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未遂

第一百四十七章 未遂


                国王陛下的到,让宴会的气氛达到了最**。()儒尔维尔亲王夫妇很快就赶了上,向自己的父王行礼。

夏尔静静地看着这一切,心里则暗想到了其他的地方上。

“老兄,王后陛下为什么没有出席呢?”夏尔旁边的人突然窃窃私语起。

“听说是身体不适……”另一个人低声回答。

“身体不适?不至于吧……再怎么说也该出席一下啊……”这个人还是有些狐疑。

“我的朋友,那您不是挺明白的吗?”另一个人再次回答,话里话外若有所指。

“哦……原如此!”这个人感叹了一声,仿佛真的明白了什么,“看传言是真的了,比起儒尔维尔亲王,王后陛下更看重内穆尔公爵……”

“嘘,小声点,”另一个人连忙打断了他,“这跟我们没关系。”

“我的朋友,我也就是这么一说……”这个人笑了笑,然后转移到其他话题上。

夏尔心中则轻轻哂笑了笑,这两个人只看到了表面而已。这位国王陛下今天出席,真的只是因为他比较喜欢三儿子吗?恐怕未必。他抬爱三儿子,主要应该是想扶起他制衡二儿子内穆尔公爵在皇室中的影响力,以便让他无法动摇自己在皇室和朝廷中的权威,一位国王只要在世一天,就不会愿意有人分薄自己的影响力和权力。

不过,他恐怕不会想到。自己殚精竭虑想要维持的权力,此刻已经时日无多,即将轰然垮塌了吧?就连此刻。他本人都在承受着生命的风险。

一想到这里,夏尔看着国王的目光就不免带了一点蔑视和嘲讽。

就这样,法兰西的国王陛下一步步走向自己的王座,为了透出君主应有的威仪,他的脚步很慢,好一会儿之后,他才走到大厅的正中央位置。

旁边的两列宾客。一道道混杂有畏惧、崇敬、羡慕、嘲讽以及仇恨的视线,投射到他的身上,但是他浑然不觉。泰然自若。

菲利普-平等的儿子,花了四十几年之后,终于有了这种理所当然般的威仪,好像自己是个天生的国王一样。

然而。接下发生的事情。所有与会者在这一辈子未的余生当中,恐怕都永远也不会忘记。

当国王陛下走到最中央的水晶吊灯之下时,仿佛是得到了什么指示似的,一团黑影从人群中窜了出,以极快的速度直直的朝国王陛下的脑袋飞去。

没有人反应过发生了什么。

直到“砰!”的一声碎裂声响起时,有人才发现那是一块磁盘,显然谁是刚刚从餐桌上拿下的。

“啊!”挨了这猝然一击的国王陛下,再也无法保持自己的威仪了。他捂着挨了刚刚挨了重重一击的额头,低声呼痛着。人也晃晃悠悠的随时有可能栽倒的样子。

还没等人从惊愕当中恢复过,更大的震惊又降临到了他们头上。

在磁盘碎裂的这一瞬间,仿佛是得到了什么鼓号一般,一道人影从两边的人群中窜出,直接扑向还在痛呼的国王。

这下子谁都明白发生什么了。

“保护陛下!”跟在国王陛下后面的儒尔维尔亲王殿下大喊了一声,然而他自己却站在原地没动,只是看着旁边的宫廷侍从们“你们快去保护陛下!”

侍从们也已经反应了过,不待亲王殿下再次催促,他们已经直接跑向了国王。

没有人能够想到,在儒尔维尔亲王亲自举办、并亲自拟定了邀请人选的晚宴上,居然有人会直接动手行刺国王。

而他们的动作,终究快不过第一时间就行动起的刺客。这个人掏出了自己的凶器,短短的匕首重重地向国王挥了过去。

虽然已经七十五岁高龄了,但是国王陛下终究还是见过无数大风大浪的,他很快就从震惊和疼痛中恢复了过,然后看到了朝自己扑过的面目狰狞的刺客。惊恐之下他下意识地往后急退,做出了闪避的动作,而他的衣袖被划开了一条大口子,露出整个肩膀,显得有些可笑——当然,此刻没有一个人笑得出。

第一击落空之后,两个人丝毫没有犹豫,更没有去管后面冲上的侍从,而是继续冲向急速退后的国王,继续用匕首刺去!

由于是急速退后的,再加上毕竟是年老体衰,因此国王陛下很快就跄踉了一下,然后不小心跌坐到了地摊上。求生的本能让他即使在此刻也没有放弃,他眼见自己不及站起,就极不雅观地朝旁边滚了开,大十字勋章硬硬地压住了胸口,但是他浑然未觉。

这动作不雅,但是却救了他了一命,匕首再度扑了个空。但是刺客还是没有放弃,他躬下身,半跪在地,然后继续用匕首向国王扎了过。

国王拼命地躲闪着,努力给自己拖延时间,他清醒地知道只要给自己拖上几秒钟,就能保住自己的命。匕首划开了他的大腿,让他尊贵的血也滴落到地毯之上,使得地毯更加猩红。但是国王却毫不在意这些,继续往旁边的宾客们那里滚了过去,他只想着拖延时间,他的伤口隐隐发麻,他知道这上面肯定涂有毒药,但是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

国王的努力没有白费,在千钧一发的时候,几位侍从终于追了上,奋不顾身地扑向了国王。

“快!快拉住他!”国王一边大喊,一边继续朝旁边滚去。

活下了吗?国王刚刚在心里松了口气,还没得及爬起,异变再度发生。

一位侍从突然面露凶光,朝地上的国王陛下直接扑了过。

国王陛下几乎是纯靠下意识的反应,微微朝右边偏开了一些身体。他的本能反应再次让他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击,匕首擦过肋骨而过,给这位至尊又增添了一道伤口。

巨大的疼痛让国王瞬间失语,他微微张开嘴,想要喊出什么,但是什么也没有说出。但是,求生的意志,还是让他勉力又挣脱了开,慢慢向人群爬开。

其他几位侍从也反应了过,然后又有人向那位新的刺客扑了过去。

两位刺客对自己的安危似乎完全不管不顾,也丝毫不在意阻止自己的人,而是继续朝国王扑去。

大厅已经陷入了完全的混乱,刚刚还衣冠楚楚、谈吐风雅的众人们此刻都已经丢失了风度,茫然不知所措,只能凭借着本能行动。大部分人想要马上离开,而小一部分人想要上去帮助国王(当然也不排除里面也有人想要趁乱给可怜的国王一下),他们互相推挤在了一起,结果谁也无法按计划行动,场面乱成了一锅粥。

夏洛特早已经将自己的胸针从胸前取了下,紧紧地握在手心里,这枚胸针的回形针已经被她小心板直了,形成了一根长约几厘米的细针。整根针在隐约中发出幽蓝的光线,这些光线并不仅仅自于前段的蓝宝石,更是自于整根细针本身。这枚胸针,是长公主殿下亲手交给她的。

浸泡过这枚胸针的,不仅仅有毒液,还有波旁王族多少年所积累的仇怨,被背叛之后所积累的愤怒,被驱逐之后所积累的憎恨。这些东西混合在一起,足以让这位卑鄙的篡位者在几天后丧命,让法兰西回归到它原本应由的秩序轨道。

而她自己那时早已经远远地离开了王宫,等着起将奥尔良家族的伪王朝砸个稀巴烂。历史就将在此刻被创造,尽管此刻还不会有人知道,但是不久之后,人人都将会传颂自己的盛名,上帝作证!

她已经忘记了一切,甚至也看不到纷乱无比的人群,此刻她的眼里只剩下了那个人,那位卑鄙的篡位者此时此刻还没有从惊慌中恢复过,他半躺在地上,难以置信地看着前方,双眼甚至没有焦点,更没有去看他旁边穿梭往的人群。

是的,只差最后几步了,上帝,保佑我吧……只需要装作惊慌失措地快步走上几步就可以了,只需要那么几秒钟就可以了,我将为您找回失去的正义!

夏洛特的情绪之坚定,连事前的自己都没有想象得到。上帝终究还是会惩罚那些篡位者的,即使迟到了十几年,但正义必将得到伸张!

在一片混乱当中,没有人注意、也无暇去注意到这位娇弱的女性,她脸上的惊慌和紊乱的步伐骗过了所有人。

就差这几步了!

就在这一刻,她的手被人拉住了,然后用力往后拽。

不!不要!

不要!

在她内心里大吼之时,她的手被人重重一拉,然后在巨大的力量之下,整个人不由自主地向后仰倒,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侍从重新将国王围住。

那个人,紧紧地搂住了她,让她的手几乎无法动弹,还让她的头埋在了他的胸口。

“宝贝儿,不要怕,有我在保护你。”他一边重重地搂着夏洛特向外拖走,一边大声喊叫着,仿佛自己是在保护心上人的情郎一般。

夏洛特-德-特雷维尔离创造历史只剩下几步,只剩下了几秒钟。

然而她却停在了那里,再也无法更进一步。(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