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国王

第一百四十六章 国王


                “你休想!”

夏洛特苍白的脸上满是愤怒,却又因为必须压抑自己,而变得更加愤怒。()他的这句话,给了夏尔一阵莫名的即视感。

看着她紧绷着脸的样子,夏尔嘲讽地笑了笑。“是吗?”

“为什么?”他的笑容让夏洛特更加恼怒了,只是脸上却还是十分平静。

夏洛特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夏尔,她盘起的金发在烛光下熠熠生辉,目光凛然而不可侵,带有无限的坚定,又似乎燃着一团火。

“难道这对你说不是好事吗?为什么要碍事?”她厉声质问。

在如此凛然的夏洛特面前,夏尔在那一瞬间居然有些失神,但是他很快就找回了镇定。“如果我说不是好事呢?”

“为什么?”夏洛特的目光更加凌厉了。

“为了很多东西。”夏尔含混地回答,然后放缓了口气。“总之,夏洛特,我平生没有求过你的什么,而且你在困难的时候,我也尽力帮过你。所以……所以唯独这一次,我请你放弃这个愚蠢的想法,可以吗?”

夏尔突如其的恳求让夏洛特刹那间有些不知所措。

面前这个人,多少年从未跟自己说过几句软话,也没有要求过什么,在自己面临险境的时候也毫不犹豫地帮助了自己。甚至还曾对自己说过“我无法坐视你坠入深渊,哪怕代价是需要用别人的身体把深渊填满给你当垫脚石,我也会把你拉出。”

可是。他此刻却以恳切之极的目光要求自己一件事,仅仅一件而已。

可是……这不是被人恳求了就能够放弃的事情,至少对夏洛特说不是。

仅仅一两秒钟的犹豫之后。夏洛特又重新恢复了坚定,她目光澄澈地看着夏尔,回答十分简单,也无可更改。

“不。”

听到这个决绝的回答之后,夏尔终于也忍不住生气了。

“夏洛特,我明明白白地跟你说吧,你这是在发疯!你以为这样就能改变什么吗?天真之极!你说我在碍事。可我要告诉你,碍事的人是你!就凭着你那些愚昧不堪的痴想,你就想毁掉我的梦想?你休想!”

“抱歉夏尔。别的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但是这个不行。”在激动的夏尔面前,夏洛特却十分平静。

“那就没办法了。”夏尔轻轻叹了口气。

“站住!”夏洛特突然厉声呵斥,阻止了夏尔不着痕迹的靠近。“别过!”

夏尔不得不停下了脚步。

两个人虽然都刻意压低了声音。但是这种争吵当然会引旁边一些奇怪的视线。如果再争吵下去。恐怕就会有人过干预了吧。

夏洛特见状,很快就压抑了自己的情绪,冷冷地看着夏尔。

“你以为你到这里了,就能改变什么吗?我已经跟你说过了,我的主意不会再更改了,如果你想告发我,那你现在就可以喊出,尽管喊吧!我倒想看看你有没有这胆量!如果你不敢。那就给我老老实实呆着,别让自己不小心也遭了秧。怎么样?你想怎么选?”

夏尔不禁微微皱了皱眉。

夏洛特的情绪很激烈确实是在意料之中。但是除此之外,她却还有令人意外的冷静。她看出了夏尔的窘迫,她知道夏尔当然不可能大声喊出因而有恃无恐。

“哼。不敢吗?”看到夏尔沉默了之后,夏洛特嘴角微微上撇,露出了淡淡的冷笑,“那就给我老实站着!再见。”

说完这句话后,她转身就直接离开。

看一切是不能靠言语挽回了。夏尔默默地看着夏洛特慢慢离去的背影,如果现在动手强行把她拉住的话,因为不敢解释什么,所以自己很可能会被看成是闹场的人,会被人强行拖离大厅。不,至少现在不能。

但是,不管怎么说,能够找到对方的踪迹,已经比什么都强了。他冷眼看着夏洛特的背影,若有所思。

随着时间的推移,儒尔维尔亲王和客人们的交谈越越少,他几次以微妙的视线看向怀表,显然是等着自己父王出现的时刻,他当然不会想得到,此时正有一股欲置他的家族于死地的阴影,正笼罩着整个大厅。

宴会此刻已经进行到了最**,人们在闲谈和纷纷享用餐点之余,都在期待着那最后一个人的出席。而夏尔则不动声色地把自己隐藏在角落里,仔细观察着周围的一切。

蓦地,他发现自己的妹妹也出现了,跟随着那位阿德莱德女士,远远地坐在自己对面一侧的墙边,她的旁边还放着一些画具,显然等一会儿她就要奉命开工了。而此刻她的心思却显然没有在画上面,而是在左顾右盼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脸上似乎有些焦急,还不时的回头和阿德莱德女士交谈着。

夏尔当然明白她是在找什么,不过他此刻也只能选择继续隐藏在人群当中。

…………

时间的流逝不会为任何一个人的意志所转移,终于,时针走到了那个时刻。

“国王陛下驾到!”在掌仪官的清喝声下,几乎在那一瞬间,整个大厅都陷入了沉寂。

人们互相交换了一个“终于了啊!”的眼神,然后迅速地给即将到的国王陛下让开了路。

那么多权贵富豪,天潢贵胄,都纷纷噤声,并快速地分列于两旁,在中间让开了一条道路,以供这位至尊穿过。这就是权力所带的威势,哪怕这些人中的一部分——甚至一大部分——早已经和这个王朝离心离德,但是在这位国王陛下出之时。权力的威力仍旧能够让他们必须噤声站好。

权力,好一个令人迷醉之物啊!

就连夏尔,也禁不住往大门那边看了过去。心里暗自期待着那一刻的临。

他这辈子还没有见过这位鼎鼎有名的人物,心里无论如何都是会有一丝期待的。

大厅的门缓缓打开了,当今法兰西的国王陛下,站在大门正中央,目无表情地看着大厅内的众人,似乎努力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将一国之主的威严传递到每一个人的心中。

他同平常一样。身穿着一身国民自卫军统帅的制服,黑色制服上的金排口折射着耀眼的光芒,在制服的右肩上。他别的红色的勋带,而在他的左胸上,法兰西荣誉军团的大十字骑士勋章闪闪发亮,即便是夏尔这种心怀不轨之徒。也不得不承认这位国王仪表堂堂。

虽然他已经七十五岁了。然而头发还有大半是黑色或者棕色的,仅在两鬓才有一点点的白斑,脸上皱纹也不多,面孔整个显得很有精神。仅看这幅面容,又有谁想得到这位国王陛下这几年早已经多次发病了呢?

在众人的目光聚焦之下,国王陛下不慌不忙,缓缓地环视了整个大厅一眼,然后微微点了点头。

接着。在掌仪官的引领之下,几乎每个人——连同夏尔自己——都同时喊了出。“国王陛下万岁!”

整个大厅中,欢呼声回荡在整间大厅当中,瞬间就让刚才的寂静土崩瓦解。

国王又重新轻轻地点了点头,好像是对人们的反应十分满意一般。

是的,此刻他的心情确实十分高兴。

人生的路走到了这个巅峰,此生还有什么可遗憾的?

他跟随着父亲投机大革命,而后在大革命愈演愈烈之后抛下父亲逃离法兰西,眼睁睁地任由不久之后父亲走上断头台。

在拿破仑倒台之后,他回到法国。在复辟了的波旁王朝朝廷里,他,这个逆贼的儿子,小心翼翼地奉承逢迎归国的国王路易十八,千方百计地讨取了那位国王的欢心。最终,他让在革命中吃尽了苦头的波旁王家遗忘了父子两个曾经的背叛,把爵位、把奥尔良家族的财产、把名誉都重新还给了他。

接着,苦等了十五年后,他最终在一八三零年的七月暴乱中最终修成了正果,夺取了波旁王族的王位,完成了父子两代人四十年的功业。

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两代人能够承受那么多的苦楚,能够付出那么多辛劳,能够甘愿把一切尊严丢尽,把一切道义抛弃?

就是为了此刻!

就是为了这山呼海啸一般的“国王陛下万岁!”,这就是一切!

为此付出的一切代价,在这一刻都是值得的。

至少,在国王陛下的心中,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欢呼声久未停息,然而国王陛下似乎置若罔闻,他只是微笑着,然后缓缓地朝前走着,后面跟着几位侍从官。

他的目光直视着前方,看着大厅最深处那金碧辉煌的宝座,除此以外他眼里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而分列两旁的权贵富豪、贵介子弟,在他眼中完全是不存在一般,只能作为王座的背景。

长长的地毯,从门口一路铺就到宝座之下,颜色鲜红,仿佛是用献血染上去的一般。

不!这就是用献血染上去的!

整整四十年的动乱,整整四十年的辛劳,整整四十年的流血不止,无数人的血和泪,才最终铺就了奥尔良家族通向王座的道路。

还有什么地毯会比这样的更红呢?

他缓缓地朝前走着,走向只属于自己的王座。(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月底了,我想我也该跟风向大家讨要一下月票才对……

打滚求月票,求打赏,求推荐!

另外,还请大家帮忙多多宣传一下,看得人越多,作者越开心的说=。=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