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入宫

第一百四十二章 入宫


                沿着里沃利街狭长的街道,一辆辆马车穿梭而过,驶向当今法国的权力中心。【】

在到达了杜伊勒里花园边后,马车统统停了下,一个个乘客从车上走了下,接受着卫兵们礼貌而坚决的盘查。

这些乘客,男的个个衣冠楚楚,穿着黑色的夜礼服,有的人还配上了勋带;而女的个个盛装打扮,珠光宝气,涂脂抹粉,生怕吸引不到众人的视线。

他们的视线,并没有停留在卫兵身上,而是穿过了郁郁葱葱的杜伊勒里花园,投射到了那座宫室之上,那座两层高、配有穹顶的建筑,那就是19世纪之后历代法国最高统治者的居所。

就是这座宫室,见证了法国君主制的兴衰,也见证着法兰西整个十九世纪的历史。

“哥哥,我有些害怕……”

芙兰拉着兄长的手,她已经恢复了往日的欢快,更加有些紧张。

因为这是她生平第一次到法国国王所居之地,不紧张才是奇怪吧。

“没关系,不要怕,所要见到的,不过是一个糟老头子而已。”夏尔低声回答。

如果是在一两个世纪之前,她这样的出身,早就进出过凡尔赛不知道多少回了吧……时代的差异果然不能以道里计,夏尔不由得在心里感叹了一句。

“喂!”芙兰有些惊恐地扫了扫四周,发现并没有人注意到这边之后,她才小小地送了口气。然后重新不满地看了看自己的兄长,“您怎么能这样说话呢?”

夏尔无所谓地耸了耸肩,然后也同其他人一样。把目光投向远处的杜伊勒里宫上面。

虽然他心里一直在嘀咕“和紫禁城差远了,不过如此而已……”,但是能够有机会跑到这里逛上一逛,不得不说,他心里还是有些愉悦的。

前世法国旅游的时候,他所能见到的只是游人如织的杜伊勒里花园而已,连断壁残垣都没有——在1871年巴黎公社失败时。法国七十年历代帝王所辛苦经营起的整个宫廷,都葬身于火海当中,连同法国的君主制一起。继之而起的第三共和国政府决定不修复杜伊勒里宫。因为这座宫殿已经成为法国君主制和帝制的象征物。在1883年,这座宫廷的主要建筑废墟都被人拆毁完毕,所以夏尔前世所能去参观的,只能是杜伊勒里花园。和紧挨在它旁边的卢浮宫、奥塞尔教堂而已。

不过。说到底,就算超越了历史,看到了这座宫廷的实物,也就是如此而已,夏尔的激动只持续了几秒钟就荡然无存。

夏尔很快就收回了远眺的目光,然后转移到了自己的妹妹身上。

她今天难得地盛装打扮了一番,由于已经是接近冬天了,所以她身上穿着一条白色的呢绒裙子。上面编织有复杂的花纹,还配上了丝质的花边;她颈上还戴着一条细细的珍珠项链。她手里还拿着夏尔赠送给她的那把扇子,看上去既有少女的娇俏,又有着一丝年轻女孩的魅力。

不过,夏尔此时想到的却是另外一个问题。

“您老看着我干什么……”芙兰貌似怨怼地问了一句。

“不冷吗?”夏尔关切地问了一句,“今天的风挺大的……”

芙兰迅速地瞪了他一眼。

貌似的怨怼突然变成了真正的怨恨。

她抽离了自己的手,横过头去,看着面前的宫廷。

“不冷!”

虽然不明白芙兰为什么突然又生气了,但是……好吧,不冷就好。

片刻之后,芙兰看到了自己的老师,然后快步地走了过去,“老师,晚上好!”

她低声打了个招呼。

突然朝自己走过的艳光照人的少女,着实让老画家吓了一大跳,一两秒钟之后才回过神,他连忙也笑着打了个招呼。

“啊,特雷维尔小姐,晚上好,我们正在念叨您什么时候呢。”说罢,他转头朝旁边的一位宫廷女官笑了笑。

而这位女官则严肃地点了点头算作回礼,她就是那位阿德莱德女士的贴身侍从女官之一了。

这时候夏尔也跟了过,然后同样朝老画家打了个招呼。

“杜伦堡先生,晚上好。”

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老画家见到了他之后,脸上的笑容瞬间不见了,只是冷淡地点了点头当做回礼。

夏尔还不明所以的时候,他已经把脸别了过去,跟着那位宫廷女官朝前走开了。

倒是不怪这位老人,他是在画展上见过夏尔的,所以他完全就想不通,不明白这位兄长要自称为自己妹妹的未婚夫,不管怎么看这都是离经叛道到了极点。因此,他再次看到这个原本给自己带不错印象的年轻人时,眼光不免就带上了一点异样。

说得通俗一点吧,就是那种平常人看待变态的眼光……

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夏尔,苦笑着跟着三人一起走了过去,接受卫兵的盘查。

自从路易菲利普国王上台之后,他几次历经过刺杀,差点死于非命,早已经心有余悸。很自然地,他也会在所居住的宫廷内做了一些工作确保自己性命无忧。所以,今晚的宴会中,所有宾客都要被盘查一番也就不足为奇了。

那位带路的侍从女官小声地对卫兵交代了什么,而那些卫兵原本就十分平和的表情一下子就变得更加谦恭了,然后他们先是对夏尔等人行了个礼,然后

夏尔任由几位瑞士卫兵对自己进行了有节制的搜查,因为他本就什么危险物品都没带。

从几百年前开始,守卫法国宫廷的就是那些瑞士雇佣兵了。然而很可惜,他们没有守卫住任何一位国王的性命,也没有保卫住任何一个王朝的存续。

而芙兰等人由于是女士。所以有特别的优待,宫廷女官仔细看了几眼,确认没有什么大问题之后就可以通过了。

似乎是女官的交代起了作用,那些卫兵盘查夏尔等人的时候特别迅速,一下子就将他们放行了。于是夏尔很快也就有余裕将视线投向了那些排在他后面的人。

他在找一个人。

她在哪里呢?

他的视线四下逡巡,想要在人群中把那个人找出,但是这好像比想象中还要难一些。没有找到夏洛特。夏尔倒是首先发现了两个熟人——那位矮胖的大银行家博旺男爵和他的女儿。

这位男爵此时也穿着黑色的夜礼服,胸前还别着蓝色勋带,左眼还戴着单片夹框眼镜。旁边揽着他女儿的手。而他的女儿则一如既往地高调奢华,钻石项链所折射的光辉几乎有些刺人。很快他们父女两个也看见了夏尔。

片刻的惊愕之后,银行家很快恢复了镇定,然后笑着向夏尔点了点头算作打招呼。

夏尔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然后又集中起了注意力。

她在哪儿?!

心里的疑问声越越重。

由于已经是夜晚时分。虽然灯火辉煌,但是能见度并不强,所以夏尔所能看到的也只是一部分人而已,这让他不仅有些心生焦躁。

直到最后,正当那位侍从女官催促他们离开的时候,他找到了那个人。

她身穿着一件带有复古式样的白色克里若林裙,金色的头发则被盘起了发髻,胸前还别着一枚蓝宝石胸针。她脸上的表情庄重而又严肃,又似乎若有所思。

即使在如此的日子了。她还是这般艳光照人。

夏尔没有打招呼,他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准备离开。

而就在此时,好像是感受到了夏尔的视线一般,夏洛特猝然将身体偏了过,然后与夏尔对视了起。

一瞬间,原本镇定的夏洛特,表情陡然变了变,从最开始的惊愕变成了后面的茫然,最后则变成了愤怒。

很快,她眉头紧皱,目光炯炯,紧紧地盯着夏尔,眼中似乎燃烧着无尽的怒火。

不用她说话,夏尔也能知道她想说什么——“蠢货,我之前不是已经跟你说过了吗?不要过!为什么?为什么你就是不听我的!”

夏尔能怎么回答呢?

他只是微微笑了笑,然后微微耸了耸肩。

“我就是要,您管得着吗?”他也用眼神做出了回答。

夏尔的回答让夏洛特更加被激怒了,她的眼光炽烈到似乎是要灼穿远处那个可恨的人。

“你会后悔的!”

正当夏尔要回答的时候,他突然感到自己的衣袖被人重重抽动了一下。

他连忙转过头,却发现是自己的妹妹。

“芙兰,什么事?”

“哥哥,快走吧……别人都催了几声了,您没听见吗?”芙兰一脸的不耐烦,“在宴会开始之前,阿德莱德女士还要见一见我们呢,您可不能随意耽误别人的时间,那就太失礼了!”

妹妹的指责,夏尔只能一笑了之。

“好吧,我们走吧。”

也是,先进去再说,看看她想玩什么名堂。

在夏尔听从了劝告之后,芙兰面上一喜,然后突然又伸出手,紧紧地拉住了哥哥的手,然后在转身的余裕里,递给了后面的夏洛特一个毫无表情的眼神。

是的,她也看见了夏洛特。

就这样,特雷维尔侯爵家的两兄妹,就在夏洛特恼怒无比的视线的沐浴下,踏入了宫廷。(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历史上的杜伊勒里宫确实是比较寒碜的,即使是拿破仑三世后几经增建和修缮,也只是一个较小的宫室而已。

即使拿三后把卢浮宫、皇宫广场这些宫室都连接到了一起,也没法和紫禁城相比……

作品相关里面我将发一幅图,有兴趣的人可以看看……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