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召见

第一百四十三章 召见


                很快,所有的嘉宾都到了宫廷内举办宴会的大厅当中。()

华贵的水晶吊灯让整个大厅亮如白昼,衣冠楚楚的男男女女们,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闲谈。镀金的餐具、女性佩戴的珠宝、男性们佩戴的勋章所反射出的烛光交相辉映,好一派富贵气象!

人们的谈话声,乐队的演奏声,脚步声,碰撞声也杂糅在一起,构成了复杂而又喧嚣的曲目,让人目眩神迷。

凡此种种,突然让夏尔有一种身处虚幻世界一般的感觉,不过只是一瞬间而已。

芙兰一直跟在夏尔旁边,小心地抓着他的手,另一只手则小心地拿着扇子。而夏尔的精神则放到了其他地方——他一直在找夏洛特,可是在这么混杂的人群当中,一时间他也没找到。

“哥哥,您在找夏洛特吗?”芙兰好像很不经意地问了一句,“好像很着急的样子啊?”

“哦,难得今天碰到了她,不打个招呼总是不好吧……”夏尔微笑着回答。

“只是打个招呼而已?”芙兰平淡的语气里似乎蕴藏着一些讥讽。

“那你觉得我还想干什么?”夏尔低声反问。

“谁知道您怎么想呢。”芙兰的口吻依旧十分冷淡。

俊朗的青年和明媚的少女,暗地里已经招了不少视线,其中大部分倒是奔着芙兰去的,夏尔感受到了这些带着探询、好奇、欣赏以及羡慕的视线,而另有些视线甚至还带有些邪恶的色彩。

“好了。别不开心了,芙兰。”夏尔不动声色地稍微转开了些身体,将自己的妹妹遮挡在这些视线之后。然后笑着对芙兰说,“您初次踏入社交场,就能够得到被阿德莱德女士召入宫廷的机会,难道不该用心表现一下吗?板着脸可不是淑女应该做的。很多女孩子如果得知您的幸运的话,大概会嫉妒地发疯吧……”

正当芙兰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的同学德-博旺小姐和她的父亲已经走到了她的旁边。

“我可没有嫉妒呢,特雷维尔先生。”萝拉先是朝夏尔点了点头。然后微笑着说出了一句话,表示自己刚才无意间听到了夏尔的话。

而博旺男爵则满脸和善,笑而不语。他虽然身形矮胖,但是考究的穿着和勋带上别着的勋章,仍旧能让人感觉到那种俨然的气度。

夏尔明白了男爵的意思,于是朝自己的妹妹轻轻点了点头。示意她和萝拉先去旁边聊一下。明白了兄长的心意之后。芙兰顺从了他的这个要求,跟着萝拉走开了。

在两位少女都离开了之后,一直在笑的博旺男爵才开口说话。

“特雷维尔先生,虽然很惊奇,但是我真的很荣幸今天能够在这儿看见您……这真是一个大意外啊。”

虽然脸上的笑容一点都没变动,但是他的眼中却满是探询。显然他不只是想打个招呼而已。

他的意思很明显——你今天怎么这儿了?你有什么目的?你们想干什么?

既然两边在最近已经达成了初步合作的意向,那么他心里当然很不喜欢波拿巴党人这么自行其是,他害怕闹出什么大乱子。结果让自己的投资泡汤计划受阻。

“我同样也很荣幸碰见您。”夏尔微笑着回答,“不过。我之前也没想到有这种机会。因为我的妹妹特别得到阿德莱德女士的垂青,所以她想要特意趁这个机会邀请我们兄妹宫里逛上一圈……机会这么难得,我当然无法拒绝,于是就一个人了。”

他也告诉了对方,今天自己只是一个人的,而且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请他放心。

听到了夏尔的回答之后,博旺男爵明显不是很相信,因而微微皱了皱眉头。不过,他尽管苦思冥想,却也想不到夏尔会有别的什么目的,也只好接受了他的这个解释。

“哦,原如此,那祝您和您的妹妹玩得开心。”他很快又重新堆起满脸的笑容,然后顺便恭维了夏尔的妹妹一句,“话说回,您的妹妹真是长得美呢,我看今天的女孩们里面最漂亮的就是她了。原本我以为我女儿已经够漂亮了,想带她显摆显摆。哪里知道今天一看,比您的妹妹还差了一些……哎,早知道我就不带她了。”

他这话里显然有一些开玩笑和有意恭维的成分,银行家不都是习惯于恭维客人的么?

但是夏尔却毫不客气,完全照单全收了下。

“我也认为如此。”他笃定地回答,毫无别人在谈及自己时的那种谦逊。然后,他拿起旁边桌上的一杯酒,轻轻朝银行家点了点头。“也祝您今晚玩得开心。”

看到夏尔的神情,银行家似乎终于相信了他今天不是过挑事的,于是好像也松了口气。他也拿起了旁边的一杯酒。

“谢谢。”

两个人干了一杯,然后各自回去领回自己那边的少女。

芙兰和萝拉一直在旁边聊天,看样子她们似乎谈得很开,一直有说有笑的。

“你还不知道,我的哥哥啊,小时候最喜欢……”芙兰好像是在说着夏尔的什么,声音也放得很大。

“芙兰,你们在说什么呢?”一听到这个话头,夏尔连忙打断了她们的话。

“我们在谈小时候的事情呢。”萝拉镇定地朝夏尔点了点头。

“哦,不胜荣幸。”他随口应付了一句。

突然,他发现芙兰脸上红扑扑的。

“喂!你怎么喝酒了……?!”

难怪刚才那么大声。

“不要怪她,是我开玩笑说大家一起尝一尝的……”萝拉的语气里似乎有一些歉意。“没想到……”

没想到她这么不经喝对吧?谁会想到呢!

芙兰历就喝不得酒,哪怕是几乎没什么酒精的果酒,她一喝也会很快变得两颊绯红、双眼迷离。就像……就像……就像现在这样。

虽然只是喝了一点红酒,但是芙兰的样子却好像是要酩酊大醉了一般,脸红得要滴出水。

“笨蛋,喝不得酒还要逞强!”看着她的样子,夏尔又心疼又有些好笑。

“没事……啦,只是……只是……喝了……一点点……而已。”芙兰温声回答,好像不知道自己的舌头已经快打结了一样。

“笨蛋!”夏尔不由得又‘怒斥’了一句。然后用手扶住了她,接着他和萝拉点了点头告辞,然后打算带芙兰到旁边休息室里休息。

扶着妹妹。夏尔从一群宾客旁边走过。

“听说爱尔兰已经遭了大灾了,先生?”

“是的,夫人,”一个外交官模样打扮的男人回答。“那里遭的灾非常厉害。大片大片的地区,粮食都几乎绝收,看样子要出大事了。”

“哦,他们还真是可怜啊……”一位夫人,用十分哀切的语气感叹了一句,目光十分悲哀沉痛,“上帝保佑这些可怜的人们。”

“夫人,您的仁慈足以感动上帝。”这位男士低声恭维了一句。“作为基督徒,我们都会为他们祈祷的。”

此时的爱尔兰大饥荒。已经成为了整个欧洲的谈论话题了。

虽然1801年,英国议会通过了《英爱合并法案》,使得爱尔兰正式并入了英王治下,成为了英国的领土,但是和过去几个世纪一样,英国人对待爱尔兰人依旧犹如对待殖民地一样。

此时,爱尔兰的土地几乎完全为英国地主所霸占,而且多数大地主居住于英格兰,极少到领地看一看,只关心谷物和牲畜的出口,因此爱尔兰大多数农业收入因此输出国外,而爱尔兰农民绝大多数就只能当英国土地贵族的佃农。而他们所获得的土地面积由于非常小,因此只有种植马铃薯才能养活家人。

种植作物的单一化让作物的抗疾病风险变得极大,一种真菌从外国传入到爱尔兰岛,然后迅速蔓延,它能够极大地破坏马铃薯的生长。于是从1845年开始,爱尔兰的农作物产量剧烈减产,并最终酿成了席卷整个爱尔兰岛的大饥荒。

然而,面对爱尔兰的史无前例的大饥荒,英国女王和英国政府却无动于衷,任灾情蔓延和爱尔兰人民抛尸遍野,甚至那些英国地主还继续从爱尔兰出口粮食到英国本土去,整个饥荒时代,爱尔兰都是粮食出口地。

在如今的1847年11月,已经有数十万爱尔兰人饿死了,而直到最后,一共有一百余万爱尔兰人死于饥荒。另有一百万爱尔兰人,为了逃避饿死的命运而乘船逃离,流落到异国他乡。

在此刻,英国人仍旧满怀感情地赞颂着光芒万丈,熠熠生辉的维多利亚盛世,没有人多少人关心这些爱尔兰人,也许他们消失了会更好。

而在欧洲大陆上,爱尔兰人的遭遇所激起的也只是道义上的同情而已。

交际场上人人都都为这些可怜人而长吁短叹,有些富有爱心的女士甚至还会心酸落泪,却没有多少人真正为此做了点儿什么。谈资,终究只是谈资而已。

夏尔也是如此,比起那纸面上的一百万数字,他更关心的是那些活生生的人。

他扶着自己的妹妹,充耳不闻地朝旁边走着。

突然,一个人挡住了他的路,他抬头一看,赫然是那位带着老画家和自己进的宫廷女官。

这位女官表情十分严肃,宛如宫廷本身的具现和化身。

“特雷维尔先生,阿德莱德女士想要见您和您的妹妹,您可以跟我一下吗?”(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