身边居然沉睡着些布鲁图斯!”

说着说着,也许是因为太激动了,国王陛下又剧烈咳嗽了起。听到他的咳嗽声之后,卫士和御医打开了门,结果国王陛下又挥了挥手把他们都叫出去了。

在发怒的国王面前,大臣完全不敢搭腔。只是低着头老实听着。

“所以您看,事实证明我们完全不能有任何的松懈,一点点的疏忽都会让我们断送自己。”国王陛下继续说了下去。“既然我今天可能在宫里——我戒备最严密的地方——受到袭击,明天我就有可能在任何地方再次受袭,搞不好哪天甚至在这间房间里……”

虽然没有实际的证据,但是大臣总觉得陛下是在暗示自己办事不力,他连忙把头又低下地更多了。

“别那么拘谨,我并不是怪您。”国王陛下的口气放缓了一些,“宫里的防卫并不是由您负责的。怪不到您头上。而且,既然对方能够把我的行程掌握得这么周密,那么。很显然宫里他们会有一些消息渠道。”

这些情况,在的时候大臣就已经全盘考虑过一番了。

“是的,陛下,就我目前掌握的情况看。很显然是逆党们里应外合。”他马上回答。

“逆党?那么是哪边的逆党呢?”陛下接过话。反问了一句。

“这个……”大臣的回答有些迟疑,倒不是因为他想不到答案,而是他怕万一错了日后自己不好承担责任。

“肯定是波旁家族的人干得!”不等他答话,国王陛下突然就直接断言,“也只有他们干得出这种事!在宫里他们才能牵得上线!肯定是他们!”

大臣再度垂首不语——显然这也是他思考后得出的答案。

“所以您看,现在我已经不太有把握信任宫廷里的谁了,接下我需要您去仔细调查,您能做到吗?”沉默片刻后。国王陛下给出了命令。

“是。”大臣回答地十分简短。

又是片刻沉默。

“另外,我有个问题想要问您。”国王陛下面上没有任何表情。但是语气里却多了一丝森然。

大臣下低下了头,等待陛下的垂询。

“依您看,目前我们这个朝廷还能撑下去吗?”

国王陛下惊雷一般的问题,瞬间就让大臣背上冒出了冷汗。这个问题,怎么回答都是很不得体的,但是又不得不回答。

陛下对自己的臣下问出这种问题,这究竟是因为被行刺了之后沮丧万分呢?还是想要借此试探自己,考验自己的忠诚呢?大臣在心中揣摩自己主上的意思,同时口中小心回答。

“陛下,毫无疑问我们现在面临着各种危机,但是只要我们这些臣仆忠心得力,王族团结一心,王朝是能够度过任何危机的。”

“团结?我们什么时候有过团结了?”听到大臣的安慰之后,国王陛下突然笑了,可是笑容里面却又有着十足的苦涩。“我的儿子,在我被行刺的时候,居然第一反应是自己往后躲,只是喊人上救我!这就是王家的团结吗?”

听到国王的这句抱怨之后,大臣心中有些胆寒,更加不敢在这种王家的私事上面答话了。

“不过,再怎么,我也不相信儒尔维尔亲王会直接行刺我。”国王陛下没有任何表情地说着,“所以,您千万不要被逆党所迷惑,更不要让类似的谣言到处散播,以免损害到他的名誉,也对王家的声誉有损,明白了吗?”

大臣先是一阵惊愕,难道这位国王真的老糊涂了吗?在权力面前人什么事干不出?居然直接指示自己调查范围绝不能触及亲王?有那么相信自己的儿子吗?

片刻后才是惶然,他明白国王的意思了。

恐怕,“不相信亲王会对自己动手”只是次要理由,“需要继续用亲王制衡他的哥哥”才是主要考虑吧……

即使这个时候,他还是能够冷静理智地权衡利弊,并继续为了保持自身的权位而玩弄权术,哪怕在最细微的地方也不放过。

果然是我们的国王啊……大臣忍不住在内心里又感叹了一句。

“是。”他躬身回答。(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哈哈哈哈,终于赶在12点之前发出了,祝大家节日快乐!

昨天和今天都喝了不少酒,所以赶工时已经晚了,还请大家体谅=。=

另,谢谢大家最近的月票

也感谢“传说中的百八”和“往昔的微光”书友的打赏

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