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五十八章 拒绝

第一百五十八章 拒绝


                时间已经到了华灯初上的时候,特雷维尔侯爵府的餐厅里,此时已经开始了今晚的晚餐。虽然说是家族聚餐,但是人数却十分寥寥,就是一个老人和两个女孩子而已。

此时已经是冬天了,因此餐厅的壁炉已经烧起了柴火,一时间餐厅内的温度暖如煦春。火光配着烛光,也让里面的人脸上显现出了一些红晕,而柴火燃烧时发出的噼啪声,一时间也成为了寂静的餐厅中唯一的声响。

当餐厅的座钟的时针指向到了六点的时候,默默坐着的特雷维尔家族成员们开始了自己的晚餐。

而刚刚在仆人的通报和带领之下走进了餐厅的夏洛特,看着默不作声、已经开动了的两人,禁不住低声问了一句。

“夏尔今晚不回吃饭了吗?”

说出了这个问题之后,她下意识地看了看芙兰,等待着对方的回答。然而,芙兰却只是白了她一眼,然后继续吃饭理也不理她,看样子是想给她一个没趣。

一怒之下夏洛特差点就要发作,但考虑到这是在别人家里,最后她只是紧紧地捏了一下手,装作什么毫不在意的样子。

你等着,以后有你好看的,有你哭的时候!

“夏尔今天去拜访客人去了,应该不会回了,”好在特雷维尔侯爵回答了她。“平常我们都是这样的,定时在下午六点开始晚餐,就算他只是迟到了我们也不会等。”

“原如此,我明白了。”夏洛特笑靥如花地看着特雷维尔侯爵,然后走到了餐桌的一边,准备坐到和芙兰相对的座位。

她口上虽然在敷衍着老侯爵一句,但是夏洛特此时心中却心事重重,想到了别的地方去了。

她心里最疑惑的地方,就是不明白为什么到现在她家那边还没有找她,按理说。她的爷爷特雷维尔公爵应该已经得到了消息和结果了吧?为什么现在还是没什么动静?

难道夏尔并没有通知自己家里?她心里闪过了一个念头。

片刻之后她又否认了这个猜测,夏尔没有必要这么做,把自己强行留在他家里——至少她自己是看不出有什么理由的。

不过,也许,有可能,他真的就是想把自己留在家里……然后……然后……?

一想到这里,夏洛特的心跳就突然加速了一点点。然后赶紧把这个念头给抛到了九霄外,朝着座位坐了下去准备开始自己的晚餐。

虽然是被强行带到这里的,但是夏洛特在特雷维尔侯爵府上目前简直不像个囚徒,反而和客人一般。除了受到仆人的监视不能出去之外,在府邸内她基本上是自由的,就连就餐也是和主人一起。其他的一切待遇都和贵客的礼遇完全相同,所以她闹不明白侯爵祖孙两个的意思也就不足为奇了。

没想到,她刚刚准备坐下的时候,一声抗议就突然响起了。

“别坐,那个我哥哥的位置!”芙兰突然抬起头看着夏洛特,细声细气地叫她不要坐下那个座位,“等下也许他回了呢?!”

夏洛特转头看向老侯爵。

“随便坐吧。”老人无所谓地点了点头,“反正今晚他应该是不回了,这种小事不用在乎。”

然后夏洛特就在芙兰的视线焦点下,回了一个淡定的笑容,然后悠悠然坐了下去,同样开始了自己的晚餐。

“这里的餐点很简陋,和您的家里完全不能比的,还请您忍耐一下啊。”老侯爵笑着打趣了一句。仿佛是为了活跃一下气氛。

“怎么会呢?您想到哪里去了!”夏洛特甜甜的笑容足以让任何长辈舒心开怀,“在家里我可没有那么多机会陪着爷爷吃饭,今天能够陪您吃一次饭,真是太让人高兴了……”

接着,她将草莓酱涂到了吐司上面,然后吃下了一小块。

“唔,真的很好吃呢!比家里的厨师做得好多了!”

“你这个孩子……真是太会恭维人了。”特雷维尔侯爵忍不住失笑了。然后拿起红酒饮了一口。

听着夏洛特假心假意的恭维,大倒胃口地芙兰忍不住鄙视地扫了对方一眼,然而,在看到夏洛特的时候。她那一瞬间竟然呆愣住了。

因为,夏洛特正好也扫视到了她身上。

夏洛特脸上带着那种十足恶意的冷笑,将银质的餐刀刺入到餐盘中的小羊肋排里面,然后以缓慢到可以说是精致的动作,慢慢地划开了肋排并将割下的部分细细地切成了小块儿,然后她将一小块肋排慢慢地送入了口中。整个动作精巧而且优雅,足以被列入餐桌礼仪教科书之中。

然而,重要的不是她的进餐动作,而是她在一直盯着芙兰。那恶狠狠的眼神,仿佛是把餐盘里躺着的小羊肋排当成是芙兰一样,配上那让人如沐春风的微笑,足以让任何人心惊胆战。

至少芙兰是心惊胆战了。在满目黑雾的夏洛特面前,她仿佛是被黄蜂蛰了一下似的,急速抽回了自己的眼睛,避开了对方的视线,低头去喝小豌豆肉汤。

“哼。”

若有若无的哼声响彻在她耳边,让芙兰心中的怒意和恨意变得更加浓厚,但是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却久久挥之不去。

在这种怒意和惧意的驱动之下,芙兰一方面失去了胃口,一方面也吃饭吃得很快,于是早早地就结束了自己的晚餐。为了不让夏洛特太过得意,她鼓起勇气还给夏洛特一个代表着“我才不怕你呢,你给我等着吧,我还会回的!”意味的挑战性视线,然后就将餐具摆回原位,站起准备走回自己的房间。

夏洛特仍旧微笑着,目送心神大乱的芙兰离开。

“晚安~!”在芙兰即将离开的时候,她对着芙兰的背影喊了一句,貌似礼节备至实际上充满了嘲讽。

芙兰肩头一沉,但是总算没有回头,片刻的停顿之后重新迈动脚步。

“晚安。”她头也不回地同样招呼了一声,这声问候仿佛是自于南极大陆一般。完全没有任何友好的成分遗存。

………………

胜了一阵的喜悦并没有在夏洛特心中残留太久,毕竟欺负一个小孩子没什么意思,她很快就把注意力重新放回到了晚餐上面。

此时的夏洛特不得不在心里暗暗赞了一句,虽然菜式没有特雷维尔公爵家里那么丰盛,材料也没有那么名贵,但是味道倒还真不错,也许在这里多呆两天倒也是件不错的事?

“觉得好吃那就多吃一点吧。不要客气。”就在她想着心事的时候,特雷维尔侯爵突然发话了,他温和地看着夏洛特,就和每一个慈爱的长辈一样,“仔细想想,你也很久没了吧?我还记得你小时候玩时候的样子。结果没想到转眼间你们就一个个都长得这么大了啊……”老侯爵悠悠地叹了口气,“你们都长大了,我们都老了。”

在有些伤感的老人面前,夏洛特连忙放下了餐具,笑着安慰老人。

“这是好事吧?如果我们不早点长大一些,又怎么能帮到您和爷爷呢?”

“我倒宁可你们少帮我一些。”特雷维尔侯爵意义不明地苦笑了一声,“您现在可真是不得了了啊……”

在长辈地这种半明不暗的讥讽之下。夏洛特窘迫地笑了笑,只是眨了眨眼没有回答。

“夏洛特,我就不绕圈子了,”沉默了片刻之后,老侯爵又重新开了口,“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可以吗?”

“只要我知道,我都会尽量回答您的。”夏洛特郑重地点了点头。

“您还爱夏尔吗?”特雷维尔侯爵看着夏洛特。然后轻轻点了点头,“先别忙着回答,好好想想,按您的本心回答。而且,我看得出,夏尔还是喜欢你的,至少是和当时一样的喜欢。这混小子虽然嘴上说得硬,但是我是他爷爷我还有什么看不出的?所以,我想问你,你现在是怎么想的?”

真是单刀直入的骑兵军官作风呢……夏洛特心里苦笑了一下。然后也陷入了沉默。

老侯爵也没有催逼她,而是继续不紧不慢地喝着自己的红葡萄酒。

“是的,我还喜欢他。”夏洛特的思索并没有花掉多少时间,最后,她笃定地回答,“我无法想象世界上还有别人能和他在一起。”

“很好,”侯爵点了点头,似乎是因为得到了想要的答案而心情畅快,“那么你们结婚吧。”

“嗯?”夏洛特十分惊异。

这话题也进展太快了。

“很奇怪吗?”侯爵又笑了笑,“我是个老人了,所以我像每一个老人那样想要抱着孙子天天玩儿,这想法不奇怪吧?既然你们两个还有感情,那么为什么还要浪费时间?现在就结婚吧……”

现在就结婚吧……这句话,咒语般的地在夏洛特脑中回响。

这一瞬间,她终于明白了爷爷的意思,为什么他还对自己回归后无动于衷呢?原如此。

现在就结婚,然后就老老实实呆在家里,整天纠结于哪家太太的孩子好看,哪家小姐的刺绣好看?然后整天要么看戏要么看书打发时间?

“不,我拒绝。”夏洛特低声回答。

“为什么?”侯爵对她的回答似乎有些惊奇。

“虽然夏尔必定是我的,但还不是现在。我们还没有分出个胜负,所以我无法停下,抱歉。”夏洛特脸上是微笑,同时也是坚定不移的信念,“不过您不用着急,我感觉就快分个胜负了……”

“你们这些孩子啊……”听完她的回答之后,老侯爵忍不住又苦笑了出,“怎么个个都一样……”

ps:今天双更继续达成,开心!o(n_n)o~

谢谢书友白河愁博士的打赏,我会继续努力的。

“在挫折和苦痛面前,要不要放弃?”

“不,我拒绝!”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