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四十五章 激辩

第一百四十五章 激辩


                不得不说,虽然是初次见面,但是阿德莱德女士给夏尔留下的印象是非常良好的:温和、善良,能够注意照顾他人的情绪。()果然,在民间她能够得到那么好的名声,确实不是沽名钓誉而的。

但是,即使如此,夏尔仍旧毫无负疚地继续打算摧毁他哥哥以及奥尔良家族的王座。感情是感情,事业是事业,他完全能够分清楚其中的区别。

不过,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在那位侍从女官的带领下,夏尔重新回到了宴会大厅,而他的妹妹则被留到了阿德莱德女士身边,女士似乎想要还和她聊一些话。夏尔也乐得如此——等下如果真的发生什么不测事件的话,芙兰呆在这位女士身边,自己总会方便一些吧。

只可惜,这里毕竟是皇宫的宴会大厅,能够容纳下的人实在太多,他没能够一下子就找出夏洛特,只得装作不经意地在大厅漫步,希望能够尽快达成自己的目的。

宴会的举办人儒尔维尔亲王,正和他的夫人(巴西皇帝佩德罗一世的四女弗朗西丝卡)一起,站在大厅的最中央,笑容满面地和一些重要的宾互相寒暄着,而他那个才刚满两岁的儿子,则在露了一次面后之后就被乳母抱回到房间里休息去了,也没有多少人在意他——毕竟他只是名义上的主角而已。

奥尔良王室第二代人中现在最年长的男性、儒尔维尔亲王的哥哥内穆尔公爵,刚才也带着夫人了。但是只是和弟弟礼貌性地寒暄了几句就离开了,惹起了围观者们一阵阵窃窃私语。看两位王子之间面和心不合、互相明争暗斗果然不是流言而已。

老国王路易菲利普已经七十五岁了,而且身体也不大好。大家都知道他已经时日无多了,也难怪这两个王子这么急切。

正当夏尔还在四下流连的时候,她发现博旺男爵带着他的女儿走到了那位亲王面前,正与亲王夫妇愉快地交谈着。像博旺男爵这样重要的金融家,自然是能够得到这种优待的,而目前位卑名浅的夏尔,当然也就得不到这种待遇了。那位亲王殿下恐怕连眼角都看不到他。

不过,这也正好方便了他。他现在不与任何人交谈,而是集中注意力。目光四下逡巡,努力想找出夏洛特的身影。

可是,尽管如此,夏尔却一直都没有找到夏洛特。随着时间的推移。夏尔内心愈发得有些焦急。她去哪儿了?难道暗地里还在干什么吗?夏尔心里十分狐疑。

焦急之下,他的目光更加犀利,仿佛是要用眼神在人群中把那位勾出一般。

终于,他找到了。

她正站在一个角落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和站在自己旁边的一个青年人聊着天,她的神情已经恢复了平日里的恬淡,脸上也堆满了公式化的笑容,胸前的蔷薇形胸针里的蓝宝石。闪耀着柔和的辉光,更加把她映衬得柔美之极。

这就是夏洛特!终于找到她了!

此情此景。又有谁想得到、会相信她是干那种事的呢?

她旁边的那个青年,夏尔粗看起有些眼熟,然后很快想了起。这是他见过一面的博旺男爵的儿子,宫廷侍从军官莫里斯-德-博旺。

怎么?这位也是王党吗?

不,不可能,夏尔马上否认了自己的想法,这位花花公子哪有胆量干出这种事,而且博旺男爵这种人肯定也不会去干出这种事,夏洛特只是拿他当作掩护而已。

无暇再想更多东西了,夏尔马上装作无意地快步向她走去。

夏洛特也马上发现了那位正在向自己走过的青年,她的眉毛骤然一皱。

“特雷维尔小姐,怎么了?”正和她聊着天的青年敏锐地发现了夏洛特的情绪变化。

一瞬间的怨怒很快就被强行压下去了,夏洛特很快就重新摆出了笑容。

“没什么。”

顺着她的视线,莫里斯马上也发现了夏尔,一愣之后他也想起了自己见过这个人,不过,他的“情报”似乎还没有更新。

“您的弟弟也过了?”他小心地问了一句,“怎么,您好像不太高兴看见他?”

听到莫里斯的问题之后,夏洛特忍不住又笑了出。

她脑海里突然回想起了不久之前和夏尔一起去博旺男爵府上的那次拜访,有过惊险,有过惊慌,最后,得到的是惊喜。

但是很快,她就记起了今天自己为何而,表情重归于严肃。

“嗯,很不高兴。”她轻轻点了点头,“最近我们因为吵了几架,我不想和他说话,可是……您看,他老是找我。”

“那么,至少在今晚,您不用为此烦扰。”莫里斯马上回答,然后高高的身躯正好挡在了夏洛特之前,冷冰冰地看着夏尔。心里则在暗自窃喜自己终于找到了一个讨心上人欢心的机会。

就在他刚刚站好的时候,夏尔已经走了过。

“您的姐姐现在不太想见您。”莫里斯作出了一个让夏尔停步的手势,“特雷维尔先生,虽然我不明白发生什么,但是我认为她有对您避而不见的权力……”

然而,让他意外的是,这位看上去斯文的青年却丝毫没有顾及礼仪地直接走到了他的身前,然后面对面地看着他。

“您既然不知道情况,那就请让开好吗?”夏尔毫不客气地对他说,“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和她要说!”

莫里斯愣了片刻,然后马上回击。

“您的表现让我很怀疑您的教养。”

“这和你无关!”夏尔放大了音量,“让开!”

在如此无礼的攻击面前,莫里斯只感到血气正往脸上涌,他愤怒地睁大了眼睛,怒视着夏尔。

“如果我不让开呢?我不觉得您有什么权利或者资格支使我!”

而夏尔则毫不示弱地回瞪着。

“那您准备好承担后果了吗?博旺先生?!”

两个青年人就这样对峙了起,大有一言不合即将大打出手之势。

夏尔的声音,早已经让旁边的人也疑惑地向这边看了过,还有几个人对这边小声指指点点了起。

在他们看,两个年轻人,一个美女,情况似乎一目了然……看到此情此景,还有人笑了出,显然见惯了这种让人喜闻乐见的场面,没有人出劝解,显然都是存了看笑话的心态。

在莫里斯后面站着的夏洛特则不同,她了解夏尔,她知道夏尔不是一个容易冲动的人,更不会这样不讲礼节,除非是……有意为之。是的,有意为之!

这一瞬间,她明白了夏尔的主意——他就是想闹出一点小事端,然后缠住自己,至少吸引一些其他人的注意力,让自己行动不便。

可恨!她心里的怒气又增添了一分。

但是现在,仅仅生气是没用的,必须尽快解决,旁边已经有人注视到了这边了,如果不尽快解决的话等下就麻烦了!

“后果?!”莫里斯笑了出,“我还真想看看有什么后果,怎么……”

“博旺先生,算了。”夏洛特的声音突然响起,打断了他的话,“让他和我谈谈吧,也好,我想了想,我们之间确实有一些误会需要解决……”

莫里斯被夏洛特这句话搅得摸不着头脑了,他有些茫然地回头看了看夏洛特,又转回看了看夏尔,明显茫然失措了。

“莫里斯,”夏洛特又强调了一遍,“我想和他谈谈,您先去其他地方玩玩吧,可以吗?”

虽然是探询的口吻,但是明显是命令的语气。

“可是……”可怜的年轻人明显还想说些什么,但是他一时不知道该如何说,“我是说……好吧……”

“如果等下有什么事,别忘了叫上我。”他最后还是屈从于夏洛特坚定的眼神之下决定暂且离开,只是恨恨地瞪了夏尔一眼,然后又朝夏洛特点了点头,“我等着您。”

夏尔微笑着目送着对方渐行渐远的背影。

“这下您满意了吧?特雷维尔先生?”夏洛特冷冷地看着夏尔,目光中既有质问,又有些痛心。“我说过,叫你别的,结果您完全没有听我的,您真的忘了自己是什么了吗?”

“我没有忘记。”夏尔的表情十分沉静,“反而是你,你忘记了自己是什么。”

“胡说八道!”夏洛特有些气愤地打断了他,“即使你不记得自己是特雷维尔家族的后人,你也该至少记得你自己是什么。”

“恰恰相反,正因为我记得我们都姓特雷维尔,所以我可以断定你忘记了自己是什么,”夏尔反唇相讥,“你把别人随口说的宣言当做不能更改的信条,把别人不值钱的承诺当成是必须履行的义务,这实在太愚蠢了!”

“你都知道了?!”夏洛特大惊失色。

“我有那么蠢吗?”夏尔讥讽地回答。

慢慢地,夏洛特的表情从惊慌,变成了愤怒,最后又重归于平静。

“所以,您今天是阻止我的?”她冷冷地问,目光中的冷冽几乎能够让人冻结。

“是又怎么样?”

“你休想!”(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今天玩得太疯了,好在终于赶在0点之前写完了……

我是全勤写手哈哈哈哈o(n_n)o~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