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五十四章 最后的幸运

第一百五十四章 最后的幸运


                随着时间的推移,虽然讯问还在继续着,但是夏尔的心却愈发安定了下。

看样子正如那位掌玺大臣的儿子迪利埃翁先生所暗示的那样,他们把自己叫了过,并不是因为发现了什么。

“特雷维尔先生,您在宴会开始之前,还和那位博旺先生争执过?”孔泽的声音还是毫无起伏,“而且,你们争执得好像十分激烈,为什么?”

“他拦着我不让我见夏洛特。”夏尔简短地回答,“我告诉他,他没有权力阻止我干任何事。”

听到了夏尔的回答之后,孔泽和迪利埃翁子爵互相对视了一眼——情况和他们已经掌握的一样,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那一场争吵很明显就是两个年轻人争风吃醋而已。

孔泽并未对夏尔生出什么疑心,因为他确实无法想象一个人在决定行刺国王的时候还会带着自己的妹妹跑过,并且还有那个闲情逸致去和别人为了个女人争吵。

况且,其他人的指证也说明了,在刺杀开始的时候,他一直在带着自己的堂姐小心躲避,并没有任何可疑的举动。

如此看,确实没有什么好怀疑的了。

“那么,您有没有看见什么很可疑的人或者事情呢?”孔泽打算再敷衍几句就结束这次问话。

正当此时,房间的门轻轻地被敲响了,然后一个侍从走了进,小声地对两个人说了几句。

就连阿德莱德女士也在为他说话?孔泽内心不禁又是一凛。

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出身名门,而且还有上层的人看重,关系网也十分稳固,看样子不应该随随便便对待。他心里不由得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我说过了,我当时十分惊慌,而且注意力都放到了我的堂姐那里,所以没发现有什么异常情况。”夏尔镇定而且轻快地回答了对方的问题,“很抱歉。”

“好吧。”眼看再也问不出什么的孔泽,轻轻叹了口气,他不想在这个人面前浪费时间了,“很抱歉打搅您了,您先回去吧。”

“今晚可能您还需要留宿到宫里一晚,请您谅解一下。”旁边的迪利埃翁子爵笑着又插了一句话。

夏尔明白,他这又是在暗示自己。大概很快就可以回去了。

“谢谢。”他也同样微笑着,点头向这两个人致意。

一切终于都结束了。他心里长叹了一口气。

………………

然而,一切都还没有结束,至少在阿德莱德女士的寝室里,这一切还没有结束。

正当夏尔还在接受孔泽等人盘问的时候,他的妹妹正怯生生地坐在女士的床边。心里正经受着一股狂风暴雨。

时间一秒一分地过去,但是那位女官还没有回,哥哥还是没有消息,芙兰只觉得世界也在愈发变得晦暗不明。

为了安慰这个可怜的孩子,阿德莱德女士一直强打着精神和她闲聊,而芙兰也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着话,但是她的精神根本没有放在这里。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随着时间的流逝,她心中所抱持的希望越越少,少女的心也越越冰冷。

然而,即使在这种时刻,她的神智也十分清醒,甚至比过去任何时候还要清醒冷静,仿佛有一个超然于世界的灵魂寄宿在了这纤细的身躯当中一般。

最终,希望慢慢被绝望所取代。

已经完了吧。没有什么能救得上哥哥了。除了我。

再等三分钟吧,就等最后三分钟。

她给自己定下了最后的时限。

并不是她心里还有什么无谓的侥幸希望,而是为了最后的感怀。

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她回首了自己这短短的一生,因为她知道自己如果真的犯下那样的罪行,就没有多少再回首的机会了。

一幅幅并不波澜壮阔的画面,在芙兰脑海中次第闪过。虽然并不华丽辉煌。也没有多少少女所憧憬的激情,但这就是她的一生。这就是她最为珍视的一生。

母亲和父亲先后远离了自己,自己孤零零地长大,除了哥哥也交不到多少朋友。但是这就够了,这样的一生也能够让人满足了。

哥哥一直照顾着自己,关心着自己,比任何人都珍视自己。在自己伤心的时候会给予安慰,在自己害怕的时候会给予勇气,在自己求助的时候每次都是全力以赴,在自己开心的时候也会露出满足的笑。

他可以为我付出这么多,为什么我不能也为他付出?芙兰问了自己。

是的,在他身处险境的时候,我也可以为他付出,而且必须这样做。她回答了自己。

一切都已经看完了,一切也必须结束了。

已经,没有什么可害怕的了。

芙兰抬起头,怔怔地看着阿德莱德女士,她苍白的脸上,笑容里满是凄楚与痛苦。只有老天才知道,在这短短的时间里,这位少女下了多么大的决心!

“特雷维尔小姐,您怎么了?”女士觉得芙兰的表情有些异常,于是担心地问了一句。

芙兰没有回答。

此刻她的心中充满了对这位女士的负疚和歉意,然而即使如此,她仍旧没有任何的迟疑,没有任何的后悔,更没有任何的害怕。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但是我必须这样做,我不祈求您能理解,也不祈求您能宽恕,我必须这样做!

她伸出了手。

门终于被敲响了。

“进!”浑然未觉的阿德莱德女士随口吩咐了一句,然后微笑地看着芙兰,“您看,我就说过,很快就会有好消息的。”

芙兰止住了手,回头一看。

确实是那位被女士叫了过去的侍从女官。

在少女的急切甚至有些炽烈的目光的注视之下,那位女官缓步走到床头,然后低声向女士禀告了她所见的一切。

得救了!

谢天谢地!

在听完了女官的叙述之后,确认了哥哥安然无恙的芙兰。眼泪不禁再度夺眶而出。接着,她不顾一切地再次跪倒在床头,扑在床边失声痛哭——一如她刚刚跑进这间房间里一般。只不过,这次的哭泣,是因为无边的喜悦,而不是因为惊恐。

“我就说过,不会有事的吧?”女士笑着拍了拍她的头。“您就是太过于紧张了,这样可不好。”

“对不起,对不起……”芙兰仍旧埋着头继续哭,除了她自己以外恐怕没有人能够明白这道歉的真正含义吧。

和其他人一样,阿德莱德女士自然也以为,她的道歉是因为失仪冲撞打搅了自己。因此她忍不住笑得更深了。

“可爱的小姐,别哭了,谁会计较这些呢?为了自己至亲的安危,又有什么是不能做的?别为这点小事道歉,没有人会因此指责您什么,礼仪哪比得上真情呢?至少在我看,这样的您比任何时候都要可爱。”

“对不起。对不起……”然而,好像没有听见她的安慰似的,芙兰依旧在哭泣着道歉。

“哎……”女士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扶起了少女的脸,“不要再哭了,等下您还要去见您的哥哥呢。”

她的话起了一点左右,少女的泪水慢慢停歇了下,但仍旧不时地哽咽着。

“您是个好孩子……”女士感叹了一句。“有才华,有智慧,还有这么真挚浓烈的感情,这三样东西无论哪一样都能让一个女孩子脱于凡俗,而您却全都有了,真是个让人嫉妒的孩子呢……”

不,我不是。我是个坏孩子,对不起,对不起……芙兰仍旧在心中不停地致歉着。

“好了,您先回去看看那边吧。”女士轻叹了一口气。然后开玩笑似的朝芙兰挤了挤眼睛,“我可真的困极了……”

“谢谢,谢谢您!”芙兰大声道谢了一句,然后在女官的带领下,再度走出了女士的寝居。

…………

当夏尔回到大厅的时候,里面的人已经少了不少。很明显,一部分宾客因为太过重要,所以被粗略甄别了之后就直接被放走了。

那么,很显然,剩下的人过不了多久也可以回家了吧。

夏洛特还呆在这里,但是神情已经比刚才那种择人而噬的样子要和缓得多。虽然看见夏尔的时候她仍旧装作不理不睬,但是那一点点喜色还是被夏尔敏锐地捕捉到了。

然后,他听见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然后回头一看,是他的妹妹。

此刻脸色绯红,双目红肿,显然刚刚哭过一场而且现在仍旧有些激动。

“芙兰,你怎么了?”夏尔不由地问了一句。

然而,妹妹没有回答。

或者说,她以实际行动作出了回答。

她骤然冲了上去,然后重重地投入到了夏尔的怀中,幸亏少女的身形纤细,所以才没有把夏尔撞倒。

她头埋在夏尔怀中,一边重重地掐住了哥哥腹部,似乎满是怨怒。

夏尔先是不明所以,但后似乎明白了什么。

他轻轻地将芙兰抱在怀中,然后低声说了一句。

“对不起。”

“仅仅说对不起就够了吗?!”芙兰的声音虽然压得很低,但是里面的气愤却完全没有丝毫消减。

夏尔没有回答。

兄妹两个就这样继续拥抱着,旁边传了“嘁”的一声,但是谁也没有去管。

ps:这个大事件终于结束了……希望妹妹的表现能够让读者们满意=。=

接下笔者要加快剧情的脚步,尽快让特雷维尔三兄妹一起见证风激荡的一八四八年,感谢大家一直以的支持和鼓励,我会继续努力的!还请继续支持哦~~

另,感谢书友白河愁博士的打赏,真的很荣幸我的书成为您第一本订阅的小说……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